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崇信1/3身家投向NBA:科技新貴們的“奢侈愛好”

騰訊科技2019-09-06 03:04:00

點擊上方“騰訊科技”,“星標或置頂公眾號”

關鍵時刻,第一時間送達


來源 / 稜鏡(ID:lengjing_qqfinance)

作者 / 康路 發自紐約

編輯 / 楊顥

歡迎下載騰訊新聞APP,查看更多科技熱點新聞

劃重點:


  1. 蔡崇信在紐約籃網球隊和主球場上總共投資約30.5億美元(約合人民幣216億元)。以福布斯公佈的96億美元總資產進行計算,蔡崇信搭上了三分之一的身家。


  2. 明星球員的加入,有望提振球票出售。儘管杜蘭特仍在恢復期,籃網隊的紀念品商店裏已經開始出售帶有杜蘭特姓名或肖像的球衣等衍生品。


  3. 儘管背靠紐約大都市,但籃網隊在2018年的場均上座人數為14639人,位列全聯盟倒數第一。上座率低、票價低是亟待解決的問題。


  4. 蔡崇信躋身“NBA老闆俱樂部”的背後,是更多科技新貴投資體育資產的潮流,也是美國頭部體育資產向海外資本開放的縮影。

阿里巴巴的聯合創始人之一蔡崇信正在迎來一個新頭銜——美國NBA球隊首個華人大老闆。


2019年8月16日籃網隊的公告顯示,蔡崇信從俄羅斯富商普羅霍洛夫購得美國紐約NBA籃網隊全部股權。這也是蔡崇信在2017年購得籃網隊49%股權後的補充行權。買斷籃網的23.5億美元(約合166億元人民幣)的交易價格,刷新了美國職業運動隊特許經營權的成交記錄。


和阿里巴巴所推崇的頂層管理模式類似,NBA的30支球隊老闆之間的關係,更像合夥人。球隊特許經營權的買方意願提出後,需經過NBA對資金來源的審查,買賣方協議達成後,也需等待NBA理事會投票通過。據悉,下一次會議將在9月第三週召開。考慮到蔡崇信在成為籃網隊小老闆時已經通過一次投票,此次交易被阻的可能性很小,交易預計在9月底完成。


在獲得籃網隊全部股權的同時,蔡崇信還以7億美元接手籃網隊主球場巴克萊中心,並承擔後者約3億美元淨債務。這也就意味着,蔡崇信在紐約籃網球隊和主球場上總共投資約30.5億美元(約合人民幣216億元)。以福布斯公佈的96億美元個人淨資產進行計算,只此一役,蔡崇信就搭上了三分之一的身家。


在NBA任職23年、曾擔任NBA執行副總裁的愛德·戴瑟(Ed Desser)對《稜鏡》表示,儘管創下新高,蔡崇信所支付的價格對業內人士而言不感覺意外,至少不比前微軟CEO史蒂夫·鮑爾默買快船的價格更令人吃驚。“籃網隊不僅擁有一個世界級的體育場館,而且該特許經營權背後的市場仍在不斷增長。類似的資產很少。”


1999年,蔡崇信放棄私募的金領生活加入草根團隊阿里巴巴,被媒體稱為阿里巴巴的頭號“外人”。20年後,蔡崇信開始探索一片新的未知之地,並出手果決。在全盤買入布魯克林籃網隊100%股權以及主場巴克萊中心之前,蔡崇信已經在美國頻頻購買體育類資產,包括從麥迪遜花園——NBA尼克斯隊母公司處購得紐約自由隊(New York Liberty),一支歸屬於美國女子國家籃球協會旗下的職業籃球隊,並組織了中國女籃和紐約自由隊的交流。他還是全美長曲棍球聯賽聖地亞哥海豹隊的大股東。


蔡崇信躋身“NBA老闆俱樂部”的背後,是更多科技新貴投資體育資產的潮流,也是美國頭部體育資產向海外資本開放,以尋求戰略伙伴和多元化資金來源防範金融衝擊的縮影。


但,籃網隊會成為蔡崇信的一項成功的投資,還是昂貴的愛好呢?


