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年前的一個決定,葬送了英國人的霸主之命

FMBA2019-09-06 19:39:06


烏鴉校尉作品

首發於微信號 烏鴉校尉

微信ID:CaptainWuya


1971年8月15日,美國總統尼克松放了個大招:向全世界發起無差別貿易戰!



尼克松會做出這個決定,是因為美國自身的情況很糟糕:

越戰嚴重拖累了美國經濟,美國持續通貨膨脹很久了;同時,德國和日本製造業崛起,在家電、汽車等領域擠壓美國的空間。


最要命的是,72年就大選了,尼克松正在連任的關鍵時刻,經濟不行還怎麼連任?


於是,尼克松向美聯儲施壓,要求美聯儲立即降息,印鈔票放水,把經濟數字搞得好看一點。



對外,針對日本和德國製造加關税。


如果當時尼克松也有推特的話,畫風肯定也是:“日本、德國這些國家無恥地操縱匯率,用貨幣貶值的方式傾銷商品,搶走了美國人的工作!



但貿易戰和匯率戰並沒有帶來預期的效果,反而讓二戰後美國一手構建的“佈雷頓森林體系”加速崩潰,美元不再與黃金等價。


西方國家股價普遍下跌,加劇了國際經濟、金融的動盪,史稱“尼克松衝擊”。


可惜的是,當時並沒有其他貨幣有能力與美元抗衡,美元露出的大破綻並沒有動搖美元的霸權地位。


尼克松時代的美國財長康納利留下了那句名言:“美元是我們的貨幣,卻是你們的麻煩。


48年後,美國又換上了一位共和黨總統,歷史再次重演



只不過這一次,美元的地位遠沒有之前那次穩固,人民幣有機會逆勢而上,如同當年美元取代英鎊一樣,撬動美元霸權。


美元取代英鎊的故事,要從兩個經濟學家説起——凱恩斯懷特



1.逆流而上的智者——凱恩斯


1915年9月8日,德國人研製的祕密武器——齊柏林飛艇出現在倫敦上空,炸彈不時從高處落下。



其中一枚炸彈落在了高瓦街附近,附近的居民爭先恐後地找地方避難。

然而,住在這裏的一名叫凱恩斯的經濟學家卻顧不上這些,他當天寫了一封信給母親:


在財政部裏。我一直忙個不停,但我熱愛這份工作。今天我受英國財政大臣委託撰寫一份備忘錄,和往常一樣,我只有一天的交稿時間。”


1916年6月,英國經濟學家凱恩斯被政府徵召,擔任財政大臣的戰時顧問,他最主要的工作,就是分析英國的戰時財政狀況,為英國籌措足夠的錢來打仗。



當時,一戰爆發,整個歐洲都打成了一鍋粥。


凱恩斯在報告中發現,這場大戰在瘋狂消耗英國的經濟實力,反而是美國大發橫財,不斷吸血:

英國每個月要在美國花掉2億美元(摺合現在為41.5億美元)採購戰爭物資,其中大約一半資金通過賣黃金儲備以及出售美國及加拿大的債券籌措,其餘的則是通過向美國的銀行家借錢。


