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世民的陪葬墓裏,埋着一位短命的女人

國家人文歷史2019-09-06 03:27:13


本       文       約   2581   字


閲       讀       需       要

                                                                            

min

四十多年前,考古隊員在禮泉縣煙霞鄉張家山村北面的山樑上,發掘了一座唐代墓葬。這座墓葬封土高7米,有一個殘存的石羊在墓道西側,看起來非常可憐。昭陵墓葬,封土前一般都有石刻、墓碑,石羊的出現,説明這座墓葬不是沒有這些物件,而是因為一千多年的風風雨雨,被破壞了,原來還是有的。


不進墓道,光從外部分析,就可以認為墓主人的地位非同一般。九嵕山是唐太宗李世民的玄宮所在,距離他玄宮越近的陪葬墓,墓主人生前的地位往往越高。像韋貴妃墓,長樂公主墓、新城公主墓,都在李世民玄宮附近。這座墓葬距離九嵕山五公里,比那些嬪妃、嫡出公主要遠一些,但是比房玄齡、李靖等功臣要近上許多。説明墓主人的身份介於兩者之間,既不是至親,但也不是沒有血緣關係的功臣,會是誰呢?


持扇侍女壁畫

挖開塵封多年的泥土,就可以進入墓葬了。這座墓葬和其他唐代貴族墓一樣,由墓道、過洞、天井、壁龕、甬道、墓室組成,墓道兩側的牆壁上,都繪有壁畫,這是墓主人生前情況的反映,也是後人瞭解唐代上層社會的一扇窗口。雖然許多壁畫已經脱落,從剩下的作品看,可以得出結論:墓主人生前是一位貴婦。

何以見得呢?

在第一個天井的西側牆壁上有列戟圖,門列棨戟在當時是地位的象徵,地位越高的,數量就越多,比如皇宮前面是二十四根,東宮前面是十八根,西側的壁畫上有六根,再加上東壁的六根,就是十二根,一品是十六根,二品是十四根,十二根可以對應三品。再從壁畫上的人物看,有許多形態各異的的仕女,穿男裝、女裝的都有,説明墓主人很有可能是一位女性。

墓主到底在哪呢?肯定是棺槨裏,棺槨一般放在棺牀上,整個墓室的最深處。可惜的是,棺牀上的石板已經被人為撬起,墓室中到處都是斷裂的磚塊。很明顯,這座墓葬已經被盜墓賊光顧過了。在棺牀上,考古人員找到了一些棺木的朽塊,還有部分衣物的殘跡,墓主人呢?只見有零星的骨頭散落在地面上。什麼榮華富貴,什麼永垂不朽,到頭上都是一場空。墓主人到底是誰呢?幸好,在斷磚附近上找到了墓誌銘。上面寫着:“大唐故邳國夫人段氏墓誌銘”。

兩個重要信息:段氏,邳國夫人。初唐時期,姓段的貴族女子,史書好像真沒記載過。既然有邳國夫人,當然有邳國公了,誰是邳國公呢?史書記載,貞觀十三年,長孫皇后的族叔長孫順德改封為邳國公。再看墓誌銘的內容,段氏的確嫁入了長孫家,“年甫十八,歸於長孫氏”,但不是嫁給長孫順德,而是長孫順德的兒子,順德死了,他的兒子繼承了爵位,成為邳國公,段氏不就成了邳國夫人。

細讀墓誌銘,發現段氏的父母都不是一般人,她之所以能夠成為上流社會的貴婦,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出生好、會投胎。段氏名蕳璧,字芸娘,因為性別的原因,史書一般是不會細寫女性名諱的,就算是墓誌銘,有些也是如此,比如新城公主墓誌,上面就寫“公主諱字”,沒有透露具體姓名。段氏墓誌比較實在,告訴我們她就叫段蕳璧,祖籍遼西令支。爺爺叫段文振,北周驃騎大將軍,隋兵部尚書,新陽縣公,屬於軍界大佬;父親段綸,更了不起了,唐高祖李淵之婿、尚書右僕射、北平襄侯。

