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工廠老闆説,看完《美國工廠》,他嚇得睡不着覺

正和島2019-09-10 12:27:53


作 者:曹謹浩
來 源:華商韜略( ID:hstl8888)


奧巴馬的紀錄片處女作《美國工廠》火了,燒出了美國製造業的痛點,也照出不少中國企業的隱憂


2016年,福耀集團——世界最大的汽車玻璃企業在美國俄亥俄州建立工廠,為傳統工業區、衰落的鐵鏽帶創造了2000個久違的藍領工作崗位,福耀董事長曹德旺也成了當地“救世主”一般的新聞人物。


紀錄片中,福耀車間裏中美工人截然不同的個性,對比極其強烈。


福耀中方培訓人員把美國員工比喻成“順毛驢”,幹得慢還只能誇不能罵,不但抗拒加班,不高興還要尥蹶子。中國工人則是整齊排隊的温順綿羊,幹活效率高,強制加班沒有二話。


美國人還會抱怨已經配齊的通風設備安裝不夠好,威脅長期健康。同時在中國,工人不戴安全防護鏡、沒有防割手套就去撿碎玻璃,讓來訪的美國管理層震驚不已。雙方的安全生產意識可以説天差地別。


更強烈的對比來自於一位中方管理層與美方翻譯的對話,前者試圖用中國工廠一個月休兩天的行業潛規則,向處於尬聊狀態的美國人普及一個他認為應該是眾所周知的道理:


拿多少錢,幹多少事。

一個挑剔又昂貴,一個高效又廉價,是絕大多數觀眾對這兩個羣體的第一印象,也是美國人在中國製造面前,遭遇產業空心、工作流失、社區衰落的主要原因之一


美國工人本性是好吃懶做嗎?不一定。

紀錄片中,中方管理者也發現很多美國工人在福耀的八小時高強度勞動之外還要再打一份工,那種對於待遇、工作的挑剔更多是大環境使然。


最直接的也是排在第一位的推動力,就是工會勢力。


工會的存在給美國車企帶來了沉重的人力成本,甚至活生生拖垮了通用這樣的巨頭在福耀,工會鼓勵工人對薪酬表達不滿,為他們對抗中國式管理撐腰,更讓強制加班淪為口嗨。


其次,片中細節也暗示出,來自政府部門和社會公益組織的壓力同樣迫使着企業必須或者不得不付出更多管理成本。


比如,美國人會對中國工人將污水直排下水道的情況產生自發的憂慮,而初入美國的曹德旺對會議室消防裝置安裝的隨性也與美國員工的嚴謹形成了鮮明對比。


環保意識不是天生的,這背後是美國極其強大的監督氛圍。


本月,就有環保組織在《紐約時報》買下整版廣告,向包含蘋果、IBM在內的181家大企業發出公開信,要求它們對公眾利益做出承諾,同時也給那些忽視環保、只重商業利益的企業施加巨大的輿論壓力。


當重壓下的美國企業陷入製造業流失的泥潭時,中國工廠也正在向美國工廠悄然轉變。


8月29日,全國工商聯發佈了2018年民營企業500強報告,調研顯示,2017年,用工成本上升、税費負擔重、融資難融資貴,仍是制約民營經濟發展的前三大影響因素


成本不斷提高,絕大多數企業自然而然緊抓用人管理,結果就是996這樣的加班文化盛行,“一個月休兩天”明明與《勞動法》相悖,但卻成了大行其道的潛規則。


但底層勞動者已經不是曾經温順的綿羊。

八九十年代,沿海工廠裏動輒體罰的現象屢見不鮮。1995年,珠海一家電子廠更是發生過一起韓資企業“集體罰跪事件”,最終結果卻是韓國人捲款跑路,拖欠九十多萬的工資和押金。


很長一段時間,各地主管部門顧慮到招商引資的大局,對勞資糾紛往往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助長了資方粗放甚至粗暴的管理風格。

但勞動者的滿意度並不總是與收入成正比。當薪酬能滿足基本需求時,打工者對美好生活的訴求會越來越多,而不只是埋頭苦幹、拼命賺錢。


2010年,富士康的十三連跳把中國工人的權益問題推上了風口浪尖。


隨着沿海地區一波波的用工難、招工難現象不斷湧現,加之國家對於勞動者權益保護制度的完善,以及微博等新媒體平台的曝光與傳播,勞資關係的天平正在向弱者傾斜。


“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


2012年,南寧小偷“竊·格瓦拉”周某一番話在網絡爆火,道出了底層打工者背後潛藏已久的心結。


連在深圳這個到處是機會的“打工聖地”,都有着一羣佛系打工者,被稱為“三和大神”。錢少不幹、太累不幹、住宿太破太髒也不幹、管理太兇太爛更不幹,寧可打短工,幹一天休三天,也不去“血汗工廠”,隱隱有種萬里之外美國工人的影子。


