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想最能打硬仗的那個女人,走了

正和島2019-09-10 12:28:18


聯想最能打硬仗的那個女人,走了。

 

9月2日,聯想集團(992.HK)發佈公告稱,公司獨立非執行董事馬雪徵女士於2019年8月31日辭世。

 

消息突然傳來,無數業界人士感到驚詫與痛心。柳傳志撰文《雪徵一路走好!》,痛別並肩作戰的良友:

“昨天還在一個戰壕並肩苦戰,今日緣何如此匆匆急飛天國?!不能想,不敢想,不得不想!得知雪徵不幸辭世的消息,我的震驚和傷感難以言表。

 

眾人眼中的雪徵,是光鮮亮麗的CFO、是意氣風發的投資人、是叱吒風雲的商界木蘭、是推動聯想集團國際化進程的功臣。

 

然而,我格外難忘的,還是她為公司的發展所付出的那些鮮為人知的艱辛。雪徵聰明、勤奮、樂觀向上、堅韌不拔、永遠充滿能量,她用自己的努力和熱誠感染了身邊的每一個人。她是一個好夥伴,好戰友。

 

我會永遠懷念她!雪徵一路走好!”



聯想集團董事長楊元慶在朋友圈中發文悼念馬雪徵,語氣沉痛:“驚聞Mary(馬雪徵)去世,震驚、哀痛、無以言表!在聯想歷史上,Mary的名字早已銘刻其中。或許,最好的告別是永記……一路走好!”

 

聯想集團CMO喬健回憶與馬雪徵相識的過往,“Mary是女性領導人的楷模……感染了公司內外一代女性領導人的成長。”

 

馬雪徵,何許人?

 

也許你沒聽過她的名字,而她的成就着實令人矚目。在2006年辭任之前,在聯想工作17年,她從一個打雜的助理,成長為首席財務官,主導了一系列的關鍵戰役,包括聯想上市、併購IBM PC、國際化擴張等等,聲望漸隆。

 

柳傳志一度笑稱“我是給馬雪徵打工的”。馬雪徵則説,與柳傳志共事17年,自己終身受益,經常會想到柳總那句“雪徵你千萬要記住,我們是要做大事的人,永遠不能埋怨。”

 

今天重讀馬雪徵寫於2015年的文章,句句直指人心。商界木蘭,猶在眼前。




作 者:馬雪徵  原聯想集團高級副總裁兼CFO
圖 片:IC photo
來 源:聯想控股微空間
(ID:LEGEND_HOLDINGS)

這兩天,聯想控股在香港正式開始了全球路演,外界給予了這家30年的企業極大的關注。看到這些報道,我的腦海裏不由自主地浮現出27年前,我陪同中科院周光召院長第一次去參觀香港聯想時的畫面:


在香港柴灣非常破舊工業區,一個擁擠雜亂的小樓裏,柳傳志在一羣穿大褲衩、光膀子的工人忙碌的身影中,給我們講聯想未來國際化的夢想


這些年當中,也經常有人問我同樣的問題:如果當時你沒離開中科院,好好做你的處長、走你的仕途,你的人生會怎樣?

回答這樣的問題,還是從1992年和柳傳志一起坐火車硬座的經歷説起。


1990年,我正式離開中科院加盟聯想,先是在總裁室工作,從柳傳志的助理做起。後來因為要派到香港聯想工作,所以幾乎將聯想當時的各個部門都實習了一遍,工廠做過,也賣過打印機。當時做的也都是一些小事,和我以前在中科院經常接待諾貝爾獎科學家、接待高級別的外賓相比,真是有很大的落差。


1992年,我陪柳傳志從深圳到廣州出差,當時的條件,只能坐硬座。就在那個咣咣鐺鐺的硬座火車上,柳傳志和我講了很多如何適應企業工作的心裏話,直到現在,那個場景,那些可能影響我一生的話,我都無法忘記。


在大家眼裏,我是“資產階級小姐鬧革命,從城市到延安”,關於我在中科院時從處級幹部升任副局級幹部時遇到的困擾,柳傳志也是很清楚的。


在擁擠的火車上,柳傳志對我説:“雪徵,你要知道企業做事情是以結果來考核人的,不是考核過程。面對結果與過程,任何時候都不要埋怨。不要埋怨領導,不要埋怨環境,也不要埋怨對手或者你的同事,你只能埋怨你自己做得不夠好。”


柳傳志還説:“企業和體制內最大的不同,就是企業是為了做事而做關係,不是為了做關係而做事。我們做的事情是我們的事業,如果把這個想透了,你就不會覺得委屈。”


柳傳志在中科院時一度調到科學院的幹部局工作,但很快就發現自己不適應這個工作。柳傳志説,當時他有兩個選擇,要不好好做下去,也會做得很好,要麼就離開,但是他絕不會坐着這個地方又不幹事還發牢騷,這是沒有用的。


