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殘忍」美粧入華記

三聲2019-09-10 16:32:39

關注星標消費新聲

不錯過泛消費任何最新動態

商品製作過程中的“零殘忍”正在成為很多發達國家品牌與消費者的共識。而由於各國法規的不同,這些海外“零殘忍”美粧品牌要想進入內地市場只能用曲線救國的方式。不過,這道法規的堅冰正在消融着。


作者 | 趙燁楠


“零殘忍”(Cruelty Free)美粧,顧名思義,指的是在化粧品生產過程中,秉持着人道主義,不使用動物試驗的美粧品牌。“零殘忍”一詞來源於國際動物保護組織Cruelty Free International ,在成立後,該組織一直致力於推動消除化粧品動物試驗的工作。


如今,已有40多個國家和地區立法禁止了化粧品動物試驗。近年來,國內也一直在積極地推動化粧品替代試驗,跟上“零殘忍”理念的步伐。


2013年底,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宣佈,在國內進行銷售的國產非特殊用途化粧品無需再進行強制的化粧品動物試驗。而國產的特殊用途化粧品以及進口的特殊、非特殊用途化粧品,依然還需要進行化粧品動物試驗。


法規的修改還在持續推進。今年5月27日,國家藥監局綜合司發佈《非特殊用途化粧品備案管理辦法(徵求意見稿)》,這是官方首次正式對進口非特殊用途化粧品打開豁免動物試驗的大門。應該可以期待,在不久的以後,內地市場上的進口化粧品就可以正式在法律層面上免除強制性的動物試驗。


而在法規還沒有完全確立前,這些“零殘忍”美粧品牌依然需要在“是否進入以及如何進入內地市場”這個問題上做出抉擇。事實上,在國內龐大人口基數的市場體量下,很多國外美粧品牌都無法拒絕加入這場美粧市場的狂歡遊戲。


正在形成共識的“零殘忍”


國內的動物試驗法規,始於我國1988年通過的《實驗動物管理條例》。法規中規定了一系列試驗動物質量標準和許可證管理制度。國內的化粧品動物實驗相關法規最早也起源於此。


此後,在我國市場上的所有特殊用途和非特殊用途的國產、進口化粧品都必須進行動物試驗才能進行上市銷售。


在常規的化粧品動物試驗中,兔子、豚鼠、倉鼠和老鼠是出現頻率最高的實驗動物。在實驗過程中,這些動物常常需要遭受眼睛、皮膚等不同程度的化學物刺激,或被餵食化粧品原料。



1959年,英國動物學家William Russell和微生物學家Rex Burch在《人性動物實驗技術原則》一書中率先提出:正確的科學實驗設計應考慮到動物的權益,儘可能減少動物用量,優化完善實驗程序或使用其他手段和材料替代動物實驗的“3R”(Reduction,Refinement,Replacement)原則,即減少、替代和優化原則。


在幾十年中,人們對於動物保護的意識逐漸提高,一些動物保護組織也在不斷推進動物福利與權益的相關課題。


在這樣的風潮帶動下,很多國家和地區都頒佈了禁止化粧品動物試驗相關法規。1998年,英國議會通過法案,成為全球第一個禁止化粧品動物實驗的國家。至今,已有英國、印度、以色列、新西蘭以及歐盟等40個國家或地區立法禁止了化粧品動物實驗。


據《華麗志》此前報道,在歐盟的相關立法過程中,CFI和英國護膚品牌The Body Shop共同起到了關鍵的推動作用。“CFI和The Body Shop在過去二十年一直是該法案的主要推手。”


除了CFI之外,PETA(People for the Ethical Treatment of Animals)善待動物組織是另一個推動動物的福利與保護工作,反對化粧品動物試驗的公益組織。



很多美粧品牌自身也在逐漸更新理念,拒絕動物試驗,並與PETA展開合作。通常這些“零殘忍”美粧品牌的產品外包裝上會印有PETA認證的標識:一隻粉色的兔子Logo。


在PETA官網上,可查詢並下載一份“零殘忍”品牌大全,這份文件長達74頁,截止8月29號,已收錄了超過4000個“零殘忍”品牌,其中以美粧、個護品牌為主。


品牌們的曲線入華


據國家統計局數據,2018年前三季度,國內化粧品類單位商品零售同比增長12%,增速保持兩位數。2019年上半年,限額以上單位化粧品類同比增長13.2%,增速快於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4.8個百分點。


