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小學生課業負擔重的源頭及破解對策——從中學校長髮出“救救孩子”的呼聲談起

城市怎麼辦2019-09-06 23:41:18


【摘要】中小學生課業負擔重,嚴重地傷害了孩子們的身心健康,目前已成了一個亟待解決的難題。要解決這一老大難問題,必須找準問題的源頭所在,這樣才能對症下藥、藥到病除。有一種很普遍的觀點認為,學生課業負擔重的源頭是培訓機構,還有觀點則認為是家長的不配合以及陳舊的教育觀念在作祟。實際上,中小學生課業負擔重的直接源頭在那些從事“雙超”(超教學大綱、超考試大綱)教育的“超級學校”,而主要責任則在教育主管部門。為此,要有效解決這一問題,一是要更新教肓觀念、破除“唯分數論”,二是要因材施教、分類管理,三是要嚴格標準、強化監管。

作者簡介


楊德廣,男,1940年2月生,江蘇南京人,中共黨員。教授,博士生導師。當代教育名家,享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的專家。曾任上海市高等教育局副局長、上海大學校長、新上海大學常務副校長、上海師範大學校長等,兼任中國高等教育學會副會長、全國高等教育學專業委員會理事長、上海市高等教育學會常務副會長、中國民辦教育研究院副院長、上海市高等教育學會常務副會長等職。先後獲全國教育科學研究獎、上海市科技進步獎、上海市首屆“教育功臣提名獎”、上海市“五四青年獎章”、“上海市慈善之星”、“全國十大老齡新聞人物”、“全國離退休幹部先進個人”、中國“當代教育名家”等榮譽稱號,創建“陽光慈善專項基金”,長期致力於慈善公益事業,榮獲中國慈善最高獎“中華慈善獎”慈善楷模。主要從事高等教育管理工作、研究工作和教學工作。

2014年,楊德廣教授被授予“全國離退休幹部先進個人”榮譽稱號,並受到習近平總書記的親切接見。



不久前,收到一所公辦初級中學校長髮來的信息,訴説了中學生課業負擔重的問題。閲後心情沉重。他説:“今天的教育把學業成績看得比天都大,不惜以犧牲學生的健康為代價,孩子們普遍缺覺、缺乏鍛鍊,近視率不斷攀升。學生學業難度高,一般智力的孩子根據現有課時根本完不成;學業成績的排名揮之不去。目前資優生花大量時間學習訓練(學校和教學機構),普通孩子就要花更長時間,這就是劇場效應。一些學習能力弱的孩子在學校合格率的綁架下,天天苦行僧地機械學習,這就是目前義務教育尤其是初中教育的現狀。”然後他又追加了一句:“為了國家的明天,請您幫助呼籲:救救孩子!”最近半年多來,我一直在調研和思考中小學生課業負擔重的問題,收到這一信息後,進一步促使我將這一課題繼續下去。一個課題報告、一篇文章,難以扭轉這一積重難返的局面,但把自已的調研成果和真實想法反映出來,供有關部門和同仁們參考,盡一份老教育工作者的責任,也是應盡的義務。


01

課業負擔重傷害了學生身心健康


我國大中城市中小學生課業負擔太重的問題,在時間上已延續了數十年,且愈演愈烈;在空間上已涉及全國各個省(區)市,且越來越廣;在關注度上,從家長、媒體到專家,從政府主管部門直至中央領導,層次越來越高。文章百千萬,文件堆成山,但至今沒有減輕,沒有見效。小學生的作業每天晚上要做到10點鐘以後,中學生的作業每天晚上要做到11點鐘以後甚至深夜一二點鐘。睡眠嚴重不足,百分之八十的孩子早晨起牀是被“叫醒”的,而不是自醒的,導致不少人早自修和上課時打瞌睡,聽課效率不高,課後則要花更多時間複習,只好“挑燈夜戰”,如此周而復始的惡性循環,學生疲憊不堪,學習成績上不去。到了雙休日,本該好好休息一下,但又被安排得滿滿的。為了提高學習成績,家長帶着孩子奔波於各補習班、興趣小組,穿梭在繁華大都市的街道車站,將大把錢拋灑到培訓機構。孩子累、家長累,整個社會都被拖累了。


