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年後,又和男神相逢在九月

桃桃淘電影2019-09-10 15:46:11

就在本週五,大家的男神木村拓哉的新片《檢察方的罪人》就要正式上映。


而他上一次出現在內地的大銀幕上還要回溯到十五年前的《2046》。


螞蟻競走了十年了,誰能想到在銀幕上再見木村拓哉一面要等上十五年呢?


木村拓哉的粉,真的太難了。

《2046》中的木村拓哉


雖然如今,“男神”已經從專有名詞,變成了一種稱呼。但於許多人而言,“男神”就是特指木村拓哉。


在木村拓哉16歲的女兒木村光希都已經上過幾波熱搜之後,再去驗證木村大神於日本藝能圈是怎樣BUG級別的存在,好像也沒什麼必要。


去年底,木村大神開通了微博。



當時,愛了木村拓哉許多年的“小豬”羅志祥就像個普通迷弟一樣,因為“名字居然跟我的偶像放在一起”而激動到不行。


不到一年的的時間裏,木村拓哉的微博粉絲就已經超過160萬。


他在微博説的幾乎全都是他的日常生活,健身、遛狗、吃飯……配上簡短温暖的中文。

全然是人間煙火的平淡與一些似乎微不足道的歡樂,就像個普通人一樣。


好像,他並不是一個萬眾矚目的明星,不是無數人的偶像,也不是從平成年代火到現在的傳奇。


但實際上,從1991年出道至今,於時代而言,木村拓哉已經成為某種標誌,甚至是一種現象。


年輕時的木村拓哉,真的很帥。



無論是短髮、長髮甚至女裝,都美得不像話。




帥到,化粧品牌找他拍口紅廣告,口紅大賣不説,就連木村拓哉的海報都會不斷被粉絲偷走。



而他本人,卻是完全不把自己的帥氣和偶像身份當回事。


在綜藝節目上,搞怪、扮醜甚至是講黃段子,沒有任何偶像包袱。


就連在演唱會上,突然公開婚訊這樣被日本偶像視為“大忌”的事情,他也毫不猶豫地去做。

2000年,演唱會開場前,木村拓哉告訴台下的粉絲:我這次要結婚了!


即便,之後就面臨着被經紀公司雪藏的懲罰。


關鍵是,木村拓哉的“不按常規出牌”並沒有影響到他的人氣。


當然,這首先是因為木村拓哉過硬的業務能力:長着偶像臉的他,還是個紮紮實實的演技派。


木村拓哉是日劇學院賞最佳男主角獲獎次數的紀錄保持者。截至目前,一共是十次。

憑藉《律政英雄2014》,木村大神第十次拿到日劇學院賞的最佳男主角


而在1970年以來的日劇收視排名前十的劇集中,有六部是木村拓哉主演的。甚至還因此產生了奇妙的“木村拓哉效應”:


