黃湘源:證券集體訴訟制度緣何知易行難

金融投資報2019-09-10 21:01:25



本文共1971

閲讀完約4分鐘



■ 黃湘源


美國的證券集體訴訟,訴訟代表一般由機構投資者來擔任,香港證監會更是直接充當原告對欺詐犯罪者提起訴訟,中國特色的集體訴訟制度不妨兼收幷蓄兩者之長,由證監會或證券業協會牽頭設立的中小投資者服務機構來擔綱。


8月25日,證監會再次提到探討建立具有中國特色的證券集體訴訟制度。此前的6月28日,證監會有關負責人也曾在答記者問時表示,將推動建立集體訴訟制度。如果向前推溯,早在2000年證監會就曾呼籲推動建立投資者集體訴訟制度。將近20年的時間過去了,説了那麼久的集體訴訟制度為什麼還是“只聽樓梯響,不見人下來”呢?


在成熟資本市場,集體訴訟制度早就被認為是保護投資者利益的最有效制度。在美國,這一重要的法律制度甚至被稱為“20世紀程序法最重要的發展之一”。集體訴訟制度意味着擁有共同利益的眾多投資者即使未必全體一致或不約而同地進行訴訟,只要同意訴訟代表的訴訟,也就能夠順理成章地共同享受訴訟的最終結果。這也就意味着,投資者有可能以較低的維權成本獲得較好的維權成果。可是,如此一件對於投資者皆大歡喜的大好事,即使證監會也在出面推動,實施起來卻為什麼那麼難呢?


集體訴訟制度知易行難,首先就難在法不到位。即使是被稱為投資者保護法的《證券法》,由於遲遲不能完成修法,也已經不能完全適應市場發展。證監會多年來一直在推崇的證券集體訴訟制度,迄今為止也還未被納入修法內容中去,更不用説牽一髮動全身的其他相關法律了。事實上,即使《證券法》寫入了集體訴訟制度,《刑法》、《民事訴訟法》乃至《勞動合同法》、《消費者權益法》等其他相關法律也都需要同步修改。沒有法律的支持,證監會再怎麼熱心,恐怕也是獨木不成林。


集體訴訟制度在我國之所以遲遲難以落地,在某種意義上,與認識上的難以取得一致也是分不開的。多年來,即使在我國法律界,也難免把共同訴訟與集體訴訟混為一談。兩類訴訟在字面意思上儘管存在很大的相似之處,其實,無論在構成的人數和前提上都有着很大的區別。共同訴訟指的是當事人一方或者雙方為兩人以上的訴訟。一般可分必要的共同訴訟和一般的共同訴訟:前者訴訟標的是共同的,不允許分案進行審理;後者訴訟標的是同一種類的,可以合併審理。我國訴訟法裏並沒有集體訴訟的概念,代表人訴訟雖然往往也被認為是集體訴訟,其實只是共同訴訟的一種特殊形式。由於當事人一方人數眾多,其訴訟標的是同一種類,由其中一人或數人代表全體相同權益人進行訴訟,法院判決效力及於全體相同權益人的訴訟。與包括代表人訴訟在內的共同訴訟相比,集體訴訟不僅在人數上有可能更多,更重要的是,代表人訴訟實行的是“明示加入”,需要進行登記才可成為共同訴訟的一員,而集體訴訟實行的則是“默示加入”和“聲明退出”機制,除非集體成員在一定時間範圍內明確表示自己不願意被包括在集體訴訟之中,否則,集體訴訟的法律後果將直接對包括該成員在內的所有成員產生效力。


目前,我國資本市場規模在不斷擴大,而法律機制方面完善和健全的進度卻遠遠不能適應投資者維權的需求。特別是證券民事訴訟市場依然還處在發育初期,投資者不僅缺乏提起民事訴訟的激勵,僅靠數量有限的律師事務所參與證券民事訴訟服務,也無法全面滿足標的數額較小,自身經濟又比較困難的眾多中小投資者各類虛假民事訴訟索賠方面的需求。


儘管《證券法》和相關法律的修法尚有待進一步到位,如果證監會真的有心推動證券集體訴訟制度的突破,不妨先從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做起。其一、美國的證券集體訴訟,訴訟代表一般由機構投資者來擔任,香港證監會更是直接充當原告對欺詐犯罪者提起訴訟,中國特色的集體訴訟制度不妨兼收幷蓄兩者之長,由證監會或證券業協會牽頭設立的中小投資者服務機構來擔綱。其二、證券集體訴訟一方面在計算損失金額方面沒有明確的統一標準,另一方面代理機構儘管收費標準不一,一般情況下也不是中小投資者所能負擔得起的。而證監會不僅可以運用大數據較好地為需要維權的投資者解決計算維權標的的困難,手頭更有一大筆證券罰款可以用來幫助支付必要的訴訟費用。其三、證券集體訴訟難在舉證,證監會有必要從證券市場的實際出發,通過立案調查,責成涉案上市公司舉證倒置,從而也可為投資者集體訴訟創造和提供必要的前置條件。其四、證監會曾經倡導過證券賠償先行支付機制,當時是為幫助有可能觸及強制退市條件的欺詐發行上市公司逃避退市而為之,如今,這個機制為何不可以也用到支持證券集體訴訟制度上來呢?一旦受害的投資者對涉嫌侵權者提起集體訴訟,不妨可以對侵權責任人建立預先執行機制,在增加侵權人違法違規成本的同時,也可以讓參加集體訴訟的投資者得到應有的激勵。


總之,證券集體訴訟制度知易行難的問題儘管一時之間還難以得到整體性的解決,但萬丈高樓平地起,只要證監會和相關職能人員從一點一滴做起,假以時日,或不難積少成多,使證券集體訴訟制度從無到有,一步一步地向前推進。


(該文章首發於金融投資報)

本文為|金融投資報jrtzb028(微信號)原創文章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如需轉載,請聯繫金妹兒

轉載須在正文開頭顯著位置

註明稿件來源及作者名,違者必究

 

本報法律顧問


北京煒衡(成都)律師事務所  羅浩斐 律師

 

聯繫金妹兒


商務合作:028-86968491


https://hk.wxwenku.com/d/2013390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