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留學生反“港獨”籌備羣爆滿,有句話讓人淚目......

這裏是美國2019-09-06 04:07:04



“如果有下次活動,我還會參加,但是我希望不會再需要有下次”。

香港連日來的暴力示威,牽動着國內外廣大中國同胞的心。8月中旬,全球各地留學生與華人華僑自發組織反“港獨”愛國遊行,成為媒體的焦點。們光明正大地露出面龐,舉着五星紅旗,熱情又和平地唱着《義勇軍進行曲》和中文流行歌曲,和在香港製造混亂的黑衣蒙面暴徒形成鮮明對比。


這些學生是如何組織起來的?他們對遊行和自己未來的行動有什麼想法?環球時報-環球網記者近日聯繫到幾名參與遊行的留學生,瞭解到了一些他們參加此次活動的經過和心態。


視頻如下↓

來源:環視頻  製作:喬炳新


成百上千陌生人聚集微信羣


“同學,可以幫忙拉進羣嗎,已經超過100人了”“人數上限啦!求開新羣!”這是環球時報-環球網記者在一篇有關多倫多反“港獨”遊行注意事項的微信公號下看到的評論。記者通過介紹,加入一個名為“倫敦反港獨遊行 理智愛國”的微信羣。羣裏有160多名成員,羣公告反覆提醒大家 “不要發表過激言論”“非暴力反港獨”。
    

“這些羣成員全是自發聚集的,沒有統一的組織者或領頭人,加羣也是口口相傳,沒有號召或強迫。一些人會多負責部分工作,但大家都是一起討論籌劃。網名為“鯊魚”的中國留學生正在多倫多上學,在閒餘時間,他自己做着電子產品諮詢方面的創業,在多倫多舊市政廳門口遊行中負責了較多的準備工作。17日遊行前,他在平時創業的公號上發佈了活動通知和注意事項。“香港的事情雖然發生已久,不過這裏很多人還是從環球時報-環球網記者付國豪被暴徒毆打事件才開始真正關注。一開始是有學生在臉書上看到‘港獨’宣傳 8月17日要在加拿大5大城市遊行的海報,於是我們決定要為自己的國家發聲。”他向記者介紹,他所知道的範圍內,全球就有至少十幾個超過400人的遊行籌備大羣。
    

實際上,中國留學生以及華人華僑在海外長久以來都是以低調、不參與政治的形象知名,對“遊行”之類的字眼常常避而不談。這次舉行了規模如此之大的愛國活動,不少學生都表示,是因為所有留學生都有了一個共同的志向。“鯊魚”對記者説:“一些西方媒體抹黑中國數十年,已經成為國際主導輿論。我們想要抹掉這些不實的標籤,不想因此被當地人排斥,更不想讓自己的祖國陷入危難之中。
 

不過,由於羣中大家彼此不認識,因此免不了出現“間諜”。“這種情況在我們以前的反‘藏獨’活動中也出現過”,“鯊魚”説。“他們發截圖給一些反華媒體,污衊我們是‘中國間諜’‘中國領館主導’。然而我們真的都是沒有任何官方背景的留學生,也很傷心為什麼有同胞會‘背叛’。”


和平遊行,素質遊行


“從建羣到遊行,也就三四天,我加入得比較晚,只有一天準備時間。”在倫敦參加了議會廣場遊行(如圖)的姚同學向環球時報-環球網記者介紹,整個活動前後籌劃時間非常短。姚同學就讀於倫敦國王學院,這個期間正好是考試周,“我們不想影響學業,所以大家也費盡心思,用最省事的辦法得到最好的效果”。姚同學説,許多人用A4紙打印了國旗和標語,有條件的就帶上大幅國旗,一些學生建議統一穿紅色衣服。
    


“鯊魚”回憶稱,大家都是自費買國旗和服裝,自付車費,沒有任何外部資金。“我們的參與者有來自距多倫多70公里的漢密爾頓、100公里的滑鐵盧(加拿大城市)、200公里的倫敦(加拿大城市),同行人會一起搭順風車過來。”
    

比起物資,更重要的是這些學生對“和平遊行”不約而同的承諾。在“鯊魚”發佈的多倫多遊行《安全小冊》中,多次強調不要和“港獨”分子發生衝突:“出現騷亂,立即散開;保存好視頻證據,防止媒體抹黑;保持團體活動,不要落單。”手冊還提醒大家收拾好垃圾,不要給當地警方添麻煩等諸多細節。姚同學對記者説,大家在羣裏不斷提醒要“素質遊行”:“絕對不能説髒話,喊口號也要恰到好處。遊行結束後,我們也感謝了警察對秩序的維護。”


“希望不需要再有下一次”


17日,在全球各地的遊行,中國留學生與華人華僑組成的愛國遊行隊伍人數幾乎“碾壓”對手。“鯊魚”説,當時雙方人數差不多,都在100人左右;姚同學則表示,他們的留學生隊伍大約300人,遠超對方的幾十人。不過熱情一時,他們也在反思下一步要怎麼走。
    

“由於準備很倉促,我們其實宣傳上不及那些‘港獨’分子。”姚同學對環球時報-環球網記者表示,很多學生着重於表達自己的立場,在對外宣傳方面有些忽視,一是沒有用英語做宣傳,二是“港獨”分子聲稱的所謂“自由民主”可能更容易被西方接受。“鯊魚”説,因為擔心對周邊產生騷擾,他們沒有帶喇叭,導致氣勢上稍弱一些。他表示,“港獨”隊伍裏有一些外國人,常常是路邊被拉來一起喊口號的。值得一提的是,姚同學注意到,有一些上了年紀的英國人對留學生表示了支持,“他們一些人經歷過五月風暴、越南戰爭,人生經歷更加豐富,對中國也有更多瞭解”。
    

記者注意到,與香港的黑衣暴徒不同,參與愛國遊行的留學生都光明正大地露出臉。此前有“港獨”分子在網絡上威脅,要記下參與學生的模樣,對他們人肉搜索並向學校舉報。這些學生是否擔心參加遊行會造成負面影響?姚同學毫不猶豫地説,自己曾在國內大學做團支書,“現在不站出來,以後誰為我們説話?”“鯊魚”説,在加拿大示威的“港獨”團體也有人戴面罩,已經觸犯加拿大的法律,警察有權拘留;留學生方面則是合法遊行並表達立場,“我相信當地政府會保護我們的權益與人身安全”。
    

一次遊行,並不能阻止“港獨”分子繼續“作妖”。對此,接受環球時報-環球網記者採訪的留學生都表示,不會把心思都放在遊行上。“鯊魚”認為,大家畢竟遠在他鄉,有能力的成熟一些的同學可以站出來;對環境和政治事件不熟的同學,還是應該注意自己的安全。姚同學坦言,“如果有下次活動,我還會參加,但是我希望不會再需要有下次”。
    

很多留學生都反映,在國際輿論場上,中國人的聲音一直處於劣勢。不少學生認為,在以後的留學生活中,要從自己做起,既要表達自己的立場,又要講究方式方法,要讓國際社會接受。“我是學國際關係的”,姚同學説,“我想先通過課堂上和老師同學們的交流,讓大家更加了解中國。一個人的力量雖然單薄,但這是我自己可以做到的”。


來源:環球時報-環球網/張雪婷



往期回顧


https://hk.wxwenku.com/d/2013176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