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中的香港況味

中國新聞週刊2019-09-06 01:46:07


我記憶中的香港,是摩登豪華與市井味、

煙火氣比肩而立,相安無事;是繁華喧鬧與低調內斂兼收幷蓄。

在這裏,幾乎每個角落都充滿着反差對比,妙不可言

香港電車路軌總長29.5公里,每日平均接載18萬人次的乘客,是全球現存唯一全部採用雙層電車的電車系統。


記憶中的香港況味

文、圖/熊昱彤

發於2019.8.19總第912期《中國新聞週刊》


香港,就像一個五彩繽紛的萬花筒,她的紛繁複雜,一言難盡。説起香港,你會想到什麼?密集的高樓大廈,狹窄擁擠的街道、耀目的霓虹廣告,還有遍佈街邊的茶樓酒吧?這些或許都有,但如果你能夠沉下來,靜靜地觀察她,你會發現,在繁華喧鬧的背後,最打動人心的卻是這個城市含蓄內斂的調子,質樸接地氣的都市生活,還有香港人安寧祥和的精神狀態。


香港的色調


香港有獨特的色調。她就像一塊斑斕的油畫調色板,奼紫嫣紅,浮翠流丹中,點綴穿插着華麗摩登的亮調,樸素的低調,細緻入微的灰調,還有深沉的暗調。


港地鐵站牌


香港以國際化大都市聞名於世,中國傳統文化和習俗的影子也處處可見。在這個城市裏,現代化的耀目鋒芒和時光打磨成就的温潤質地被那麼和諧地結合在一起。


跳上一輛上世紀20年代風格的香港電車,跟隨着“叮叮叮”的鈴音,你就會開始一段迷人的歷史穿越。


香港的色調來源於她獨有的特性。這是一座中西文化交融,散發着浮生魅影氣質的繁華都市。


我所遇到的香港人大都温和禮貌、務實而又敬業。


每天早晨,寫字樓門廳裏的兩位老人家,面帶微笑地對每一個上班的人説“早安”。來往中環渡輪上的工人,穿着乾淨整齊的制服,禮貌地注視着客人上下船,低聲道着“早安”,一邊隨時準備提供協助。


香港百分之七十五的面積是山林綠地覆蓋的郊野公園。


行走在中環寫字樓間的白領,步履輕盈,衣着雅緻而低調。


這裏的每個人都仔細地做着自己的分內之事,安安靜靜地守着自己的一份現世生活。地鐵裏、巴士上、渡輪中,人們安靜地看書、讀報、看手機,總是安寧有序。2018年前後,我在香港生活的近一年中,不記得遇到過人們發生爭執吵鬧。


有位老太太每天早晨9點前準時來到上環一座天橋上,打開帶來的蛇皮袋,將有關佛教、養生和處世的散頁和圖片掛在天橋的欄杆上。然後,老太太坐下來,手捧一本經書,迎着太陽,專心讀經,並不向來往的路人主動招攬搭訕。酷暑悶熱中,寒流來襲天,老太太雷打不動地天天來此擺攤修行,成了天橋上的一道風景。


連接中環和上環的人行廊橋上,經常站着一位發放基督教宣傳品的老人,西裝革履,一絲不苟。人潮往來的廊橋上,老先生只是靜靜地站立着,不宣講,不推銷。


香港街道狹窄,錯綜複雜。林立的高樓之下,手機地圖定位往往無奈地團團亂轉,除了問路沒有其他辦法。被我攔下的行色匆匆的路人,摘掉耳機,耐心地聽我的問題,絕大多數時間我都會得到熱情耐心的指點。曾見到港澳碼頭賣皮包的女店員,不厭其煩地為內地客畫圖,指點如何去到尖沙咀。


金鐘位於香港中環東部、灣仔以西,屬中西區一部分,是香港的核心商業區及政治中心。


同事的手機忘在渡輪座位上,等到想起來,已經過了好一會。待回去找,果然已被人撿到交給了工作人員。“在香港丟不了東西”是個不過分的説法。


菲傭的週末派對是香港一道獨特的人文風景線。


香港政府週日會封閉中環的某些道路,給菲傭聚會提供方便。奢侈品牌雲集、寸土寸金的中環店鋪,一到週日,就門可羅雀,幾乎沒有顧客。在豪華商場蹭空調,對着華麗耀目的昂貴服飾window shopping,在巨幅廣告燈箱下旁若無人地自拍自嗨,菲傭們自在坦然。對不同文化的包容才是能看到一座城市底藴的地方。


菲傭在街頭跳舞。香港菲傭數量不小,她們在週末休息時間,三五好友在街頭路邊、地鐵口、公園等聚集。香港政府週日會封閉中環的某些道路,給菲傭聚會提供方便。


人多、路窄、擁擠,是外來人對香港的第一印象。然而,很少有人注意到香港百分之七十五的面積是山林綠地覆蓋的郊野公園。在香港島、九龍和新界的任何地方,從高樓石屎森林(香港人稱混凝土為石屎)往山頂方向步行十幾分鍾,你就走上了幽深靜謐的林蔭山道。