海上,德國的潛艇部隊專門盯着英國商船獵殺,英國商船平均每開出去4艘,就有一艘葬身海底。

德國人甚至放出豪言,要在6個月內滅掉英國。



在德國潛艇肆虐2個月後,美國為了繼續跟英國做生意,對德國宣戰。


很快,協約國一路高歌猛進,擊敗德國,1918年11月11日,德國投降,第一次世界大戰告一段落。



消息傳來,英國上下都洋溢着歡快的氛圍,大家都在慶祝來之不易的和平。


而凱恩斯卻是一個另類,他反而比戰前更緊張,眉頭緊皺。他清楚地知道,有一種東西比德國神出鬼沒的潛艇還可怕,那就是美元


長久以來,倫敦一直都是欣欣向榮的世界金融中心,但是戰爭慢慢扭轉了這個形勢——英法等歐洲國家欠了海量的美元債務。


英國財政如此依賴美國,早晚會把美國養成自己的大敵。



1919年1月18日,凱恩斯跟隨英國代表團來到法國凡爾賽宮,跟世界主要國家商量戰後的新秩序。


這是一羣列強的分贓會議,它們對德國索要天價的戰爭賠款,準備榨乾德國的每一滴血,好補償這些年的戰爭損失。


凱恩斯認為兔子急了還能蹬鷹,戰爭賠款不能要得太過了,不然德國人還不上錢,鋌而走險殺債主並不是不可能。



凱恩斯努力勸説會議的主要參與方不要殺雞取卵,但是英法根本不聽。


在歐洲列強的強烈要求下,德國人被迫交出了全部的商船和殖民地,而且每年要上交20萬噸新船,4400萬噸煤,37萬頭牛,化工和醫藥產品的一半。


除此之外,政府還要連本帶利賠償2690億金馬克,放到今天價值是3890億美元。


對當年的德國人來説,這個債務幾代人都無法還清。


圖:流落街頭的德國一戰殘疾老兵


一戰才剛剛結束,英法就埋好了二戰爆發的火藥桶。


凱恩斯對歐洲政客們的鼠目寸光感到失望透頂

在簽署《凡爾賽和約》的前三週,凱恩斯一怒之下辭官回家,研究經濟學、寫書。


那一年的晚些時候,凱恩斯奮筆疾書寫下了一本書——《和約的經濟後果》,這本“巴黎和會談判回憶錄”,直指凡爾賽合約的愚蠢,使得凱恩斯名聲大噪,在歐美幾乎家喻户曉。



沒過多久,這本書一語成讖。


20世紀20年代,全球都開始出現經濟危機,德國貨幣貶值,物價飛漲。

比別的國家更慘的是,在經濟危機之外,德國還有天文數字的債要還,這讓德國人怨聲載道,日子要過不下去了。

1923年《每日快報》上刊登過一則奇聞:市政府發來賀信,慶祝一對老夫婦的金婚之喜,通知他們將按照普魯士風俗得到一筆禮金。


第二天,市長帶着一眾隨從隆重而來,莊嚴地以國家名義贈給他們1,000,000,000,000德國馬克——或者半個等值的英國便士。

德國民眾覺得都是英法的壓榨,才把好好的德國變成了這個鬼樣子。


德國人迫切地需要一個人幫他們解決這個問題。

於是,他們選出了希特勒。



希特勒很有能力,他上台後第三個年頭,德國的失業率就降到了0,上台5年,德國的國民生產總值增長了102%。


德國人認為希特勒是魔法師,會變錢,但其實,希特勒的錢一部分是從猶太人那裏搶來的,一部分是從美國借的。


美國借給希特勒不少錢,甚至還出面調停英法減少、延後德國的戰爭賠款,那段時間,美國銀行家就是德國最尊貴的客人



甚至在二戰爆發後的幾個月裏,希特勒的虎狼之師在歐洲攻城略地,“歐洲的盟友”美國人還在給德國人賣物資大家熟悉的布什家族,就是靠給希特勒賣石油發家的


和凱恩斯想得一樣,希特勒想到的最直接解決債務的方法,就是把債主殺了,一了百了。


很快,英法聯軍一路潰敗,歐洲大陸幾近完全淪陷。


敦刻爾克大撤退


而説中了這一切的凱恩斯,此時已經是西方經濟學宗師級的人物,他開創了經濟學領域的“凱恩斯革命”,被譽為“宏觀經濟學之父”。

後知後覺的英國政府請凱恩斯來幫助他們度過難關。


雖然凱恩斯當時體弱多病,但在接到政府邀請時,凱恩斯還是選擇出山幫英國政府籌集錢糧,跟美國人談判。

在和美國人的談判中,凱恩斯碰到了自己的粉絲,也是另一個經濟學家——懷特。


2.珍珠港事件的幕後推手——懷特


懷特在美國出名的經歷,是因為有人認為他是珍珠港事件的幕後推手。


當時,日本在東南亞快速擴張,影響到了美國的利益,美國打算停止向日本出售鋼鐵、石油等戰爭資源,日美關係非常緊張。


1941年11月20號,美國情報部門截獲並破譯了日本本土發給日本駐美國大使館的電報:“11月29號之前,必須解決日美貿易分歧問題!


