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次,雷軍能贏董明珠10個億嗎?

長江商業評論2019-09-10 14:58:21




世界發生的巨大變化,往往是在不經意之間。而一個在當時看起來鼎盛不可匹敵的個人或組織,更容易忽視世界正在到來,或者即將到來的變化。這種變化,有的時候會成為巨大的危機。


大清王朝在立國之後的幾百年時間裏一直沒遇到強敵。就比如,像準噶爾地區的蒙古人,西藏地區的藏民,都不是對手。


而且,那時候的清朝還有個自信的乾隆皇帝,他覺着自己啥事兒都能幹,也就是所謂的“十全武功”,在思想上也要統一。所以,乾隆發動了文字獄,國內思想界沒人敢出聲,更別提學習國外了。


明朝的時候利瑪竇已經把世界地圖和地球儀帶到中國了,可200年後,當英國派使者來廣州通商的時候,廣州官員都不知道世界上居然還有個英國,自個兒還納悶呢!怎麼這個國家就從來沒來進過貢呢?


任何一個組織,現在的強大不代表明天依然能夠強大。如果企業的引領者不能準確把握明天,很有可能跟當時的清朝一樣,沉醉在天朝上國的美夢之中。面對未來和外部世界的巨大變化卻毫無感覺。


1、五年前的十億賭約小米輸了,下一個五年呢?


最近,董明珠在北京表示,六年前跟雷軍的10億賭約已經結束了,結果大家都知道了。董明珠説,10個億我不要了,還想再跟雷軍賭5年。


對此,雷軍迴應稱:我覺得可以試一下。


2013年12月12日,董明珠和雷軍在CCTV第十四屆中國經濟年度人物評選頒獎現場當場對賭,看五年之後誰家的營業額高。


當時雷軍提出,如果小米的營業額擊敗格力,“董總輸我一塊錢就行了”。但董明珠立即表示不服:“第一,我告訴你不可能;第二,要賭就不是一塊錢,我跟你賭10個億。”


雷軍隨即反擊:“我們是中國創造,你們是中國製造,所以10億人民幣我們必勝。”他還請現場來頒獎的馬雲做擔保。



不過,雷軍還是輸了。根據各自的年報,2018年,小米集團實現總收入1749.15億元,格力電器實現總收入1981.23億元。


在過去這五年裏,兩人就這個10億元賭約多次隔空放狠話。


2013年,雷軍在接受《人物》雜誌專訪時稱“格力必輸無疑”,2014年接受央視《對話》欄目專訪時進一步表示“再過一、兩年格力就輸了”。


董明珠也不甘示弱。2014年她在全國兩會上稱,“5年後,他會輸給我10億元,我有百分之百的把握”;2017年,董明珠在上交會開幕論壇上又説:“明年就要見分曉了,沒問題,我已經認定過了,沒問題!”


去年12月2日,在出席中國企業領袖年會期間,董明珠更是單方面宣佈格力已經勝出。當時董明珠還表示,與雷軍的賭局本身並沒有什麼意義,兩者不具備可比性。因為格力是做實體經濟的,而小米是做互聯網的,屬於輕資產。


好了,董明珠贏了上一局,這次再次喊話,雷軍的迴應似乎有些底氣不足。


但是,從當前的發展速度來看,小米似乎略勝一籌:雖然2018年收入低於格力電器,但同比增速高達52.6%,後者的年收入增速只有33.61%。


今年上半年,小米實現營收519.51億元,同比增長14.8%。而格力電器尚未發佈中報,按照日程,公司將於8月31日公佈2019年半年報。


不過,格力電器在今年一季度的收入表現令人相當失望,還不及去年全年增速的零頭,同比僅增長2.49%,為405.48億元。


五年之後,這兩家企業會怎麼樣?


2、除了空調業務之外,格力還能做什麼?


1985年,珠海經濟特區工業發展總公司在拱北一片荒地上靠10萬元辦起了冠雄塑膠廠。1987年總公司又辦了一個海利空調器廠。1988年,技術員出身的朱江洪辭去廣西百色礦山機械廠職務,調回家鄉珠海,出任了冠雄塑膠廠總經理。


1991年8月兩廠合併,建起格力空調器廠,當年11月18日格力空調器一期工程奠基,這個日子後來成為公司司慶日。


董明珠加入格力之後,格力的銷售業績幾乎呈幾何級增長:1991年,她與“師傅”兩人跑了300萬元業績;1992年,她獨自完成800萬元業績,佔公司銷售額1/8;1993年,她把個人業績做到5000萬元,佔公司銷售額1/6.......格力也隨着董明珠的成長日漸崛起。


