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口秀,“已售罄”

三聲2019-09-10 16:32:32

👆本號引起極度舒適,建議星標一下

“你們年輕人現在還懂‘馬大哈’這個詞嗎?這是馬三立一段相聲來的。你看,就是這個東西,已經沉澱為大家的口頭語,變成了文化的一部分。我其實是在期待這個。”


作者|江婧怡

編輯|申學舟


脱口秀演員旱獺和徐隼剛結束在北兵馬司衚衕一家酒吧的開放麥演出,沒來得及聽完主持人介紹下一位演員的串詞,兩個人就轉身離開,快步趕往第二場開放麥。


穿過交道口南大街,鑽進大興衚衕,距離衚衕口不遠,有一處門口排滿了各種共享單車,拐進去就到了他們的目的地蝸牛小酒館。旱獺打開門,屋裏兩個原本靠在門上的姑娘一踉蹌,差點摔倒。旱獺倚着門框往裏張望了一下,今天蝸牛的場子又滿了。


兩人剛把門掩上,回頭看到也是剛轉場過來的演員劉仁鋮,便招呼他一起去外頭候場。演員們在衚衕口嘮着閒磕,評價着今天各自的表演狀態,時不時有人從蝸牛小酒館裏開門出來,門縫裏溢出一陣陣笑聲和掌聲。


這是一個普通的工作日的夜晚。事實上,在北新橋這一片的幾個脱口秀演出場地,這種爆滿的情況已經持續了快一個月。


“最近這麼火就是從《脱口秀大會》第二季開始的。”多位現在活躍於北京脱口秀舞台的演員都對我肯定這一點。


開放麥演出後,按慣例都會拍一張合影


不止是笑果,單立人喜劇創始人石介甫、北京其他喜劇俱樂部的演員等多位從業者都對我肯定了節目對線下演出的帶動作用。“這一段時間來看單口喜劇的人多,肯定跟這個節目是有很大的關係的。有些觀眾可能就是看完節目搜脱口秀,看到演出就來了,也不抱着能看到誰的強烈期盼。”石介甫説。


從2017年的《吐槽大會》,到今年7月21日開播的《脱口秀大會》第二季,笑果文化已經制作了3個系列共5檔喜劇網綜,其中4檔播放量突破10億。


受益於綜藝的影響力,三年間脱口秀線下演出市場整體保持持續增長,越來越多人認識到脱口秀這種喜劇形式,並願意到線下場景觀看演出進行消費,但節目的帶動依舊是週期性的。


在笑果廣深地區負責人皮球的印象中,一檔脱口秀綜藝的收官,基本就標誌着脱口秀線下演出市場進入淡季。線上節目的引流效果十分顯著,觀眾基數也在不斷增加,但當下爆發式的繁榮景象尚不是脱口秀線下演出的常態。


除此之外,線下脱口秀演出想要成為人們生活方式的一部分,還面臨脱口秀線下消費場景稀缺、喜劇人才供應跟不上需求、單純憑藉演出內容難以留存從線上引流的觀眾等問題。


但就現階段而言,從業者們樂於接受這種階段性的勝利,因為他們都對脱口秀線下演出未來的發展充滿信心。而且從總體趨勢上看,在由節目觸發的幾個爆發期之外,整個脱口秀線下市場呈現着穩定的增長態勢。


至少這段時間,有個會讓笑果文化CEO賀曉曦高興的消息:打開笑果的小程序,現有十座城市9月份幾乎所有的演出海報上都齊刷刷蓋上了水印——“已售罄”。


01 | 一票難求


8月19日,《脱口秀大會》第二季人氣演員楊笠全國巡演武漢站開售,將近300張票一個下午就銷售一空,這出乎笑果上海演藝拓展中心負責安排外地演出的悦媛的意料。


“以前我們覺得上海、北京的觀眾因為本身對於這種文化有所接觸和認知,票會賣得會好一點,下到二線城市,相比於音樂現場、話劇或者電影,這種脱口秀演出一般不是那麼有競爭力。但是這一次出票速度真的太快,超乎我的想象。”悦媛説。


楊笠武漢站開售的前一天,《脱口秀大會》第五期播出,皮球在節目裏給笑果小程序打了條硬廣,當天小程序就新湧入5萬的打開量。不過,在第五期播出前一週,小程序裏顯示上海現有的所有演出就都已售罄。


