辦案者泄密 舉報人被毆——中央掃黑督導組殺了“回馬槍”

南方人物週刊2019-09-06 00:30:26


▲ 寧夏隆德縣觀莊派出所,張滿餘舉報了該派出所所長,後被安排在這裏詢問。(南方週末記者 杜茂林/圖)


全文共4253,閲讀大約需要10分鐘


  • 三個民警明知被舉報人是派出所所長趙慧,還將舉報信息泄露給了他,並將詢問舉報人的地點安排在派出所。


  • 兩起因泄密導致舉報人被報復、威脅的事件發生後,固原市政法系統已開始進行作風整頓。


本文首發於南方週末 未經授權 不得轉載 

文 | 南方週末記者 杜茂林
南方週末實習生 張洊維 蔣芷毓
責任編輯 | 錢昊平



“有關情況請向市局諮詢。”安繼海的聲音有些嘶啞,2019年8月7日上午,他説自己正在醫院看病,“已不是縣公安局局長”。


原任寧夏固原隆德縣公安局長的安繼海,因為一起泄密事件丟了官。


2019年7月12日,寧夏掃黑辦通報了那次“性質惡劣,情節嚴重”的泄密過程:中央掃黑除惡督導組將舉報線索轉交隆德縣公安局核查,公安局將舉報人信息泄露給被舉報人,致使舉報人被打。


負有直接責任和領導責任的安繼海,受到黨內嚴重警告處分,隨後被免去隆德縣委常委、公安局長職務。


不止隆德,同屬固原的西吉,在中央督導組進駐期間,也發生了縣紀委威脅、打擊舉報人的事件。兩起事件被通報後,固原掃黑辦發出通知,要求加強對舉報人的保護。


舉報人驚疑未定,泄密事件似乎已畫上句號。但在固原境內,有關泄密事件的線索仍偶可尋覓。


1

罕見!兩次下沉同一地方


談起隆德那次泄密事件的調查過程,固原市委政法委副書記、掃黑辦主任馬學明仍能憶起許多細節。


2019年7月7日是週日,上午11點,在家休息的馬學明接到了一個緊急電話,內容簡短而緊迫:“中央督導組馬上要重返固原,請安排公安局兩位副局長和紀委兩位副書記一同前行,其它你就別問了”,電話那頭是寧夏回族自治區有關領導的聲音。


一小時後,4名中央掃黑除惡督導組成員從寧夏首府銀川趕到了固原。匆匆吃過午飯,一句話也沒留下,他們便驅車趕往70公里外的隆德縣。


在政法系統任職多年的馬學明都有些納悶:督導組在6月19日已去過隆德一次,不到20天的時間,督導組兩次下沉同一個縣。他覺得這很“罕見”。


中央掃黑除惡第二十督導組是2019年6月12日進駐寧夏的,組長由陝西省政協主席韓勇擔任,他曾任吉林省反貪局局長、吉林省紀委副書記。第二十督導組此前在進駐雲南期間督辦了“孫小果案”。


進駐寧夏7天后,督導組第一小組由韓勇帶隊下沉到隆德縣開展督導工作,並下沉到部分鄉、村,“至於如何選擇下沉點,可能是隨機定的。”馬學明表示也不是很清楚。


公開報道顯示,督導組下沉隆德期間,詳細查閲了已辦、正在辦理的涉黑涉惡案件卷宗資料,同時以線索核查、問卷調查、召開座談會等方式明察暗訪,對鄉鎮、縣財政局、公共交通有限公司進行了實地走訪。


下沉當天,督導組就離開了隆德。


沒想到幾天後督導組又殺了一次“回馬槍”。馬學明意識到,這次是帶着問題來的,只是他還不清楚到底出了什麼事。


謎底在7月7晚上11點揭曉。這時,督導組4名成員已經回到了固原,馬學明從他們口中得知,隆德縣公安局泄露了督導組移交的線索。


第二天上午10點,督導組成員乘機離開固原。同日,中央督導組督導寧夏第二次工作通報對接會在銀川召開。韓勇指出寧夏在掃黑除惡專項鬥爭中“一案三查”深度不夠等六方面問題。與第一次對接會的內容相比,韓勇特意指出,要堅決保護舉報人信息,打消羣眾顧慮。


寧夏回族自治區黨委書記石泰峯表態稱,對打擊報復舉報人的,一經查實,從快嚴肅處理,及時向社會公佈。4天之後,寧夏掃黑辦公開通報了這起泄密事件。


2

欲舉報被阻撓


泄密鏈的終端,是一個名叫趙慧的人和他任所長的隆德縣公安局觀莊派出所。被泄露的舉報人叫張滿餘,70歲,是觀莊鄉田川村村民。


趙、張兩人之間早有矛盾,並在督導組進駐隆德當天激化。


2019年6月18日,張滿餘聽説督導組將於次日要到田川村。19日上午9點,張滿餘就趕到了村委會,當時,院子裏已經擠滿了工作人員。村支書翟旭問張滿餘有什麼事,張滿餘沒有多説。


