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的很煩

方不見和你講個故事2019-09-10 20:15:23



站在天橋上,看着車水馬龍,我問耗子要了一支煙,耗子就那麼陪我站着,兩個人抽着煙不講話,馬路兩側是新開發的樓盤,雖然沒有人入住,但是開發商把所有的燈打開,那些燈徹夜亮着,好像在等人歸來。


耗子忽然間看着我説,方不見,你的故事才講到哪?


我扭過頭看着耗子,他目光望着遠方,而後指着在路邊等客的摩的司機,指着收攤回家的小商販,指着凌晨還在忙碌的宵夜攤服務員,然後對着我説,你看看他們,被生活催着向前跑,哪有時間去矯情,你所謂的痛苦,只不過是太閒了,等哪天你真的要為生計奔波,你有再多的眼淚也只能奮力往前跑。


耗子從來沒有對我這麼嚴肅過,我有點害怕地説,我是不是特別煩?



耗子説,是的,超級煩,我是你朋友,十年的好朋友,所以我站在你身邊,不然我早走了,你要努力,你要發光,你要讓世界看見你,你要讓失去的一切變的有價值,你知道嗎,你正在讓一切變的一文不值,你正在讓自己變成一個笑話,而且很煩,我從家裏過來的時候想揍你一頓的,但是現在,我們去喝酒吧,老子只想把你灌醉。


我愣了一下,然後衝着耗子喊,你特麼的這個急轉彎,老子腰都閃了,我是很煩我是矯情,但是我只對你們,如果在你們面前都要假裝堅強,那我多累,要喝酒是吧,走,今天就看是你把我灌醉還是我把你喝趴下。


耗子做事不帶猶豫的,轉身就往前走,我跟在後面,站在路邊,耗子突然站住對我講,你在這等着,我去買啤酒。


我大叫起來,連頓燒烤都沒有?


耗子説,還想吃燒烤,你配嗎,你看看自己的樣子,成天就像個怨婦,有啤酒給你就好了,最好喝胖死去。


我坐在路邊,想罵耗子,但是他已經小跑着走到馬路對面的便利店,便利店前是公交站台,清冷的燈光,這個點沒有等車回家的人,過了會耗子搬着一箱啤酒回來放在我的腳邊,他丟了一瓶給我説,你還記得我們大學的時候嗎,那時候我們誰有煩心事,就一起坐在草坪裏喝酒,有一次我們都喝醉了,躺在草叢裏睡着了,第二天清潔工大媽以為發現了四具橫七豎八的屍體,把掃把往天空中一扔,然後聲音彷彿俯衝的戰鬥機一般響徹校園。


我咬開啤酒喝了一大口説,那一次是胖子失戀,人都已經站在天台了,是我把他拉下來的,然後就一起把他灌醉。



耗子看着我説,那時候你對胖子説,他媽的,你這大傻逼,不就是失戀嘛,尋死覓活的真的很煩,你還説就這一次,下一次再這樣,就只有真的跳了,你這麼大的體型,跳下來死的樣子一定很滑稽。


我拿起酒瓶和耗子碰了一下説,胖子那時候是真的難過,抱着我們哭,鼻涕流在我的肩膀上,把我噁心的直罵娘,不知道他現在還好嗎?


耗子説,他後來娶的姑娘已經不是那個她,其實人生一輩子,哪有那麼多順其如意,有些人要走了,就不會回頭,你不要停在原地,那樣你連她的身影都看不到,胖子哭的那麼傷心,生活還不是要繼續,現在他娶了別的姑娘,青春總會落幕,人不要總回頭。


我仰起頭把一瓶酒喝了,眼淚還是掉了下來,耗子一把勾住我的肩説,你可以哭,你可以醉,你可以狼狽那麼一場,但你一定不要忘了趕路。我今天坐在這裏陪你,每個人都很忙,我下次希望你可以快樂,別再一副苦大仇深的樣子,那真的很煩。


我説,你他媽的以為我真的有那麼脆弱嗎,我只是在醖釀寫文章,以前總寫你們的故事,這次我想寫自己的,我一直以來都寫不好自己的故事,一落筆就沒了方向。


馬路上汽車川流不息,我們一定很傻很傻,滿地的空酒瓶,彷彿狼狽的過往,耗子笑了笑,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然後拍了拍褲管站起來説,回家。


走在路上,耗子忽然用力捏了捏我的肩膀説,不管你是不是在逞強,但是別再讓人擔心了。


我的心很疼很疼地紮了一下,我想我真是一個很煩人的人。


https://hk.wxwenku.com/d/2013385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