這種“教育暴力”的現象後果是嚴重的,從眼前看,傷害了廣大中小學生的身心健康,小胖墩多了,近視眼多了,厭學情緒多了,體質下降多了,現在的小學生、中學生“實在太苦太累了”,的確要“救救孩子”了。從長遠看,許多被逼迫學習、被催化出來的“高分”學生,進了大學後學習動力不足,“掛科”嚴重。因為大學是要靠自己學習、自覺學習,沒有逼迫學習、“催化”學習的環境了,不少學生不會學習,不要學習,沒有創新思維能力,嚴重影響了人才的培養和成長。因此,減輕中小學生課業負擔,是為了人才的健康成長,刻不容緩。

楊德廣教授與受捐助孩子合影


02

課業負擔重的源頭在哪裏?


導致中小學生課業負擔重的禍源在哪裏?只有抓住這個主要矛盾,問題才能迎刃而解。許多媒體,連同教育主管部門,把中小學生作業負擔重的源頭一致指向“培訓機構”,認為是“培訓機構惹的禍”,是培訓機構在“忽悠、欺騙孩子的家長”。於是教育主管部門接連下文,要求“集中力量下重拳全面整治校外培訓機構”,並查處取締了一批違規違法的校外培訓機構。這固然是必要的,也能產生一些效果。因為的確有一些違規的培訓機構嚴重干擾了正常的教學秩序,增加了學生負擔。但是,把中小學生課業負擔重的主要責任推給校外培訓機構是不客觀的、不公正的,是在為真正的責任方推脱責任。


有位家長告訴我,他的孩子在一所公辦小學讀書,學生成績一直是全班前三名。但到一所著名的民辦中學報名並參加了摸底考試,竟沒有達到該校平均分數線,不少內容根本沒有學過,回家後嚎啕大哭,家長只好把她送到培訓班補課。有人調侃説,“現在是民辦中小學在引領公辦中小學前行”,看來不無道理。有些重點學校、名牌學校,即人們通常説的“超級學校”,在教學上存在嚴重的“雙超”現象,即“超教學大綱、超考試大綱”,教學內容和考試內容都超出教材內容。如果學生僅掌握課本知識及教學大綱內要求的知識,有些題目就不會做,考試成績則上不去,就不能升入理想的中學。家長為了讓孩子考出高分,不惜以犧牲孩子的休息時間和健康為代價,到培訓機構去學習,以適應和應對學校的“雙超”教育。


有人認為,由於培訓機構的存在,所以家長把孩子送進去了,由於培訓機構安排了高難度的學習內容,還佈置作業,所以導致學生負擔加重。殊不知,所有的培訓機構是瞄準學校教育、學生需求而開設的培訓項目。培訓機構是學校教育的延伸,是學校教育的補充,是為了滿足家長、學生的需求乃至學校的需求應運而生的。是先有學校教育的超前或不足,才有培訓機構的設置。一些優質的名牌學校,即“超級學校”提升了課業難度,導致家長、學生乃至公辦學校跟着他們奔跑。培訓機構是教育市場的產物,並瞄準教育市場。他們敏鋭地洞察到民辦學校的高難度教學內容和考題範式,捕捉到市場的需求,開設了各種相應的培訓內容和班級。由於培訓後效果較好,學生考試成績上去了,於是更是驅之若鶩。