考慮到小程序用户的使用感受,上海演藝拓展中心正在考慮臨時加場,但笑果在上海的演出安排基本已經飽和,一週六場開放麥加上七場週末秀,除了週一以外每天都有演出。


在北京笑果的粉絲12羣裏,發言的羣友無一例外都在求8月24日和31日的週末秀門票,因為這兩場的陣容裏多了一個熟面孔——參加過《脱口秀大會》第一季的黑客小哥韋若琛。一張售價80元的脱口秀演出門票有市無價,一位羣暱稱為“收24的票”的羣友感歎道“肉少人多”。買不着票的羣友們開始討論上海的開放麥陣容,提及的都是思文、龐博、呼蘭等節目中的人氣選手。


上海笑果工廠的週日秀演出,李誕、王建國等脱口秀演員都出現在現場


即使不考慮人氣脱口秀演員的帶動因素,常規週末秀在近一個月也都處於供不應求的。


8月29日晚上6點,笑果9月份的所有演出開票,不到12小時,10座城市總共99場的開放麥和週末秀,僅剩下北京和深圳的3場週末秀尚有餘票。笑果的聯合創始人、CEO賀曉曦還回憶起一個細節。上週,他本來想拜託後台作個弊,幫他預留一張票給投資人來看演出。票是留了,但賀曉曦的手速沒快過粉絲。


離開“笑果”二字的影響力,近期其他脱口秀廠牌線下演出的售票速度也在顯著提升。比如一直在北京地區活躍的單立人,目前一週七場商演五六百張票,每週日放出,週三週四就會賣光。最近單立人正在全國十餘個城市做“單立人浪馬車”巡演,上海站的門票8月初開售,賣得最好的週末場,售罄只用了一週時間。


還有一種新現象正在發生:本來是演員們拿來試段子、不以賺錢為目的的開放麥,現在賣得甚至比周末秀還要快,培訓和實驗意義更強的開放麥正逐漸成為脱口秀一種新的演出產品。


悦媛猜測道:“可能是因為試錯成本比較低,現在新進的這一波跟隨節目來的觀眾,會想從開放麥開始體驗。”


現在上海的笑果工廠和山羊GOAT,一張開放麥的門票定價29元,相當於普通酒吧一杯軟飲的價格。而在北京,蓬蒿劇場讀書室和蝸牛小酒館兩個場地的開放麥仍保持2.33元的低價,最貴的開放麥門票是在琥珀精釀,29元,還包含一杯啤酒。


北京脱口秀演員汪德發(左)和吳豪正在表演漫才


為了解決開放麥一票難求的問題,笑果8月底在上海開放了一個駐地計劃,向外徵求場地舉辦脱口秀。消息一發出,立刻有十幾家酒吧、咖啡館來聯繫合作。據笑果小程序9月演出信息顯示,目前已有日食記等三個場地加入。


笑果廣深地區的負責人皮球從2013年底接觸脱口秀,六年時間裏,在深圳的演出場地已經換過三四十個。“因為做脱口秀負擔不了太多的成本,還要根據觀眾的人數變化更換場地,合作關係也不是很穩定。這種情況從去年年底到今年緩解了很多,因為我們做這個收入起來了,可以去用一些比較好的livehouse和劇場。”


皮球還記得2016年初的慘淡景象。當時他去聯繫演出場地,場地老闆不僅不知道脱口秀是什麼,甚至誤會他們的演出是在做產品銷售。那時候深圳一週只有一次開放麥,沒有運營,沒有場控,沒有太多的宣傳,觀眾幾乎全靠開場前演員拿着kt板去街上招攬,一場四五個觀眾就開講是那時候的常態。


如今,辦脱口秀演出已不再是一件聽起來只能靠愛發電的事情,越來越多的場地和平台認識並意識到了脱口秀的價值,也有更多人願意買票來線下聽一場脱口秀。今年笑果的開放麥演出平均每個月的觀眾數量超過7500人,比2017年漲了4倍有餘。在深圳,笑果一場開放麥可以擁有40到60個觀眾,而在上海的大本營,這個數字可以達到八九十人。


02 | 把觀眾留下來


但脱口秀的現場並不是一直這麼熱鬧。


脱口秀愛好者泳兒回憶,就在一個月前,同樣是在琥珀精釀,今天這個坐滿了觀眾甚至還有人要靠門站着的場子,當時台下加上她只有三個觀眾,還都坐在最後排,聽十個脱口秀演員講完一個半小時的開放麥。


