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E4來了!5年後,美聯儲再次開啟資產購買

債券圈2019-09-10 14:47:41

來源:Wind

香港萬得通訊社報道,就在市場都猜測美聯儲今年還會不會降息,以及降多少的時候,美聯儲已經開始連續兩週購買國債140億美元,這是自2014年10月以來第一次重啟資產購買。

2014年開始,美國經濟從08年衰退中緩衝過來,美聯儲逐步退出刺激政策,開啟QT。從下圖可以看到,從2014年初開始,美聯儲資產購買規模逐步縮減,到2014年10月全面停止,資產負債表規模維持在2.47萬億美元附近,到2017年底,為了配合加息,縮表也大踏步開啟,美聯儲不斷賣出資產,到2019年中,資產負債表規模收縮至2.09萬億美元。

最近兩週,美聯儲再次購買國債,兩週購買規模140億美元,市場猜測新一輪QE再次迴歸,至於持續多久,什麼目的,可能只有鮑威爾自己才知道。

QE(量化寬鬆)主要是指中央銀行在實行零利率或近似零利率政策後,通過購買國債等中長期債券,增加基礎貨幣供給,向市場注入大量流動性資金的干預方式,以鼓勵開支和借貸,也被簡化地形容為間接增印鈔票。

美聯儲在2007年起開始降息,經歷了連續10次降息後,2008年12月起,美國聯邦基金利率在長達7年的時間裏一直維持在0附近。美聯儲也因此,失去了通過降息提供更多刺激的能力。於是推出了三輪大型資產購買,即通常所指的三次QE

2008年11月25日,QE1橫空出世。美聯儲首次公佈將購買機構債和MBS,標誌着首輪量化寬鬆政策的開始。2010年4月28日,聯儲的首輪量化寬鬆政策正式結束。QE1將購買政府支持企業(簡稱GSE)房利美、房地美、聯邦住房貸款銀行與房地產有關的直接債務,還將購買由兩房、聯邦政府國民抵押貸款協會(Ginnie Mae)所擔保的抵押貸款支持證券(MBS)。

2010年11月,美聯儲推出QE2。計劃在2011年第二季度以前進一步收購6000億美元的較長期美國國債。QE2寬鬆計劃於2011年6月結束,購買的僅僅是美國國債。QE2的 內涵是美國國債,實際上是通過增加基礎貨幣投放,解決美國政府的財政危機。

2012年9月,美聯儲推出第三輪QE。在2012年6月底以前買入4000億美元的美國國債,其剩餘到期時間在6年到30年之間;同時出售等量的美國國債,其剩餘到期時間為3年或以下。

QE是好是壞?

十年過去,經濟學家對QE帶來的複雜影響仍然各執一詞。但廣泛的共識是,儘管可能有種種的副作用,但如果沒有十年前中央銀行果斷的行動,金融危機的負面影響原本還會持續更長時間。

根據華福證券,金融危機爆發後出台的QE1,的確實現了力挽狂瀾,但其後的QE2和QE3,卻沒有再現類似於QE1在危機時期的重要作用。QE開啟後的9年間,美國回到了經濟擴張的軌道上,但相比以往危機後4%的年均增速,這9年裏的年均增長只有2%。QE3的爭議最多,因為這一輪量化寬鬆未能實現通脹預期的提高。

美聯儲從QE1開始購買MBS資產,QE3初始更是直指按揭市場,購債對象集中在MBS。研究顯示,QE1階段,美聯儲購買MBS資產,銀行的借貸渠道被拓寬,借貸變得更加容易,個人及家庭擁有了流動性,支撐了失業期間的消費開支,實體經濟的信心和活力得到了有效的復甦,帶來了後來的經濟繁榮。

但是這也帶來了一個負面作用:實體經濟變得過分依賴QE的支持。美聯儲的貨幣政策,直接影響了美國股債市場的走勢,而市場力量的倒逼,也是2019年7月,在失業率低企、經濟仍在温和擴張的背景下,美聯儲仍然要降息的重要原因。

另外,通過資產購買計劃提供的大量資金,直接流向了金融業,推高了風險資產的價格。量化寬鬆開展以來,長時間的低利率環境,使得依賴固定收益產品的人羣個人資產增長有限,而原本就持有更多風險資產的富裕階層,通過這種財富的再分配,進一步拉開了淨值的差距。

金融危機過後,全球多個地區的中央銀行都採納了非常規貨幣政策,這些政策對走出危機、恢復增長也的確起到了重要作用。正如IMF貨幣和資本市場主管Tobias Adrian在2019年4月提到的,這些非常規貨幣政策已經變得越來越“常態化”,甚至越來越像常規貨幣政策工具。

目前美歐日央行中,只有美聯儲完全退出了量化寬鬆。歐洲央行和日本央行直到今天還揹負着沉重的資產購買計劃。

2015年以來,加息9次後,美聯儲迎來了十年來的第一次降息。雖然這只是一次“預防式”降息,在“不確定性上升”下提前做出的緩衝準備。

但是,在經濟仍然擴張的時候,降息已經提前開路,美聯儲主席鮑威爾也坦言有必要呈現“更寬鬆的政策姿態”。加上QE本來就在日益常態化,經濟還未下滑時QE4出世,也不是什麼天方夜譚。

END


https://hk.wxwenku.com/d/2013342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