果然,日本駐美大使野村吉三郎和特使來棲三郎向美國政府提交了一份“臨時協議”,重點是緩解美日之間的緊張局面。



針對日本提交的協議,美國財長摩根索要給總統寫個備忘錄,提一下反饋建議。


但是,美國財長摩根索在對日外交方面是個外行,他看助手懷特挺能幹,就讓他來寫備忘錄。


於是,哈里·懷特這個跟對日本外交沒啥關係的經濟學家,寫了一個非常極端的備忘錄,還被遞到了美國總統的桌子上。



這份備忘錄的名字叫《消除對日緊張關係及確保戰勝德國之方法》,名字聽起來很和平友好,但裏面的內容與標題截然相反,每一條單拎出來都能把日本逼上絕路:


  1. 日本從中國和東南亞撤出全部武裝力量;

  2. 停止扶持汪精衞政權,只能支持日本的對手南京國民政府;

  3. 如果日本不遵守,就切斷日本的鋼鐵、石油供應;


羅斯福看了以後非常猶豫,他擔心這些條款會把日本逼太狠了。可是,懷特在這時候趁熱打鐵,又給總統寫了一封言辭激烈的信。


“不要為了帶血的黃金,就把中國出賣給他的敵人”、“我們美國可是民主國家中偉大的反法西斯鬥爭中世界領袖,怎麼能繼續資助日本?”


羅斯福最終還是下定了決心,對日本下了《最後通牒》,裏面的關於中國問題的核心要求的幾點都取自懷特的方案,而且堅決不做任何讓步。



日本政府在接到這份最後通牒後,覺得橫豎是個死,還沒有商量的空間,不如賭上一把跟美國拼命。

日本一打美國,全世界都高興了。


當英國首相丘吉爾聽到美國在珍珠港死傷慘重的消息時,明面上迴應的是:“這是一場浩劫”,但是私下裏他將日本的襲擊稱為“一件幸事”、“大英帝國前所未有的好運氣”。


蘇聯在美國情報辦公室的負責人維塔利·巴甫洛夫聽到消息,知道蘇聯要從兩線作戰的困境中解脱了,深深地呼出一口氣。



美國陸軍參謀長喬治,馬歇爾將軍在戰後提出:如果日美談判沒有在1941年徹底崩潰,日本也許不會賭上國運襲擊珍珠港。


於是,作為對日《最後通牒》的始作俑者,懷特一下子在美國政界出名了,上了時代雜誌的封面,還有人開始懷疑,懷特會不會是蘇聯間諜



但懷特的上司,美國財長摩根索卻不在意這些流言,他很賞識這個聰明的下屬。


1941年12月8日,在珍珠港遭到襲擊的第二天,美國財長摩根索在晨會上宣佈,他準備提拔懷特為“部長特別助理”,負責替他處理跟外交有關的事物。


懷特就此平步青雲,躋身華盛頓最有權力的人士之列。

而在學術上,懷特是凱恩斯的粉絲。



3.凱恩斯VS懷特


曠日持久的戰爭不僅讓英國和美國此消彼長,還把凱恩斯和懷特兩個經濟學家推到了同一張談判桌上。


因為在二戰最艱難的時刻,英國一直依賴美國的貸款來獲取戰爭資源。


有便宜可以佔的時候,美國當然不會客氣,美國雖然表面上同意跟英國簽署《租借法案》,用優惠的方式給英國提供貸款。

但暗地裏,美國無時無刻不在想着,怎麼利用自己黃世仁的身份,要英國人的喜兒。


美國財長摩根索命令懷特提交一份報告,估算英國的黃金儲備以及在美國的資產。

懷特發揮了他的數學天賦,把英國手中僅剩的家底摸得一清二楚。



清楚了英國有多少底牌,美國敲竹槓的時候就得心應手了。


此時的英國在希特勒的狂轟濫炸之下,工業生產能力被大幅削弱,糧食供應不上。


一開始,英國採取了糧食配給制,靠糧票讓老百姓節衣縮食,但後來物資短缺得太厲害,什麼票都是形同虛設,即使政府發了雞蛋票,店鋪裏也沒有雞蛋了


當時英國人的“布票”和“糧票”


而這時本該到港的美國物資,卻遲遲沒有來。

丘吉爾被逼急了,不得不給美國總統羅斯福打電話“借點雞蛋”。


二戰時期美國的雞蛋粉罐頭,很方便運輸和儲存


美國就利用食品、藥品、彈藥這些物資威脅英國:有借有還,再借不難,你已經跟我借了不少錢了,英國在美國的企業啊,工廠啊是不是考慮先清算一下抵債?


