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SCP募集説明書中盤點出60億壞賬

債券圈2019-09-10 14:47:19

來源:資管君

作者:圓子

事出反常必有妖  魔鬼藏在細節裏

                      ——圓子  

注:為不泄露商業機密,企業背景和財務數據均為虛擬,請勿對號入座或尋找對應企業。    

2018年以來,雷聲轟鳴,吃瓜羣眾被各類白馬雷得外焦裏嫩。經專業機構把關,受證監會監管,公開披露信息的上市公司,居然連財務都敢公然造假?!金融民工的信仰轟然坍塌。

雖然騙局精妙,但是仔細追索,造假必定有跡可循。只是經營風險的金融從業者,失去了對風險的敬畏,一味的追求高效,失去了探索求證的耐性,暴雷成為必然。

本次筆者自己以2017年從企業SCP的資金募集説明書中盤點出60億壞賬的經歷為例,分析如何從細節入手,絲絲入扣的盤查企業經營的實際情況。

一、 背景概要

分析判斷企業,不能本末倒置,對財務報表單刀直入。需要宏觀看週期,中觀看行業,微觀看報表,只有首先理解了經濟週期和企業所處行業現狀,才能發現財務報表中的異常。

A集團是某省國資委下屬的大型國有企業集團,公司成立超過30年,主營金屬貿易、燃料貿易及物流三大核心業務板塊。全資、控股企業合計100家,由於國企背景及經營規模較大,是當地各家銀行積極爭取的客户,也在公開市場進行直接融資,議價能力較強。

通過分析發現A集團所處的金屬材料貿易、燃料化工貿易行業均存在一定的產能過剩問題,物流行業則是充分競爭行業,行業准入門檻較低,國內貿易企業的迅速發展對企業的市場佔有率、營業收入均衝擊較大。最近幾年結構調整金屬和燃料化工板塊的銷售和利潤均逐年大幅下降,利潤率低於1%。

二、事出反常

通常我們認為在公開市場直接融資的大型國有企業,受到體制和公開市場的雙重監督,財務制度較為健全,內部管理較為規範。但是通過對A集團SCP資金募集説明書的仔細研讀和深入分析,發現財務報表部分科目比較異常,通過外部工具進一步查詢和印證,發現A集團風險管控水平較差、財務制度和內部管理不規範,存在較大的風險。

1、 審計機構疑點重重

A集團年度報表由北京的會計師事務所審計,但是集團所在的B省經濟發達,擁有多傢俱備證券審計資格的會計師事務所,為何要捨近求遠,選異地機構進行審計呢?A集團最近三年連續更換會計師事務所,查看原因並不是為了發債或者上市去更換更有權威的會計師事務所,反而是新換的會計師事務所排名比原會計師事務所還要靠後。會計師事務所的選擇和更換,就已經提醒金融機構,該企業的報表需要更加細緻的分析。

2、 會計政策調整

A集團上年度進行了會計政策調整, 將部分固定資產按照上年6月評估的公允價值重新記賬。核對相關明細後發現,在沒有新增現金流的情況下,僅僅通過財務記賬方式的變化,實現了資產總額和利潤的增加。

3、 合併範圍變化

A集團上年度對並表子公司範圍進行了調整,新增了1户化工企業,清算退出了10户金屬貿易企業。核對相關明細後發現,清退的10家子公司均存在大額虧損,其他應收款總計計提壞賬30億。

財務數據只是結果的呈現,而附註中則記載着數據變化的原因,往往越是小字標註的內容越是隱藏着真相。

三、報表盤查

事出反常的審計附註讓筆者意識到,財務報表不能嚮往常一樣一帶而過,需要仔仔細細的研讀。

1、資產質量分析

根據A集團審計報告,上年度應收賬款餘額10億,前五大客户合計應收賬款8億,佔比80%,應收賬款集中度較高,同時發現其中一個應收帳款客户為我行存量逾期貸款客户。筆者馬上意識到,應收賬款壞賬風險較大且計提不足。通過查詢法院裁判文書網和啟信寶等工具後發現,前五大客户全部出現財務狀況惡化、被金融機構起訴的情況,潛在壞賬可能性高。