由此可見,學生課業負擔重是由這些“超級學校”造成的。“超級學校”為什麼會出現教學中的“雙超”現象?一是這些“超級學校”為了拉開與普通學校的差距,顯示自己的“高水平”,即任意‘雙超’,導致其他學校也跟着“雙超”;二是這些“超級學校”為了選拔“尖子”學生,模擬考、入學考時提高超越教材的標準;三是由於有了超前學習的學生,導致小學一年級學生入學後參差不齊,有些進過培訓班的學生已經掌握三四年級的課本內容,對聽一年級的課不感興趣,於是教師加快了教學進度,超大綱、超教材教學,而有些沒有進過培訓班的學生則跟不上進度。家長大呼不進培訓班上當了,真的“輸在起跑線上”了,於是紛紛讓孩子提前進培訓班學習,一二年級的學生學三四年級內容,四五年級的學生學初中的內容。


由於中小學存在教學超大綱、超教材現象,於是教育培訓市場上的各種培訓機構瞄準“雙超”內容辦很有針對性的培訓項目。據瞭解,有些名牌民辦小學在招收學生時,不僅看智商,考核語數外知識,而且還要看情商,考核孩子的人際交往、禮儀禮貌等。於是專門有培訓孩子“情商”和禮儀的培訓班。有些小學、中學要考察學生的興趣、愛好、專特長,給予專特長學生加分,給參加競賽學生加分。於是專門有這些培訓內容的培訓機構產生。由於“超級學校”“雙超”嚴重,考題難度大,一般公辦學校跟不上,而家長又想把孩子送到民辦學校讀書,只好送他們去培訓班。先有少數學校的“雙超”,後有培訓機構開班。因此,學生課業負擔重的主要責任不是培訓機構而是學校。


有人説,學校很想減輕學生課業負擔,但家長們不配合,非要把孩子送去培訓不可,學生課業負擔重的源頭是家長。也有人説,現在的家長太浮躁,“望子成龍”心切,逼着孩子去上培訓班,把課業負擔重的主要責任推給家長。據瞭解,家長把孩子送到培訓機構主要有三方面因素。


第一,有些學校教育資源不足,教學質量不高,不少教師課堂教學不夠認真,或教學方法不得法,不適應一些學生的需求,於是家長把孩子送到培訓班補習在學校教學中的不足,提高語數外等課業水平。由此可見,根源在學校而不是家長。如果學校教學質量高,教師對學生因材施教,家長就不會花錢把孩子送到培訓班了。據瞭解,有些培訓機構聘任的都是高水平的教師,不少是在職的優秀教師,他們在培訓班輔導學生時認真、負責、仔細、耐心,甚至是“一對一”輔導,效果很明顯。輔導幾個月後,考試成績明顯上去了。如果我們的學校教育也能這樣,各類“補課性”的培訓班就沒有必要存在。


第二,不少中小學把“音、體、美”所謂的“副課”讓出來上“語、數、外”等所謂的“主課”,擠佔了學生體育和美育的時間,學生的興趣、愛好和專特長得不到發展。許多家長很重視孩子的素質拓展,但學校裏滿足不了,於是只好利用雙休日、節假日到培訓機構去補音、體、美等相關課程。如果學校裏的“副課”不被“主課”擠佔,而且還有各種滿足學生需求的課外活動項目,家長就不必在課餘時間送孩子去補繪畫、舞蹈、樂器等科目。那麼號稱“素質拓展”的培訓機構就不會那麼多,甚至會自然消失掉。沒有教育市場的需求,就不會有為教育市場服務的教育機構。


第三,不少家長的確存在“望子成龍”、急於求成的浮躁心態,這是社會因素造成的。在現今知識經濟社會,如果上不了好的中學、好的大學,將來很難找到好的工作。高等教育已經進入大眾化階段,孩子如果進不了好的大學,太沒有面子了。因此千方百計要把孩子送到培訓班,爭取考上好大學。導致這一心態和狀況的根源是教育資源不充足、不均衡。


一個班只要有一兩個學生去培訓班補習,其他家長唯恐孩子“輸在起跑線上”,於是一個個跟着進培訓班,導致“劇場效應”。

楊德廣教授與新疆葉城二中孩子在一起


03

“劇場效應”的責任人是誰?


