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手主播結婚賣貨1.3億:神話是這麼煉成的!

網易科技2019-09-06 04:06:41


作者 I 謝文倩

報道 I 投資界(ID: PEdaily)


這門生意做得真不虧。


你可能沒玩過快手,但這幾天肯定被快手上的一場婚禮震驚了。8月18日,快手網紅辛巴舉辦了一場聲勢浩大的婚禮,活動聚集了娛樂圈眾多大咖明星,大家品一品這豪華的嘉賓陣容:司儀是胡海泉,表演嘉賓有成龍、王力宏、張柏芝、鄧紫棋……



當然,婚禮花銷自然也是驚人。據搜狐娛樂報道,這場演唱會加上場地費總共花費了7000萬元,比起明星有過之無不及。雖然這花錢的消息辛巴表示“不實”,但賺錢能力可是實打實的,據事後辛巴微博統計,這場活動最終靠直播帶貨創造了1.3億的營業額,外加漲粉241萬


無獨有偶,之前網紅韓安冉的婚禮也在快手上進行了直播。彼時,韓安冉因敬酒環節賣紅酒,敬茶環節賣茶葉的行為被網友吐槽:“好好的婚禮像是在過賣貨節!”


韓安冉和辛巴夫妻有一個相同點,都是快手圈的標杆網紅,而他們對於婚姻大事的商業操作也是不禁讓人感歎一句:老鐵666啊!



網傳身價20億,

快手網紅夫妻合體撈金


憑藉着互聯網電商的風口,辛巴夫婦二人將主播電商模式做到了極致,順便收割了一大波財富。


出生於黑龍江農村的辛巴,原名辛庫,近來可謂人逢喜事,連提好幾個熱搜。就在上個月,他剛剛完成與郭富城的直播,並創下了5秒鐘賣出16.5萬瓶天王洗髮水的記錄;另外,其品牌國際嚴選泰國站熱銷1.8億,帶貨能力令人咋舌,據説泰國親王還親自頒發了榮譽獎表示肯定。



剛滿29歲,歷經四次創業失敗,還被誤診過胰腺癌……這位網紅的發跡故事堪比影視劇。辛巴的商業啟蒙始於12歲,這一年,他無意中發現了收林蛙與賣林蛙之間的1塊錢差價,開始收林蛙販賣,並賺到了2000塊“鉅款”。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件事使得辛巴決定從商,後來他果斷地選擇了輟學,自此一門心思撲到了經商上。


此後的幾年裏,辛巴賣過蔬菜,收過糧食,擺過水果攤,將生意打理得有模有樣。21歲時,他已經來漂洋過海到了日本做起紙尿褲生意。靠着倒騰紙尿褲,辛巴一天能賺3000多塊,但也辛苦,由於收紙尿褲的時間有限,為了節約時間,吃飯都是靠等紅燈的幾分鐘。雖然紙尿褲生意還算順利,但他的公司還是沒撐過兩年還是關閉了。


之後,辛巴便回國了,彼時互聯網電商興起,看到商機的他一頭紮了進去。近幾年,靠着瘋狂“撒錢”打賞快手頭部網紅和“秒榜”的土豪做派, 一路坐實了“快手一哥”的位子。


如今,辛巴已是“辛有志嚴選”和“棉密碼”兩大品牌的創始人。據企查查數據顯示,辛巴名下有4家公司。其中,廣州和祥貿易有限責任公司的持股比例為95%,這家公司就是辛巴開創並一直在主推的“辛有志嚴選”;另一家公司大連沃天國際貿易有限公司持股5%,是一家叫做“棉密碼”的衞生巾品牌。



比起婚禮男主角辛巴,女主角的商業版圖則更為龐大。被稱為“微商鼻祖”的初瑞雪,早在2014年就成立CBB微商團隊,當時團隊只有八個人,誰也沒想到不到一年時間,團隊快速擴張到了數十萬。同時,她還擁有自己的美粧品牌,微博認證為“ZUZU品牌持有人”。為打開知名度, ZUZU曾於2015年在美國紐約時代廣場納斯達克大屏幕上投放了長達7天的廣告,令美國人民咋舌。


據企查查數據顯示,目前初瑞雪名下共有16家公司,從數量上看是辛巴的4倍,公司類型涉及生物科技、化粧品、文化傳媒等。其中,初瑞雪對廣州初妃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持股97%,註冊資本達5000萬人民幣。


不過,高調婚禮背後,辛巴卻遭到了網友扒皮:“在快手靠賣假蜂蜜、劣質牙膏發家的”。




快手電商神話

要把老鐵的生意做起來


沒錯,自打快手瞄上了電商,網紅們彷彿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


作為短視頻領域兩大巨頭之一,快手在抖音的壓力下開始加速商業化。今年6月,快手創始人宿華髮布內部信,宣佈年底衝3億DAU的目標,而在此之前,快手一直相當佛系。


佛繫到什麼程度呢?快手電商相關負責人曾對媒體稱,快手做電商是“被迫”的。在2018年初,快手還只是原來那個快手,官方並沒有搭建電商生態和支付通道,定位依然停留在內容分享社區,只有10%的用户可以看到廣告。


