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笨”可能跟房子有關

伯凡時間2019-09-06 04:05:53


房子的作用是什麼?


對於絕大多數人而言,除了滿足一些基本的功能,諸如安全、遮風、擋雨和隔噪外,房子更多的作用可能體現在“為人”,而不是“為己”。我們看重的往往是可以向外人道的因素,諸如房子所處的地段、面積大小等等,炫耀的作用勝過了自己的享受。


如果有人説作為居所的房子和其它建築環境會對我們的認知產生巨大影響,多半是不被相信的,有人甚至會覺得這是危言聳聽。在傳統認識中,我們認為認知僅僅關乎大腦,與身體都沒有什麼關聯,與身體所處的環境就更扯不上關係了。


長期以來,我們認為環境、身體和大腦的關係是,環境是被感知的信息,身體是感受器,用於探測和接收環境信息,大腦則是計算中心,負責處理身體感受到的信息,然後發佈命令給身體。整個過程是有序且分離的,誰也不干預誰。


但是,認知心理學領域越來越多的研究揭示,這種認識是錯誤的。事實上,我們居住的房屋及其它環境,對我們的影響是多方面且很深遠的,只是我們常常意識不到而已。



2012年,幾位學者發表了一篇論文,其中提到他們設計的一項調查研究。他們假設了10個可能會對孩子的學習產生影響的教室設計參數,並選取了英國34所學校中751名學生作為研究對象,開展了跟蹤調查。最終發現,假定的10個參數當中,有6個設計參數對學生的學習狀況能夠產生顯著影響,分別是:顏色、選擇、複雜性、靈活性、光照、連接性。


處於不同設計風格教室中的孩子,成績進步差異平均達到了25%。在各方面參數都最好的教室上課的學生,比那些在各方面參數都最差的教室上課的學生,在成績上領先了一個普通學生整整一個學年的水平。


這讓我們意識到,房子並非一個遮風擋雨的住所那樣簡單,除了可以炫耀以外,房子還會對我們的思維和認知產生巨大影響。


美國學者莎拉·威廉姆斯·戈德哈根(Sarah Williams Goldhagen)在其著作《歡迎來到你的世界》中,就建成環境對人類認知的影響,做了詳細地論述和解讀。莎拉教授本人是建築設計方面的學者,她結合認知心理學領域最新的研究成果,為我們揭示了人與建築環境之間的全新關係。



莎拉教授提出,在我們的認知和體驗形成的過程中,環境、身體和大腦並不是各司其職、完全分離的,相反,大腦、身體和環境三者在不斷地感應和互動,並共同加工多個層面的信息,我們的體驗和認知是大腦、身體和環境三方協作的結果,沒有主次之分。


這種過程我們其實並不陌生。我們看到的某種色調的燈光、觸摸到的某種質地的表面,抑或是嗅到的某種氣味,會瞬間勾起相對應的大腦記憶,客觀的燈光、材料表面和氣味,與我們的感知系統、大腦反應共同塑造了我們當下的感受。不存在一個呈現、感知、分析、反應的先後過程,它們是同時出現的。


我們對自身體驗的掌控力遠遠小於我們的固有認識,而環境對我們體驗的影響力則遠大於我們的固有認識。因此,我們有必要重新思考自身與建築環境之間的關係。


作為建築環境的塑造者,設計師和開發商們要考慮到未來入住其中的人的體驗需求,他們要提供給這些潛在住户的,不應該是一個簡單的、能夠遮風擋雨的水泥盒子,而是一個能夠對他們的情緒產生積極影響,能夠改善他們的體驗、提升他們認知的處所。


因此,在開始施工之前,要綜合分析當地的地形、氣候特點以及建築材料的選擇等因素,針對體驗需求,設計一個整體解決方案,然後一步一步、一磚一瓦地將要求傳遞給建築工人,讓他們按照這一方案施工。