悦媛2017年進入喜劇行業,從那時起她就觀察到,脱口秀門票的季節性波動很大。“之前在北京,每年的冬天,真的也是脱口秀演出的寒冬,真的會遇到一場開放麥只來一兩個觀眾的情況。”


“但現在這樣火,絕對是這一波節目帶來的熱度。”悦媛仍然更肯定節目的效果。


今年,笑果上線對標脱口秀的垂類節目《脱口秀大會》第二季,相比第一季,其對線下場景的引流動作更為直接。繼皮球第五期給笑果小程序打了硬廣,李誕在第六期特意提到了笑果在上海的自營場地笑果工廠和山羊GOAT,節目也及時插入花字指引觀眾進入小程序購票渠道。


拉動作用也立竿見影。相比去年一年演出場次增加600場、觀眾增長5.6萬的數據,今年笑果的總演出場次增加千場,觀眾數量增長15萬,線下演出的增長可以用迅猛來形容。


事實上,為線下帶來影響的,並不僅僅侷限於以“脱口秀”為主題的綜藝節目。2018年2月底,石介甫就因為上《奇葩大會2》享受過一波“流量紅利”。“那兩三週票賣得特別好,都是來看石老闆的,但就是一陣一陣的,過了也就恢復正常了,是會有一些沉澱下來。沒有節目的時間,我們正常的邏輯,都是口口相傳這樣的方式。”他回憶説。


單立人喜劇創始人石介甫正在表演單口喜劇


皮球肯定節目對線下演出的拉動效果,但他也預料到,《脱口秀大會》第二季收官之後,眼前新湧進的這一批觀眾會有一部分隨着節目熱度的散去而離開。


經歷了2016年的冷清,2017年兩檔的線上脱口秀綜藝突然爆火,《吐槽大會》和《脱口秀大會》分別收穫13.8億和12億的總播放量,微博同名話題“#吐槽大會#”閲讀量近 11.5 億次。脱口秀被帶進大眾視野,當年就有近4萬人次走進笑果的脱口秀現場。


“《脱口秀大會》第一季播出的那三個月在當時的數據來看就特別火爆,我們當時還是一週一次,但是那個時候一次大概有60到90個觀眾。但那一撥過後,2018年上半年和年中的時候又迴歸到十幾個觀眾。”皮球回憶道。


據皮球觀察,現階段的脱口秀觀眾有很大一部分是抱持着見明星心態來的節目粉絲,相應的,演出陣容包括上過節目的演員的場次就特別好賣,至於這波觀眾對脱口秀的熱愛程度,以及這股熱情可以持續的時間,他無法作出判斷。“目前線下的流量並不能立刻證明脱口秀整個行業起來了,而是説確實是一個綜藝以它的形式和流量帶動了當下的關注度。”


石介甫也認同這個觀點:“與其期待一夜爆紅,不如説期待穩固的增長。”


笑果深圳的脱口秀演出現場合影


雖然整體脱口秀市場保持着增長態勢,但目前脱口秀線下演出的爆發期依舊非常依賴線上綜藝的流量拉動。也因此,如何將這種週期性的繁榮變為常態,把線上引流的這部分觀眾穩固在脱口秀的線下演出場景中,從業者們還需要繼續探索能觸及並留存更多用户的運營模式。


經過三年五檔節目的發酵,目前觀眾對於脱口秀的認知程度已經提升,願意選擇脱口秀這種文化消費的人也越來越多。笑果2019年的觀眾人數已經達到23.7萬,比2017年增長近500%。


“線上和線下的關係是相互的,是一個閉環。做節目的最初目的,就是讓更多的人瞭解和熱愛這種喜劇形式,只要做到了那節目就成功了,如果觀眾還願意來線下觀看脱口秀演出則是我們更樂意看到的。”


在賀曉曦看來,脱口秀這種演出形式就像音樂、戲劇一樣,鏡頭在一定程度上會削弱它的“笑果”,線下的體驗是沉浸式的,更能完整展現脱口秀的魅力,觀眾從線上到線下,會獲得不一樣的觀看體驗。


脱口秀愛好者道長在密集地看了一個月線下表演後,確實體會到了賀曉曦提到的這種線上與線下的差異。“線下看脱口秀表演,我會感覺到演員是很立體的,讓我感覺很貼近我的生活,像我一個真實的朋友。”在脱口秀現場,演員和觀眾的距離很近,互動感也更強,演員除了講自己準備的段子之外,還會有一些不成文的行規,比如調侃前排觀眾,把觀眾當成演出的一部分。