在美國政府的逼迫下,英國在美公司的資產被快速清算。

比如柯陶德家族的生產纖維的“美國人造絲公司”,這是英國擁有的規模最大、盈利最好的美國公司。

結果這樣一家經營良好,現金流充沛的好公司被迫以5400萬美元的價格賤賣,大約為其實際價值的一半

得知這一消息後,凱恩斯氣得直跳腳,大罵美國趁人之危:

在英國為共同事業和國家存亡而鬥爭之際,美國坐地起價,盡最大可能地剝奪我們的流動性資產,從而使我們手頭的儲備降至最低限度,堪堪夠滿足戰爭餘下階段中租借法案所不能涵蓋的大量債務。

在凱恩斯眼裏,這就是光天化日的搶劫。


然而讓英國更絕望的事情還在後面,美英在談判敲定《租借法案》細節的時候,懷特提出要在協議裏增加第七個條款:“自由貿易原則”。

表面上説要“互惠互利”,改善全球經貿關係,實際上這個條款瞄準的是大英帝國龐大的海外殖民地。

以前印度、緬甸等等英國在海外的殖民地想要買東西,那隻能用英鎊買英國貨,出口的原材料也只能廉價賣給英國。

1921年英國控制的殖民帝國版圖


英國人只需要當中間商賺差價,利用霸權躺着吸全世界的血就行了,現在美國人想要英國人答應,美國貨也能進入殖民地市場。


美國不僅想搶英國國內的錢,還要搶英國海外的錢。



凱恩斯堅決反對這個第七條,他認為美國提的“自由貿易”原則很虛偽,目的就是肢解英國在全球的霸權。

但美國人很堅決,其它條款都能談,這個第七條堅決加上,否則英國就別想要美元貸款了。

為了渡過眼下的困局,凱恩斯和談判團隊只能硬着頭皮簽下《租借法案》協議,飲鴆止渴

4.佈雷頓森林,新老霸權的最終決戰

1942年5月,太平洋上爆發了人類歷史上第一次航母對決,日美航母戰鬥羣在珊瑚海慘烈廝殺。

美軍拼着損失一艘航母和多艘戰艦的代價,成功擋住了日本連勝的戰略攻勢。


一個月後的中途島航母大決戰中,美國以少勝多,擊沉日本“蒼龍”、“飛龍”、“赤城”、“加賀”四艘重型主力航空母艦,徹底扭轉了太平洋戰場的局勢。

而與此同時,英國人也在新加坡和日本人開戰。

這場戰鬥中,英軍菜得摳腳的表現讓所有人都看到了英國的虛弱。

為了跟美軍決戰,日本已經從中國和東南亞抽調了大部分精鋭的甲級師團,剩下的都是丙級、丁級這種戰力一般的部隊。


但就是剩下的這些不入流的軍團,依然把英國人打得滿地找牙。


1942年2月,一家澳大利亞報紙吹噓英軍在新加坡的防線固若金湯:“我們的大炮比聖誕節布丁裏的葡萄乾還要多,絕對守得住新加坡”。


然而日軍一攻進來,英國人的炮立馬就跟葡萄乾一樣軟,沒怎麼抵抗就向日本人投降了。



最終,有13萬名英國、印度和澳大利亞士兵在馬來西亞和新加坡淪為戰俘,比戰敗更加恥辱的是戰俘數量居然是傷亡人員的40倍之多!


英國曆史上最恥辱的浩劫,規模最大的投降,就在新加坡!”丘吉爾如是説。



對日本人的戰績也是英美兩國此時國力的最好體現。


在二戰大局已定時,美國財長摩根索給懷特佈置任務:起草一份備忘錄,為戰後的國際貨幣秩序打下基礎。


這個新秩序的目標只有兩個:將世界金融中心從倫敦移至美國財政部;