這些話對我的啟發是非常之大,甚至徹底扭轉了我對很多問題的看法,包括後來在聯想工作的17年,我都把這些話當成座右銘。


那次漫長的硬座之旅,使我終身受益,而兩年之後的1994年,柳傳志也用他的親身經歷,再次讓我在實踐中懂得了這些話的真正含義


當時,聯想準備在香港上市,需要得到有關部門的批准。當時紅籌上市在香港的不多,大概也就那麼兩三家,真正實現上市真的是一件很困難的事。


在一個寒冷的冬日晚上,為了向一名負責相關工作的處長彙報工作,柳傳志帶着我和另外一個同事在冷風中等了將近3個小時,天那麼冷,但是柳傳志一直樂樂呵呵的,沒有任何一點埋怨的意思。他還一度怕我們餓着,讓我們去吃點餃子。因為怕錯過和處長彙報工作的機會,我們還是沒有去。


還有一次是在香港,也是為了向相關人員彙報情況,柳傳志帶着我在酒店大堂等了很久很久。最後,終於爭取到了説上幾句話的機會,其實就是這個人從酒店門口走到電梯間這短短的不到一分鐘時間。


後來,每當説起這些細節,柳傳志總會和我説,雪徵你千萬要記住,我們是要做大事的人,永遠不能埋怨

中國有句古語,“上善若水,水善利萬物而不爭”。在和柳傳志共事的17年間,我經常會想到這句話。也是在這17年間,柳傳志用這種“做大事、不埋怨”的態度,化解了一個又一個狂風巨浪。而我自己,也在隨後的工作中真正感受到了這種心態的好處。


1997年前後,香港聯想出現財政困難,在我幾乎每天都要往返於各個銀行之間算利率、爭取貸款的時候,我真的沒有一點難受,也從不覺得委屈。後來,聯想併購IBM PCD,需要國內6個部委都一致通過,雖然工作量巨大,但是我心裏很坦然,我的動力就是要把事做好。


即便是到了現在,我離開聯想集團從事投資工作,每當遇到困難的時候,我就會想起深圳到廣州的那輛火車上,柳傳志對我説的那句話——我們是要做大事的人


與柳傳志工作過程中,他的一次發怒讓我徹底知道了何為“帶隊伍”。

我還在中科院工作的時候,別人總和我開玩笑説,馬雪徵上至副總理下到車老闆都能聊得來,掃地購物辦簽證,樣樣都很精通。反正是很多小事兒我都能做,也喜歡琢磨。

到香港聯想工作後,雖然柳傳志經常講搭班子、帶隊伍,也多次提出希望我能夠多帶隊伍,不要太陷在各種小事裏,但我沒有特別放在心上。

有一次,柳傳志要去內地出差,我又很麻利地幫他訂好了酒店和機票,還做了簽證延期等工作,完成後,我愉快地跑去和柳傳志説,機票酒店都訂好了,如果需要,我可以和您一起去,如果不需要,工作也都已安排好了。


柳傳志這次是真忍不住了。他很嚴肅地和我進行了一次談話,幾乎拍了桌子。他説,“雪徵,我真的希望你能多花點精力去研究如何帶一個團隊去打仗,將來公司有更多工作需要你去處理,希望你可以承擔起更大的任務。”

説完之後,他竟然非常堅決地讓我把機票和酒店全都退了,讓祕書重新訂。當時香港聯想還是家小公司,大家都非常節省,退訂機票要承擔不少損失,我和柳傳志説,就不用這麼費勁了,有和祕書解釋的功夫,我自己早就訂完了。

我永遠記得當時柳傳志堅毅的表情,他毫無商量餘地的説,“這次必須這麼做!

他希望通過這樣的堅決,讓我深深記住要提高自己的站位,做更大的事。後來只要誰和我提起訂機票,我就會本能的全身一激靈。我也在那一刻,知道了柳傳志的良苦用心,也知道了“帶隊伍“,心中要有更大視野的真正含義


後來十多年以後,在我牽頭進行收購IBM PC的談判,我們100多人的談判隊伍,進行了13個月的談判工作,最高峯在香港的會展中心開了13間房,分成13個談判小組,整體進行的非常順利,沒有走漏一點風聲,現在想來,如果沒有當初柳傳志那次退機票事件的一記重錘,我真的領悟不到帶隊伍、調動每個人積極性的真正含義。

除了這次退機票事件讓我記憶猶新外,還有一次是關於“職業經理人“的討論。


當時應該是2002年左右,聯想內部有一個高層的會,討論“職業經理人和公司主人“的話題。當時,柳傳志問我,“雪徵,你認為自己是職業經理人還是公司主人?”我回答説,“我是職業經理人啊。”因為,我當時對職業經理人的理解就是“誠信和專業。”


柳傳志告訴我,他對我不是這個要求,他是要我“把命放進聯想”,希望我真正以主人的態度去做這份事業。當時,雖然我沒怎麼反駁,但是我還是覺得自己沒有什麼錯。做一個誠信、專業的職業經理人有何不對呢?


多年以後,當我站在柳傳志身後,看到他一次次以公司主人的心態,帶領聯想度過一個又一個難關,幫助聯想攻佔一個又一個高不可攀的山峯,使很多人實現自己夢想的時候(包括我自己),我才真正明白柳傳志那番話的真正含義


在離開聯想的這幾年中,我自己做投資業務,更加明白“帶隊伍“、“以船主的心態做船長”對於一個公司的成長是多麼重要。

https://hk.wxwenku.com/d/2013326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