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能讓工作有意義?老闆真的傷害了工作意義感嗎?

三倉心理學界2019-09-10 17:06:31

薈萃心理學各領域新進展、新動態

來源 | 唧唧堂


在我的人生中,我曾多次覺得工作毫無價值,因為有時我的職務就是人類學家David Graeber所謂的混賬工作——這樣的工作不能給個人和社會帶來真正的價值。但我更頻繁體驗到的是,工作有時是沒有意義的,而有時又很重要。Catherine Bailey 和 Adrian Madden以此為課題,進行了一項研究,並發表在《麻省理工斯隆管理評論》期刊上。他們採訪了來自於10種不同職業背景的135位人員,探究他們在什麼時候覺得工作很有意義,什麼時候覺得工作毫無意義。


和我一樣,這些被採訪者並不認為意義是工作的固有屬性。他們描述説,自己的工作就像電視劇一樣有起承轉合,有令人高度緊張的情節和讓人難忘的高峯體驗,其間夾雜着諸多平凡的日常瑣事。在某些情況下,他們必須全身心投入,比如學者將自己掌握的一切傾囊相授,才能讓一場講座或報告精彩絕倫;而在另外一些情況下,他們還需要打破工作規則,比如一位店員助理要學會靈活應對故意找茬鬧事的顧客。


通常而言,工作中的事件具有個人風格,比如一位被採訪者回憶起了她的父母第一次出席的音樂演唱會。許多被採訪者被要求發現和承認他們的工作對別人施加的影響,比如他們對自己的學生是否能畢業造成的影響,或者由他們的工程創新轉化而成的產品對用户造成的影響。這些工作既具有個人特色,又給他人造成了深刻的影響,兩者融為一體。不妨以一位垃圾收集員的工作為例。在一場由當地供水系統中的污染物引發的危機中,他不辭辛苦地給一户又一户人家送去潔淨的水。

一種看似有市場的假設是充滿價值感的工作體驗應該是積極的——愉悦的,進取的,高度興奮的——但是,被採訪者舉出的很多例子表明,有價值的工作是讓人沉重和充滿挑戰的。護士目睹了一位又一位病人走向生命盡頭的情景;律師處理了一個又一個棘手的官司;工人解決了一個又一個看上去就很複雜的問題。Bailey和Madden表示,機構組織和研究員們可能都忽視了痛苦而深刻的工作經歷,雖然這些經歷表面上不在積極心理學的研究範疇內,但對於讓工作變得有意義也是非常重要的。

美好時光往往意味着與家人、朋友、同事以及特別是享受工作的人在一起的時光。另一方面,工作中的管理者被認為是工作毫無意義的原因:當員工感覺受到不公平的待遇、被剝奪權利或者不被當回事時,或者高層管理者阻斷員工與同事的重要關係,踐踏對他們而言最重要的價值理念,比如將他們堅守的底線置於工作質量之下時。正是因為這些原因,Bailey和Madden才作出總結説,管理層的干預往往是導致我們感覺工作沒有意義的罪魁禍首——這個研究結論導致主流媒體上出現了抨擊老闆的大字標題,比如MoneyWeb上的“老闆毀掉了有意義的工作”。

這則新聞報道將老闆妖魔化,雖然讀起來很有趣,但遺漏了一個重要的事實——除了功能嚴重失調的組織,所有組織中的管理者都承擔着確保工作環境維持正常的責任,這就意味着——Bailey和Madden也指出——一位老練的管理者會讓組織獲益良多。

如何讓工作變得更加有意義;舉例來説,如何用可回收垃圾奇蹟般地創造出新的物品?專注於工作的人如何獲得彼此交流的機會,以及與他們幫助過的人交流的機會?在工作中遇到困難時——比如在你的臨終安養院裏一位住院者最終去世了——如何得到合適的支持,並得到認同,發現有價值的東西?像填寫表格一類的枯燥任務是否應該減少,或者至少將這類任務與重要的事情聯繫起來呢?如果管理者解決了這些問題,那麼就可以退居幕後,在暗中以各種可能的方式影響其他人的工作,讓他們覺得工作充滿意義。但這並不意味着管理者隱於無形的努力無關緊要,其實他們可以對自己的工作滿懷希望和自豪,並從中獲得意義感。

【 參考文獻 】

Bailey, C., & Madden, A. (2016). What makes work meaningful -- or meaningless. Mit Sloan Management Review, 57, págs. 53-61.


點擊左下角閲讀原文即可查看原文

本文內容來自網

不代表三倉心理學界觀點,如有侵權請聯繫後台

合作、投稿等請長按二維碼聯繫小編

https://hk.wxwenku.com/d/2013360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