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羽臣再衝IPO:盈利全靠返利,拖欠貨款曾被告上法庭

ipo觀察2019-09-06 19:38:47

版權信息|文ipo觀察(ID:ipo2012)原創,載請註明來源!

近日,證監會發布廣州若羽臣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稱“若羽臣”)的招股説明書。作為美贊臣、蘇菲、Swisse等母嬰、美粧個護、保健品品牌的中國電商代運營商,若羽臣再次嘗試IPO。本次ipo發行不超過 30,430,000 股,募集資金7.17億元。
若羽臣是一家全球快消品品牌電子商務綜合服務商, 2015年12月曾在新三板掛牌,掛牌不足一年便發佈了公司進入上市輔導的公告,在2017年8月首次向證監會提交招股書,隨後又進入終止審查狀態。
此次申報若羽臣的業績較上次有了大幅提升,招股書顯示,若羽臣2016-2018年營收分別為3.73億元、6.7億元、9.3億元;淨利潤分別為3065萬元、5764萬元、7742萬元,2018年業績大漲。
若羽臣收入來源主要包括線上代運營、渠道分銷和品牌策劃服務三類,其中前兩類服務為該公司的主要收入來源,佔比超80%,因此它大部分收入均來自銷售商品差價,更類似於一家線上經銷商。截至2018年12月31日,已經與77個品牌達成合作,以天貓、京東、唯品會等大型平台的電子商務品牌旗艦店或專營店為主要線上專櫃進行銷售。

靠一款祛痘產品發家,客户説翻臉就翻臉

2007年,1985年生的王玉,就讀於江西財經大學學習計算機科學與技術專業,這一年他創辦了校園區域B2C平台“愛購網”。兩年後,他來到廣州,成為祛痘護膚品牌“比度克”的第一家線上經銷商,用了五年時間將之塑造成為全網年銷售額達3個億的祛痘領導品牌,並帶動了其線下的渠道擴張。與比度克合作,若羽臣賺到第一桶金,隨後規模不斷擴大到母嬰用品、保健等領域。
2014年之前,比度克還是若羽臣最大的供應商,採購佔比達到36.7%,隨後,但2015年後比度克採購金額不斷減小,隨後消失在主要供應商列表中。
兩個相互成就的合作伙伴已經翻臉,原因在於:2016年5月,比度克向所在地的湖北恩施中院提起訴訟,要求若羽臣支付拖欠的2099萬元貨款及其逾期付款利息,並解除合作關係。
最終若羽臣一審敗訴,被判支付貨款2099萬以及相應的逾期貸款利息,若羽臣的銀行賬户被查封凍結。不過在判決生效前,若羽臣與比度克達成和解,若羽臣向比度克支付貨款和利息,並將價值650萬的貨物以進價退給比度克。

與朗姿對賭

股權結構來看,若羽臣的實際控制人為王玉、王文慧夫婦,兩人直接及間接控制的股份比例為 53.32%。在其前十大股東中,朗姿股份的持股無疑是一大亮點。目前,朗姿股份持股1500萬股,佔比16.43%。
2015 年 5 月,朗姿股份以1.1億元現金增資,對應註冊資本250萬元,剩餘 10,750萬元計入資本公積,每股價格為12.67元。
此前公開轉讓書信息顯示,若羽臣引入朗姿股份同時簽署了對賭協議,要求羽臣2015年、2016年、2017年的淨利必須達到最少3150萬元、4095萬元和5460萬元。否則,朗姿股份則有權要求調整持股比例或調整投資額度。
而實際上,若羽臣2015、2016年兩年均未達標,2015年差額超2000萬,2016年差額超1000萬元,這意味着,若羽臣似乎已觸發了對賭條款協議。如果朗姿要求調整持股比例,有可能造成創始控股股東將喪失控制權;若朗姿股份要求補償差額,若羽臣將抽走數千萬元現金。
但是對賭協議還簽訂了補充條款:“如屆時公司擬進行IPO,朗姿同意於提請IPO申報前中止本協議“業績承諾及估值調整”條款的約定;如公司IPO成功,則上述條款自始失效。“由此可見,若羽臣衝刺IPO實屬無奈之舉。

