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塵】被偏愛的有恃無恐

女報2019-09-06 17:49:06



圖片來源於網絡 |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來源 | 豬小淺(zhuxiaoqian0214)



01


好像所有的問題都是從蔣玉第一次去楊肖家開始的。


這一年,蔣玉讀大二,和楊肖戀愛一年。十一長假,楊肖讓蔣玉和他一起回老家玩。


蔣玉有點猶豫地説,這樣不太好吧,你還沒去過我家呢。


楊肖回,這有啥,就當同學來家裏玩唄。


蔣玉也就沒忸怩,瞞着家裏跟着楊肖去了。但到了楊肖家裏,很顯然,他們把蔣玉當成了未來的兒媳婦,還把楊肖的哥哥姐姐叫回來一起吃飯。


大概是提早問過楊肖,做的菜樣樣都合蔣玉的口味。飯桌上,楊媽媽遞來一隻紅包説,這是阿姨給你的見面禮。


蔣玉嚇了一跳。她就當來玩兒的,完全沒想到還有見面禮。她連忙推辭説,不要不要,阿姨,我真不要。


楊媽媽沒辦法,把錢給了楊肖,囑咐他帶蔣玉出去玩。


後來,楊肖帶着蔣玉上街逛了一圈兒,買了兩個燒餅夾豆皮。


這是楊肖從小長到大的地方,走到哪,蔣玉都覺得很親切。


閨蜜知道後,説,你這麼早就去他家,是認定他了唄?


蔣玉回,當然啊。


楊肖和蔣玉同班,但比蔣玉大一歲。戀愛的這一年,他對她特別好。蔣玉身體不好,天氣一變,就會感冒。


楊肖總是耐心照顧她,帶她看病,陪她輸液。有了楊肖的陪伴,蔣玉自有一種温暖小巧的幸福。


她確實是認定了他的。


02


楊肖應該也是認定了蔣玉吧,要不然也不會帶她去參加哥哥的婚禮。


蔣玉提前兩天就跟着楊肖過去幫忙了,那是她第二次去楊肖家。


婚禮的場面很宏大。四星酒店,到處擺滿了鮮花。


婚禮當天,楊媽媽還安排蔣玉給嫂子提鞋,揹包。蔣玉覺得楊家把她當成家裏人,心裏還挺高興。


然而又好像並不是這樣。


到了飯店,客人太多,大廳都被安排滿了。楊媽媽就讓蔣玉在一個邊角的位置坐下來。


全桌沒有一個認識的人,蔣玉覺得無聊又尷尬。楊肖和新郎新娘坐在主桌,完全沒想起她。


蔣玉這才覺察出不對味,忙活了幾天,竟然就把她塞在角落裏。


楊家哪裏當她是家裏人,不過是把她當成隨便支配的小屁孩,根本沒有一點對成年人的尊重。


不過那天畢竟是楊肖哥哥的婚禮,蔣玉有再多委屈也沒説。


第二天回到學校,蔣玉才和楊肖抱怨。


楊肖説,對不起對不起,當時太忙,沒顧得上,你多體諒。


體諒個鬼。蔣玉不理楊肖,楊肖居然給他媽打電話,讓他媽來賠禮道歉。楊肖他媽説,都怪我,一忙就考慮不周到,小玉,你別生氣了好嗎?


