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歲的李安,變了嗎?

桃桃淘電影2019-09-10 15:46:06

李安變了嗎?


相信這個問題,也是很多人想要問的,尤其是對於近十年的李安。


印象中的李安似乎永遠是那個温柔細膩的家庭劇大師。很懂得表現中西方文化差異、也很擅長於拍攝生活、情感與倫理。從最早的家庭三部曲推手》《喜宴》《飲食男女》,到此後的幾部代表作都是如此。


但,從《少年派的奇幻漂流》開始,李安似乎越來越不那麼“李安”了。


《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從《少年派》到《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我們看到的關鍵詞,往往都是——

改變。


破。


革新。


無論是對電影技術、對工業層面的推進,還是對類型、對題材的探索,李安的新作都越來越不按常理出牌了。


1954年出生的李安,今年已經65歲了。


《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


大多數的名導演,人到老來,技法越發純熟,作品也更加四平八穩和圓滑。李安卻完全不同。他從來不會自我重複,甚至於每一部新作都仍然像是一場豪賭。

這種不確定性是多麼的可貴啊。


對於這樣一位業界良心導演,我們秉承着“拍什麼看什麼”的態度,每一部新作肯定都是要五星級期待的。


而他最新的電影,與威爾·史密斯合作的《雙子殺手》,確實也要來了。目前國內已經定檔1018,只比美國晚一週哦,非常良心了。



最早看到“李安 X 威爾·史密斯”這個組合,就已經滿滿期待了。


當然,威爾·史密斯也算是如願以償了。畢竟早在2013年,他已經在台北喊話李安:“快點合作吧,不然我都要老了。”


威爾·史密斯在《重返地球》台北記者會


威爾·史密斯有沒有老呢?並沒有。


今年的威爾·史密斯很忙。我們先在《阿拉丁》裏領略了一把他驚人的、化腐朽為神奇的喜劇天賦。



又在沒有他就黯然失色的《黑衣人》裏懷舊了一把這位動作巨星。



所以,也更期待他在《雙子殺手》裏的表現了,嘻嘻。


畢竟,除了李安的金字招牌之外,這部電影確實也給了他很大的發揮空間。——影片所講述的,可是“50多歲和20多歲的威爾·史密斯對打”的故事。



50多歲的威爾·史密斯扮演的是一位即將退休的美國國防情報局特工,突然遭到一名神祕殺手的追殺,而且對方意外地棘手。



接下來他發現,這個人竟然就是20多歲的自己。



説實話,在預告片中第一次看到年輕版的威爾·史密斯時,我真的非常震驚。


因為,實在是太。真。實。了。


大家稍微對比一下,下面是1996年的《獨立日》。



是不是,根本就毫無區別啊!!


看到這一幕,最直觀的感覺就是,震撼,神奇。好像電影技術真的跨越時間的桎梏,突破了某種不可能,讓一個人可以在銀幕上返老還童。


當然,“減齡”是好萊塢電影常見的魔法,早在《本傑明·巴頓奇事》中,我們就曾經為之驚歎。化粧和後期特效、磨皮,讓時年45歲的皮特容光煥發、俊美如少年。



時間線龐大的漫威電影裏,讓角色變年輕也是家常便飯。今年初的《驚奇隊長》裏,讓塞繆爾·傑克遜變年輕,需要在他整張臉上都鋪滿綠色的倒模,之後模具成型,才有了年輕的神盾局長。


當然,本質上似乎還是磨皮和“皺紋消除”


即使如此,為什麼還是會本能地對《雙子殺手》感到驚歎呢?


一方面,其他電影裏的減齡角色大多隻是彩蛋式的存在,出來打打醬油就完事;而《雙子殺手》卻是妥妥的“雙男主”,20多歲的威爾·史密斯戲份不要太多。


另一方面,這個角色本身層次感也很豐富,有打鬥戲、也有揭露情感的內心戲,對於人物的動作、神態等等都有很高的要求。但從預告片裏看來……嗯,還能説啥呢?就是“真實”啊。



哭戲也是真的很動人了。


也蒐集了一些資料,很明顯,李安在《雙子殺手》中運用的這項技術,確實是非常具有開創性的。


影片使用了“CG技術+動態捕捉技術”。這是什麼意思呢?就是説,“20多歲的威爾·史密斯”,是一個100%用特效製作出來的人物,而不是在任何人身上做簡單的面部置換。


當今的好萊塢,用“CG+動態捕捉”來製作人或者動物都不是新鮮事了,七月份上映的《獅子王》就狠狠秀了一把。


但是,用這項技術來為整部電影創造出一個真正的人類,而非虛擬角色;甚至於,這個人類也不是別人,而是全世界上最有名的演員之一,這實在是頭一次了。



好吧,看到這裏,估計你會和我一樣,心想,“等等!李安又回去拍商業片嗎?”


