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貿易保險實務與法院案例簡析

貿易金融2019-09-06 14:17:39

"

誠實信用是社會交往的基本守則,也是經濟社會活動的基礎。在保險合同的訂立過程中,誠信主要體現在投保人須按照保險合同的要求進行如實告知。

"



文 | 招商銀行總行交易銀行部單證中心專家組專家 閻之大 伍海波 趙賀


來源 | 《貿易金融》雜誌7月刊


從事國際貨物貿易,必然要通過運輸實現貨物轉移,而全球極端天氣偶有出現,部分航線海盜頻發,航運公司時有破產,這些因素極大增加了國際貨物運輸風險。


國際運輸保險作為國際貨物貿易中規避運輸風險的有力工具,一直備受交易各方關注。


但由於涉及主體眾多,保險標的流轉頻繁,保險條款複雜多變等因素,在國際運輸保險實務中,仍存在不少值得探討的理論與實際問題。


在這方面,海事法院以其專業性和權威性,對國際貨運及運輸保險糾紛進行的審判和裁決,不但對國際運輸保險市場健康有序發展起到積極的規範和促進作用,也對國際貿易各相關方具有重要的指導意義。


本文擬結合幾則法院判例,就國際運輸保險方面的幾個重要問題進行分析,以使各有關當事方正確地運用國際運輸保險,更好地保障自身權益。


一、貿易術語風險轉移與可保利益歸屬劃分


我國《保險法》第十二條規定:財產保險的被保險人在保險事故發生時,對保險標的應當具有保險利益。”該規定進一步表明:保險利益是指投保人或者被保險人對保險標的具有的法律上承認的利益。”此處所謂 “保險利益”(Principle of Insurable Interest,又稱“可保利益”)是《保險法》的基本原則之一,是被保險人獲得賠償的先決條件。


但是,實務中由於各方當事人價值取向不同,對何為“ 可保利益”會有不同的理解。例如,有一種觀點認為,應根據《國際貿易術語解釋通則》(INCOTERMS)所約定的風險轉移規則確定可保利益歸屬,即交易雙方以貨物風險轉移點為界,分別享有風險轉移前與風險轉移後的可保利益。


而與此相對的另一種觀點則認為,貿易術語規定的風險轉移點不能作為界定可保利益的唯一憑據,影響可保利益的因素眾多,應根據風險事故發生時的實際情況加以辨別區分,不可一概而論。


究竟應該如何判定“可保利益”,以下“華麟化工訴太平洋財產保險海上保險合同糾紛案”或許可以提供一個思路。


案情簡介


本案例的原告是江蘇華麟化工有限公司,被告為太平洋財產保險(以下稱“太保”) 。2008年1月28日,原告與美國P公司簽訂銷售合同,約定以CIF價格向後者銷售橡膠粒狀促進劑,合同金額為78660美元。


2008年2月25日,被告就涉案貨物向原告簽發了貨物運輸保險單,載明原告為被保險人。隨後,原告發貨並取得提單。


2008年3月4日,貨物在從洋山港起航駛往韓國釜山途中與其他輪船發生碰撞並造成損失。


事故發生後,涉案貨物被卸至洋山港碼頭堆存。經原告、被告、船公司和碼頭幾方聯合調查,確定了事故原因並認定構成全損。


但被告拒絕向原告理賠,其中一個理由是,原告在保險事故發生時對保險標的物不具有保險利益。被告主張,由於原告與國外買方約定的是CIF價,根據《國際貿易術語解釋通則》,貨物在裝貨港越過船舷後,相關貨物損失的風險即轉移至國外買方,貨物出險時賣方已無可保利益。


原告不同意這一辯解,遂將太保訴至上海海事法院。


法院判決


上海海事法院經審理認為:法律上所承認的保險利益,並不僅僅指貨物的安全責任在某時點自賣方轉移給買方的風險,而是指被保險人對保險標的應當具有的法律上承認的利益,該利益可被理解為是受法律保護的對保險標的具有法律上或經濟上的聯繫,因保險標的受損而遭受經濟損失後,權利人可以依法尋求相應的司法救濟。涉案保險單、提單等單證現由原告持有,其系因發生涉案保險事故而遭受經濟損失的人,不能僅憑貨物過否船舷確定有否保險利益。據此,原告仍擁有涉案貨物的全部利益,應認定原告在本案中具有保險利益。