上年度預付賬款餘額22億,筆者發現前五大客户中有兩户與應收賬款客户相同,同樣通過查詢法院裁判文書網和啟信寶等工具發現其中四個客户存在財務狀況惡化、被金融機構起訴的情況,潛在壞賬可能性高。

A集團與我行逾期貸款客户(已經逾期超過2年,五級分類為可疑)J企業同時存在應收和預付帳款。筆者馬上聯繫了J企業的管户客户經理,瞭解到J企業通過A集團進行了大量的融資性貿易和資金拆借,由於J公司資金鍊斷裂,A集團形成長期掛帳的應收和預付賬款。

2、償債能力分析

上年末短期融資(超短融、短期融資和票據融資(剔除保證金))合計139億元,長期融資(間接融資和直接融資)合計63億,融資總計202億。另外還有4億融資租賃業務、15億超過一年的非關聯企業借款計入“長期應付款”。

上年該集團銷售收入700億,利潤總額3億,EBITDA為10億,資產負債率77%(若將將永續債調整到負債科目則86%)、利潤率低於0.6%。該集團資產負債率超過了國資委的槓桿率水平,用永續債進行調劑;息税前利潤勉強覆蓋當年利息。

3、資產構成

該客户當年評級為AA+,評級機構認為A集團持有固定資產較多,升值潛力大,報表中資產價值被大幅低估。筆者閲讀審計報告的會計政策發現A集團進行了會計政策調整,相關資產按照上年6月評估的公允價值重新記賬,資產價值未低估。同時上年末集團固定資產、在建工程、無形資產、投資性房地產等科目合計佔資產總額的比例超過50%。資產結構與集團貿易公司的定位不符。

綜合來看,通過報表盤查我們發現A集團的資產以固定資產為主且存在潛在壞賬,負債以付息性債務為主,盈利能力差、利息保障倍數低、融資銷售比高。

四、交叉驗證

對於企業的理解和認識,除了財務數據外,更應該關注的是非財務的數據,通過交叉方式來驗證財務數據的真實性。

1、涉訴分析

筆者發現A集團子公司涉及多筆訴訟,其中部分訴訟為借貸糾紛,包括了A集團借款給部分上下有產業鏈的客户,借款到期無法收回,通過訴訟追償。該情況印證了筆者對應收賬款和預收賬款的判斷。

2、員工違規違紀分析

通過紀委和檢察院網站檢索發現,A集團前副總經理涉嫌重大國有資產流失罪被省紀委立案審查,業務人員涉嫌越權代理民營企業開立信用證導致集團損失被市檢察院立案調查。該案情印證了報表中A集團對同一客户在預收和應收科目同時出現壞賬進行了利益輸送。

五、案例啟示

通過對A集團的財務分析結合日常工作中的一些體會,我們可以得到以下啟示:

一、關注細節,事出反常必有妖。對業務辦理過程中發現的一些反常細節一定要進行深入挖掘和分析,該企業首先引起我們高度警覺的是財務報表中的反常情況,通過對財務科目絲絲入扣的盤查和分析,發現了60億元的壞賬。

二、擅長利用外部工具進行交叉驗證分析。利用法院裁判文書網、啟信寶、網絡等外部工具多方位蒐集信息,進行交叉驗證和綜合判斷。

三、國有企業受到外部監管,資產損失往往涉及員工違法違紀,而員工涉及的案件能夠進一步反映集團管理中的具體問題。

四、公開市場直接融資的國有企業也可能存在管理和財務制度不規範的問題,同樣需要認真分析和多角度印證。

END


https://hk.wxwenku.com/d/201334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