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説唱的「三年模擬」

三聲2019-09-10 16:32:09

👆本號引起極度舒適,建議星標一下

三年的時間,愛奇藝從中扮演的角色變化,在行業上是從“發掘者”轉型到“助推者”,在“選手”的主體上又從“助推者”變為“挖掘者”。這並不是野心的擴張或者收縮,而是在針對節目、平台、選手三者對行業的價值的思考轉變中,與説唱音樂這種音樂垂類一起,進行文化與商業兩種層面的方法論的探索、轉變與總結。


三年後,當選手和製作人在《中國新説唱》2019總決賽 的舞台上喊出“要讓中國説唱的路越走越寬”、“這不是一個人的比賽,而是中國説唱團體的盡情表演”時,我們可以看做是篳路藍縷後的階段性承接。在愛奇藝積極的搭建過後,中國説唱圈層也需要思考,在足夠多的探索與總結過後,終有一日脱離系列節目後的出路,或者,又遠未在這個節點可以概括。


作者 | 周亞波


三年後,中國説唱或許到了一個可以總結的節點。中國説唱又或許遠未到一個可以總結的節點。


三年前,GAI的一句“一往無前虎山行,撥開雲霧見光明,夢裏花開牡丹亭,幻象成真歌舞昇平”讓諸多旁觀者起了雞皮疙瘩,這也成為了愛奇藝《中國有嘻哈》這個節目現象級爆紅的一個註腳。


一時間,本被視作音樂垂類真人秀嘗試的《中國有嘻哈》不僅最大程度地捧紅了一眾選手,也被視作是“中國説唱文化”走向大眾的開端,更被愛奇藝生態內外的真人秀綜藝、尤其是垂類細分綜藝視作製作範本。


在被推向大眾後,中國説唱開始接受商業和文化兩個層面的審視。從《中國有嘻哈》走出的並列冠軍的路徑可見,作為説唱音樂的表現主體,“説唱歌手”們身上,既是包容性的產物,又帶有一定的危險性。在一度出現的風波當中,大眾對“説唱音樂”的總體認可度一度產生倒退。在這樣的語境下,愛奇藝未選擇退場,而是積極揚棄,主動變革。


節目名稱調整折射的,是愛奇藝從中扮演的角色變化。在行業上,愛奇藝從是從“發掘者”轉型到“助推者”,在“選手”的主體,愛奇藝又從“助推者”內化“挖掘者”。這並不是野心的擴張或者收縮,而是在針對節目、平台、選手三者對行業的價值的思考轉變中,與説唱音樂這種音樂垂類一起,進行文化與商業兩種層面的方法論的探索、轉變與總結。


“三年模擬”,在愛奇藝的持續努力背後,我們已有足夠的時間維度審視説唱音樂在諸多維度上的變化。


三年後,當選手和製作人在《中國新説唱》2019總決賽的舞台上喊出“要讓中國説唱的路越走越寬”、“這不是一個人的比賽,而是中國説唱團體的盡情表演”時,我們可以看做是篳路藍縷後的階段性承接。在愛奇藝積極的搭建過後,中國説唱圈層也需要思考,在足夠多的探索與總結過後,終有一日脱離系列節目後的出路,或者,又遠未在這個節點可以概括。


01 | “新”説唱


在任何時候,我們都不應當放大一檔節目對一個行業,哪怕是垂類行業的助推力。但在這三年的愛奇藝與“中國説唱音樂”上,又形成了難以割裂的一個整體。


回到2017年乃至更往前的時間,當愛奇藝籌備、製作《中國有嘻哈》時,很多人包括行業內人士表達過擔憂,但《中國有嘻哈》仍然在人們的眼皮底下成功,乃至爆紅。


節目的成功來自多方面。從用户需求上,愛奇藝洞察到了年輕用户的需求變化,被視作舶來品的“説唱文化”圈層看似有限,但年輕一代對潮流文化的追求和情緒宣泄的需求卻又無限。歷史經驗來看,不論是70年代末美國街頭的濫觴,抑或是21世紀初由周杰倫、潘瑋柏們帶的華語音樂的形式切入,再加上羣眾娛樂需求的多元化趨向,都預示着這一“垂類”背後的廣闊市場。