投資擺爛球隊的商業邏輯


在被問到為何購買籃網隊時,蔡崇信曾對媒體表示,一來,熱愛籃球,二來,紐約幾乎是第二故鄉,自己的第一份職業、和夫人相識都發生在紐約。


儘管投資主體為蔡崇信家族辦公室,但外界推測蔡崇信購買籃網隊不僅為個人愛好,而是可以和阿里的電商、大文娛的佈局產生協同。今年6月,阿里巴巴向美國證監會披露的文件顯示,蔡崇信持有阿里巴巴2.2%的股份,是除馬雲之外的第二大股東,並擔任董事局執行副主席。蔡崇信曾經是阿里巴巴戰略投資的第一負責人,在今年6月由武衞接任。


單從球隊的成績來看,籃網隊似乎並非合適的投資標的。儘管上個賽季打入季後賽,但過去十個賽季中,根據戰績排名,籃網隊是排名墊底的幾支球隊之一。但體育資訊顧問Chris Bevilacqua認為,球隊的成績只是投資者的考量維度之一。


(從1998年開始,NBA球隊特許經營權的平均價值保持11%的年化增長)


2014年,微軟前CEO史蒂夫·鮑爾默以20億美元的價格搶下此前市場估值10億美元的快船,路透社對這一價格的評價是“脱離了地球引力”。但5年之後,NBA賽事的商業價值已經整體提升。NBA球隊的平均商業價值在2019年漲至19億美元,是5年前的三倍。


NBA球隊價值的提升,首先來自聯盟收入的整體提升和重新分配。2014年,NBA在新一輪商業週期中,和TNT以及ESPN達成的9年240億美元電視合約,讓聯盟內的球隊每年每支可分得8890萬美元。同期,給球員的體育相關費用分成,也從此前的57%下調至51%。除了聯盟的電視轉播費分攤外,籃網隊還與紐約當地的 YES TV 簽有一份轉播權合同,每年可獲得 2000 萬美元的收入。


儘管球隊估值模型並無統一標準,但球員動向往往能帶動球隊估值漲跌。2010年夏天,當勒布朗·詹姆斯離開克利夫蘭騎士隊參加邁阿密熱火隊時,《福布斯》隨後就將騎士隊的估值降低了27%,同年,聯盟所有球隊平均價值跌幅僅為1%。詹姆斯一人的動向,影響了四分之一的球隊估值。


籃網隊的價值提升,在休賽季的球員簽約中,已埋下伏筆。其中杜蘭特和歐文的加入,備受關注。超級球星杜蘭特原為NBA豪強金州勇士隊(Golden State Warriors)主力,曾拿下兩次總冠軍。但在今年總決賽與多倫多猛龍隊的苦戰中,意外拉傷跟腱,而進入自由交易市場。


據ESPN報道,以籃網隊醫療團隊的專業判斷為基礎,籃網隊管理層決定引進這一超級巨星。除了杜蘭特之外,籃網隊還簽下前波士頓凱爾特人控衞凱里·歐文,以及中鋒德安德烈·喬丹。NBA的新一個賽季將在今年10月開始。明星球員的加入,有望提振球票出售。儘管杜蘭特仍在恢復期,籃網隊的紀念品商店裏已經開始出售帶有杜蘭特姓名或肖像的球衣等衍生品。


(杜蘭特仍在恢復期,籃網隊的紀念品商店已開始出售帶有杜蘭特姓名或肖像的球衣)


擺爛球隊商業成功的代表案例,就是紐約的尼克斯。雖然紐約尼克斯球隊在過去的18年裏只有兩個賽季勝率超過50%,如走馬燈一般換了12任教練,也曾因為交易新星波爾津吉斯而引發球迷不滿,但這似乎並不耽誤球隊老闆“點石成金”。尼克斯和當地有線電視的電視協議每年價值超過1億美元,僅次於洛杉磯湖人隊。


蔡崇信更大的挑戰在球場


除了獲得籃網隊的全部股權之外,蔡崇信還接手籃網隊的主場球館——建於紐約布魯克林區的巴克萊中心。該體育館於2012年投入使用,但7年來從未實現盈利。


從近些年的經營記錄來看,巴克萊球場虧損正在縮小,但扭虧為盈並不容易。


給債券持有人的財務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6月30日的財年中,巴克萊中心的經營主體布魯克林場館及其附屬公司的總收入為1.49億美元,包括贊助費,活動收入,以及售票等其他費用。但運營支出居高不下,達到1.42億美元。加上其他成本,全年淨虧損5378萬美元。和上一年虧損1.77億美元相比,虧損有所縮小。