翟旭或多或少猜到了張滿餘的來意。但兩天之前,翟旭已接到上級要求,如果督導組要去,是不接見羣眾的,要防止羣眾圍堵,“村委會也不能接收給督導組的舉報材料。”翟旭告訴南方週末記者。


在翟旭勸説之下,張滿餘回家了。翟旭還告訴他,督導組如果要了解情況會直接去羣眾家。到了中午,等不到督導組的張滿餘又去了一次村委會。


巧的是,張滿餘這次遇到了自己要舉報的人——觀莊鄉派出所所長趙慧。


和趙慧的糾葛要從一場刑事官司説起。位於寧夏南部山區的隆德是個典型的西部農業縣,經濟薄弱,村民的糾紛多因土地而起。


2017年6月13日,張滿餘二兒子張斌龍因徵地問題與同村人李國治發生了肢體衝突。判決書顯示,張斌龍因毆打李國治,被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一年,緩刑一年六個月。


按張斌龍的説法,自己在法庭上一直否認毆打了李國治,只是後來家裏出了事,想從輕判決,才在庭後自願認罪。在他看來,自己之所以會被誣陷,都是因為趙慧從中協助。


張斌龍認為,趙、李二人交往甚密,多次喝酒聚會,趙慧還讓李國治當上了村裏的治安協管員。


接受南方週末記者採訪時,李國治否認了張斌龍的説法,並拿出一沓控告張滿餘一家強佔土地、敲詐勒索村民的材料。


村支書翟旭向南方週末記者表示,張滿餘和李國治之間的“糊塗賬”,他也有所耳聞,但這一年多,兩家倒也平安無事,直到此次掃黑除惡專項行動。


督導組進駐寧夏之前,2019年6月上旬,隆德一副縣長帶隊的工作組曾到田川村,調查張滿餘一家是否多佔土地。同時,張斌龍也被相關部門帶去問話,調查其是否為“村霸”。


被調查後,覺得委屈的張滿餘一家立馬想到了李國治,認為他是“惡人先告狀”,於是決定向督導組反映情況,控告李國治強佔耕地,在鄉里為非作歹,而趙慧則充當其“保護傘”。


其實6月19日那天在村委會見到張滿餘時,趙慧並不知道他要舉報的就是自己。


但作為派出所長,趙慧還是要求張滿餘趕緊離開,並安排兩名警察開車把張滿餘送回了家。


“從下午2點到5點多,這人一直盯着我,不准我邁出大門,怕我去告狀。”張滿餘説。南方週末記者就他的説法向周邊多位村民和村幹部求證,均表示未注意到他所述情形。


不知何故,督導組當天取消了到田川村的行程,張滿餘的意圖沒能實現。


心有不甘的張滿餘,想辦法打聽到了中央督導組在自治區首府銀川的駐地,並將舉報材料快遞到了中央督導組。


2019年8月7日,張滿餘的兒媳正在自家院子裏整理雜草,她是此次被打擊報復的受害人之一。(南方週末記者 杜茂林/圖)


3

派出所內被打傷


幾天後,舉報有了反饋。


2019年7月2日下午4時左右,張滿餘接到一個電話,對方説公安局的人要找他核實情況,問話地點在距他家5公里的觀莊派出所。觀莊派出所的所長就是趙慧。


沒有讀過書、長期生活在閉塞山村的張滿餘,沒有細想這麼安排的不合理之處。


當天下午4:15,觀莊派出所一協警開警車接上了張滿餘。到了派出所,張滿餘被帶到一間問詢室,裏面已經坐着兩名縣公安局的民警。


張滿餘不知道,趙慧此時就在派出所內。


那天中午,趙慧是和觀莊鄉武裝部長任天輝一起吃的飯,地點就在派出所邊上一家餐廳。據任天輝回憶,那頓飯吃了一個多小時,趙慧喝了白酒,“不貴,是青稞系列的。”任天輝説,“我也不知道他為什麼喝酒,他也未提及自己被舉報。”吃完飯後,任天輝見到趙慧回了派出所。


公安局民警對張滿餘的問話持續了一個多小時,約在下午6時結束。


當張滿餘離開問詢室,朝派出所門口走去時,從他背後傳來了一個熟悉的聲音。張滿餘扭頭看到了有些醉意的趙慧,兩人旋即發生口角,最終演變為肢體衝突。


發生衝突時,縣公安局前去核實舉報信內容的兩名民警已經離開了派出所。


聽到父親被打,張滿餘的大兒子張平定立即趕到了派出所,同去的還有張滿餘的兩個兒媳。


圍觀的人越來越多,情緒進一步被放大。多位當時在場的村民向南方週末記者證實,趙慧動了手,還追打過張平定,但趙慧也受了傷。結果是,張滿餘左、右眼眶處都有骨折,左側顴骨骨折。後經固原市公安局鑑定,張滿餘身體所受損傷程度為輕傷一級,其二媳婦為輕微傷。


