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少年與網絡遊戲,家長究竟該持什麼態度?

家庭教育之聲2019-09-10 18:01:04

請點擊上方“家庭教育之聲"關注中國教育報家庭教育週刊官方微信,一起共同尋找家庭教育真智慧!


01
前不久,全年最大的遊戲展Chinajoy在上海舉辦,與此同時還舉行了一個官方論壇,主題為“營造面向未來一代的清朗空間”。
來自遊戲、短視頻、動漫等領域的嘉賓和青少年教育專家就如何促進青少年健康使用網絡進行了探討。
每個人必須認清一個事實,正如會議中提到的:全民網絡時代已經到來,網絡不僅是某種工具,而是一種文化,一種生活方式。 
與此同時,一個衝突就會浮出水面:合理上網與沉迷網絡,其中的焦點是青少年上網。
於是,一個叫“網癮”的詞彙誕生了。
02
成癮障礙”是精神問題的重要分支,“網癮”也不例外。但我們要清晰“成癮”的廣泛性和本質特徵,而不是狹隘的理解。
任何事物都可成癮,只不過我們的態度很不同,比如大家熟悉的賭癮、毒癮、酒癮、煙癮、網癮還有性成癮,我們的態度都是過街老鼠人人喊打。
但對另一些成癮,人們更容易持接納態度。如學習、工作、吃飯、買東西。
這些日常生活也會成癮,學習成癮俗稱“書呆子”,工作成癮俗稱“工作狂”,食物成癮稱為“貪食症”,買東西成癮被稱為“購物狂”。
這就是成癮的廣泛性,凡是失去自我把控沉浸其中影響正常生活的都可被稱為成癮障礙,而不僅是網癮或酒癮。
成癮是為了逃避,逃避的是自我不能調和的衝突,這才是成癮的根源。
最常見的衝突來自內心理想與外部現實。當衝突到不能承受,人們就會尋求避難所,避開痛苦。
英國著名兒科醫生、心理學家温尼科特給這個避難所起了個名字“過渡性空間”,指某種讓人暫時心安的空間,一個自我保護的緩衝地帶。
過渡空間每個人必不可少,從嬰兒期就已形成,比如嬰兒使用安撫奶嘴的過程就是過渡空間,緩解了需求暫時不被滿足的衝突。
過渡空間裏,人們可以休整身心補充能量,等到有能力處理衝突便自然離開,繼續投入生活。
常見的過渡空間是興趣愛好:旅行、跳舞、釣魚、踢球、追劇,一個人獨處等等,在其中我們是自在的、享受的,暫時忘卻了煩惱。
網絡遊戲也是其中之一,對當下青少年而言,是最重要的過渡空間。
從過渡空間到成癮是個連續譜,衝突越大、越頻繁、越持久,就越陷入虛幻不能自拔,過渡空間的名字也變成了成癮障礙。
03
基於此,讓網絡遊戲成為孩子的過渡空間,而不是成癮障礙,就必須瞭解孩子的衝突。
第一種,主動與被動的衝突。
簡單理解就是孩子自己説了算的空間越來越小了。
青少年非常渴望獨立自主,但現實自主支配空間則太少,僅有的空閒還要被各種補習班填滿,他們不得不重複並不喜歡的生活。
被動接受越多,對主動掌控的渴望就越強,苛刻的環境中人們會不遺餘力的尋找自由,哪怕一點點。
為達到這個目的,各種反抗和逃避開始了:逃課、拖延、小團體、吃垃圾食品、厭學,還有玩網絡遊戲。
眾所周知,在遊戲中孩子是自由的、主動的,可以無拘無束做自己,就像我接觸過的一位16歲網癮少年的話:“遊戲中除了性交,我可以做任何事,甚至偷東西、殺人”。
第二種,渴望關係與關係缺失之間的衝突。
關係缺失不僅限於父母不在或離婚,很多一直在的父母,但在孩子心中,他們是不存在的。
我接觸過的“問題孩子”幾乎都存在這種衝突,他們集體的心聲是:“現實中沒人理解我”。
渴望被理解是人共同的需要,特別處在青春期的孩子,身體高速發育和心理的不穩定更需要被理解。
而父母和老師往往站在自己角度看待孩子,並沒發自內心的理解孩子。
剛下映的電影《銀河補習班》就提供了典型正反兩面的例子:
馬飛媽媽只提供物質需要,只看到馬飛的調皮和叛逆,並不關注他內心究竟發生了什麼,教導主任更是如此,作為重點學校負責人之一,他看重的只有成績,根本無視成績背後的那個人。