蔣玉還能説啥,只能不計較。


有時候蔣玉也會想,如果她認真計較了這事,也許後面就不會受傷了吧。


03


時間跳進大四,蔣玉和楊肖開始面臨對未來的選擇。


蔣玉想畢業後去大城市闖一闖,而楊肖卻一門心思想考公務員。


那段時間,楊肖的姐姐和姐夫承包了一所私立高中,需要人招生。楊肖要在學校複習公員考試,就讓蔣玉過去幫忙。


蔣玉想着就當歷練自己,於是一口答應了。


招生工作比想象中辛苦得多。每天早上六七點就出發,到鄉下的學校一個班一個班進行招生宣傳。


那些沉重的宣傳頁,壓得蔣玉雙肩生疼。晚上睡覺都會疼醒過來。


但蔣玉面對楊肖的姐姐,卻不敢説。她就像一個跟着班主任出去幹活的學生,完全忘了自己在輩份上和姐姐是對等的。


她是來幫忙的,不拿一分工資,本來應該得到感謝,得到尊重。然而不論是楊肖的姐姐,還是家裏的其他人,似乎都覺得這些是理所當然。


整整兩個月,蔣玉跟着姐姐四處波奔。


天氣漸漸暖了,沒人發現蔣玉用的還是冬天的被子。只要蔣玉不張口,就沒人注意到她的存在。只有幹活的時候,才會想起她。


第二天,蔣玉真心有點委屈了,正好到了寫畢業論文的時間。


她去和姐姐説要回學校,姐姐卻不同意。姐姐説,現在招生很忙,正是鍛鍊你的時候,回去太可惜。


晚上,楊肖打來了電話,幫她姐姐勸蔣玉。


蔣玉説,你姐姐的事重要,我畢業也很重要啊。


楊肖有點急了。他説,你怎麼分不出主次呢?你現在幫我姐,將來我們買房首付,她可以幫我們的忙啊。


蔣玉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她説,如果我不幫她的忙,你姐姐就不會借我們錢了是嗎?


楊肖被懟得啞口無言。


蔣玉放下電話的時候,心裏堵得疼。她是因為愛楊肖,才忍下這麼多委屈。可楊肖心裏,除了感情,還存着實實在在的利益選項。


蔣玉對楊肖有了越來越多的失望。


04


畢業後,蔣玉一直在猶豫去哪裏上班。


父親覺得找一般的公司,還不如回來。家裏的生意也正需要人。但蔣玉還是想找份正經工作,不想一出校門就進家門。


那時候,楊肖姐姐的學校正要開學。楊肖極力推薦蔣玉過去。


他曉知以情,動之以理地勸説,你過來我姐直接就能給你安排班主任,這多難得的機會啊。而且咱倆還不用分開,多好。


蔣玉到底還是答應了。女人在愛情裏總是有犧牲精神的。當然,這事她是瞞着家裏的,只説找了一份當老師的工作。


蔣玉過去後,就住在學校後院的一間小屋子。楊肖的姐姐為了方便管理學校也住在那邊。蔣玉一上崗就當了班主任,教兩個班的英語。


蔣玉覺得自己沒什麼經驗,更要努力把事情做好。每天晚上她都會去女生宿舍查房,瞭解學生的問題和困難。第二天一大早起來,陪着學生晨練早讀。


入職之前,楊肖的姐姐説好第一個月的工資3000塊。蔣玉又幫着招生,又幫着接待新生家長,應該多開些獎金。


可開工資那天,卻只發了2500。


姐姐一臉為難地説,現在學校剛開張,資金緊張,你遲早是我們楊家的人,多幫姐姐分擔點。


蔣玉礙着面子什麼都沒説,心裏卻無比委屈。


去找楊肖。楊肖一聽是他姐姐,立馬慫了。他説,我姐就那樣,我也管不了。你多包容下行嗎?


蔣玉氣得説,你説反了吧。她年齡比我大那麼多,不是應該她包容我嗎?


楊肖又縮了縮脖子不説話了。


05


那時候,蔣玉常常會想起上學時的楊肖。


沒有家人在身邊的時候,他對她那麼好。然而當他回到家裏,那些體貼和關懷統統都不見了。


特別是在他強勢的姐姐面前,他從不回嘴,更不會想着維護蔣玉的利益。


蔣玉要是和他説得多了,他就會把那條萬用理由搬出來,咱們結婚買房子還指望我姐呢,你不要得罪她。


有一次,蔣玉忍無可忍地説,楊肖,你能不能有點志氣?


楊肖説,我怎麼沒志氣,等我考上公務員,一年我就能賺回來。


蔣玉聽着,心裏發顫。她發現自己的三觀和楊肖真的不同。楊肖骨子裏有種不勞而獲的慾望。考公務員就是等着升官發財,買房就等着姐姐出錢。


那麼愛情呢?


他也是在等着蔣玉的付出吧。


他早早地把蔣玉帶到家裏,榨取蔣玉的勞動,可嘴上卻冠冕堂皇地説是為了愛情和未來。


而當蔣玉為他姐姐做苦力時,他在幹什麼呢?