最終,結合本案實際糾紛情況,法院判決太保向原告賠償全部貨物價款及相應的差旅費等損失。


啟示


上述案例中,保險單據及作為物權憑證的提單始終由原告持有,且國外買方也尚未支付對價,這意味着,保險事故發生時原告實質擁有對貨物的所有權與控制權。


因此,原告完全享有保險利益,有權向保險公司索賠。值得注意的是,法院在判斷是否存在可保利益時,並未拘泥於貿易術語對貨物風險轉移的界定,而是從索賠人是否與保險公司存在合法有效的合同關係、是否擁有保險標的所有權及是否已取得對價等方面綜合考慮。


對上述案例中“可保利益”的分析,也應同樣適用於包括“目的地交貨(DAP)”等價格術語的交易情形。


比如,貨物經多次轉手,最終買家已支付對價並取得物權單據及保單,保險範圍涵蓋全程運輸,保單背書無瑕疵。


假設保險標的到達指定地點前出險,最終買家同樣應該有權憑保險單據向保險公司索賠,而不能機械地認為DAP價格術語項下買賣雙方的風險劃分系買方收到貨物時。


在這樣的情形下,最終買家已支付合理對價,並持有物權單據及有效保單,其因保險事故的發生而遭受損失,理當享有該貨物的可保利益,從而可向保險公司提出索賠。


國際貿易活動中,單據轉手十分常見,如果一概以貿易術語中規定的風險轉移作為確定可保利益的歸屬依據,支付貨物對價及實際持有物權及保單的一方將無所適從,貿易運輸風險的保障得不到落實,保單背書轉讓也將喪失實際意義。


上述案例中法官所持觀點在國際司法實踐中便有印證。早在1828年的美國法院在Buck & Hedrick v. Chesapeake Insurance Company一案中,法官即明確指出:A right of property in a thing is not always indispensable to an insurable interest .Injury from its loss or benefit from its preservation to accrue to the assured may be sufficient, and a contingent interest thus arising may be made the subject of a policy.(即所有權並不總是獲得可保利益的必要條件,因標的物損害而遭受損失或因其存在而得到利益,都可以作為享有可保利益的依據。


從以上中外司法判例中可發現,國際貿易術語對於貿易各方權利義務、費用承擔、風險劃分等起到了很好的規範作用,但若因循貿易術語的規定而缺少對現實情況的考量,一概以風險轉移的劃分來確定可保利益,既不利於保護實際的利益相關方,也不利於保險業務的健康發展。


二、投保人履行如實告知義務的重要性



誠實信用是社會交往的基本守則,也是經濟社會活動的基礎。在保險合同的訂立過程中,誠信主要體現在投保人須按照保險合同的要求進行如實告知。


我國《保險法》第五條規定:保險活動當事人行使權利、履行義務應當遵循誠實信用原則。同時,第十六條則明確規定了投保人的告知義務:訂立保險合同,保險人應當向投保人説明保險合同的條款內容,並可就保險標的或者被保險人的有關情況提出詢問,投保人應當如實告知。


可見,如實告知義務是構成保險合同有效成立的基本條件,是誠信原則的具體體現。投保人須切實重視如實告知義務,確保符合投保要求標準,以保障自身權益。如下案例充分顯示未履行如實告知義務對當事人的權益造成的嚴重影響。


案情簡介


本案的原告為P公司,被告為I保險公司


2012年2月5日,原告向船運公司鑫鼎公司訂艙,取得鑫鼎公司簽發的提單,船名航次為SEA PALACE V. SP1203,裝船日期為2月5日。


2月8日,SEA PALACE輪船長出具海事聲明,稱船舶在2月7日凌晨開航後遭遇強風和巨浪,船舶拋錨,貨物捆紮繩斷裂而遇險。貨物雖有損壞,原告仍委託鑫鼎公司繼續承運,而後者於2月9日重新簽發提單,編號和記載內容未變,但運輸工具改為CSAV RANCO 1152S。


儘管貨物已經發生了運輸風險,原告仍委託鑫鼎公司向被告I保險公司投保貨物運輸險,投保單記載:投保人鑫鼎公司,被保險人P公司,投保一切險和戰爭險。I保險公司根據投保單記載簽發保險單。