在這些品牌的發展與擴張過程中,進軍海外市場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情。而面對內地美粧消費市場的快速增長,海外美粧品牌們也在蠢蠢欲動。這時,要不要進入內地市場變成了一個繞不開的話題。


需求來自於供需雙方。一方面,國內的美粧市場在崛起,中國現在是僅次於美國的第二大美粧消費市場,擁有化粧品消費需求的人羣在不斷擴大。另一方面,消費者對化粧品的消費需求更加多元化:Z時代的消費能力在崛起,年輕化是一個顯然的趨勢。與此同時,男性的化粧消費需求在持續增長。


市場不斷擴大,而需求在越來越細分。純天然、環境友好、或直接標出有效成分,這些都成為了近來化粧品市場上比較熱門的宣傳標籤。消費者在選購化粧品時,也會更關心產品成分是不是足夠安全、環保並且有效。這成為“零殘忍”品牌普及品牌理念、進入內地市場的良好時機。


事實上,國內的強制化粧品試驗法規並沒有完全關上“零殘忍”美粧進入內地市場的大門。


不同的品牌亦做了不同的選擇。


法規強調的是進入國內“落地”銷售的海外美粧品牌需要強制動物試驗,也就是説,只針對在國內開設獨立的線下實體店或與化粧品零售商進行合作,進行線下銷售的美粧品牌。


換句話説,在線上銷售渠道中,並沒有命令要求強制動物試驗。因此,國內的電商平台成為了一些“零殘忍”美粧品牌尋求入華的一種曲線救國的方式。


上個月,蕾哈娜和LV合作的美粧品牌Fenty Beauty宣佈進入亞洲(包括中國)市場。首批線下店鋪將於九月在香港、澳門、首爾和濟州島開設,內地城市暫無在列。因Fenty Beauty曾在2017年向粉絲承諾,品牌是100%“零殘忍”的,不會進入內地市場進行銷售。



在Fenty Beauty開設的微博賬號中,關注的第一個賬號就是小紅書。前者在小紅書上也擁有賬號,併發布了12條筆記。這或許顯示了品牌對於電商渠道的重視。


7月4號,Fenty Beauty官方發佈了一張動圖海報,一個“Hi”字,背景是一張隱約可見的貓的形象。當時便有網友猜測,這也許代表Fenty Beauty內地首發渠道會選擇天貓。


果然,近日Fenty Beauty就宣佈與阿里巴巴旗下天貓國際達成深度戰略合作,並於2019年9月3日正式啟動天貓國際海外旗艦店。前者將通過與天貓國際的合作,在滿足中國消費者在線購物習慣與對美粧產品需求的同時,忠於品牌100% 零殘忍的承諾。


目前,在天貓上已經可以搜索到Fenty Beauty海外旗艦店,店內上線了包括鑽石高光、流光粉餅、脣釉在內的三款單品,進行“超品預售”。


除了Fenty Beauty之外,電商和品牌們也一直在積極尋求合作,爭取達成更多希望入華,卻礙於法規而無法落地銷售的“零殘忍”品牌的入駐。


Hourglass是另一個來自美國的“零殘忍”美粧品牌,由美粧專家 Carisa Janes 創辦於2004年,2017年六月被聯合利華收購,成為聯合利華集團旗下首個彩粧品牌。美粧愛好者耳熟能詳的“五花肉”高光、煙管口紅都是該品牌旗下的明星產品。


收購之後,聯合利華也對該品牌展開擴張佈局。2017年9月24號,Hourglass天貓旗艦店正式開業。此外,Hourglass亦在小紅書開設了官方旗艦店。而英國手工美粧品牌LUSH更是早在2014年就入駐天貓國際。