乍一看《雙子殺手》,確實也會覺得比較吃驚。預告片裏既有很強的特工動作元素,動作設計得非常炸裂、酷炫;又是以“兩個威爾·史密斯”的超神特效為賣點。


但是,稍微轉頭想想就會發現,哪裏有那麼簡單啊。



之前看《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的時候就感慨過,很多事情,是隻能李安去做的,只有他擁有這樣的江湖地位和資源;但是很多事情,也是隻有李安願意去做的。


放眼望去,似乎也只有他還有這樣的耐心和堅持,去推動技術的發展,去開拓電影工業的可能性,甚至於,像一些評論裏所説的,“讓我們窺見了電影製作的未來。



更難能可貴的是,李安為什麼要這樣做呢,他並不是一個技術狂魔啊。


恰恰相反,在他的電影裏,技術一直都是為故事、為人物、為他的表達服務的。


只是,他清楚地知道,更好的技術,才是更好的工具,才能讓這個故事更加“真實”。但是表達,始終才是他最核心的內容。


好比説,《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最讓人目眩神迷的,當然是太平洋如幻象一般的奇觀、是漂流海上瑰麗的寓言。



可是,為什麼要這麼大費周章地講一個“奇幻冒險”的故事呢?


因為男主角是一個生於印度並且同時信仰基督教、伊斯蘭教和印度教的少年;宗教和信仰,是男主角理解和解釋這個世界的方式。


藉由“幻象”,這種形式才能讓我們無限走進他的內心。


而這個故事的本核,其實只是這個少年的成長:少年和猛虎的兩重人格,人性和獸性的撕扯、馴服與和解,才是影片真正試圖探討的。



《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同樣如此。


太多人都在討論120幀有多麼高清、多麼亮、多麼顯微鏡一般真實;可是,拋開120幀4K的體驗,為什麼要看得這麼清楚?


依然因為,這是一部關於人、關於男孩的成長的電影。


19歲的技術兵、年輕的戰地英雄,這是一個被世界無限臉譜化、被媒體過度放大光環的人。誰關心他真的在想什麼呢?


李安關心。



120幀讓我們可以更看清比利·林恩的臉、看清比利·林恩的戰地回憶;但李安真正想要我們看到的,還是他的所思所想,是他的內心。


19歲的比利·林恩,在他人生最重要的一個節點,在現實和回憶之間、在美國秀和伊拉克戰爭之間做選擇。他看到的一切,我們看到的一切,都是他內心的撕扯。


這並不是一部戰爭片。影片在探索的,依然是他的選擇和成長。



回到《雙子殺手》,你會發現,這幾部電影的視角簡直是驚人地相似:

少年派與猛虎,戰場上和戰場下的比利·林恩,其實都是“自我”的不同人格、都是“新我”與“故我”的對抗。


而現在,這一切變得更加直觀了。沒有隱喻,也沒有不同時空的平行剪輯,他將50多歲和20多歲的威爾·史密斯,都搬到了鏡頭前,讓他們進行不死不休的角逐。


拋開所有特工、槍戰、動作的噱頭,這部電影用一種最直接的方式,來展現出“我和我的對決”


所以,為什麼20多歲的威爾·史密斯要那麼真實呢?


因為,在那一刻,我們的眼睛也是男主角的眼睛。我們看到的是威爾·史密斯的過去,而威爾·史密斯看到的則是某一部分的自我。


那種驚訝、震撼和困惑,是觀眾和主角直觀又共同的情緒。



雖然還沒有看過影片,但從目前的情況來看,實在也是非常期待李安會如何詮釋這樣一個“中年男人的成長”的故事了。


因為,在《雙子殺手》裏,這種自我的困境,似乎又被拉到了某種矛盾的最高峯。


少年派與猛虎,戰場和日常生活,這背後聽起來總有某種價值判斷,有某種文明與野蠻、勇敢與殘忍的撕扯。


但在《雙子殺手》中,卻並不存在這種明顯的二元對立:20多歲與50多歲的“我”都是殺手,都是最頂尖、最完美的獵人。



同樣是“新我”與“故我”,他們之間卻並無對錯,只是一個年輕氣盛,一個已打算金盆洗手。


誰能從“我”的手中拯救“我自己”?


需要被拯救的,到底是20多歲的“我”,還是50多歲的“我”?


在這個故事裏,到底誰是獵人,誰是獵物?誰是救贖者,誰是被救贖的人?


太多的疑問需要解答了,也迫不及待地想要看到這部電影。但只有一件事是確定的:


李安還是李安。

李安從來沒有變,他值得所有的敬意。

我們也迫不及待想要看到他的新一次挑戰。

來吧!


本文圖片來自網絡
https://hk.wxwenku.com/d/2013349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