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混亂的三國時期,曹魏為何還能治理西域?

國家人文歷史2019-09-06 03:27:27


本       文       約   4373   字


閲       讀       需       要

                                                                            

11 min

東漢末年分三國,烽火連天不休。三國時代在我國是一個家喻户曉的著名亂世,英主賢臣、名士驍將輩出。像曹操、劉備、孫權、諸葛亮這樣的主角光環人物,更是為人們所津津樂道。這多虧了羅貫中寫的《三國演義》,將這一段歷史描寫地精彩紛呈,回味無窮。


同時我們也應該認識到,這是一個悲劇的時代。從公元184年黃巾起義開始,直到公元280年三家歸晉,華夏人民忍受了近百年的戰亂之苦,統計在冊的人口只剩東漢時期的五分之一,許多原屬東漢的地區紛紛謀求自立。


《三國演義》劇照

然而,地處天山南北的西域大地,卻仍在曹魏政權手中。要知道曹魏一直面臨着南方的蜀漢和孫吳政權的巨大威脅,北方還有鮮卑等遊牧民族的侵擾,它又如何能分出力量來,對這片地廣人稀的大地進行管理呢?




中原與西域的聯繫被切斷


公元184年的東漢王朝,正風雨飄搖。令皇帝漢靈帝劉宏煩惱的,不只是由張角三兄弟在冀州發起的黃巾起義,還有涼州北地郡、安定郡等突然爆發的羌人等少數民族發起的叛亂。兩者似乎是商量好了,同時在西北和東北地界上掀起大風大浪。


羌人是長期盤踞在河西走廊周邊的少數民族,在東漢年間和中原王朝打了一場持續上百年的漢羌之戰,因此他們是王朝西北部的一股不安定因素。這一回羌人協同小月氏人再起叛亂,涼州以刺史左昌為代表的漢人將官帶兵無方又管理混亂,導致屢吃敗仗,像新安縣令邊章、涼州從事韓遂甚至成為了人質並投降叛軍。

狐盤之敗宣告了涼州已無法通過自己的軍力平叛。185年,叛軍集結大軍向西漢故都長安進發。漢靈帝派遣皇甫嵩做左車騎將軍抵禦叛軍,結果被宦官進讒言誣陷而被免職。繼任的司空張温帶着董卓、周慎、孫堅等部將與叛軍大戰,雖然延緩了叛軍進軍的兵峯,但是還是沒能奪回黃河上游地區。

新任涼州刺史耿鄙率六個郡的軍隊圍攻叛亂的隴西郡。結果還沒進攻對方,耿鄙就被兵變的部下殺死,其下屬軍官馬騰投奔了韓遂叛軍。此時張温也戰鬥失利,叛軍士氣更加旺盛,基本佔領了涼州各郡,並劫掠長安的周邊地區,一時間朝野震恐。

被免職的皇甫嵩又被推到了前台,同董卓一起指揮平叛戰爭。叛軍統帥王國進軍長安門户陳倉時,他否定了董卓避免進攻圍城叛軍的方案,率軍大破敵軍。皇甫嵩雖然打贏了戰役,但卻遭到了董卓記恨,待日後皇甫嵩主動服軟才作罷。

叛軍因此失敗而分裂成了馬騰集團、韓遂集團和宋建集團,本來漢軍若堅持作戰,平定叛亂只是時間問題。然而誰都沒料到,漢靈帝於公元189年去世,大將軍何進為了消滅宦官集團,招此時已是東漢西涼軍統帥的董卓入洛陽勤王,結果不但自己丟了性命,還讓董卓廢黜少帝劉辯,立獻帝劉協為傀儡皇帝。

董卓

主政的董卓與西北叛軍勢力達成了一股默契,默認他們對涼州的統治行為。後來董卓被袁紹率領的十八路諸侯聯軍討伐,自己被部將呂布刺殺。其餘黨李傕、郭汜繼續把持朝政,任命韓遂、馬騰為鎮西將軍、徵西將軍,算是一種招安的綏靖政策。

至此,西涼之亂暫時告一段落。與其説是終止,不如説是暫時的妥協。中央政府失去了對涼州和關中部分地區,對陽關以西的西域大地更是無法掌控,東漢設置的西域長史府已經名存實亡,西域各國也都處於一種“無主”狀態。

平定河西之亂


《三國演義》把馬騰馬超父子寫的同韓遂關係十分親切,但歷史上二人向來不合,馬騰還被韓遂逼得帶全家投奔曹操作人質,只留了兒子馬超在西涼坐鎮。因此這個由叛軍轉正的西涼割據軍事集團實際上是內部不穩的,這也為它後來的滅亡埋下了禍根。