“三和大神”的活法有些極端,但折射並放大的是,從小確幸到小確喪,這屆年輕人的確不想拼了諷刺的是,和那些打兩份工的美國工人處境一樣,“副業剛需”又成為生活成本高漲的時下年輕人共同的選擇。


這屆年輕人太難了。


2018年,原本屬於IT圈的996潛規則被拿出來公開討論,引起了普遍的抗議之聲。


當馬雲等互聯網企業家也站出來試圖通過996重提“艱苦奮鬥”時,輿論迴應以更加強烈的反彈。


這是因為996現象遠遠不止於薪資優渥的互聯網企業,更是許多行業的日常,理所當然的“準點下班”、加班工資反而成為了“稀缺品”。


與其説這屆年輕人不想艱苦奮鬥了,不如説是社會輿論監督與政策法規在共同推動中國勞動者的權利意識覺醒


在那場立場分明的“996大討論”中,以《人民日報》為代表的官媒站了出來替勞動者發聲:
“崇尚奮鬥,不等於強制996!

“不能給反對996的員工貼上‘混日子’‘不奮鬥’的道德標籤,而應該正視他們的真實訴求。



正視他們的真實訴求,不僅僅是一句口號。


就在本文撰寫的同時,天津市人社局正在全市開展根治欠薪夏季專項行動,將以往集中在年底爆發的農民工欠薪問題提前半年解決。


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八月份還出台了《保障農民工工資支付條例(草案徵求意見稿)》,為拖欠農民工薪資問題設立專門法規。


這種從行動到意識的主動進步,也是多年來底層小民命運的吶喊與法制進步互動的成果。


16年前,大學生打工者孫志剛在收容所被毆打致死,12人被判刑、18名負責人被處理,他的不幸也宣告了施行21年的《城市流浪乞討人員收容遣送辦法》廢止,推倒了多年來阻礙勞動者自由流動、尋找工作機會的制度藩籬。


從降低勞動力自由流動的阻礙,到主動預防農民工薪資問題,從男女同工同酬到建立拒繳社保黑名單,政策法規對於勞動者權益的關注必將對企業用人制度提出越來越高的要求。


至於環境保護、安全生產,更是年年談、月月講,很多制度上,中國工廠向美國工廠看齊的趨勢越來越明顯。


靠爆肝加班、靠打雞血管理不是企業經營的長久之計,甚至會因為對廉價勞力的依賴而失去產業升級的意識,最終被更低成本的國家取而代之。

紀錄片最後,福耀成功阻擊了工會的入駐,但當地工會、媒體和政府部門依舊虎視眈眈。對美國人與美國社會而言,福耀管理層那種強制加班、忽視安全生產的粗放管理終究難以為繼。


在國內,社會監督越來越嚴格,政府管理越來越細緻,員工權益意識在覺醒,企業成本水漲船高,福耀廠裏中美之間的文化衝突,遲早也會變成中國工廠裏,新一代工人在薪酬待遇、管理理念、工作環境等各個方面與舊管理思維的全面矛盾


要論管理水平、福利待遇,福耀還算是不錯的,但仍舊無法滿足“美國工廠”的挑戰,何況其他更多管理能力不足的中小企業。


憑藉中國式工廠高效強大的競爭力,福耀給美國人上了刻骨銘心的一課。


但美國挑剔的工人、苛刻的商業環境與社會監督,同樣給中國企業來了一次意義重大的模擬考。


一個國內工廠老闆看完《美國工廠》,嚇得睡不着覺,他在想:


如果自己的工廠在未來某一天,遇到美國工廠那樣的情形;假如中國工廠終將“成為”美國工廠,到那時,他該如何繼續下去?


排版 | 一幾
審校 | 開甫  主編 | 葉正新

2019年,靠“熬”能熬過去嗎?

如果冬天來了,春天多久會來?


喜馬拉雅聯合正和島為你打造私人商業內參,提供權威多元的商業資訊、商業案例及深度解讀,幫你即時把握經濟信號,預判未來大勢,看懂時局。


超過100精心打磨挑選的內容,在每個工作日準時與你見面。


識別下方二維碼,即刻訂閲

 點擊“閲讀原文”,訂閲你的私人商業內參
https://hk.wxwenku.com/d/2013326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