但活躍在快手的網紅卻不這麼想,他們早就在琢磨着變現,並與粉絲進行私下轉賬交易。這些現象讓快手意識到,電商變現,宜疏不宜堵,思索之後,官方開始着手搭建電商生態。


這個步伐相當快速:


2018年6月,快手和有贊達成合作,推出“快手小店”,並接入淘寶平台直接賣貨。


同年11月,快手推出“賣貨節”,擁有4000多萬粉絲的快手紅人“散打哥”1 天賣了 1.6 億,初瑞雪4小時銷售額也高達一億元。


接着12月,快手電商發佈“麥田計劃”,確定未來快手電商發力的六大方向,同時升級快手小店,實現APP內部直播下單。


放開手腳之後,直播+電商的模式迅速獲得了網紅的認可,他們瘋狂湧入,直播帶貨,短短几個月已呈燎原狀態。據《快手2018年度社會價值報告》顯示,2018年,在中國超過1600萬人從快手平台獲得了收入,其中,340多萬人來自國家級貧困縣區,貧困縣區中每五個人就有一個快手活躍用户。


與抖音小清新的定位不同,快手給人撲面而來的是江湖氣息,還擁有一套自己的行話。“守家”、“偷塔”、“秒榜”等,不是混跡這個圈子的人聽到這些詞肯定一臉懵圈,而對於快手老鐵來説則是耳熟能詳。“秒榜”是指在快手直播時,刷錢最多的粉絲可以將主播粉絲倒進自己的直播間,從而實現漲粉賣貨。


辛巴當初就是憑藉“秒榜”迅速積累了大量粉絲。而刷禮物這件事,不成功便成仁,榜首以下金主砸的錢全是白白打水漂。由於榜首的爭奪十分激烈,許多刷禮物的粉絲會在直播最後時間裏突然加磅。對此,有知乎網友一針見血地指出:“有些玩電商的快手大哥,以20萬人民幣秒榜,轉手就能賣出100萬的貨物。”



電商生態搭建了一年初見成效, 5月底快手收入達到30億人民幣左右,主要是直播收入,月活也在一路直線上升。面對利好,快手電商趁熱打鐵,在渠道端又推進了一把,打通了拼多多和京東,加上此前接入的淘寶、天貓,快手電商已經與主流電商平台實現全面打通。



VC看不懂?

中國人的消費變天了


快手帶貨,蔚然成風,一幕幕令人咋舌。


這背後,是中國人的消費開始變天了。這兩天,知名營銷人雕爺高呼“新消費”滔天巨浪來了,其中表現之一就是以抖音、快手為代表的新媒體、新渠道崛起。


從去年開始,快手和抖音這兩個短視頻王者,已經統治了三億以上年輕人的生活。”雕爺撰文説,羅振宇曾反覆提及,一切的爭奪歸根結底是用户時間的爭奪,當這幾億最具消費力和話語權的年輕人,每天幾個小時消耗在短視頻和直播時,你告訴我什麼是“消費者溝通”?!


這股細微變化,有VC不以為然,也有VC開始佈局。兩個月前,在北京的一場CEO年會上,某頭部VC機構合夥人曾透露,上半年開始密集尋找抖音、快手等平台上的大V,直言非常看好接下來的短視頻電商變現——賣貨。


這塊蛋糕並不小。據iiMedia Research(艾媒諮詢)數據顯示,2018年中國短視頻用户規模達5.01億人,市場規模增速處於放緩階段,但整體規模仍持續增長,預計今年市場規模將超過230億元。


短視頻之爭,本質上在爭奪具有消費能力的用户時間。而快手江湖的老鐵與抖音微博不同, 他們常以“XX家軍”自稱,立場鮮明,自成一派,有着更強的黏性和説不清楚的信任,這種黏性直觀的表現在數據中。最新易觀數據顯示,短視頻綜合平台排名中,快手以3.72億的月活超越抖音躍升第一。


TalkingData數據報告顯示,快手用户偏好大眾品牌,線下消費品類偏好以家居廚具為主,並且對商業接受度非常高,偏好團購、導購,看重性價比,但也存在問題——快手的營銷模式和產品質量,常常為人所詬病。


比如電商爭搶的榜首,“秒榜”更像是一場豪賭,很多時候,電商就算拿到榜一,貨也不一定賣得動,曾有電商刷了幾十萬往自己直播間導入了十幾萬粉絲,卻只賣出十幾台飲水機;又比如,快手網紅賣的商品參差不齊,許多用户買到的商品質量根本不過關。此前,快手發佈5月份違規用户名單,共處罰了235名用户,數量竟然是上個月的5倍之多。


莫坑老鐵”,成為快手上網紅賣貨的口頭禪。風潮漸起,短視頻造富時代來臨——以後,活躍在抖音快手的數十萬網紅電商,會不會如同“螞蟻雄兵”般蛀空阿里、京東的王國?



https://hk.wxwenku.com/d/2013176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