最推崇“零殘忍”的英國護膚品牌The Body Shop近日也悄然上線天貓國際,旗艦店的註冊日期為8月2日,首頁上寫着“即將登陸天貓,敬請期待”。店內目前只上線了一款標價為999元的測試產品。



而落地內地市場進行線下銷售,美國新興素食彩粧品牌Nudestix 想到了另一個辦法:由於內地本土生產的非特殊化粧品無需進行動物測試,品牌通過在內地建立完整的供應鏈體系的方式,入駐了國內的絲芙蘭旗艦店。據界面新聞報道,Nudestix目前的合作方為兩家在中國設廠的歐洲生產商。


電商渠道、內地設廠是兩種比較温和的入華方式。還有一些品牌則為了進入內地銷售而選擇對動物試驗妥協。


比如專業彩粧品牌Nars在2017年進入內地市場時,就接受了關於動物試驗的要求。此前一直對動物測試持反對態度的Nars也因此激起了行業與消費者的質疑聲浪。Kat Von D和illamasqua這些知名的彩粧品牌當時也在Ins上表態,強烈指責Nars為了進入中國大陸而開始動物實驗。


而Nars對此的迴應是,動物實驗在全球範圍內被禁止是眾望所歸的事情,同時,Nars是一家懂得傾聽消費者的公司。


“我們可以非常肯定地説,我們的產品和所使用的原材料在沒有動物測試的情況下,也能確保是安全的。但我們必須遵守包括中國在內的業務所在地的法律法規。我們還是決定進入中國市場,因為我們認為讓這個地區的粉絲能夠接觸和了解我們的產品非常重要。”Nars官方在社交媒體上闡釋道。


這個迴應雖然表明Nars對於動物試驗的立場,但也從側面承認,他們仍然為了開拓內地市場而違背了百分之百的“零殘忍”原則。


一同遭到詬病的還有今年五月進入內地屈臣氏實體店鋪進行銷售的開架彩粧品牌 Wet n Wild,一些海外消費者還在社交媒體上發起了小規模的抗議。


更多的品牌則因此無緣內地市場。


我們熟悉的美國彩粧品牌Urban Decay(2012年被歐萊雅集團收購)、雅詩蘭黛旗下的彩粧品牌Smashbox,這樣的例子還有很多。Smashbox還曾被動物保護組織PeTA評為“最友善的彩粧品牌”。


實際上,內地的消費理念也在逐漸轉變當中。在豆瓣上,有網友自發地發帖總結一些小眾“零殘忍化粧品”,並説“這兩年一直在力爭做到讓自己的化粧台只出現cruelty free產品”,得到很多網友支持的回覆。


去年7月3號, Cruelty Free International還與中國相關部門達成合作,將採取措施豁免進口化粧品在中國的動物測試,幫助更多“無動物測試”國際美粧品牌進入中國市場。


CFI的CEO Michelle Thew表示,中國消費者對一些無動物測試的美粧品牌需求量很大,而這些品牌也有拓展中國市場的打算。


在品牌與消費者的雙方需求下,一些或曲線救國、或妥協接受的“零殘忍”品牌入華故事一直在這些年在不斷上演。



而動物測試的豁免法規已經在加速推進着。在前文提及的今年5月發佈的《管理辦法》中看出,政府更傾向於採用安全風險評估報告形式而不是替代實驗方法來取代動物實驗。與歐盟的動物實驗禁令相比,我國政府會選擇更符合中國國情的方式對待動物實驗的情況。


不過,無論是何種替代方式,法規的推進對“零殘忍”美粧品牌和支持的消費者來説都是一件令人欣慰的消息。


可以期待的是,在政府進一步放寬對進口化粧品的動物測試法規要求後,這些“零殘忍”美粧品牌進入內地市場的自由度會更高,選擇電商、實體店銷售都將按照品牌自身的意願進行。到時,這場“零殘忍”美粧的曲折入華故事也將會成為歷史了。


end


©消費新聲原創內容 轉載請聯繫授權

 【爆料或尋求報道】加微信號:Suburb001

   【商務合作】加微信號:sansheng_kefu

點擊【下方圖片】 瞭解更多精彩文章
https://hk.wxwenku.com/d/2013355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