很多人會覺得這樣未免太繁瑣,而且會耗費巨大的成本。誠然,任何好建築的實現,都包含諸多繁雜瑣碎的工作,讓人勞神費力,但是考慮到其建成之後對於住户的影響將是永久性的,作為建築塑造者的開發商和設計師經歷這些辛勞是必要且應該的。同時,諸多成功的建築案例也告訴我們,好的建築費心是必然的,但是卻並不一定需要耗費多大的財力。


位於撒哈拉沙漠南部邊緣的西非國家布基納法索,是全球識字率最低的國家之一,也是全世界開發程度最低的國家之一。這個國家的東南部有一個名叫甘多的小村子,至今還沒有通水通電,自然環境可謂苛刻到了極點,如果按照我們通常的認識邏輯,這樣的地方與良好的建築基本是絕緣的。


然而,出生於當地、現在是德國慕尼黑大學教授的迪貝多·弗朗西斯·凱瑞(Diébédo Francis Kéré)卻從當地的簡易建築出發,設計了一間體驗很好的小學教室,並獲得了阿卡汗建築獎(AKAA)。


當地的傳統建築往往就地取材,用泥土堆出牆體,然後用常見的波紋狀金屬板作為屋頂,形成一個簡單、粗糙的住所。


凱瑞設計的教室,是對這種簡易建築的改良。他混合當地的泥土和黏土,製造了一種極為耐用且能夠有效隔熱的磚,然後培訓當地村民生產這種磚,在用於學校建築的同時,也形成了一個產業。


屋頂的建築材料,他依舊選擇了波紋金屬板,但不是直接蓋在磚塊壘砌的牆體上,而是用金屬桿撐起了波紋板,在牆體和屋頂之間留下了巨大的空間,以實現通風。同時,巨大的頂棚也蓋住了屋頂和外牆的土磚,避免被雨水沖蝕。


整個建築成本極低,但是不論其外觀、與周圍環境的融入程度,還是對身處其中的人帶來的體驗,都特別好。



甘多小學和其它類似的成功建築讓我們看到,相比於資金和施工難度,沒有塑造良好建築的意識以及對建築環境體驗的漠視才是催生優秀建築最大的阻力。


長期以來,我們深陷一種惡性循環而不自知。由於沒有意識到建築對自身情緒和認知會產生巨大影響,作為建築甲方的住户們往往沒有明確的體驗需求,關注點始終在基本功能和炫耀功能上。


對體驗的漠視,助長了作為建築乙方的開發商的消極和保守。開發商往往揹負着巨大的經濟壓力,他們唯一追求的是建築速度,因此,他們總是採取最保守的策略,在所有的地方使用類似的場地規劃和房屋設計方案,材料的採購和應用也都千篇一律。


相較於開發商,設計師或許有更強的體驗意識,但是他們作為開發商的乙方,那些制約開發商的因素也自然而然成為了制約設計師的因素。所有的這些市場體系和限制,以及受市場體系限制的人所做的決定,共同造就了我們當前的建築環境。


當受市場限制而催生的怪胎建築成為普遍時,它們又反過來塑造人們對於建築的認識,認為它們代表了好建築的本來樣貌,無形中又助長了糟糕建築的繁衍,形成一種閉環。


只有當我們意識到建築環境對個體認知究竟會產生多麼深遠的影響,我們才會真正知道自己對建築的需求到底體現在哪些方面。體驗意識的覺醒,能夠催生好建築的誕生,而每一個良好的建築環境都有助於打破貧乏建築環境的延續和循環,同時啟動並推動豐富建築環境的自我延續和循環。


如莎拉教授所言,設計得好的建築並不是高端藝術,而是每一個身處其中的個體的關鍵需求和基本人權。



推薦閲讀:

你以為你擺脱了束縛,就獲得了自由嗎?

你是不是在用勤奮來掩蓋另外一種懶惰?

保守不難,善變也不難,但同時做到就很難

為什麼説一個項目在完成了90%之後,還剩下90%?

https://hk.wxwenku.com/d/2013176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