他一直在備考公務員。


他在為自己的未來打算着,從沒有真正為蔣玉着想過。


06


楊肖的公考員一直沒有考上,最後不得以,他進了一家小有名氣的肉聯廠,準備奔赴漯河入職。


他告訴蔣玉的時候,已經簽好約。


蔣玉真心覺得有點可笑了。她是為了楊肖才去他老家教書的,現在楊肖卻要把她一個人留在這兒。


蔣玉問楊肖,你怎麼想的,你自己走了算什麼?


楊肖説,我得找一個好一點的工作,賺錢好娶你啊。


蔣玉冷笑了一聲説,楊肖,你想自私,不要拿我當藉口。


蔣玉發現,自己的愛情、生活和事業,這人生中最重要的三件事,統統和楊家綁在了一起。


然而她和楊肖的關係,僅僅只是男女朋友。


楊肖的姐姐對她越來越不尊重,彷彿蔣玉要依靠她才能生存。


蔣玉心裏積壓着委屈和鬱悶,無處傾訴,這讓她幾乎得了厭食症。她食量越來越小,身體越來越瘦,每頓只吃得下半碗粥。


那天晚上,蔣玉坐在閉塞的小屋子裏,內心卻鑿穿了一個洞,有光透進來。


她才22歲,為什麼要把自己的一切困死在這段無力的感情裏?


她給遠在漯河的楊肖打了電話。她説,我做不下去了。我身體不舒服,要回家了。我們分手吧。


楊肖説,你突然走了,我怎麼和我姐交待啊。好好的,這是為什麼呀?


蔣玉心底起了層冰,涼透了。


此時此刻,楊肖最關心的,還是怎麼向他的家人交待。她説,為什麼你自己不知道嗎?


楊肖説她無理取鬧,然後掛了電話。他是料定她不會離開的吧。


被偏愛的有恃無恐。


07


蔣玉回了家,媽媽看見她皮包骨的樣子,當場掉了眼淚。


爸爸抱着她,心疼地説,我的寶貝女兒這是遭了什麼罪。


蔣玉依偎在爸爸的懷裏,放聲痛哭。


她不記得自己有多久沒這樣肆無忌憚,不必隱藏地哭了,積壓在心裏的委屈一瞬間傾瀉而出。


蔣玉回家的第二天,媽媽就陪她去看了中醫。醫生説,是鬱結於心,脾胃虛弱。那段時間蔣玉心裏受到的折磨,沒人能體會吧。


不久,楊肖打來電話,希望能複合。蔣玉斷然拒絕了。


而讓蔣玉想不到的是,楊肖的媽媽也打來了電話。她不停地追問,為什麼要和楊肖分手,我們幫你安排工作,還照顧你吃喝,我們家哪裏對不起你?


蔣玉安靜地聽着,內心有種説不出的慶幸,慶幸自己離開了楊肖。如果真要嫁到楊家,很難想象往後的生活。


她對着電話,只説了一句,阿姨,你還是去問楊肖吧。


08


蔣玉在家修養了一段時間後,去了深圳。


工作很忙很累,但這才是她想要的人生。


在那裏,蔣玉認識了小虎。他愛唱歌,會做飯,懂得珍惜,尊重,和寵愛。他們談了兩年的戀愛,見了家長,開始談婚論嫁。


遇到對的人,就會很快忘記那個錯的人。


偶爾想起楊肖的時候,蔣玉其實是有些不甘心的。她那麼真心對他,對他的家人,可得到的是什麼呢?


閨蜜説,也許你不該那麼早去他家,他們以為已經吃定你,自然就不會重視你。


可是反過來,如果不是過早地接觸他的家庭,她真要嫁過去了,面對這樣的一家人,她的婚姻真的會幸福嗎?


所以有時候,對於這場已經翻篇的愛情,蔣玉是有些困惑的。她過早涉足他的家庭,到底是對還是錯?


沒人能給她答案。唯一確定的是,她現在有小虎,過得很幸福。過去,不如就讓它過去。






https://hk.wxwenku.com/d/2013239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