基於美國船級社對SEA PALACE貨輪的受損貨物出具的檢驗報告,原告憑藉保險單據向被告索賠,但被拒絕賠付,於是原告向法院提起訴訟。


法院判決


法院分析認為,根據投保單上船舶信息錯誤等情況,可以認定鑫鼎公司在投保時違反了法律規定的如實告知義務。


而鑫鼎公司作為原告代理人,其未如實填寫投保單的行為結果應歸於原告P公司。


證據表明原告和鑫鼎公司均已在2012年2月7日得知涉案貨物發生保險事故並遭受損失,卻依然於次日向I保險公司投保運輸保險,違反了法律規定的如實告知義務,故判決保險人對涉案貨物損失不負保險賠償責任。


啟示


本案例是一起投保人違反如實告知義務而導致保險合同無效的案例。投保人在明知保險事故已發生情況下,故意隱瞞事實,違反了我國《保險法》第十六條的下列規定:


投保人故意或者因重大過失未履行如實告知義務,足以影響保險人決定是否同意承保或者提高保險費率的,保險人有權解除保險合同。投保人故意不履行如實告知義務的,保險人對於保險合同解除前發生的保險事故,不承擔賠償或者給付保險金的責任,並不退還保險費。


投保人故意隱瞞相關信息而惡意投保的行為,損害了保險合同的訂立基礎,導致保險合同無效,從而使得保險公司免除保險責任,情節惡劣時,甚至會被追究刑事責任。


進出口企業因國際貿易而進行國際貨物運輸,為防範可能出現的風險提前購買保險姑且十分必要,但切不可抱有僥倖心理,事前不保,在出險後才通過弄虛造假、篡改單據進行投保。如此不僅不能得到賠償,還會額外損失保費,並對投保人信用造成影響。


與此類似的,進出口企業為了滿足信用證或合同關於裝運期和保單出具日的要求,指示船公司或保險公司倒籤運輸或保險單據,也是一種不誠信甚至構成欺詐的行為,同樣會因此產生相應的法律後果。


而保險代理在銷售保險的過程中,不可一味吹捧公司的實力,忽略對投保人的風險提示和告知義務,否則,一旦發生保險事故,保險公司也容易因此陷入法律糾紛。


三、“倉至倉”條款風險解析


“倉至倉”(warehouse to warehouse)是海洋貨運保險常見條款。該條款表明保險人保險責任的起訖,指保險人的承保責任從被保險貨物運離保險單所載明的起運地發貨人倉庫開始,直至該貨物被運抵保險單所載明的目的地收貨人倉庫,保障區間貫穿於貨物運輸全過程,涵蓋各種運輸方式,對保險標的提供全程運輸險保障。


然而,本條款的字面意思很容易讓人產生一種誤解:只要保單載明瞭“倉至倉”條款,則貨物在運輸過程的任何階段發生的保險風險,其損失都可由保險公司賠償。那麼,實際上是否如此呢?且看以下法院的分析與判決。


案情簡介


本案例有兩個原告,一個是印度買方尤迪特公司,另一個原告為上海賣方耀科公司,被告則是大眾保險股份有限公司。


2010年4 月,耀科公司與尤迪特公司簽訂銷售合同,約定以“ 成本、保險費加運費(CIF)”貿易價格向後者出售一台自動模切機。


隨後,耀科公司向被告投保,投保單顯示貨物由中國上海港運至印度那瓦什瓦港,投保險別為一切險。


投保單記載了貨物的嘜頭、保險金額等,但未填寫最終目的地。被告向投保人耀科公司出具保險單,主要內容與投保單相同。根據保險單背面“責任起迄”條款的約定,保險責任期間為warehouse to warehouse。


貨物在印度那瓦什瓦港卸載後,尤迪特公司將涉案貨物經陸路運往其位於印度浦那的倉庫,但途中發生翻車事故致涉案貨物受損。原告隨即向被告報案。


但被告主張,耀科公司未在投保單填寫最終目的地一欄,因此目的港即為最終目的地,事故發生地點已超過保險單約定的範圍,故涉案保險事故不在被告的責任之內,因此保險公司拒絕理賠。原告遂將該保險公司起訴至海事法院。


法院判決


海事法院經審理認為:雖然保險單背面“責任起迄”條款的約定為“倉至倉”,但由於原告投保時未填寫“最終目的地”,因此,被告的保險責任自貨物提離目的港任一倉庫開始運輸時終止。由於事故發生時已超出目的港範圍,明顯超出被告保險責任區間,法院據此判決駁回兩原告的訴訟請求。