讓美元成為戰後整個世界外匯交易的基本單位,也就是真正的“世界貨幣”。



但是英國是不可能心甘情願交出霸權的,金融界的新王和舊王之間,決戰在所難免。


這場決戰發生在美國的佈雷頓森林。


佈雷頓森林會議舊址


在這場會議上,英國代表團的核心智囊自然是凱恩斯,這個出生劍橋世家的天才學霸西裝筆挺,是女王冊封的英倫貴族。


而另一邊美國代表團的軍師,卻是其貌不揚,出身貧寒,經歷兩次考試才在30歲上了大學的懷特

懷特一直在學習凱恩斯的經濟學思想,堪稱是凱恩斯的迷弟


1944年7月1日,44個國家的代表團齊聚一堂,商討戰後的國際秩序。

而懷特就像參加線下粉絲見面會那樣,見到了他的偶像凱恩斯,只不過他不是來要簽名,而是來對抗他的偶像。


矮的那個是懷特,高的那個是凱恩斯


有記者甚至看到52歲的懷特跟61歲的凱恩斯握手時候,身子微微顫抖,甚至有點喘不過氣,伸手鬆了一下脖子上的領帶。


久經談判場考驗的凱恩斯表情看上去非常鎮定,內心深處則惴惴不安,因為他知道英國手裏的牌太少了。

弱國無外交,當時的美國擁有全球最多的黃金和最強大的軍隊,而大英帝國只剩下一屁股債。



英國最強大的談判籌碼,大概就是凱恩斯的大腦和驚人的辯論技巧。


他清楚英國的黃金儲備已經不支持它的金融霸權,那就乾脆推倒重來,聯合全世界創建真正意義上世界銀行,發行通用的“世界幣”。


凱恩斯把名字都想好了,就叫“Banker(班科)”。

凱恩斯的世界幣明面上是為全世界考慮,一勞永逸解決匯率問題,但實際上是想防止美元一家獨大,統治世界。


他還提議把國際清算組織設置兩個總部,一個在倫敦,一個在紐約,由英國負責歐洲和中東,而美國則主管美洲和遠東,想跟美國“劃洋而治”。


美國當然不可能跟虛弱的英國“劃洋而治”。

羅斯福當時看到談判桌前線傳來的電報後,直接一口回絕


美國媒體也嘲諷全開:“擁有棒球的孩子才是隊長,全世界有280億黃金,而美國擁有其中220億,山姆大叔才是隊長,英國就別出來丟人了!



對凱恩斯的垂死掙扎,懷特提出了一個針鋒相對的方案:“美元與黃金掛鈎,其它國家的貨幣統統跟美元掛鈎。


懷特勾畫出了用來執行他計劃的兩個新設機構的詳細藍圖:一個叫“聯合及聯繫國穩定基金”,另一個叫“聯合及聯繫國復興開發銀行”,日後這兩個重要的組織將化身為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和世界銀行



擂台現在已經搭好,美英兩個方案可以一決高下了。


從制度設計上看,凱恩斯的設計更加科學,但當時會場上的輿論環境,顯然對懷特更有利。

原因很簡單,全世界8成的黃金都在美國,而且全世界國家戰後重建,都需要海量的美元。


在佈雷頓森林的會議上,凱恩斯經常能在辯論中讓懷特啞口無言,但在會場外,其它四十多個國家都搶着去見美國代表,爭取能在美國新秩序下多撈到一些好處。

在國力差距的面前,凱恩斯的努力都是枉費心機。



“這個偉大的國家將要擔當一個更加重要的角色,它如此奪目,它會繼續繁榮,復興這個世界。”


羅斯福極力的推銷懷特方案,以充滿自信的聲音向世界各國傳遞着一種霸氣和力量。

言下之意就是,誰不聽美國的,誰就別借美元來“戰後復興”。


結局是早已註定的,除了英國以外,其它43國家都投了懷特的方案。



凱恩斯眼見大勢已去,只能無奈接受,還跟美國提了最後一個條件,那就是讓英國這些殖民地繼續用英鎊,懷特答應了偶像的要求。


為了談判費勁心力的凱恩斯,還沒撐到一年就去世了。


凱恩斯死後的兩個月,美國就斷掉了給英國戰後重建的貸款,提出了進一步的條件——英國人想要繼續借錢的話,那就把凱恩斯提的條件廢除掉,允許殖民地自由兑換美元。


凱恩斯盡全力為英國保留的一點遺產,也被吃了個乾淨。



由於欠了美國太多錢,英國的財政狀況每況愈下,甚至就連在印度的駐軍,都要殖民地自己籌錢供養。


1947年7月15日,也就是殖民地放開貨幣兑換的第一天,殖民地國家的居民紛紛將所持有的英鎊兑換為美元,用以購買美國商品,英鎊的匯率急轉直下。


拋棄英鎊之後,印度等國家紛紛獨立,大英帝國最後的餘暉消失了。


諷刺的是,戰勝了凱恩斯,奠定美元全球霸主地位的懷特,日子並不好過,因為他支持美國與蘇聯聯合,FBI開始調查他跟蘇聯情報人員的關係。


懷特的手稿,觀點主要是社會主義經濟有值得借鑑的地方


杜魯門總統本來都提名他當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執行董事了,最後懷特還是在1948年被拉上聽證會審問。