2019年7月4日,張平定隻身前往銀川向督導組告狀。他沒見着督導組的工作人員,只好把舉報信、刻成光碟的被毆打視頻寄到了督導組所在地。3天后,7月7日,督導組重返隆德調查此事。


回憶起7月2日那天發生的事情,張滿餘覺得倘若自己多長個心眼,不去趙慧所在的派出所,也許就不會發生後來的事情。


但他不知道,泄密在他被帶到派出所之前已經發生。


督導組收到張滿餘的舉報信之後,於6月28日轉交給隆德縣公安局,簽收人是時任隆德縣公安局局長安繼海。公開資料顯示,安繼海是2016年10月被任命為公安局長的,當時他是分管農業的副縣長,此前沒有公安系統工作經驗。


固原市掃黑辦主任馬學明證實,安繼海簽收材料後,把核實任務派給了局刑偵大隊大隊長於泳。接到任務後,於泳又把舉報材料轉給了刑偵民警韓冬和李麒才,7月2日,兩民警違規將舉報人張滿餘帶至趙慧所在派出所,致使張滿餘被打擊報復。


“3個民警明知被舉報人是趙慧,還將舉報信息泄露給了他。”馬學明説,安繼海雖不是此案的“保護傘”,但根據“誰簽字,誰負責”的原則,他負有不可推卸的領導責任。


最終的處理結果是,安繼海被免職,於泳也受到了留黨察看一年、降為科員的處分,並被調離公安系統,當天問詢張滿餘的兩個民警分別受到黨內嚴重警告處分和警告處分,其中一人也被調離公安系統。


2019年8月7日,南方週末記者致電安繼海,已被免職的他不願再談此事。


4

並非孤例 如何保護舉報人


事發一個多月後,南方週末記者在固原調查發現,掃黑除惡期間,當地因泄密緻使舉報人被威脅的事件絕非孤例。


經多方證實,與隆德縣毗鄰的西吉縣也發生了一起類似的事件,紀委監委把舉報人帶到被舉報人的單位問話,並威脅報復舉報人,事發後有5名公職人員受到處分。


知情人士稱,舉報人舉報的是交通運輸局下轄的二級局——公路管理局的領導。南方週末記者注意到,督導組在西吉期間,深入了西吉縣市場監管局、交通運輸局督導。


2019年8月11日,西吉縣紀委書記王維強回覆南方週末記者,紀委系統紀律嚴明,涉及敏感事件只有經上級紀委同意才能接受採訪,同時他也確認,此事已有結論。


梳理公開報道發現,2018年9月,廣東湛江覃巴鎮也發生過一起泄密事件。時任鎮黨委書記接到中央掃黑除惡督導組以祕密級別轉辦的實名舉報信,看完後按程序轉交給鎮紀委書記。紀委書記因舉報內容多,就把被舉報的副鎮長喊來,要求他對其涉及相關問題提供説明材料,還複印了舉報信給他。


舉報者身份被曝光後,遭到具有黑社會背景的舉報對象家屬等人的警告質問。當事人於是向督導組反映,最終導致22名公職人員受到黨紀政務處分。


如何提高辦案人員保密意識,保護舉報人,已成為一個很急迫的問題,尤其在基層。“在執紀辦案中,嚴禁將舉報材料轉給被舉報人。如果需要被舉報人説明情況的,必須隱去實名舉報人身份信息,然後摘錄有關內容交被舉報人説明情況。”紀檢監察系統一人士告訴南方週末記者。


兩起因泄密導致舉報人被報復、威脅的事件發生後,固原市政法系統已開始進行作風整頓。


2019年7月19日,固原市政法委印發了《全市政法機關開展紀律作風整頓工作方案》的通知。根據通知,這次紀律作風整頓將持續3個月,要求各級政法機關查擺問題,整改提高,每月報送紀律作風整頓方面的簡訊不少於4篇。


2019年7月20日,固原市掃黑辦下發通知,要求切實加強舉報人、證人及其近親屬的保護工作,就接待舉報人的態度、場所以及保護舉報人的措施都作出了明確規定。


隆德縣公安局一民警説,最近的自查剖析會一場接着一場,每個人都要寫材料發言。2019年8月7日,南方週末記者看到,隆德縣公安局多張辦公桌上都放有一本《保密知識簡明讀本》。

 





中國人物類媒體的領導者

提供有格調、有智力的人物讀本

記錄我們的命運 · 為歷史留存一份底稿



點擊“閲讀原文”即可訂閲和購買最新雜誌☺

https://hk.wxwenku.com/d/2013137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