啟示


本案例中,涉案貨物是在目的港轉運至買方倉庫過程中發生的損失,爭議焦點在於“倉至倉”條款的保險責任何時終止。


根據“倉至倉”的責任約定,貨物運至目的地收貨人的最後倉庫或存儲處,但如果僅載明目的港而未載明目的地,那麼貨物實際運至收貨人在港區內的任一倉庫均可視為“最後倉庫或存儲處”。


如被保險貨物未抵達指定倉庫或儲存處所,則保險責任自被保險貨物在最後卸貨港全部卸離海輪後滿60天為止。


如在上述60天內被保險貨物需轉運到非保險單所載明的目的地時,則以該項貨物開始轉運時終止。


可見,雖然“倉至倉”條款本質上是將保險人的保險責任期間由“目的港”擴展到“收貨人倉庫”,但是這種擴展並非無限延伸,而是需要滿足特定的時間及地點的要求。只有在滿足條件的情況下,“倉至倉”條款才會起到其應有的作用。


因此,投保時瞭解並正確理解保單條款的含義十分重要。以本案為例,如投保人知悉保單中“倉至倉”條款的範圍,在投保單上正確填寫最終目的地,便可避免保險責任因目的地缺失而喪失後續保障的無奈。


同樣地,對於“倉至倉”條款的起始地點,保險條款的解釋也是“自保險單上列明的裝貨港發貨人倉庫時開始”,投保人如果需要對從離開自身倉庫的運輸風險進行保障的話,應於投保單上註明正確的起始地,否則將面臨與缺乏最終目的地同樣的窘境。


無獨有偶,與UCP600匹配的ISBP,對保單的“倉至倉”條款也有相關論述:即使保單標明 “倉至倉”條款,其出具日期也不得晚於裝運日期。


據此可知,“倉至倉”僅僅指保險公司承擔責任的空間範圍,如果保險單據的出具日期晚於運輸單據的裝運日期,而保單又未標明保險於裝運日期前生效,則意味着貨物裝運時保險並未生效,從而導致保險公司對貨物在賣方倉庫至裝貨港之間發生的風險並不承擔責任。


結合上述法院案例可以看到,“倉至倉”條款不僅與買賣雙方的“倉”是否標明起始地與目的地有關,而且與該保險是否在保險合同的有效期間有關,相關方如因保單中載有“倉至倉”條款而認為一切均在保險之中,將會給相關進出口貿易遇險後的索賠帶來嚴重影響。


加深對這一條款的認識,有利於各方降低分歧,減少糾紛,也有利於維護自身利益。


通過對上述案例的解析,我們不難看出,保險權益錯綜複雜,保險法律內容廣泛,保險條款靈活多變,僅憑臆想很難窺其全貌,還可能給自己帶來不必要的損失。


鑑於運輸保險在國際商貿活動中的突出作用,保險當事各方若想保護自身合法權益,須更加深入瞭解保險相關知識,不斷研習相關司法判例和國際慣例,如此才能正確發揮保險的應有作用。




長期堅持提供乾貨不易,如文章引起大家共鳴、對大家有幫助,請大家贊並轉發,以支持我們提供更多幹貨,謝謝。

專注十年,持續打造全面有價值的貿易金融知識庫

  • 這6省區新設自由貿易試驗區(附詳細資料) | 

  • 普惠金融背景下小微信貸投放、風險管理與創新路徑 | 

  • 股權融資之貨幣增資中法財税商綜合運用 | 

  • 上市公司財務造假的操作邏輯解析 | 

  • 特斯拉重磅深度報告 | 

  • 軟銀中國:頂級投行的投資策略、盡調及投後管理 | 

  • 人民幣國際化進程在非洲前景可期 | 

  • 週末重磅!央行宣佈大消息!咱以後貸款買房子,又有大變化了→ | 

  • 保理行業對“確權”一詞的誤用和建議 | 

  • 彭文生 | 負利率:金融之殤、財政之機 | 

更多關鍵詞,請到公眾號對話框輸入,獲取更多乾貨

商務合作請聯繫手機號同微信:18501955840、15201195871(備註合作事由)

https://hk.wxwenku.com/d/2013220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