品牌返利成主要利潤來源

數據顯示,2018年網絡零售市場交易額將達76900億元,其中移動端交易額達57370億元,佔比74.6%,比2013年的交易額增長近21倍。網絡零售市場的爆發,成就了兩類新企業,一類是類似於三隻松鼠這樣掌握渠道和品牌影響力的“淘品牌”,另一類則是為品牌提供渠道或策劃服務的電商服務商(品牌線上代運營企業),如寶尊電商、麗人麗粧、杭州悠可,背後均有阿里站台,而沒有資本支撐的壹網壹創、若羽臣則顯得單薄很多,若羽臣屬於規模偏小、盈利較差的那個。
目前,三隻松鼠已經過會,除了代理Nike的寶尊國際已經於2015年在納斯達克上市,代品牌線上運營在A股還沒有成功案例,此前化粧品品牌授權網絡零售服務商、曾以2200萬元拍下papi醬首支貼片廣告的麗人麗粧被否,從審核問詢來看,主要是對於平台過度依賴、品牌返利、銷售數據真實性等問題,而這些問題也是縈繞在所有電商服務商身上的痛。
但電商服務商的生意比“淘品牌”差得多,上有品牌商的壓迫,下又十分依賴電商平台。
一方面,與品牌商合作關係並不穩定,網上銷售並非很高的門檻,一旦品牌商掌握了電子商務技術和運營技巧,改道自建電商團隊將成為一種必然趨勢,客户合作一旦告吹直接影響收入。
另一方面,電子商務綜合服務商主要靠兩種途徑賺錢:一種是服務收入,即為品牌商提供IT、線上推廣、客服、甚至倉儲物流服務,只向品牌收取服務費;另一種則是代銷商品,需要向品牌商購買商品,然後通過自營店鋪銷售賺差價。
相較於寶尊國際等相對側重輸出服務的企業,若羽臣這類以網上經銷模式為主的企業則需要承擔商品堆積的庫存風險,資金回籠週期長,還有一部分為買斷式銷售,需要墊付很多資金,這對於企業的資金佔用有很大影響,2016 年及 2017 年,若羽臣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淨額持續為負,資金短缺很容易與品牌商造成矛盾,比度克就是例子。
同時還也沒什麼議價權,為了與美贊臣等國際大品牌合作,若羽臣的毛利率持續下降,從2016年的43.12%下降到了2018年的32.79%。
到最後,若羽臣的盈利一定程度上還依賴於銷售商品後的品牌返利。從若羽臣披露的數據來看,2016 年至 2018 年,公司供應商採購返利金額分別 2,695.14 萬元、2,429.38 萬元及 3,975.39 萬元,但返利佔淨利潤的比率均超50%。
若羽臣不僅對天貓、京東等渠道存在很大依賴,而且每年要花上千萬購買平台上的推廣,2016-2018年分別花3,993.27萬元、4,864.48萬元、6,406.29 萬元用於購買天貓、京東等平台的佣金、直通車、鑽石展位、聚划算佣金、淘客佣金、品銷寶、京準通、平台活動支持費用等費用,佔每年近一半的銷售費用。
儘管較上次申報,若羽臣業績大漲,但是對於平台過度依賴、品牌返利等問題屬於該類企業根病,ipo或仍為難關。
2019年,學習一門必殺技行走江湖!
今天,給大家推薦《8遍魔耳記單詞》,不用死記硬背,簡單輕鬆、順應天性


幫你練就單詞記憶力:用8種不同的語調,練就魔力雙耳,激發大腦想象力,練就單詞記憶力。
適合中國學生的學習習慣:用拼音拼讀,不用學複雜的音標,只要你會漢語拼音,就能聽得懂、記得牢。
在碎片化時間,隨便聽:洗漱時、睡覺前、運動時、公交上......都可以聽,讓你在不知不覺中,輕輕鬆鬆記下3000詞!


長按下方圖片識別圖中二維碼,可進入課程!

https://hk.wxwenku.com/d/2013247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