馬超

曹操在統一了中原大地後,自然也想收拾掉西涼這股子割據勢力。可是韓遂和馬超表現的對中央很恭順,曹操一時也找不到理由收拾他們。為了找到這個藉口,曹操假意派遣鍾繇和夏侯淵率大軍到關中三輔地區,作出一副攻擊盤踞漢中軍閥張魯的樣子,實際上是為了讓韓遂和馬超誤以為是要攻打西涼。

韓遂、馬超等人還真以為這是曹操的“假道滅虢”之計,為了避免被滅,決定主動出擊。公元211年,韓遂和馬超率領西涼大軍進攻關中地區的潼關,意圖破關後進入中原地區。而曹操早就在等着這一幕發生,聞之大喜,親率趕赴關中與西涼軍決戰。

曹操在征途中曾陷入馬超軍的重圍和追逐,上演了“割須棄袍”的好戲。但曹操終究是曹操,在做好了大軍總攻的準備後,巧使離間計讓馬超和韓遂的勢力火併,然後命徐晃、夏侯淵、曹仁等大將合兵夾擊,一舉擊潰西涼軍的力量。

韓遂在逃亡途中驚懼而死,馬超被迫往漢中投奔張魯,馬騰全家被曹操下令處死。


盤踞西北近30年的西涼勢力至此徹底終結,曹操重新掌控了河西走廊的局面。之後,他帶領大軍去消滅了張魯勢力,養子曹真在其中出了大力。之後曹操又讓曹真以偏將軍的身份與劉備軍作戰,逐漸嶄露頭角。

我們看《三國演義》中的曹真,總是被諸葛亮戲弄和打敗,最後還一封書信給他氣死了。歷史上的曹真卻比書裏寫的要厲害,沉穩有謀,而且是真正的戰功赫赫,其中的高光時刻就是河西各族的又一次叛亂。

原來,雖然馬超等人的勢力被消滅,但是在河西地區還是有相當大的胡人勢力。在曹操死後,曹丕自立的第一年(公元221年),河西地區的治元多、盧水、封賞等諸胡人勢力組成聯軍,在河西又掀起大規模叛亂。

當時的曹真是掌管雍涼兩州的鎮西將軍和大都督,聞之此信便親率大軍前往進剿。只須一戰,《魏書》記載“斬首五萬餘級,獲生口十萬,羊一百一十一萬口,牛八萬”,算是徹底蕩平了河西地區的反叛勢力。曹丕高興得不得了,對曹真及其戰功讚賞有加。

恢復西域長史府


河西平定,西域通往中原的道路重新通暢。西域各國原本就順從中原政權,得知曹軍打通了河西走廊,像鄯善、龜茲、于闐等國家的國王紛紛派遣使節進入洛陽,表示對曹魏政權的臣服,並受到曹丕的熱情接待與封賞。

西域古國遺址

曹丕決定仿效東漢成例,對西域各國繼續進行管理。公元222年,曹丕任命承移為西域長史,設長史府於樓蘭古國的海頭城,同時設戊己校尉於高昌之地,實行軍屯制度來開發西域,有點類似今天的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的味道。

根據《魏書》等史料記載,西域長史府是管理西域地區的行政機構,長史為行政長官,司馬為主管軍屯的副官,下設主簿、功曹史、兵曹史、錄事掾、鎧曹、水曹、帳下將等官吏,有些是負責屯田的,有些是負責軍務的,有些是負責律法的,分工明確。

但是長史府的行政級別級別較低,歸屬涼州刺史下屬的敦煌郡直接管轄,因此敦煌郡守所管理的底盤還是挺大的,涼州也可以説是全國面積最大的一個州。


曹魏在西域的軍屯分為戍卒屯(又耕作又打仗的邊防士兵)、田兵屯(在後方進行生產和灌溉的士兵)、土家屯(軍人家屬)和犯屯(罪犯及其家屬)。西域長史府對軍屯活動進行集中和分散相結合的管理,有效地保證了戍邊將士所需的軍糧和物資供應。

後來曹魏又在西域設置伊吾縣(即今伊吾縣),歸屬敦煌郡管轄。對於西域各國,則採取羈縻統治的方式,一般不干涉其國內事務。通過這種“耕戰一體的”行政管理模式,曹魏對西域地區的管控力雖然較漢代有所下降,但還算是基本掌握在自己手中。