壁畫侍女圖

對於段文振的生平事蹟,《隋書》有明確記載。將門出身的他,從小膽略過人,力氣很大,是個做將軍的好材料,可以説完全繼承了父祖優良的基因。周武帝攻打北齊的晉陽城,段文振身先士卒,拿着武器搶先登上城樓,把敵將抓起來。他一輩子久經沙場,打的基本都是勝仗。除了北齊,還幹過南陳、突厥、吐谷渾、嘉州獠,可謂戰功卓著。隋煬帝非常賞識他,提拔為兵部尚書,一起攻打吐谷渾和高句麗。後來進軍遼東的時候,段文振去世了,楊廣追封他為光祿大夫、尚書右僕射、北平侯,諡號襄。所以段蕳璧墓誌銘中爺爺的官職,都是在隋朝取得的。

段文振生育能力特別強,有十個兒子,段蕳璧的爸爸段綸就是其中之一。大業末年,李淵在汾晉起兵攻打關中,段綸曾聚眾響應,幫助李家父子打下了長安城。後來他又被派往巴蜀,參與招撫工作。李世民上台後,段綸還當過工部尚書這樣的高官。段蕳璧的媽媽來頭也不小,墓誌銘作者驕傲地寫着:“公主即高祖武皇帝之第四女,太宗文皇帝之同氣姊”,李淵的四女,李世民的四姐,高密公主,下嫁給了段綸,生下了寶貝女兒段蕳璧。據墓誌記載,公主對女兒非常疼愛,“鍾愛夫人,有兼諸子”。

雖然出生在貴族家庭,段蕳璧沒有驕奢淫逸,她對詩詞比較喜歡。“雖班昭之知禮,蔡琰之工書, 辛英之識機, 謝韞之持論, 校其優劣, 曾何足雲”,甚至把她和班昭、蔡文姬等四位才女進行對比,這明顯是溢美之詞了,謝道韞等人在歷史上非常出名,段蕳璧真沒有多少人聽説過。寫墓誌的人為了安撫家屬,誇大了其詞,給死者臉上貼了不少金。十八歲那年,段蕳璧出嫁了,丈夫是長孫順德的兒子,也算門當户對,強強聯合,在當時不足為奇。由於婆家的原因,段蕳璧也成了邳國夫人。

儘管老天爺賜予段氏良好的出生,不用靠自己努力,就可以享受榮華富貴、錦衣玉食。然而,上天並沒有給她安排美妙的結局。貞觀十六年,段綸去世,段蕳璧失去了父親,這一年,她二十六歲。永徽二年四月四日,段蕳璧罹患惡疾,看見家人紛紛落淚,她明白了,和父親重逢的日子不遠了,在長安城的頒政裏,一個三十五歲的貴族女人離開了這個世界。高密公主痛失愛女,哭的死去活來;她的丈夫中年喪妻,只能悲歎命運的無情。

段蕳璧生前對父親很有感情,常常去墳前祭奠。朝廷就下旨,允許她葬在段綸墓旁。四年後,高密公主也奔赴黃泉,追隨她的老公、女兒去了。她曾留下遺言:“吾葬必令墓向東, 以望獻陵, 冀不忘孝也”。就是説墓道口的方向,要對着高祖李淵的獻陵,表示自己的孝心。這句話説明她的墓不在獻陵,很有可能就在丈夫、女兒的附近。

壁畫

總體來説,段蕳璧的一生非常平淡,沒有什麼歷史功績,也沒有什麼值得大書特書的事情,簡簡單單,過完了三十多年的人生。如果不是考古人員打開了這座墓葬,我們真的不大可能知道,在一千多年前的上流社會,還有這樣一位貴婦。她的出生實在是太好了,富二代是贏在起跑線上,段蕳璧連跑都不用跑,直接站在了終點。她的生活,是無數人奮鬥一輩子也無法企及的,但也因為時代的限制,讓她難有作為。同樣的身份,要是晚出生一千多年,沒準就完全不一樣了。

“徒滋瓊草, 委韶令而莫駐; 空積神香, 送芳魂而遂遠。”貧窮也好,富貴也罷,人生總有盡頭。年輕的時候感覺很漫長,臨終的時候又感覺很短暫。

經公眾號“時拾史事”(ID:historytalking)授權轉載。

“果粒歷史”暑期“大放價”
老用户續費只需69元

新用户同享老用户優惠

七年雜誌+一年新刊+百集音頻小課

兩杯咖啡,把歷史私教裝進口袋

(優惠活動時間:2019.7.2-9.2)

蘋果用户長按下圖識別二維碼

進入“果粒歷史”微店購買

安卓用户直接點擊下面小程序購買




文章已於修改
https://hk.wxwenku.com/d/2013170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