脱口秀演員與第一排觀眾的距離很近,圖中握着麥架的樑海源站的地方就是脱口秀演員表演的地方


但如石介甫所説:“脱口秀演出場地不是一個路過了就會進來看看的場所。”要想讓更多人體驗到線下演出的現場感染力,輻射到更廣泛的人羣,脱口秀演出必須打開它的渠道,


之前國內包括笑果在內做脱口秀演出的廠牌,基本還是通過各自的公眾號訂閲、小程序導流。今年上半年,笑果在廣深地區的永樂、貓眼、秀動等票務平台的渠道已經被打通,售票速度開始提升,門票提前三四天可以售罄。綜合票務網站的進入意味着脱口秀不再是一個圈內自娛的小眾品類,平台為脱口秀線下演出接入了更大的流量入口,增加其觸及更多人羣的機會。


目前脱口秀的演出可以已經做到常態化,保證每週和每月的固定演出頻次,但三年間,在演出場次和觀眾人數都在增長的同時,受場地限制,包括開放麥、拼盤週末秀、演員專場在內的脱口秀演出,平均每場的規模仍在150人以下。要提高線下演出觸達頻率,行業內存在一個共識:脱口秀到了可以擴大規模、多做巡演的時候。


石介甫判斷,脱口秀市場已經發育到足以把單場常規演出帶進大劇場的水平,可以從頻次提升進入到規模提升階段了。“我覺得脱口秀的常規演出現在做個三百到五百人的規模,應該是不成問題。”


目前國內正在進行的日常商演,受場地的限制,最大的規模還在兩百多人。但行業內的人都曾看到過脱口秀進大劇場的可能。2015年,華裔脱口秀第一人黃西在全國做巡演的時候就已經達到了千人規模。


笑果目前正在計劃一場千人劇場級別的全國巡演,此前李誕海外巡演首站在墨爾本的800人演出,是笑果的一次嘗試。賀曉曦打了一個比方:“你今天演給50個人看,那當勢能足夠的時候,觀眾有需求,演員帶得動票,你就可以演給300個人看。其實就是個邊際效應的問題。”


03 | 在沙漠裏種玫瑰


一票難求的盛況讓賀曉曦意識到,想要把脱口秀做成一個長期穩定的產業,是一件很難的事情:線上的《吐槽大會》《脱口秀大會》等綜藝節目正在迅速提升大眾對脱口秀的認知程度、開掘潛在受眾市場的同時,線下的喜劇人才和優質喜劇內容的供應還不能及時跟上。


“大眾認同和喜劇消費習慣不是一時能夠形成的。觀眾願意改變消費習慣,但重要的是有越來越多的形式和內容值得讓觀眾買單。”賀曉曦把這比喻為沙漠中種出玫瑰。“我們現在在做的仍然是培育土壤的事情,當土壤足夠肥沃的時候,我們可以種出玫瑰、種出大樹。”


提升產能是賀曉曦認為目前脱口秀產業要發展下去核心需要解決的問題,其中一個重要部分是維繫人才體系的持續產出。


2017年起,笑果成立笑友文化,開始整合各個城市脱口秀俱樂部的線下資源,開拓線下市場,挖掘、培訓喜劇人才。三年來,新演員的數量正在不斷增加,大眾對供應端的需求也越來越大。笑果今年年初將線下的培訓和演出兩部分業務拆分,各自獨立,之前統一管理線下市場的史炎從今年開始專門負責培訓。


“演出和培訓兩條線的工作都越來越多,演出這邊在提升脱口秀作為一種文化消費產品的體驗,培訓除了解決供應鏈的問題,我們現在還在做企培。”賀曉曦説。


線上綜藝本身也成為吸引喜劇人才進入脱口秀行業的切口。目前活躍在北京笑果脱口秀線下演出的中腰部演員,很大一部分都告訴我,他們是受到2017年《脱口秀大會》的影響開始講開放麥的。他們資歷都在一到兩年不等,經歷4個月到8個月左右的舞台鍛鍊被笑果簽約,成為兼職或全職脱口秀演員,成為笑果線上引流線下、線下輸送線上閉環的一部分。


今年的《脱口秀大會》第二季採取的脱口秀競技形式,推出來很多以往活躍於線下的脱口秀演員,像豆豆、曉卉、王璐、楊笠,提供了一條線下土壤輸送到線上平台的一條演員上升路徑,在賀曉曦看來,這種模式將來會吸引更多人進入這個行業。