馬飛父親馬浩文則不同,他明確告訴孩子:“考清華北大,甚至上大學都只是個過程,重要的是要找到真正喜歡的東西”。並多次以身作則,關注孩子情緒變化,不斷地給予鼓勵、陪伴、支持,最終馬飛終於找到並實現了自己的航天夢。
與馬浩文相比,多數父母不可能讓孩子放棄考大學,轉而從事感興趣的東西,這在本質上不是愛孩子,而是愛他的優秀。
當孩子不但不被理解,還會被指責、挑剔,或被冷漠、暴力對待時,便無法承受愛的缺失導致的痛苦,則很容易沉迷於網絡的虛擬世界。
因為在那裏會找到興趣相投的夥伴,一起並肩作戰,充分彌補了現實關係的缺失。
另外,關係的缺失容易讓孩子產生低自尊。
大部分孩子由於成績平平不被重視,時間久了會自卑,認為自己不優秀就不被愛,為補償缺失,孩子們選擇投入到遊戲中。
孩子會把愛投注到遊戲角色上,他們往往把角色當做自己,繼而得到滿足,正如《網癮評估治療手冊》中提到的:玩家與其遊戲角色之間的關係甚至有治療的潛能。
第三種是建設與突破的衝突。
我們太注重規則意識,對乖巧、懂事、聽話的孩子更多的褒獎,這無形中壓抑了孩子本該有的破壞性。
建設性當然無可厚非,但更要知道“破壞性”也是人的本性之一。
當下正在熱播的《哪吒之魔童降世》中:
敖丙和哪吒分別代表靈珠與魔丸,同時也代表善與惡,這是人的一體兩面,無論過度提倡哪個還是壓抑哪個,人都容易出問題,正如劇中頻頻強調的“這就是所謂的偏見”。
出於理性思維和社會評判,我們總是頌揚善的部分,對於惡的部分則避之不及頻頻壓制,但壓制不代表消失,它們像被強行按住的猛獸,總會在不經意間探出頭搞破壞。
正如本次主題會議中,中國社科院社會學研究所田豐所言:
“我曾經遇到一個開明的家長説道,不希望我的孩子生活在一個與世界割裂的玻璃罩之下,我希望孩子能接觸到一定的病菌,我會保護他,但是完全放在真空狀態下成長,一旦接觸到病菌,會被極快地傳染。”
破壞性的部分就像田先生説的病菌。
我也曾接觸過一例網癮孩子,從小沒有網絡和電視,為避免孩子上網,父母也用老式手機,看似給孩子建造了一個“真空環境”。
然而等到初中孩子有了自主意識,看到同學都玩智能手機,自己像被孤立了,各種折騰以後,終於感染到了網絡“病菌”,一發不可收,最終退學終日上網。
正確做法是合理疏通,破壞才會轉變為創造力。
古往今來的歷史一再證實,無論科學家、藝術家,還是軍事家政治家,都有着極大的破壞力量和反抗精神,發揮到極致便可建立和創造偉大的作品乃至政權。
孩子也一樣,若一點不守規矩就受到懲罰和壓制,破壞性一定尋找其他途徑,最安全便利的就是網絡遊戲。 
那裏可以肆無忌憚的破壞甚至暴露邪惡的一面,滿足各種不可調和的衝突。
04
理解了孩子的主要衝突,改變也就有了指導思路。
事實上,本次論壇很多人提到了這個部分。許多商家從源頭開始改善,把遊戲內容製作的更加豐富多樣性,結合傳統文化和科學知識增加內容質量。
還有的商家開始規劃上網時間限定、開啟模式限定、夜間模式鎖定等各類限制,騰訊娛樂平台部總經理鄭磊説道,騰訊遊戲為保護未成年人做了各種嘗試,比如實名驗證+人臉識別。
遊戲商家的做法讓人們多了些心安,但正如田豐先生説的:“內容生產出來了,但如何把內容很好地傳遞給孩子,這步是我們做不到的。時代進步了,技術進步了,但社會進步沒有跟上,家長和學校進步得太慢。這才會出現青少年保護的問題。”
我同意田先生的説法,我們的素質和心態無法跟上技術進步的速度。
很多家長一邊抵制孩子玩手機,一邊自己玩個不停,一邊嚴令禁止,一邊又會把玩遊戲作為孩子表現好的籌碼,這種不公甚至分裂的引導模式值得大家反思。
我們暫且不管遊戲製造商如何管控,也不管社會和政府如何引導,單説作為父母,我們應該持有怎樣的態度,來看待青少年的上網問題。
前面談過,家長要真心認可網絡遊戲是重要過渡空間,是有積極向上意義的,對孩子心理髮展也是不可或缺的。
有了這個基礎,再結合上面三類衝突,我們就自然有了中立健康的態度。
  • 首先儘可能增加孩子的自由度,在現實中越自由,在網絡中就越不會沉迷。