2012年,董明珠接任朱江洪的位置,從一個銷售員成長為格力的一把手,書寫了一段傳奇勵志故事。


董明珠全面掌舵格力後,提出了“每年增長200億,2018年營收2000億,5年再造一個格力”的宏偉目標,併為格力規劃了一個多元化的經營戰略,涉及空調、生活電器、高端裝備和通信設備等四大板塊。


然而,空調業務之外,“董小姐”引領下的格力無論是投資做手機、還是進軍新能源汽車領域,都沒有得到市場的認可,甚至備受吐槽和爭議。



自2015年戲劇性地殺入手機行業以來,格力手機就一直不被行業所看好。佈局手機業務,董明珠意在物聯網,今後各種智能家居家電產品都需要上網,而手機可能會是IoT的最佳入口之一,格力手機的目的是構建萬物互聯的場景閉環,所以即便銷量慘淡的情況下,格力還是沒有放棄手機業務。


2016年8月,董明珠又提出收購“珠海銀隆新能源”及募集100億配套資金的方案,在股東大會上被否決後,她個人投資9.37億元入股銀隆,佔股17.46%,還拉來萬達、京東等共同出資,聲勢浩大。結果,銀隆負面消息不斷:“大面積停工”“資金枯竭”“大量裁員”“供應商上門討債”,最終董明珠與銀隆創始人魏銀倉徹底翻臉、對簿公堂。


格力在空調行業的地位一直很穩固,其家用空調銷量自1995年起連續24年位居中國空調行業第一。


但是,除了空調業務之外,格力還能做什麼?銷售員出生的董小姐,做營銷,做管理是一把好手,但是面對一個已經到來的顛覆性時代,如何智能化,如何互聯網化,如何物聯網化,有些力不從心,不知如何入手。


3、傳統家電的未來想象空間


當5G時代到來,尤其當5G開始大面積商用的時候,我們知道,一個新的商業未來正在開始催生新一輪的創新和顛覆。


在互聯網時代,實現了人與人之間的鏈接。利用互聯網平台,我們可以輕鬆地獲得資訊,也可以輕鬆地購買商品。而另一個人同樣可以輕鬆地發佈資訊(比如迅速崛起的自媒體、短視頻、頭條號等),也可以輕鬆地銷售他的產品或為他人提供服務(共享平台、電子商務等)。這就是互聯網時代兩大基本特徵:社交資訊的共享和電子商務的共享。


所以説,互聯網的本質,是人與人之間的鏈接。但是當進入移動互聯網的時代,人類可以把各種“物”整合到網上去,實現物與物之間的鏈接、人與物之間的鏈接。


比如説,你帶上的移動手環可以控制你的智能手機或平板電腦。


在4G時代,由於受限制於帶寬的影響,移動控制智能設備,做不到快速高效,也沒法實現一件智能設備控制多件智能設備。比如説無人駕駛技術,在4G時代不可能實現將各種各樣突發的路面狀況實時快速地傳輸到智能分析設備。



當5G時代到來,這樣的限制不存在了。


所謂的物聯網,簡而言之就是物與物之間的鏈接、控制。人通過控制一件智能設備,就能控制其他所有智能設備。


物聯網賴以生存的基礎設施是5G網絡,5G意味着更高的數據傳輸數量,更低的網絡延時、更低的成本能耗以及更可靠的網絡質量。


當物物相連,傳統的諸如電視、空調、冰箱乃至燈具、門鎖等等商品都將成為智能化。也許在遙遠的地方,你只要通過一部智能手機,就能控制你家裏的所有其他智能設備。


比如説,在未來,如果一台智能冰箱與智能手機相連接,它就能夠識別食材,將食材的信息同步到雲端存儲,用户可以在手機上進行查看。最重要的是,它的“頭腦”會根據家庭成員的健康數據結合食材種類進行健康食譜的定製。


物聯網已經成為了一片兵家必爭之地,無論是華為、小米等互聯網企業,還是海爾等等傳統制造企業均紛紛入局,這也從另一個角度印證了,物聯網帶來的絕不侷限於技術層面的改革,而將是整個產業生態的迭代。


根據IDC的數據預測,到2022年全球物聯網支出將達到1.2萬億美元,其中,中國物聯網支出規模將達到3千億美元,在全球的物聯網市場中佔比25%並超越美國成為全球最大的物聯網市場。