“劇場效應”是指原來大家都坐在劇場裏看戲,後來有個別觀眾為了看得更清楚站了起來,於是別人也跟着站起來,大家都很累,但誰也不願坐下來,甚至還有人站到椅子上看,競爭愈來愈激烈。“劇場效應”反映在學校教育上,就是“超前教育”“拔高教育”。原本小學教育、中學教育都是在同一平台上,在統一的教學大綱和教材下從事教學活動,大家都“坐在課堂”裏,相安無事。後來有些家長讓孩子“超前”學習了,有些學校突破大綱實施“超前”教育、“拔高”教育。於是其他家長也送孩子去培訓班接受“超前教育”,其他學校也緊跟那些“超前教育”的學校實施“超前教育”“撥高教肓”。一些基礎較好的重點學校、有得天獨條件的民辦學校,在超前教育中產生了“考分好、升學率高”的效應,於是出現一批“超級學校”,家長們拼命讓孩子進這類學校。其他學校也在追趕這些學校。為了讓學生獲得高分,各校通過延長上課時間、大量佈置作業、惡性補課等手段,展開了激烈競爭和比拼。顯然那些“超級學校”處於領先地位,其畢業生考上名牌學校、重點學校的人多。而大多數普通小學和初中,由於基礎較差、生源較差,遠不如那些“超級學校”。為了追趕“超級學校”家長只好把孩子送到各種培訓機構。


那麼,真正的責任方是誰?也就是説中小學生課業負擔重的源頭在哪裏?劇場效應的主要責任人,表面上看是首先站起來的觀眾,而實際上是劇場管理人員在管理上不到位;超前教育的主要責任人,表面上看是少數超級學校的超前教育,而實際上是政府管理不當、監管不力。政府在管理上,把所有學校放在一個平台上,統一教材、統一考試、統一升學標準。一般學校與超級學校差距較大,形成不公平競爭,一般學校“赤了腳”也跟不上超級學校。


政府主管部門在評估督導學校教學質量時,主要關注學生的課業成績,關注學校的排名、各門課程的排名和升入名校的比率。而對學校裏的“雙超”問題,對學生課業負擔重的現象如何解決卻措施不力,這正是因為政府主管部門不僅對學生課業負擔重關注力度不夠,而且對“學業成績的排名揮之不去”,因此助長了學校“雙超”不減反增,學生負擔一直減輕不了。學校對教師的“雙超”則表現為以考分高低判斷教師的優差。區教育主管部門對全區學校考試結果排名,把一般學校與“超級學校”放在一起排列,每所學校各門課程在全區處於多少名都排列出來,給校長、教師造成巨大壓力,使他們沒有心思、沒有精力去抓素質拓展,而是想方設法在提高學生考分上下功夫。校長向教師施壓,若考分上不去、排名上不去,校長要請教師“喝茶”、減薪。教師為了提高考試分數,提升排名榜,把壓力轉移到學生身上,多佔用教學時間,多佈置作業。


如有所初級中學,語文教師每天佈置一小時分的課外作業,英語教師佈置一小時的課外作業,數學教師佈置一個半小時的課外作業。僅三門課,學生回家至少要花四五個小時,動作慢一點的要六七個小時。到了雙休日,每個教師佈置的作業就更多了。有些地區教育主管部門對教師佈置作業的狀況、學生負擔重的狀況都沒有列入學校的評估、督學範疇。如果説學生課業負擔重的直接源頭在學校裏面,那麼主要責任在政府。由於政府主管部門督查不力,沒有管住源頭的禍水,導致流下去後氾濫成災。因此政府主管部門是責任主體。前幾年當“奧數”成績作為升學籌碼時,社會上“奧數”培訓班風生水起,後來教育主管部門下令取消奧數班加分後,舉辦奧數班培訓的機構逐漸銷聲匿跡了。由此可見,只要政府加大監控力度,是能管控“雙超”的。



04

如何解決中小學生課業負擔重的難題?