從海拔552米的天平山頂北麓俯瞰維多利亞海港,一邊是港島,一邊是九龍。繁華都會,晝夜美景,在這裏一覽無遺。


霧氣氤氲下的香港。


三月天,霧氣氤氲,運氣好的話可以在太平山頂看到雲海奇觀。


龍脊遠足徑是港島徑八段徒步線路中最美的一段,曾被《時代》週刊選為亞洲最佳市區遠足徑。走在山道上,全程美景相伴,可以欣賞到南中國海的美麗山海景色。


從堅尼地城上行,經過網紅打卡地西環泳棚,沿薄扶林水塘道可以一直走到天平山頂。


從天后乘坐小巴上山,沿金督馳馬徑步行十多分鐘,你就站在了紅香爐峯頂。眼前大小船隻在港灣中穿梭,腳下紅塵滾滾之處,就是繁華安樂的銅鑼灣,依稀飄過來喧鬧的市聲。


香港的味道


香港是一座趣味橫生的魅力之城。高樓鱗次櫛比,玻璃幕牆映射着耀目陽光或是絢麗霓虹,大樓間日夜穿梭着車水馬龍和全球精英人才。但是,你可能在下一個街角轉彎,一不小心就邁進了歷史悠久的百年老街。


中環,名店林立,人羣熙來攘往,高檔寫字樓遮天蔽日。在一線天之下的狹窄小巷子,居然存在着一個個百業興旺、人氣旺盛的小市場。


牆上的塗鴉,小店裏的舊物,活靈活現地回放着老香港的生活場景,空氣中似能嗅到濃濃的過去的味道。


香港建築的密集佈局令人震驚。 鰂魚涌巨獸樓由五座樓組成,2200多個單元房連成一體,住着上萬人。從大廈內部仰頭90度,天空被框成了長方形的一個窄條。


如果你是一枚吃貨, 一定要逛香港的街市。香港街市,是最具港味兒的去處。街頭美味的蒸飯,性價比高、好吃、方便,上班族可以迅速解決午餐問題。花上不到30港幣,就可以吃上鳳爪排骨飯、北菇滑雞飯、鹹魚肉餅飯、窩蛋牛肉飯等等花式蒸飯。肉汁和米飯融合一體,原汁原味的香氣隨着熱氣蒸騰而上。


香港是個過日子的地方。這濃濃的人間煙火氣,滋養出人們熱乎乎、平平淡淡、安寧淡泊的日子。


西環和西營盤,道路兩側一家接一家南北行乾貨店,撲鼻而來的是海貨的鮮腥味道。


太平山腳下的荷李活道(Hollywood Road)是有名的古董街,可謂薈萃了港島百年滄桑。荷李活道及無數條向山上延伸的綿長石板路,隨處映照着舊時代的光影。


香港有太多地方和角落依舊保留着質樸而純粹的氣息。上環的普慶坊 ( Po Hing Fong),窄窄的馬路兩側是小資咖啡店、潮流創意店、與眾不同的藝術空間、網紅麪包店……文藝氣十足的潮店與生活中的瑣碎,東毒西邪,相安無事。在石頭台階上上下下,漫步在悠閒氛圍中,不知不覺一個下午就過去了。


牆上的塗鴉,小店裏的舊物,活靈活現地回放着老香港的生活場景,空氣中似能嗅到濃濃的過去的味道。


坪洲是香港260多個島嶼中的一個小島。踏上這個只有一平方公里的小島,腳步自然放慢,純樸而寧靜的氣息撲面而來。


銅鑼灣霓虹閃爍,車輛川流不息,人流熙熙攘攘。鵝頸橋底,香煙環繞,原來這是香港傳統民俗——打小人。


摩登豪華與市井味、煙火氣比肩而立,相安無事。在這裏,幾乎每個角落都充滿着反差對比,妙不可言。籠罩在這樣的色調和味道中,整個城市散發着一種安靜和安寧的氣質。


荷李活道旁的一家餐廳。


人生如寄,歲月如馳。光影縱橫的香港,是一片讓人不會忘記的美好風景。


上環的普慶坊,文藝氣十足的潮店與生活中的瑣碎就這麼和諧地混雜一處。


灣仔是連接港島東西部的重要通路。一個半世紀前可以俯瞰整個海港的洪聖古廟,在多年的填海工程後,已被車來人往的繁忙道路和密集的樓宇包圍。


早晨,上環海邊讀報的老人。傳統報業在香港仍是人們獲取信息的重要途徑。


位於荃灣的楊屋道街市是體驗香港生活煙火氣的絕好地點。


中環皇后大道,人行橫道綠燈亮起。


上環一棟高樓外面,蜘蛛人般作業的“地盤工”。香港多用竹子搭建腳手架。


叮叮車內閲讀的老人。


尖沙咀東簡稱尖東,是香港九龍東部的一個商業娛樂區。


荷李活道向天平山方向有無數條向上延伸的綿長石板路,隨處映照着舊時代的光影。


彩虹邨是香港最早興建的公共房屋之一,雖已有50多年曆史,七彩繽紛的外牆,赤日炎炎下打球的少年,仍讓這個屋邨活力四射。


從天平山頂俯瞰,港島的國際金融中心(IFC)和對面九龍的環球貿易廣場(ICC)構成了維多利亞海港兩岸的地標。


香港島上環荷李活道街頭即景。


西環泳棚原用來方便人們下水游泳,現已成網紅打卡地。


中環,隱藏在林立高樓下的小市場,修鞋、刻章、售賣各種小商品,附近上班的白領和居民都需要。


上環菜市裏的工作餐。


民眾在銅鑼灣鵝頸橋下“打小人”,這是一種民間巫術,最為盛行的日子在“驚蟄”前後。


中環的港交所。香港的證券交易歷史悠久,19世紀香港開埠初期就已出現。


本文所有圖片於2017、2018年拍於香港

值班編輯:石若蕭


推薦閲讀

▼ 

亞馬孫雨林已經燃燒3周:大火背後的政經博弈


百度一下 知乎沒問題


毛不易“差不多”

https://hk.wxwenku.com/d/2013150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