數據顯示,儘管背靠紐約大都市,但籃網隊在2018年的場均上座人數為14639人,位列全聯盟倒數第一。上座率低、票價低是亟待解決的問題。


除了籃網隊之外,另一長期使用球館的NHL紐約島人隊,還將會把一半的場次搬離,也就意味着巴克萊中心需要尋找演唱會等其他大型活動來彌補損失,擴充新的收入來源。但紐約當地的另一知名場館麥迪遜花園廣場競爭實力雄厚。後者是紐約另一家球隊尼克斯的主場,身處曼哈頓中心地帶。尼克斯老闆詹姆斯·多蘭(James Dolan)於2013年完成對尼克斯主場麥迪遜花園的10億美元翻修後,成功提高了門票、套票、贊助經費。同時,因為麥迪遜花園曾經在體育和娛樂產業中創造了難以替代的歷史地位,而成為曼哈頓居民休閒娛樂的習慣去處,而不是穿過東河去布魯克林。


據統計,上賽季籃網隊賣出的球票中,只有14% 的買家來自於紐約的曼哈頓地區。


(截至2018年6月30日的財年中,巴克萊中心的經營主體布魯克林場館及其附屬公司的總收入為1.49億美元,運營支出1.42億美元。


超級明星的加入,或許能夠部分緩解籃網隊的盈利壓力。據紐約郵報報道,在杜蘭特和歐文加入後,籃網隊預計收入同比增幅將有望達到10-15%。另外,考慮到蔡崇信已經買下原屬於麥迪遜花園的職業女籃紐約自由隊(New York Liberty),外界猜測,紐約自由隊或將更多場次轉至布魯克林的巴克萊中心,或者像島人隊一樣,將場次分配給兩個場館。


對於NBA球隊和球場運營而言,基本盤在於和當地球迷以及當地社區的長期良好互動關係。但巴克萊球場的建造歷史,讓這個球館和當地社區形成複雜的情愫。


2004年,紐約地產商布魯斯·拉特納(Bruce Ratner)以3億美元買下當時還位於美國新澤西州的籃網隊,後來在接受外媒採訪時,拉特納毫不諱言自己並不懂籃球,買球隊核心在於撬動一項近50億美元規模的綜合地產項目。這一綜合性地產項目的第一步,就是籃網隊的主場——一個建造於布魯克林郡的嶄新體育館,並以此為核心在周邊建造覆蓋娛樂、住宅、商業的綜合性社區。


(2010年3月,拉特納和前紐約市長布隆伯格、籃網投資人Jay-Z等一同參加場館奠基儀式)


由於這項綜合地產項目承諾將提供優惠住房,並提振當地經濟,在税收方面獲得政府優惠。但政府的支持並不能解決所有難題。因為在設計規劃上和周邊動遷居民引發矛盾,曾負責開發的拉特納公司森林城,曾多次面臨示威活動,並捲入法律糾紛。


2008年金融危機來襲後的融資困難,讓拉特納無法履行買地時的承諾。大量的法律糾紛也讓項目進程一拖再拖。最終,資金鍊出現困難的拉特納在2010年7月找到了俄羅斯商人普羅霍洛夫接手,並在一段時間內成為只佔少數股份的籃網隊小老闆。


蔡崇信接手後,管理層如何處理和當地社區的關係,並獲取信任,也會成為外界關注的焦點。在阿里巴巴任職期間,蔡崇信以馬雲身後的“隱形財神爺”而聞名,也極少接受媒體採訪。習慣於低調行事的老闆們,正面臨NBA光環下的曝光度大增。這把雙刃劍,也可能轉化為公關風險。


2000年接手達拉斯獨行俠隊的老闆、知名投資人馬克·庫班曾經吐槽稱,想象一下因為球隊輸球引發的潮水般的罵聲,但他同時建議,在面對外界質疑的時候,也要保持一點自己。為了快速獲取球迷信任,馬克·庫班曾經把自己的郵箱投放在球場大屏幕上,並親自回覆球迷郵件。