綜上所述,導致當今小學生、中學生課業負擔過重的源頭在學校,主要責任在政府主管部門,破解這一難題必須由此着手。


更新教育觀念,破除“唯分數論”


當前小學生、中學生課業負擔重的根源就是為了追求考試的高分。有了高分,學生才能進入好的學校,由此學校榮光、教師榮光、家長風光。分、分、分不僅是學生的命根,還是學校、教師和家長的命根。為了獲得高分,政府主管部門用分數排名壓學校,學校用考核以及職稱晉升壓教師,教師用作業和考試壓學生,最苦最累的是處於弱勢地位的廣大學生。因此,減輕學生課業負擔,必須破除對分數的迷信和崇拜。


分數是對學生學習狀況的記載,對促進學生學習、瞭解學生學業情況有積極作用。但小學階段不宜過度關注分數。從小學到中學到大學,分數有遞增的價值,而從大學到中學到小學,分數的價值是遞減的。在小學和初中階段,主要是培養孩子有健康的身體和良好的行為習慣,不宜過度關注學習成績、考試分數,應淡化分數的作用,更不能拿考試分數作為衡量一個學生好差的標準。唯分數論將把處於長身體階段的學生引入歧途,阻礙了學生的全面發展,傷害了學生的身心健康。用高壓手段、用“教育暴力”逼出來的高分不僅有礙於學生的身心健康,而且還會導致學生產生厭學情緒。


學生的學習動機、學習態度、學習能力以及學生的身心健康,比知識和分數重要得多。決定孩子未來的成長或成才有兩大因素,一是健康的身體,二是良好的品德。如果沒有良好的品行基礎和健康基礎,就沒有今後再發展的動力,分數再高也是徒勞的。兒童和少年時代必須打好這兩方面的基礎,將來才能茁壯成長。因為義務教育階段的小學生和初中生,年齡在6歲至15歲之間,正處於生理和心理髮展的關鍵期,應着力於道德品質、行為習慣、身心健康方面的培育。人的成長和教育發展必須遵循一定的規律,違背了規律,必將一事無成。其中一個最重要的規律是循序漸進的規律,不能一蹴而就,不能拔苗助長。參天大樹總是從小樹苗開始培育起來的,要紮根大地、打好根基。根深才能幹粗葉茂。農作物總是於春季播種,經過春、夏、秋一二百天的培育才能成熟。兒童和少年時代正是打基礎階段,應着重在身心健康和品德修養上下功夫,而不是在知識灌輸上下功夫。就像莊稼一樣,有個從生長髮育到開花結果的漫長過程。


一個人的體力、精力以及時間是有限的,兒童少年時代,他們的身體心理髮育還不完全成熟,應引導他們養成良好的行為習慣,多參加各種活動,鍛鍊身體,不要把他們引到追逐分數、名次的考場競爭之中,而要讓他們在運動場上、課外活動中、與社會接觸中提升素質和增強體質。不要把他們關在教室裏、房間裏沒完沒了地看書、做作業。


對於小學生,應讓他們在“玩中學”、在“學中玩”,一半時間用於學習知識,一半時間用於拓展素質,多組織一些有教育意義的實踐活動、體育活動、文化活動、信息交流活動以及勞動或公益活動;對於初中生,要擴大知識點的學習,但應有三分之一的時間參加課外活動。淡化甚至取消小學階段的考試分數,才能消除對分數的追求和祟拜。只有不以考分來衡量學生的優劣好差,才能減輕學生課業負擔,把重點放在養成教育和身體鍛鍊上。


因材施教,分類管理


義務教育階段是指6歲至15歲適齡兒童少年,必須人人上學。其特點是學生人數最多,年齡跨度最大,智力和非智力因素的差距最大。我國現有小學16萬餘所,在校學生1億多人;初級中學5萬餘所,在校學生4千多萬人。這麼多學校和學生都放在同一個平台上,使用同一教材、同一要求、同一考評,是不客觀、不公平、不科學的。從人的智商和智力看是有差距的,有百分之一到百分之三屬於“超常”兒童(少年);從人的非智力因素看也是有差距的,意志力強、肯吃苦的“超常”兒童(少年)也是極少數。