“喜劇人才稀缺這方面肯定比兩年前已經好了很多,但如果説到今年,這些脱口秀演員就足夠滿足市場了,那這個產業的天花板也太低了。這是一個好事,説明大眾對你這個事情是有熱情有需求的。我們要做的是不斷去開發產能,解決供應鏈的問題,讓這個產業裏面的生意可以越做越大。”賀曉曦説。


《脱口秀大會》第二季第五期開場選手豆豆


提升脱口秀產業產能的另一個難題,是如何保持線上線下生產高水平獨特喜劇內容的能力。


石介甫認為,脱口秀行業要發展下去,更難的是培養維繫一種喜劇人創作表演的氛圍。“喜劇人才的內容創作難在無法通過操作手冊、演員管理指導手冊這種東西去培養,公司管理的手不能也沒法伸得太長。整個過程實際上跟相聲培訓一樣,需要經受喜劇氛圍的薰陶。”


在賀曉曦看來,《脱口秀大會》第二季所採取的競技賽制會是一個好的驅動力。“節目在賽制和形式上做減法,是希望觀眾可以在看節目的時候更關注內容。內容是脱口秀演員表演的關鍵,只有好的內容,才會讓觀眾記住你。通過這樣激烈的賽制,也會促使脱口秀演員們不斷創造出好的內容。”


喜劇內容創作的另一條思路是不斷開發新的喜劇形式,形成對觀眾新的刺激。


去年年底,笑果推出新廠牌“噗哧SKETCH”,開始在線下演出嘗試sketch、漫才、即興等喜劇形式。《脱口秀大會》第二季也頻繁推出諸如雙人脱口秀、音樂脱口秀等新鮮的表演形式。第六期中,CY和王勉憑藉音樂脱口秀作品《你看不到我》拿下爆梗王,194票的成績創下節目開播以來最高紀錄。


同樣也是在去年,單立人完成A輪千萬級融資後,石介甫選擇將大部分資金投入喜劇研發,比如單立人這一年推出的sketch素描喜劇。“開發sketch的試錯成本相對於脱口秀還要更高,這一年走了一些彎路,但目前sketch的好評率很高,慢慢地會越來越好”石介甫説。


在線下消費生態的建立上,從去年笑果在上海開的噗哧HUB,到今年開張的上海自營場地笑果工廠和山羊GOAT,包括北京也陸續出現像42PLAY這樣打出“喜劇+美食”的脱口秀消費空間,將演出場地升級為喜劇消費場景,以脱口秀演出內容為核心驅動力,試圖帶動線下場景周邊消費,成為一種留存用户的方式。


上海的自營場地笑果工廠


目前笑果仍在觀察這種已有成效的商業模式,包括它的變現能力和體量的邊界,以及將其複製、形成產業化運營方案的可能性。


據賀曉曦介紹,像笑果工廠和山羊GOAT這樣的場地本來需要經營一年才能開始盈利,目前預計三個月就可以回本。但單個場地盈利的數字並沒有太大的意義,賀曉曦更看中的笑果工廠和山羊GOAT的經營模式對開拓新的產業性方案的戰略性意義。“這一套模型目前在笑果跑得很好,但我們覺得它還沒有跑到終極形態。”


“我們不把演出理解為一個單純的演出,我們更希望提供一個空間,以內容引流,滿足年輕人尋找同類人標籤並在空間內進行文化消費的核心需求,我們把它叫做‘喜劇可以連接一切’。”賀曉曦説。


在石介甫看來,他期待看到脱口秀有一天能像相聲一樣,成為人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你們年輕人現在還懂‘馬大哈’這個詞嗎?這是馬三立一段相聲來的。你看,就是這個東西,已經沉澱為大家的口頭語,變成了文化的一部分。我其實是在期待這個。”


賀曉曦同樣希望,脱口秀最終能成為人們的一種生活方式。“之前可能觀眾想到的娛樂方式會有看舞台劇、看演唱會,但現在可以想到去線下看一場脱口秀演出,這是影響到娛樂方式。包括上一季《吐槽大會》,吐槽是一種年輕的溝通方式,我們希望幽默的表達可以影響人們的溝通方式。”



©三聲原創內容 轉載請聯繫授權

 爆料或尋求報道加微信號:sanshengss333

  【商務合作加微信號:sansheng_kefu

點擊【下方圖片】 瞭解更多精彩文章
https://hk.wxwenku.com/d/2013355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