他演的角色職業是什麼,什麼職業就會成為大熱門。


《律政英雄》裏,他飾演檢察官久利生公平,結果檢察官就取代律師成為日本法學生畢業後的首選工作。


《律政英雄》還是日劇史上第一部單集收視均超過30%的劇集



2003年的《空中情緣》中,木村飾演飛行員。劇集播出後,日本各大航空公司就收到大量求職信,就連全日航空的股票都跟着大漲。

《空中情緣》劇照


2008年,木村在《變革》中做了日本史上最年輕的首相。次年,日本大選時,投票率就創造歷史最高紀錄。

《變革》劇照


也是在《變革》的最後一集,木村飾演的首相朝倉啟太有一段時長二十多分鐘的演講。

在這個一鏡到底的演講段落中,木村拓哉沒有使用提詞板,也沒有NG,而是一氣呵成地順利完成。整段表演中,他的情感和表達層層遞進,節奏把握得恰到好處。

就是在看過木村的這段戲之後,我的唯一擔心的是,他接下來要怎麼突破自己。


但就像木村大神創作的紀錄,只能由他自己打破一樣。他作為演員的突破,也總讓人難以預料。


新片《檢察方的罪人》中,演遍了各行各業的木村大神,再度出演了一個檢察官。


作為一部犯罪懸疑類型片,影片去年在日本上映後,最終拿下29.6億日元的票房,位列2018年本土影片票房第9名。


卡司陣容上,除了木村拓哉,另一位主演則是與他同屬傑尼斯事務所的二宮和也。

《檢察方的罪人》也就成為兩代男神實現首次合作的契機。


二宮和也曾表示,拍攝過程中,木村拓哉會給他發郵件,鼓勵他放開去演,“面對前輩這樣的鼓勵,真的是讓我不得不好好去演呀。”


