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中國的師生關係,你們可能有很大的誤解 | 大家

大家2019-09-06 02:59:05




電影裏看上去很美的師生和諧圖




2006年,我拿到了上海交通大學的offer。


有一個新聞傳播領域的前輩——這個人非常有名,現下已經退休——和我老爸聊天,我恰好在場。老爸請他提點一下我這個即將成為大學老師的後輩:有何心得可以傳授?


千萬不要得罪學生。


這位前輩如是説,且僅如是説


我印象極其深刻,此生再難忘卻。




世人都覺得,師生關係,師為強勢方上位者。


我不知道中小學是什麼樣的。反正因為我兒子的緣故,我覺得我這個家長看到他的中小學老師,都是畢恭畢敬的——我甚至和朋友開玩笑説,我這麼拽的一個人,看到他的老師,都是老師説啥就是啥,還要補充論證老師説得對。


而在大學,我用我十三年大學老師的經歷告訴各位,期間師生關係,你們可能有很大的誤解。


大學的師生關係分為兩種:


1、導師和學生的關係,基本上為碩導/博導與碩士/博士研究生。有些大學本科生階段也有導師制,不過大概率就是裝裝樣子,至於本科生論文導師,和碩導博導與其研究生,全然不同。


2、授課教師和學生的關係


前一種關係,老師在強勢方。導師不簽字學生的論文有可能連題都開不了。但本科生論文導師,極少會這麼做。


但即便在前一種關係裏,也有強弱之分。相對來説,碩導比博導弱。博導真的是有生殺大權。


過去新聞都有報道博導對其博士生如何如何壓榨之事。


不過,我得説一句,作為普羅大眾,有一件事一定要明白:媒體一般報道的都是人咬狗事件而不是狗咬人事件。意即媒體喜歡報道特殊事例


博導死掐着一個博士生,對ta有好處,這裏有個廉價勞動力的可能。但也有壞處。博導旗下博士生是有名額限定的,一個不畢業後面新招就很難。手上好幾個該畢業但沒畢業的博士生,博導要再招新弟子,難度很大。


有些學校,博導對於其博士生培養,甚至要貼點錢。這個可能是特例,就不展開講了。


另外一個考慮是,明智的教授博導都瞭然一個道理:一個老師的地位,其學生作用非常大。最古老的案例可以追溯到孔老夫子。對學生太過不好,於人於己都沒太大收益。


至於碩導,所謂強勢方就沒那麼強了。在很多大學,都是憋足了勁頭要做研究型大學,一個專業碩士研究生人數超過本科生人數,都不是什麼奇怪的事。人數一多,師父徒弟的感覺就弱很多。加之碩導很清楚一件事,碩士研究生當廉價勞動力的價值不大——他們的學術能力總體上相對弱了一些。




我交前陣子出過一個事。


某導師在其學生羣(應該是研究生羣)大發雷霆,事由是學生論文進度很慢。大發雷霆到了飈髒話的地步,用語不限於傻X、垃圾、白痴、文盲、屎一樣。


一些話語被截屏流出,最終該導師被學校處理。


其中一條處理,我是不以為然的:當面致歉深刻反省(另外兩條是通報批評暫停教學工作


我反正在課上和學生説過,學生該做的事進度慢了,我憋不住罵了幾句髒話,事後開除我都可以,讓我向學生道歉,沒門。


師道尊嚴,着急上火罵學生幾句,很難理解嗎?


只不過也就是説説。鄙人職稱低微,沒有什麼研究生羣。授課學生羣別説罵人,大多數連話都不多説幾句。


這個事例我只是想説明,導師對其學生,也不是想咋滴就能咋滴罵幾句人,後果都會非常嚴重:暫停教學工作。要是學生罵幾句導師,恐怕也很難領到一個什麼暫停學習之類的勒令休學一年的處分。




現在來説説授課教師和學生的關係。在大學裏,這種關係是最常見的。


我直接告訴各位:授課教師是弱勢方


大學授課,都有一個評教體系,我們戲稱為淘寶買家評價體系:親,給個好評喲。


這個評教體系一般情況下不會造成太大的麻煩,但如果學生評教分太低,甚至出現不及格的分數,教師就會有相當大的麻煩。


有些大學,如果教師該門課程的評教分在全校所有課程評教分中列於後端,這門課就有可能被取消。


這就意味着教師如果想對學生嚴格點,是會有顧慮的。可能有些學生會覺得嚴是好事,但恐怕大多數學生並不會這麼想。


十三年教學生涯,每年開課4-5門,我就掛了一個學生的課。掛他其實我也實在沒辦法。這門課期中期末均是出卷考試,全選擇題,一道五分,你錯了就是錯了。平時成績已經給了不能再高的分數,總評還是不及格,又能如何——總不見得我幫你修改答案。


更讓我覺得不掛不行的地方在於:這特麼是開卷考啊!補考一次(還是開卷)卷面都不及格啊!





