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季男孩戀愛176天后患病,自己照顧自己,16歲女友掙錢救他

乙圖2019-09-10 15:59:50

請點擊上方的藍色乙圖關注我們喲!


人總有哭泣的時候,但是現在我要堅強,要學會忍耐,我想和我心愛的人在一起,想早點回歸健康,我要為我愛的人而努力活下去。我想快點好起來,好去照顧琪琪,而不是她來照顧我。我叫文雄輝,今年16歲,在讀職中,老家在廣東鶴山,現在住在佛山高明。圖為琪琪在醫院照顧我。


2019年1月1日對於我來説是一生中最難忘的日子,我見到了我最喜歡的那個女孩。第一次見她,我的心像小鹿一樣亂跳,被她的美麗和甜甜的笑容吸引,這或許就是一見鍾情吧。書上説愛情必須是雙方互相尊重,信任和忠誠,缺一不可,愛情要有儀式感,我的戀愛就這麼悄悄開始了。圖為我和琪琪剛剛認識的時候。


1月25日是琪琪生日,那天,我想給她一個驚喜,訂了蛋糕,買了鮮花,挑選了一個粉紅包給她作生日禮物,還買了她喜歡的小零食。她收到禮物,很意外,很高興。看着她開心的樣子,我多渴望每天和她在一起。圖為我送給琪琪的生日蛋糕。


2019年寒假,琪琪回廣東茂名老家,她給我發來微信説:“想我了”。看見微信後我馬上從高明乘坐大巴車去茂名找她,她見到我的那一刻興奮地給了我一個擁抱。我和琪琪開心的事情還有很多:她會切好水果然後偷偷帶出來給我吃;她會和我一起做飯,做可樂雞翅、炸薯條給我吃;她還給我準備了小禮物……我倆有了可愛的相稱:“豬爸豬媽”。圖為我給琪琪準備的禮物。


有一次我們去看電影《一吻定情》,她的淚水從臉頰慢慢滑落,我好心疼,幫她輕輕擦掉淚水,覺得她就是我這一輩子想呵護的人。2019年5月份我感冒發燒了,琪琪無微不至地照顧我,為我蓋被子,陪伴着我一直到退燒。那時候我感覺自己是這世上最幸福的人。圖為醫院裏,我幫琪琪輕輕擦掉淚水。


然而這甜蜜而浪漫的日子僅僅持續了176天,厄運就降臨了。6月26日,我的頭很暈,全身沒有力氣,身上出現很多小紅點,去高明醫院檢查,醫生建議轉廣州檢查。7月1日,我來到廣州珠江醫院住院做骨穿檢查,第二天就確診,看到診斷書上寫着:“文雄輝,16歲,急性T淋巴細胞白血病。”我嚇哭了,上網查了白血病的相關信息,我好害怕,怕再也見不到我心愛的人了。圖為我在醫院接受穿刺檢查。


當我泣不成聲打電話將消息告訴琪琪時,她掛上電話馬上從高明到廣州來看我。琪琪説剛好放暑假,她説要賺錢給我補充營養買好吃的,籌錢給我看病,我激動地哭了。因為年齡太小,她在廣州找不到暑假工,7月中旬終於在高明的一家飲食店找到了一份暑期工,做服務員,一個月收入2200元。圖為琪琪在飲食店做服務員。


這是琪琪第一次工作,每天工作8小時,做豬腸粉,端菜,收拾餐桌等,她工作不怕苦不怕累,勤勤懇懇。以前的她是那麼的天真爛漫,如今為了我而默默地付出和犧牲,我既感動又自責。圖為琪琪在飲食店做服務員。


我的姐姐7月初剛生了孩子,如今在家坐月子,所以媽媽去她家照顧剛出生不久的小寶寶,父親每天賣涼茶賺錢給我治病。為此,父親經常在高明涼茶店和廣州醫院兩地跑,要兼顧賺錢又要到醫院交各項費用,常常到醫院看完我趕最後一趟車回高明。看到他一夜之間頭髮白了很多,我知道父親每天忙忙碌碌,只為了更好地成為我最堅實的保護。圖為父親在高明的涼茶店。


我的病確診後即開展化療,我一個人在醫院自己照顧自己。經歷了第一期化療,就花了9萬多。醫生説我的白血病先化療後期要做骨髓移植手術,至少還得50萬,因為沒有買醫保,家裏沒有能力負擔後續的治療費。圖為在醫院裏,都是我自己照顧自己。


7月23日,因為沒錢治療我只能隨父親出院,回家用中草藥治療。爸媽把我帶回老家廣東鶴山老家見所有的親戚朋友,我感覺是在告別。我不知道以後還有沒有機會回到老家,還有沒有機會見到他們。每想到這些,我的淚就控制不住。圖為住院的時候,琪琪偶爾會到醫院來陪我,讓我感到温暖。


我不是在最好的時光遇見你,遇見你是我最美好的時光。因為沒錢,我想着放棄治療,但是我不想和我心愛的人分離,我多陪陪養我的父母,想着開開心心地和親友快樂地度過每一天。相遇總有分別,也許我在琪琪的生命裏只是一個匆匆的過客,我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和我心愛的人在一起。圖為在醫院治療的我。(乙圖)原創作品,未經授權,嚴禁任何形式轉載,侵權必究!



如果您願意幫孩子,可將此二維碼保存至手機相冊,打開微信“掃一掃”,從相冊中選取二維碼進行識別,即可獻出你的愛心,完成捐助。該項目由中華少年兒童善救助基金會9958兒童緊急救助中心發起,善款由發起方直接資助受助人進行治療,並對治療情況和資金流向進行公示。詳細請關注捐款平台動態。監督電話:400-006-9958。


更多故事,請關注“乙圖”微信公眾號(yi_photos),歡迎提供線索:[email protected]





https://hk.wxwenku.com/d/201335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