這個暑假剛開始有位媽媽找到我,問我如何才能讓孩子把心思用在複習功課,而不是抱着手機不放。

隨即拿出給孩子列的暑假計劃,我看到都是作業、複習、預習、興趣班、夏令營、體育運動等等,排得滿滿的。
“你能做到嗎?”我反問,這位媽媽沉默了,繼而我説:“其實你的計劃很全面,再加兩條即可”。
“第一,把網絡遊戲加進去,第二你和孩子的爸爸也要列出假期計劃。”,看到這位媽媽很吃驚,我給她做了進一步説明。
最終,他們家重新排了暑假計劃,昨天這位媽媽給我打電話致謝,説孩子執行的很好,主動性也很高。
在這個例子中,同樣是規則,我讓她增加的那兩點卻讓孩子感到了自由,家庭中的地位也不比爸媽低。
要求都是雙向的,而不是隻針對一方,另一方凌駕於規則之外,這種不公平條約是導致孩子不自由的重要因素。
真正的自由不是為所欲為和放縱,而是平等共處責任共擔,自由與責任整合的越多,孩子越不會有衝突,也就不會通過其他途徑滿足。
  • 第二點,孩子需要有個人和自己同一戰壕。

這個人的存在很重要,心理學術語叫理想化角色認同”
這個角色最好是父母,像鏡子般照見孩子的存在與價值,也是最初的自尊。他需要穩定持續在場,把孩子當做一個真正意義上的人來對待,而不是自己情緒的投射,更不是自己需要滿足的載體。
還有一點:這個人不僅僅是正向的榜樣,還會一起和孩子搞破壞,做些違反規則的事。
比如:
你有沒有和孩子一起翻滾弄髒衣服、一起捉弄人、一起瘋一起鬧、一起玩遊戲一起熬夜,一起不那麼懂事不那麼乖。
這是某種默契,是獨屬於你們的祕密,這才被稱為“一個戰壕的戰友”
這讓孩子有了突破的快感,就不會通過混社會抽煙喝酒逃課來滿足,也更少在遊戲中釋放。
而事實,多數父母不但不會一起做,還會打壓孩子,哪怕不小心弄髒了衣服都會被指責,那麼攻擊性的力量一定尋找其途徑,網絡遊戲就是最佳選擇。
  • 最後提一下,夫妻關係才最該被重視的。

這是家庭的底色,很多問題孩子由於夫妻關係不好,導致一方過度需要孩子,形成了變相控制。
而相對健康的孩子,其父母關係很好,他們不需要通過孩子來補償親密,孩子也就有了更多屬於自己的晴朗空間。
孩子只有得到了被愛的滿足,才不會通過其他方式滿足,最終和父母分離,面對自己的人生路。
請牢記,孩子過度沉迷網絡遊戲,一定不是網絡本身所致。與其想辦法控制孩子上網的種種可能,不如反思和改善家庭環境。


--------------------------------------

首發來源:光明網

作者:冰千里,資深心理諮詢師,一個温暖又孤獨的老男人,研究親密關係、個人成長,接受網絡諮詢,公眾號:冰千里(bingqianli520)

編輯:南夕

責任編輯:郭紹燊

------------------------------------

https://hk.wxwenku.com/d/2013368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