2019年8月份,海爾全球品牌峯會——智慧家庭全球戰略在上海開啟,海爾用了13年做智慧家庭“生態方案”墾荒者。


再來看看華為。2019年8月10日,2019華為開發者大會召開。華為首席戰略官邵洋指出,華為讓IoT開發更簡單高效。下一代智能手機將會融合車、家、辦公等場景,讓消費者的全場景智慧化體驗無處不在。


隨着全球可連接設備數和人均設備數的快速增加,IoT連接技術也已準備就緒,各類無線、有線、窄帶、寬帶技術讓千億級設備連接成為可能。


而小米,更是老早就開始佈局智能家居,打造生態圈。


所以,在不久的未來,智能家居,物物相連是大勢所趨。海爾、華為,小米早就已經在佈局,但是在這個未來不創新毋寧死的格局之下,格力看上去,毫無期待可言。


4、小米的下一個五年


小米成立於2010年,迄今九年時間。到今天為止,許多人依然簡單地把小米理解為賣手機的。雷軍很着急啊,他一再多次強調,我們不是做硬件的,我們是做互聯網的。


從今天來看,雷軍的這句話,倒不是在拉虎皮扯大旗。


去年9月25日,國內家庭物聯網公司雲米全屋互聯網家電在美國納斯達克成功上市,宣告了“家庭物聯網第一股”的誕生。雷布斯作為雲米第二大股東,持股40%。


小米在物聯網基礎之上,衍生出了“米家”,空調、電視、掃地機器人、電飯煲、洗衣機、智能門鎖等都可以鏈接到米家上,實現語音智能操控。可以説,進入米家,就是進入當年比爾蓋茨的未來之屋了,而目前小米開發的米家APP上,月活用户不斷增長,已經突破了260萬,單純非小米手機的米家APP用户就超過了50%。


2019年Q1,小米IoT平台已連接設備數達到1.71億台(不包括智能手機和筆記本電腦),環比增長13.7%,同比增長70%。高連接數使得產品保持高速迭代,IoT開發者平台全生態已經建雛形。


物聯網市場規模可觀,國內各領域巨頭陸續佈局。BAT等互聯網巨頭基於自身雲計算優勢,主要佈局B端大型客户,只有阿里在C端消費級IoT相對成熟。而智能設備供應商中,華為、小米起步較早,通過打造自身設備連接平台,構建消費級IoT平台;OV在消費級IoT的佈局尚未成形。



而阿里、小米、華為三者模式看似類似,但是細看大有不同:


小米:控制中心+智能硬件+IoT平台(金山雲);阿里:控制中心+阿里雲+IoT平台;華為:控制中心+華為雲+IoT平台。從控制中心來看,小米、阿里起步較早,佈局較全面。小米的小愛同學和阿里雲的天貓精靈起步相近,華為起步較晚。


從種類看,小米和華為控制中心佈局較全,華小米和華為在手機端優勢明顯,華為的手機出貨量比小米的高,但是小米的手機IoT配套顯然比華為齊全。除了智能音箱和智能音箱外,小米還有手機、智能電視、智能手環等作為入口。


雷軍在2019年之初再次喊出了,小米要全面AllinIoT,未來五年持續投入高達100億,抓住人工智能、物聯網時代的新風口。這是對業務戰略重點佈局方向的清晰界定,以"手機+AIoT"雙引擎戰略建立深厚基礎,迎接5G、人工智能及萬物互聯等新技術週期。


5、結束語:下一個五年,小米會大步領先


當下的輝煌不代表明天的輝煌。世界變化之快,很多人覺察不到。馬雲説,面對未來和新的趨勢,大部分人是這樣的:看不見、看不起、看不懂、跟不上。而當下的格力,我們所能見到的,依然是一家紮紮實實的傳統家電生產工廠,而且是一家單一的家電生產工廠。


就憑空調這單一品類,請問在下一個五年,格力還能有多大的增長空間?小米正走在一個正確的道路之上。雷布斯的那句名言,站在了風口,豬都能飛上天,相信小米已經做好了準備,趕上五年之後的那個大風口。


華爾街上的經濟學家彼得•伯恩斯坦在《風險》一書中説過這樣一句話:企業興盛或衰落、股市繁榮或崩潰、戰爭與經濟蕭條,一切都周而復始,但它們似乎總是在人們措手不及的時候來臨。


作為優秀的民族品牌,祝願董小姐帶領下的格力有着高度的危機感和未來意識,不要像本文開頭所列舉的案例那樣沉醉在“天朝上國”的美夢中沾沾自喜。


- END -


首席商業評論聯繫方式:

投稿及內容合作|[email protected]

廣告及商務合作|[email protected]

https://hk.wxwenku.com/d/2013343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