治理西域


只有有效的軍政管理制度還不夠,還需要德才兼備的負責人來治理。曹魏前後任用的敦煌郡太守倉慈和皇甫隆,就是管理河西及西域地區的得力干將。

倉慈原是曹操在淮南地區屯田時所任命的綏集都尉。到了曹丕執政期間,他擔任了長安縣令,將長安治理得是井井有條,人心歸附。繼任的魏明帝曹睿慧眼識才,將其放到了敦煌郡太守的位置上發光發熱。

敦煌

我們之前説過,河西地區脱離中原統治近三十年,當地的事務早就被各路貴族和豪強大户所把持,底層民眾受欺壓而無處訴苦。

倉慈新官上任三把火,第一把火便是採取鐵腕手段抑制當地的豪強勢力,將大户們多餘的田地分給少地無地的農民耕種。第二把火便是公平斷案,實施寬仁的律法,改變原來大興冤獄的病態司法狀況。第三把火便是對往來西域和內地經商交流的各族胡人加以善待和慰勞,用官府的錢與他們公平交易,還經常派人去護送以保衞他們的安全。


經過數年的治理,敦煌郡和西域的情況大有好轉,良法盛行,民生安樂。不料倉慈竟然因積勞成疾病逝於任上,敦煌郡的官吏和百姓都無比悲痛,畫他的畫像作遺照來追思。那些受他恩惠的西域胡人更是直白,紛紛趕到長史府和戊己校尉處弔唁,有的哭拜於地,有的甚至拿刀自殘。

繼任的兩任郡守“蕭規曹隨”,沒有做出什麼突出的政績來。直到另一任出色的郡守皇甫隆到任,河西地區和西域才有了更新的氣象。如果説倉慈是“大拆大建”,用迅猛手段治好敦煌郡的沉痾,那麼皇甫隆就是“春風化雨”,給敦煌郡帶來切切實實的進步。

皇甫隆

一方面,皇甫隆着力提高河西和西域地區的農業生產水平,讓當地農民學會將高低不平的耕地整成小塊的平地,用過水漫灌的衍灌法進行節水灌溉。在生產工具上,皇甫隆教農民製作中原農民常用的耬犁,並改撒播為耬播,以提高農業生產技術和糧食產量。

另一方面,皇甫隆根據西域“漢胡雜居”的特點,在胡人中普及漢人的風俗,比如讓少數民族的婦人學會新式制裙法,從而節省布料。這樣就用實際行動促進這些胡人的漢化,更加有利於民族交流與融合。


倉慈和皇甫隆都是治世之才,前者建立了“善政”,後者促進了“發展”,保證了西域地區的祥和安定,一定程度上達到了“政通人和”的水準。

曹魏治理西域的“祕籍”


曹魏能夠在神州分裂,強鄰虎視的嚴峻形勢下,仍能保持對西域大地一定程度上管理,主要是有三個“錦囊妙計”:

西域人仍心向中原
從西漢西域都護府設立到東漢末年的二百餘年間,西域各國和各族人民大部分時間都在大漢的羽翼之下,不僅可賺錢購買生活物資,還能學到先進的中原文化。即便在西北叛軍割據30年之後,西域人民仍人心思漢,並且把這種嚮往遷移到了曹魏政權上,這是曹魏管理西域的一個至關重要的基礎。

曹魏武力強大,能鎮住西北局面
曹魏雖然地盤和人口不及東漢,畢竟是佔據了整個北方中原地帶,統治者當時中國人口最多、生產力最發達的地區,能夠組織起數十萬的軍隊征戰四方。曹魏騎兵的勇猛善戰也是承襲漢代騎兵,在對其他割據勢力和胡人軍隊的戰爭中發揮了巨大威力。


有善治之才,管理有方
好的制度需要得力的人來執行,不然就會形同虛設。正是因為有倉慈和皇甫隆這樣的“青天大老爺”,曹魏在西域才從“能夠佔,佔得住”到“佔得好”的方向轉變。為後來西晉王朝對西域地區的管理奠定了良好的基礎。

參考資料
三國志 · 魏書 . 陳壽
中西文化關係史 . 張國剛、吳莉葦
論魏晉十六國時期中原王朝對西域的管轄經營 . 周泓
三國時期倉慈、皇甫隆治理河西述評 . 楊偉,段小強

經公眾號“地緣谷”(ID:Geo-Valley)授權轉載。

“果粒歷史”暑期“大放價”
老用户續費只需69元

新用户同享老用户優惠

七年雜誌+一年新刊+百集音頻小課

兩杯咖啡,把歷史私教裝進口袋

(優惠活動時間:2019.7.2-9.2)

蘋果用户長按下圖識別二維碼

進入“果粒歷史”微店購買

安卓用户直接點擊下面小程序購買



文章已於修改
https://hk.wxwenku.com/d/2013170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