在節目製作上,愛奇藝創新了製作模式,有效把握了“劇情類真人秀”與“音樂競賽單元”的平衡,愛奇藝高級副總裁陳偉在接受採訪時表示,《中國有嘻哈》節目素材的使用比例約為1400:1到2500:1,在這樣海量素材的前提下,剪輯團隊無需生造與套路,就能從本身就有無限荷爾蒙儲備的選手身上,找到破圈的利刃,也為此後的諸多垂類節目創造了範本。總製片人陳偉與總導演車澈為代表的製作團隊,也將內容製作能力與創新精神一直帶到了《中國新説唱》2019當中。



最初,這種從流量到話題度的、一般意義上“成功”的達成,也讓此前相對偏向於“圈地自萌”圈層產生了信心,曾經當過人氣選手VAVA半個月經紀人的設計師“@易燃1984”表示,圈內已經從“有人來洗劫你的文化”的擔心,變成了身價倍增演出爆滿的信心注入,但同時,“@易燃1984”也表示,要警惕“文化販子”對勝利果實的虎視眈眈:“打嘴炮的都爬開,如果你覺得我們值錢,先Show Me The Money!”


在這類自信的背景下,中國説唱音樂迎來了一波破圈期,品牌贊助幾何倍數級增長,音樂節邀請增多,LiveHouse門票上漲,這些,原本就是Rapper們“吃飯”的主要來源。


在更高級一級的商業化、更高的主流文化接納程度願景出現波折之際,作為爆發當口的行業“發掘者”和選手“助推者”,於事件無辜、於行業有責的愛奇藝並未喪氣,而是重新審視平台和節目在運營過程中的地位和作用。


從“有嘻哈”到“新説唱”的變化,既是愛奇藝下定決心進行內容揚棄,開始強化本土性的探索,也是其從文化大盤層面的敍事,到對音樂垂類體態的聚焦。


02 | 多元承載


從形式上看,如果兩季《中國新説唱》要完全沿襲第一季《中國有嘻哈》的路數,用行業的基本邏輯來判斷:既不可能,也無必要。


不論是形式上還是內容上,從2018年的《中國新説唱》開始,愛奇藝必須承接上方政策與下方觀眾審美兩方面的壓力,在求同存異中探索出一檔既要“全新”,又要沿襲成功經驗的路數,難度不可謂不大。


在涉及整個圈層的認知刷新中,“説唱文化”的真正精神內涵開始被髮掘,《中國新説唱》2019冠軍楊和蘇表示:“説唱並不是簡單的娛樂,它可以給周圍帶來很多能量,可以助力身邊環境的改善,這可以成為它成為主流文化的一個契機。我們需要用更大的眼光、更大的格局去看待這種音樂。”


在這一季節目中,《中國有嘻哈》當中就已經有足夠多戲份的“地方性”被放大,來自新疆的艾熱和那吾克熱包攬冠亞軍,一時間引起了人們對新疆説唱的關注。這樣關注,在客觀上加深了行業和大眾對“説唱音樂”的更深一步的理解,不同地域年輕人對説唱的喜愛被激發,在客觀上亦從對比中增加了其他地域廠牌的受關注度。


這一點,確實可以成為説唱音樂在中國的落腳點,不論是民族還是方言,抑或是地域本身的風情和特色,都是十足的“中國説唱”可以呈現的內涵變遷,也讓説唱所倡導的“多元化”精神真正得以在中國土壤落地的同時,在形式上得到了充分的外擴。


另一方面,“多元承載”也不僅體現在音樂內容的體現上,也體現在“説唱音樂”作為工具的外延。


也正是在2018年起,《中國有嘻哈》的選手開始在他處開花結果。例如,從《偶像練習生》裏的小鬼、朱星傑,到《創造101》裏的yamy、強東玥,再到《以團之名》的周藝軒,在參加這類偶像團體類選秀綜藝時,都會或多或少地用“參加過《中國有嘻哈》”的履歷來證明他們的RAP水平,也在另一層面上更新着人們對Rapper的印象:它可以是地下車庫中的文化空間,也可以是偶像團體和粉絲經濟中的形式承載。至此,愛奇藝也開始愈發注意兩季《中國新説唱》賦予的“挖掘説唱新人”的職能。


此外,説唱文化作為潮流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成為了《中國新説唱》系列節目的受益方。北京Decades潮流集合店合夥人之一劉闖在接受採訪時表示,《中國新説唱》對整個潮流產業都有很大的推動型作用。一方面,年輕的消費者開始認同一些消費品牌,認同其文化,也認同其商業價值;另一方面,節目所帶來的資本方面的關注,也能成為潮流文化的發展的一大助力因素。