NBA對“科技新貴”敞開大門


至少NBA的現任總裁亞當·蕭華對“外人”蔡崇信的加入,公開表現出歡迎的姿態。


NBA對包括中國、印度在內的亞洲新興市場日益看重。在本土電視觀眾被新娛樂方式擠壓之際,NBA時常面臨本土市場難覓增長點的難題,開始探索電競、博彩等新領域。但新興市場不同。美國的人口約為3.29億人,中國觀看NBA節目的人數已經超過了美國總人口——這是NBA不會忽視的淘金之地。


蔡崇信的科技新貴背景,也帶來額外的想象空間。近十年,曾經由Old Money把控的NBA正在向科技新貴敞開大門。此前,NBA球隊老闆主要來自包括房地產、建築業、傳統金融、通信行業、運輸等行業,通過投資球隊聚集人氣、拉動當地的經濟,也和自己的產業產生聯動。


科技人士是新闖入者。1988年,微軟創始人之一、比爾·蓋茨的搭檔保羅·艾倫在35歲時以7000萬美元購買開拓者隊,成為科技新貴老闆的先行者。2000年,曾經將創業公司賣給雅虎後轉型為投資人的庫班,以2.85億美元買下獨行俠隊。2010年,硅谷老牌風投機構KPCB合夥人喬·拉庫博(Joe Lacob)斥資4.5億美元成為勇士隊的老闆。在NBA近些年的老闆名單上,還包括曾經的蘋果硬件工程師、後創立無線網絡設備公司優比快的羅伯特·佩拉(灰熊隊),軟件公司Tibco的創始人維維克·拉納迪夫(國王隊)、前Facebook高管後轉型風投的查馬斯· 帕裏哈畢提亞(勇士隊)等。


科技新貴投資NBA的契機,在於出身傳統行業的球隊老闆在主體業務衰弱以及球隊估值上升的雙重影響下,出售意願上升,讓科技資金填補空位;二來,職業體育運動中提倡專注、求勝的精神內核和科技新貴產生心理共振;三來,也有助於投資人社會地位的提高。


庫班曾經表示,成功企業家無法體會的感受是,如果球隊贏球,特別是贏得總冠軍時,整個城市會為你歡呼。就投資回報率而言,庫班坦言,贏球比賺錢重要。因而,投資球隊,也被類比為富豪的“奢侈品消費”。外媒曾經評價稱,NBA球隊屬於少數“有錢也買不到的奢侈品”。


在過去的十年中,科技新貴出身的俱樂部老闆們已經給這個曾經由Old Money把控的遊戲,帶來不一樣的面貌。


硅谷老牌風投機構KPCB合夥人拉庫博成為勇士隊老闆之後,就將大量科技裝備用於訓練和賽程中。比如,用懸掛在訓練場房頂上的六個相機的SportVU系統跟蹤球員的運球、傳球、速度等關鍵數據,並以此為依託進行戰術調整。用Catapult Sports的小型檢測器,追蹤球員的心率、膝蓋腳踝承受力等指標。這些指標可以幫助教練判斷球員的疲勞程度,調整球員上場和休息的時間,也能有效減少傷病。


越來越多的科技元素被引入,不僅改變球隊運營的方式,也給粉絲創造新體驗。馬克·庫班投資的獨行俠在2016年曾在聯盟中率先推出沉浸式購物體驗。通過和達拉斯當地創新企業Tixsee合作,獨行俠在新的手機APP上展示球場360度立體全景,供購買球票的球迷選擇偏好的觀看角度,也可以通過VR近距離觀看球賽和啦啦隊表演。


蔡崇信的加入,會給NBA帶來哪些新的管理方法或用户體驗,也將受到廣泛關注。


愛德·戴瑟表示,最好的NBA老闆,不僅要和社區互動,親自參與經營權管理,“還要願意進行必要的投資,以獲得成功。”搭上三分之一身家的新晉球隊老闆,怕是還要繼續花錢。


至於賺錢,短期內不會是件容易的事。庫班去年接受《財約你》專訪時就曾經表示,買下球隊的18年裏,盈利的只有3年。




近期精選

蔡崇信與馬雲的20年

國內AI概念第一股來了!

巨頭三國殺:中國電商盛世再臨

https://hk.wxwenku.com/d/2013165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