授課教師對學生的權力非常小。


比如學生遲到,教師很少會説什麼(反過來,教師遲到是教學事故,根據遲到時長,還有可能是重大教學事故。我交教室都安裝攝像頭,一遲到不用巡視,立刻發現)。甚至學生缺課,很多教師也不會和你較真,因為較真沒啥大用。


説較真沒大用的原因在於:授課教師最大的權力在於掛科,但即便就是掛了你這門,最終也沒啥太大威脅性。


如果是選修課,學生很容易通過補足其它學分來躲過。如果是必修課,呵呵,臨了畢業的時候,各位聽過有幾個大學生是無法畢業的?


而且大學無法畢業,通常不是因為掛科,而是因為本科論文無法被通過。


不得不説,這幾年,至少我交,對本科論文越來越重視,以至於我們這種文科學院,本科論文都會使用迴歸分析。這個重視來源於教育部的抽查制度。


但沒説過不用迴歸分析就掛論文。通常本科論文無法被通過,也是因為實在寫得太爛(或者查重始終無法通過)。


在我記憶中,我院延畢過幾個學生,但都是留學生(日韓為主,我們本科沒有英美留學生)。中文都寫不利索的情況下,論文寫得太爛院方想通過都不好意思啊。




事實上,學生對教師的權力倒是很大。


現在學生手上,除了評教以外,還有一個重磅武器:舉報。


舉報教師,也要看這個教師本身的分量。比如是大腕,手上課題一把(直接影響本專業學科排名或創收),校方院方在息事寧人的基礎上,也不會對這個教師太過嚴重處理。


但如果就是個普通教師,恐怕這個老師討不了好去。


至於政治正確不正確,信息員不信息員……


呵呵,不多説了罷!




有些朋友,社交場合會説幾句好話:魏老師你大概很受學生歡迎吧。


我知道人是好心好話,但我經常憋不住要揭示真相:沒有的事。


因為我不大和學生來往,尤其是主動來往。


我前後做過三任班主任,就去過學生寢室一次(男的)。班羣我都很少説話。


我上課風格是滿堂灌,基本不互動,灌完拍屁股走人。有一門翻轉教學的課例外,由學生主講準備的案例,我發問點評。


上課很少閒聊,僅談專業,緊扣授課PPT內容。會舉時下當紅事件例子,但絕不發表所謂出格議論。幾乎不談人生,談哲學,談理想。


課程可能會拉個羣,也基本用於通知事項。比如友情提示,下週要考試啦。友情提示,下週要交paper啦。


除了那個要考試的課,根據答案給分,其它課給分很大方。但實話講,開卷考做選擇題,本身就很大方了好麼?


學生主動找我問我問題,我倒還算耐心解答。


有些學生,不再有我課程後(甚至是畢業後),反倒交流變多。這種交流我通常已不把此人當學生看。


我這麼做就是不留什麼不必要的麻煩。




回到那句:千萬不要得罪學生。


一位教了一輩子書的專業前輩學術重鎮,不説這個不説那個,僅給我留下一句如此心得。


或可掂量掂量背後未説出來的話的分量罷!



大家一週閲讀排行


1.劉遠舉 | 要想體面的養老,現在到底要存多少錢?

2.周黎明 | 貧窮帶來的互相吞噬,比貧富矛盾更可怕

3.維舟 | 女人想靠練出馬甲線來挽回男人,這是場必敗的戰鬥

4.十一貝子 | 一千多年前那場大火,燒掉了中國歷史上最高的寶塔

5.許倬雲 | 美國娛樂、體育產業如此發達背後的哀傷

點擊文末在看,幫喜歡的文章衝榜



原標題:《我眼中的師生關係》

文章內容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平台觀點。



https://hk.wxwenku.com/d/2013164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