03 | 階段總結


“最可怕的是,他才20歲。”眼看着自己戰隊的獨苗新秀(季正寧)不得不在總決賽舞台率先離場,名次鎖定第四,張震嶽和MC Hotdog在感慨中有帶着希望,“真的是前途無量。”


張震嶽和MC Hotdog回顧了他們的心路歷程:當新秀成為戰隊獨苗時,內心的第一反應本來是“完了”,但最後,又彷彿“是新秀在拖着我們向前走”。話語間,滿是OG對“Z世代”搶班奪權的語重心長。


離場時,新秀的眼神是複雜的。有遺憾,有灑脱,既有少年老成的剛毅,也有稚氣未脱的俏皮。約一個小時的節目過後,再看楊和蘇奪冠時,他不被人察覺的一刻微笑,又是他三年來努力的一個回饋,以及對美好未來的憧憬。



這一切,似乎都可以成為《中國新説唱》從《中國有嘻哈》走到今天的一個剪影。


有人調侃説,這個節目從第一季的“我被淘汰了,導師(製作人)什麼都不懂”,變成了“我被淘汰了,都是我不行。”對一些人來説,這是節目叛逆性的下降與調性的平穩過度,但實際上,這反應出了行業的階段性成熟,圈層的態度從“洗劫文化”的擔心,轉向對商業化的主動擁抱。唯有如此,説唱這一在中國仍未達到大眾接受程度飽和點的音樂形式,才會有更加成熟穩定、長期運轉。


也正是在愛奇藝的三季節目後,説唱的主流程度大大提高,説唱歌手也日漸得到大眾喜愛,2019年暑期檔電影中,GAI和bridge分別唱了《哪吒》和《鋌而走險》的主題曲,就是一個側面的寫照。從愛奇藝三檔節目中走出的選手,在歌曲接受度和普及度、商業價值、大眾關注度和喜愛度等方面,都達到了長遠的發展。


有人擔憂,《中國有嘻哈》的爆紅在先,後兩季《中國新説唱》能否在保持創新的同時,有足夠的熱度。透過播放量和覆蓋人羣的數據,愛奇藝的回答是合格的:在有了第一年將圈層文化“發掘”到台前的經驗後,愛奇藝轉向了行業的可持續發展的推動層面;而在選手上,也就是行業中最重要的“人這一主體”上,節目在“推人”之後説唱演出市場的繁榮,也離不開愛奇藝系列節目的助推。


最後,在持續的曝光度提供下,愛奇藝客觀上成為了新人挖掘者。事實上,在《中國有嘻哈》後,從演出、DJ培訓,PARTY MC培訓,乃至説唱生活節在全國不同的城市開始落地,從下到上的階梯級生態開始形成。市場也進入了:“節目提供熱度,從業人員能靠説唱生活,作品質量提升,生態鏈完整,新人加入,熱度繼續升高”的正向循環。


正如《中國新説唱》2019總冠軍楊和蘇所言,Rapper們會羨慕圈層中位列最頂層的人,這並不僅僅因為他們“能夠賺更多的錢”,而是擁有更高的舞台和話語權。舞台的層級給Rapper們充分的想想空間,而愛奇藝也給予了這樣的舞台層級,8月30日,愛奇藝“互動視頻”形式在《中國新説唱》2019中出現,在黃旭的幫唱嘉賓中,愛奇藝選擇了互動的形式讓觀眾去“選擇”,乃至產生“支線劇情”。雖然不影響最終結果,體現了節目在其內容矩陣中的分量。


在三年的運行過程中,愛奇藝在內搭建了自己的青年潮流文化矩陣,又通過形式技術的創新,逐漸在其中扮演着生態和舞台搭建者的角色。一檔綜藝總有生命週期,這樣角色任務的完成,也有利於中國説唱往下一步的運行與進化。



當微微發福的歐陽靖出現在了《中國新説唱》2019冠軍之夜的開場,臉上變多的微笑,折射着三年來愛藝奇與中國説唱一起成長的成果。這一次,歐陽靖再問 “你們愛嘻哈嗎”,已非當年之景,在與100個Rapper共同上台的盛況下,在歌詞和表現形式中,對中國説唱未來的希冀再次被呈現。


三年過後,中國説唱遠未抵達終點。



©三聲原創內容 轉載請聯繫授權

 爆料或尋求報道加微信號:sanshengss333

  【商務合作加微信號:sansheng_kefu

點擊【下方圖片】 瞭解更多精彩文章
文章已於修改
https://hk.wxwenku.com/d/2013355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