這些“超常”學生進入“超級學校”,引起其他一般學校及其家長和學生的追趕,由於智力、體力等方面的差距,大部分學生追趕不上。家長們拖着他們的孩子去各種學習培訓班或強化班。“超級學校”的超前教育攪動了所有學校的正常教學秩序,攪動了所有家長的正常心態。如何解決這一難題,既要面向大多數小學和中學、大多數小學生和中學生,又要照顧到那些少數的“超常”學生的發展,亟待研究和解決。如果把這些“超常”學生與普通學生放在一起學習,一個是吃不飽,一個是受不了。所以要遵循“因材施教”的教育原則。


“因材施教”是指對不同的人施以不同的教育。然而,時至今日,“因材施教”未能真正做到。把“超常學生”與普通學生放在一起培養,不符合“因材施教”原則。“因材施教”,就應根據學生不同情況,將他們分別送到不同的學校去培養。這就需要創辦各種類型的學校,如英才學校、精英學校,以及各種特色學校,包括體育類、藝術類、科技類、外語類、國學類等。因此,建議將義務教育階段的學校設定為四類。


一是“超常”學校,包括英才學校、精英學校等,主要招收智商、智力超常,有刻苦學習、刻苦鑽研精神的學生。有人不贊成實施“超常教育”,認為這是搞特殊化,不公平,會形成教育的等級制。這種看法是片面的。我們要善待智力超常的兒童少年。如果將他們與其他學生放在一起培養,可能會泯滅他們的才華,建議各大中城市辦若干所“精英學校”,將現有的條件較好的“超級學校”改建為“英才學校”,吸引“超常學生”到“英才學校”學習,從而滿足各種各樣“超常”學生和有專特長學生的需要,滿足社會有關部門、單位對特殊人才的需求。這類學校可以是公辦的,更多的應由對特殊人才有需求的部門、單位舉辦,由個人、民營企業舉辦。政府主管部門負責制定相關的政策和管理條例,把控好學校設置條件和教育質量,制定這些“超常”學校及特色學校的質量標準及轉入、升入高一級學校的方案。


二是特色學校,即為各類專特長學生、為用人部門培養特殊需要的人才而創建的學校,主要招收對某一方面有強烈興趣愛好、有專特長的學生,包括體育、藝術、科技類的特色人才。他們從小就嶄露頭角,必須及早培養,如果放在普通學校不適宜他們的快速成長,而應放在專門的特色學校給予特殊培養和訓練。社會上有些部門需要各種各樣的特色人才、特殊人才,也需要各種各樣的特色學校來培養。這些特殊人才的成長有特定的年限和期限,如果放在普通學校跟其他學生一起培養,不可能成為有專特長的拔尖人才。“英才學校”和“特色學校”是為少數智商“超常”、專特長“超常”的特殊學生創建的特殊學校。這裏有專門的教師、設備、方法來培育“超常”學生,其必要性和優點有以下三點:一是把兒童少年中百分之一到百分之三的“尖子”學生及早發現和培養,有利於為培養一批拔尖創新人才奠定基礎;二是把這些學生放在英才學校單獨培養,可避免與一般學校放在同一平台上竟爭。三是分類管理後,政府主管部門可以對不同類型的學校制訂不同的培養目標、管理制度和考核辦法。


楊德廣教授在“中國城市學年會·2018”城市教育問題主題論壇上作《破解“錢學森之問”——做好超常學生的選拔和培育工作》主旨報告。


三是普通學校,面向極大多數學生的國民小學、國民中學,主要招收學校附近的適齡學生,經批准的少數重點學校可以跨區招生;這類學校佔總數的百分之九十以上。


四是特殊學校,包括為智障學生、為殘疾學生、為問題學生等設立的特殊學校。


對第一、第二類學校,要制定學生思想品德和文化課學習標準及考評辦法,其餘應放手讓學校自行管理,有充分的辦學自主權。建議教育主管部門設立相應的“超常教育司”或“英才教育司”(處、科)。把英才教育、特殊人才培養、拔尖創新人才培養,納入教育規劃中,落實到學校教育中。如果把普通學校與培養“超常學生”的“超常學校”分開來管理,包括招生制度、教學內容、考評指標都分開,就不會出現“普通學校追趕超級學校”“民辦學校引領公辦學校”的現象。