懷特極力否認自己是蘇聯間諜,在聽證會舉行的第3天就因病去世了,他的身份究竟如何也成了一個謎。



尾聲.新的挑戰者


1971年,美國人走到了和英國人類似的困境。

日本、德國的強勁崛起使得美國的製造業不斷潰敗,美國從貿易順差逐漸變為逆差,黃金源源不斷流出美國。


美元兑換黃金的佈雷頓森林體系扛不住了,美國選擇直接賴賬:拒絕讓黃金再兑換美元。


法國人比較會見風使舵,提前好多年就看出了美元的危機,戴高樂總統派出專機,把存貯在美國的黃金一噸噸的運回了法國。


可惜的是,當時其他國家和地區的貨幣,並沒有足夠的能力威脅美元,給了美元喘息的機會。


很快,美國找到了新的,也比黃金更普遍的東西——石油,新的美元霸權體系又在石油的腳下搭建起來。



石油美元體系讓美元的霸權又續了很多年,現在,美國是全世界欠債最多的國家,製造業空心化,如果不是航母的支撐,美元霸權完全不可能維持下去。

最讓美國擔憂的是,人民幣和歐元的地位,也是當初的英鎊遠不能比的。


和當初的英國一樣,美國在常年的戰爭中消耗自己的實力,自亂陣腳,給了美元被超越的機會。

但是,和美元壓倒英鎊一樣,人民幣想要慢慢壓倒美元,也要經歷漫長的談判和鬥爭。


從2016年開始,中美之間的對抗已經逐漸延伸到各個領域,在香港之後,貨幣戰,金融戰一定會成為新的戰場。

人民幣想把霸主挑落馬下,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烏鴉校尉整理編輯,首發於微信公眾:烏鴉校尉(ID:CaptainWuya)


參考資料:

本·斯泰爾, 符荊捷, 陳盈. 佈雷頓森林貨幣戰[M]. 機械工業出版社, 2014.

科創遠川匯:誰在操縱匯率?

知乎日報:二戰時候的英國,用三分之一的糧食養活了所有人

百萬讀者都在讀

特朗普:一個不為靈魂低吟紛擾的存在——美國西北大學心理學教授萬字長文剖析特朗普的性格與心理

“美國人就像被慣壞的孩子,跟他們談判非常困難!”

美國人眼中的中國崛起 | 哈佛教授TED演講

黃奇帆:中國如果實施零關税,會發生什麼?

中國最賺錢的公司,要開始去庫存了!

成年人的崩潰,都是靜悄悄:你能挺過多少坎,就能成多大事

成年人的沉默,是最大的體面:笑罵由人,灑脱做人

人生不僅是一場康波,還是一場超級債務週期

楊錦麟:只要不走回頭路,中國的前途是光明的

大家是否誤判了:房租、滯漲與消費降級

寫給40不惑的我們:被時代的浪潮推動還是被時代拋棄?

為什麼有的人年紀輕輕,思想深度卻遠高於常人?

貿易戰持續升級,中國應採取“無視論”的智慧

私企的衰退:那些正在消失的、慘淡經營的、痛苦掙扎的公司……

劉強東事件,馬雲到底嗅到什麼危險?

美銀美林警告:一切都像極了1998年

想要辭職的第896天

600億的背後

在菜市場,老百姓從不説降級

“浙江幫”,資本市場最豪華朋友圈:金科文化3年做局,大佬步步驚心!

樑建章:為什麼我對中國經濟還是謹慎樂觀

諾獎得主:房租管制是摧毀一座城市的最好武器

去槓桿成果:超11家地方國資平台拿到A股殼

正在消失的中產,釋放了一個危險信號

「至暗」時刻,「涅槃」時刻

槓桿的輪迴,眾生的焦慮

請做好5年內隨時失業的準備

年度最扎心視頻:不愛惜身體的人,會被懲罰!

50句驚豔世人的電影台詞:請原諒我戳痛了你所有記憶

最可怕,是書生熱衷於江湖;最可敬,是江湖客捧起了聖賢書

任正非最新內部講話:中國最大的武器是13億人民的消費

央行前副行長吳曉靈:做好泡沫破滅準備

孫立平: 當前最急迫的三個問題——國家的方向感、精英的安全感、百姓的希望感

違約進入下半場:從民營企業接盤到居民破產!這真是一個偉大的時代!

從美蘇冷戰的歷史來看即將到來的中美冷戰

高善文:中國槓桿表面上是金融問題 本質上是財政問題

這是今年最犀利的演講:國家命運與個人命運

至暗時刻,“不死鳥”照亮未來

證監會為啥要力推獨角獸?

股災三年祭:從狂熱到崩塌


由FMBA歷屆校友推薦的文章集錦,版權屬於原作者



https://hk.wxwenku.com/d/2013247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