二宮和也最終也憑藉本片獲得了日本電影學院獎最佳男配角的提名。


兩代男神的同台飆戲,也成為《檢察方的罪人》的一大看點。



無論是木村拓哉還是二宮和也,他們的表演的高明之處就在於:他們在進入表演時,就不會在意自己的長相

觀眾最初或許會被他們的外貌吸引,但還是會被他們的表演帶入到角色和故事裏,甚至於忘記了他們的美貌。


《檢察方的罪人》就是這種情況。


《檢察方的罪人》改編自作家雫井脩介2013年發行的同名小説,原著本身就是典型的社會派風格小説。


導演原田真人(《關原之戰》《記我的母親》)完整保留了原著對於社會現實的關注,而木村拓哉飾演的最上毅也成為承載這個故事複雜性的關鍵人物。


《檢察方的罪人》中,木村拓哉飾演的檢察官最上毅被新人檢察官衝野啟一郎(二宮和也 飾)視為榜樣。

當衝野終於進入東京地方檢察廳刑警部,與最上開始共事,一個案件的出現,卻讓二人的關係發生了前所未有的變化。


案件中,一對夫婦被殘忍殺害。而曾經有過前科的鬆倉重生(酒向芳 飾)則成為被重點關注的嫌疑人之一。


同時,鬆倉還是一起“少女被殺案”的嫌疑人,但因為證據不足,最終沒有被定罪。



二十多年前的“少女被殺案”已經過了追訴期,最上則希望藉由“夫婦謀殺案”將鬆倉定罪並繩之以法。


在最上開始執着於他所認知的正義之後,《檢察方的罪人》的故事,也開始朝着另一個方向進展。


相比於劇集《律政英雄》中擁有強烈正義感的檢察官久利生公平,木村拓哉在《檢察方的罪人》中飾演最上毅,顯然更加複雜,也更具有現實性。


最上曾經以導師的口吻,告誡衝野:作為檢察官,要有查出事件真相的強大信念。

“執着於自己的正義、自己的故事情節的檢察官,會墮落為罪犯。


但最上自己卻還是沒有逃脱“與惡龍纏鬥過久,自身亦成為惡龍”的詛咒。

因為迫切地想要將鬆倉繩之以法,最上不僅使用了非正常的調查手段,甚至還採取了非正常的行動。


在案件結果沒有明確之前,他先是安排衝野與橘沙穗(吉高由裏子 飾)以認定鬆倉就是殺人兇手的前提,對他進行提審。


而在案件出現了其他更接近真相的線索時,最上不僅沒有去揭示真相,反而去掩蓋和矇蔽真相。


他這麼做,就是為了讓他認定的犯罪分子鬆倉接受法律的制裁。


但實際上,最上卻是讓鬆倉在為他沒有犯過的罪行接受懲罰。



雖然是犯罪懸疑類電影,《檢察方的罪人》並不算是常規意義上的強情節作品。


很明顯的一點是,影片並沒有把“誰是殺人案件兇手”當做謎底藏到最後。


因為,在這個故事中,檢察官們面臨的難題不是如何找出事件的真相,而是如何面對事件的真相。


簡單説來,擺在最上和衝野面前的題目是:如果曾經有過殺人前科的鬆倉這次不是兇手,你會怎麼辦


最上選擇了讓鬆倉再次“成為”兇手。為了給鬆倉定罪,他不惜採用逼供、誣陷、栽贓等手段,只為將他送進監獄。


而衝野在瞭解到鬆倉可能被誣陷之後,辭去了檢察官工作,甚至開始與鬆倉的辯護律師合作,來證明他沒有殺害那對夫婦。


如果用法律術語來説明的話,最上選擇了結果正義,而衝野則選擇了程序正義。


再簡單一點説,最上要的,是用盡各種辦法,將一個可能的殺人犯繩之以法,來實現他認定的正義。


而衝野想要的不僅是正義得到實現,而且是以人們看得見的方式加以實現。

最上和衝野對於正義的不同理解和認知,乃至他們為了得到各自認知的正義所做出的舉動,與現實中的你我也並不遙遠。

比如,在關於“無差別殺人事件”的新聞報道評論區裏,有人會大聲疾呼判罪犯死刑,有人在追問罪犯為什麼會殺人,有人則感慨“這個世界怎麼了”。

單純從個人表達的角度出發,這些觀點都無可厚非。

所有的這些表達的本質都是對正義的渴求,但無論是他們表達的視角,還是表達的方式,都大不相同。


而《檢察方的罪人》也不是在論證結果正義與程序正義孰優孰劣,它只是展示了這兩種選擇可能面臨的後果。


在此過程中,影片不遺餘力地展現了日本司法制度的諸多方面。


《檢察方的罪人》不追求快節奏的情節和劇情推動。


它反而把更多時間用在細節處理上,以慢節奏、循序漸進的方式,去營造故事無限趨近現實的真實感。


電影中,前後有兩場審訊戲。


其中一場是衝野在審訊黑市商人諏訪部利成(鬆重豐 飾)。面對衝野的審訊,諏訪部始終守口如瓶,拒不承認罪行,最後也只能被釋放。

諏訪部在接受審訊時,往往答非所問,但卻靠着這種方式逃脱了牢獄之災


而衝野在審訊殺人嫌疑犯鬆倉時,則採取了另一種高壓式的審訊方式,使得鬆倉精神幾乎瀕臨崩潰。


因為有了這兩場審訊戲,程序正義與結果正義的區別也就顯而易見——


即便是已經明確知道鬆倉是個有過殺人前科的嫌疑犯,衝野審訊鬆倉的方式,也明確展示出,獨立個體在權力機關面前的渺小和微不足道。


換句話説,如果“惡人”鬆倉無法與權力機關的誣告抗衡,那麼換一個人,結果還是一樣。

就像劇中的橘莎穗説的那樣,“許多冤案,就是這麼來的。”

一個人可以對選擇程序正義還是結果正義持保留觀點,但對於權力機關來説,它只有程序正義一個選項。


再回到複雜的現實世界來看,即使是堅持程序正義,也很難改變所有的非正義。

影片最後,鬆倉終於洗脱了殺害老年夫婦的嫌疑。

他見到衝野之後的第一反應不是感謝,而是矢口否認他曾經殺害了一個16歲的少女。

在此之前,鬆倉曾在審訊室裏以炫耀的方式,詳細複述了他殺害那位少女的過程。

他殺過人,但按照程序正義,法律卻不能將他繩之以法。


鬆倉未來會不會繼續犯罪,我們不得而知。


毫無疑問的是,程序正義,也依然無法實現所有法律應允的正義。


對最上和衝野而言,他們當中,沒有誰是真正的勝利者。從他們的遺憾和挫敗中,我們看到的是,人的複雜、矛盾、渺小、無奈。


日本導演小津安二郎曾經説過,“所謂電影,拼的就是一個餘味。”


而《檢察方的罪人》留給我們餘味,沉重又深遠。


像電影中的衝野一樣,繼續向前,繼續追尋真相,大概就是現實中的我們去理解這種餘味的最好辦法。

也因為有衝野這樣不放棄的人,我也相信,追尋真相的道路並不孤單。

這也正是《檢察方的罪人》給予觀眾,最為珍貴的一種安慰吧。


本文圖片來自網絡。
https://hk.wxwenku.com/d/2013349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