嚴格標準,強化監管


分類管理後,第三類的普通學校佔絕大多數,這類學校如何減負將是重點要研究和解決的問題。


一是嚴格把中小學教學內容限制在教學大綱和教材之內,每門課的教學不得超過大綱教材的範疇。教師教學時必須按大綱和教案設定的進度,按教材知識點循序漸進地進行教學,不能因為班級裏有一些超前學習的學生,任意把教學進度加快,教材難度加大。必須立足大多數,讓那些提前學習的學生得不到優越感和優待,今後家長們自然就不會提早送孩子進培訓班了,其他家長都可以放心地不送孩子超前學習了。把好每一次測驗、考試的關口。測驗考試的內容必須在大綱和教材之內,教師只要認真地教好書,學生只要認真聽好課,做好作業,就能考出好成績。這樣社會上的培訓班自然會減少和消失。“超常學生”的選拔和培養並非由“英才”學校所壟斷,普通學校也可以在同一年級中辦1至2個“尖子班”“提高班”,把智商特別好、學習成績優異的學生集中到這些班裏,像“英才學校”那樣可以超大綱、超教材教學,這種班級的學生不是固定的,而是流動的。採取“優上劣下”的制度,激勵優秀學生繼續前行,讓跟不上的學生迴歸普通班學習,也可以激勵普通班學生努力學習,爭取進入“提高班”“尖子班”,使學校真正形成“因材施教”“你追我趕”的良好學習環境。


二是制定學生課業學習的時間標準。從教育規律和學生身心發展規律出發,各校從實際出發,規定各年級、各門課的學習時間,包括每門課的課堂教學時間、課外作業時間,綜合起來確定每個學生用於課業的時間。制定課業學習的標準,要立足於大多數學生的學力狀況。從我國現狀看,小學生一二年級學生每天課業學習6小時左右(其中課外作業1小時),小學高年級學生每天課業學習7小時左右(其中課外作業2小時),初中學生每天8小時左右(其中課外作業時間3小時)。小學生每天至少要有2小時課外活動,初中生每天至少要有一個半小時的課外活動。中小學都應適當安排一些勞動課,既有利於培養勞動習慣,又可以充實課餘活動,調節腦力勞動。


三是加強監管和督導。政府主管部門對學校的評估,學校對教師的考核,都要把教學內容、考試內容有否“雙超”,學生課業學習時間,包括課外作業時間有否超標,作為剛性的重要內容之一。摸底考試、升學考試的內容都必須在“教學大綱”和“考試大綱”之內,任何學校不得超綱。


四是小學和中學要組織多種多樣的課外興趣小組活動。有文藝、體育、科技、人文等各方面的課程,讓每個學生根據自己的專特長和興趣愛好,自願報名參加,充分滿足學生的需求。學校如果缺乏相關專長的教師,可以到校外、到社會上聘請,也可以邀請有資質的培訓機構到校內培訓學生。


五是初中階段嚴格實行就近入學制度,取消初中入學考試,包括變相的考試,如果確實沒有入學考試,小學生的學習成績、考試分數不作為升學的依據,也不必再考試,必然會淡化學生和家長對考試分數的追求,沒有必要花錢、花時間、花精力再去到培訓班補課。



此文刊於《中國教育學刊》2019.08期

[關鍵詞]中小學生;課業負擔;超級學校;劇場效應;破解對策

[中圖分類號]G632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2-4808(2019)08-0000-00

供稿:黃玉燕

審核:孟   昌

點擊閲讀原文歡迎參加“兩獎徵集”

↓↓↓ 
https://hk.wxwenku.com/d/201326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