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名單裏的小丑

方不見和你講個故事2019-09-05 15:08:35





朋友拉我進一個莫名其妙的羣。

羣名叫做“黑段”。

我進去的時候,發現每個人的備註風格是:郭黑3年,王黑5年,劉黑1年,秦黑8月,何黑3月……

我看了看我朋友的備註:孫黑2年。

我悄悄把自己改成:方黑5月。

入羣隨俗嘛。



我問老孫,羣裏誰在黑名單裏待的最久。

老孫指着一個備註“陸黑一生”的名字和我説,這是羣主。

我説,為什麼叫黑一生啊,總有個年限吧,為什麼是一生呢?

老孫沒有講話,只是看着我。

我忽然間一愣,我説,那個人永遠都不可能再把他拉出來了?

老孫點了點頭。



第一次見“陸黑一生”,知道他的名字叫陸佳,一個戴眼鏡的男孩子,看上去斯斯文文的。

他説,我剛從北京回來,出差,現在每天都很忙。

老孫看着陸佳説,陸總現在有自己的公司了,而且做的很大。

陸佳打斷老孫説,小本生意,人總要讓自己忙起來,不然就廢了。

那次見面,只是彼此寒暄,加了微信,吃完飯走在街上的時候,陸佳拍了拍我的肩膀説,我知道你會寫文章,不過寫文章的人一般都不快樂。

我在風裏不知所措,有些話卡在喉嚨裏,陸佳沒等我開口,坐上車便走了。




羣裏很熱鬧。

老孫喜歡説,都是黑名單裏的人,大家説話都囂張點好嗎?

像我這樣剛進羣的人,大家都會安慰我。

安慰人的最好方式就是把自己的經歷講出來。

有個男孩説,剛被拉進黑名單,受不了,於是跑到她之前住的地方,發現她搬家了,去她的公司,發現她辭職了,她是打心眼要走了,那時候他才開始反思自己,讓一個女孩不顧一切地離開是多麼失敗。

有個女孩説,被拉進黑名單的時候,心好像掉進了一個深不見底的大窟窿,手在空中胡亂地抓,但是什麼也抓不到,就那麼一直往下墜,那段時間靠安眠藥才能睡着,所有人的安慰都聽不進去,一想到他就掉眼淚,但是後來才明白,你再難過他都看不見了。



關於陸佳的故事,我其實不想講的,因為最近全世界彷彿都很悲觀。

不過我就是個殘忍的人,要哭,那就大家一起流眼淚。

那時我剛從雲南回來,下了飛機,就看見陸佳的微信説,我在航站樓等你,請你吃個飯。

我當時很開心,去雲南真是窮遊,沒吃過幾頓好的,陸佳這樣講,我嘴角馬上就笑起來,趕緊回覆了一個“好”字。

陸佳的車停在外面,我拉開車門坐進去,車裏的空調很涼,我説,怎麼今天有空請我吃飯。

他沒有回答我,只是把車開上主道,問我,想吃什麼?

我説,隨便啦!

陸佳説,那帶你去吃大閘蟹吧。

我不爭氣地嚥了口水,但裝作滿不在乎地講,也行。



陸佳帶我去餐廳。

點好菜,我一個人在吃,陸佳忽然和我説,我是一個從來都不後悔的人,我高中的時候不愛學習,每天去打枱球,去溜冰,所以整個高中讀了五年才勉強考上個二本,後來常常有人問我後悔嗎,要是那時候認真點現在可能會好很多,我才不會後悔,我覺得人生的每一步路都有他的價值。

陸佳説到這裏緩了緩,然後歎了口氣接着説,但是不管你多麼驕傲,如果有一天遇見了讓你非常後悔又不可挽回的事情,那麼痛苦之後也許就是真的成長。

我抬頭看着陸佳,他的眼裏一片空洞,我想了很多話卻又説不出來,滿桌的菜,陸佳沒有吃,窗外的風吹着酒店大廳的窗簾,穿着禮服的服務員站在門口彬彬有禮地迎來送往,我常常會想這個世界有多少人是真正的快樂,那些寵辱不驚的笑容背後,是多少個崩潰的夜晚堆積。


陸佳苦笑了笑,那種笑,是一種滄桑後的風平浪靜,他停頓了會説,方不見,你知道嗎?我有多羨慕你,雖然在黑名單裏,但是你至少知道她在這個世上,雖然你沒有資格再去照顧她,但也許有一天你還可以説出那句好久不見,不管是紅着眼還是紅着臉,你至少會有個盼頭,就像風箏,你手裏有線,你思念有根,而我手裏的線斷了,風箏也消失了。

我的心被狠狠地紮了一下,陸佳接着説,你看着牆上的地圖,你至少知道有一個座標是屬於她的,而我,那一張地圖上沒有她的位置了。

其實人們的悲歡是不共通的,就算全世界毀滅,我也覺得不會比我在她的黑名單裏五個月難受,但是在陸佳的世界裏,他的內心已經成了碎片。

五年前,陸佳和她吵架,很兇很兇的一次吵架,吵到最後她拿起車鑰匙就跑出了家門,陸佳沒有追出去,他發信息給她,卻發現已經變成了黑名單裏的人,那次她沒有再回來,在鮮血淋漓的救護推車上,她和陸佳説,我其實很愛你。


陸佳哭了,我看見他的手機屏幕上是他們的照片。

我不知道説什麼,陸佳看着我説,只要她活着,我願意用所有的東西去換,只要她活着,分手,拉黑,怎麼樣都行,哪怕一輩子都不再見面,只要她活着,就好。

吃完飯,回去,一路上沒有講話,城市的高樓燈火通明,這世上沒有人願意用愛人去換取成長,沒有人願意,和喜歡的人混混沌沌地過一生也好過那些撕心裂肺的離開。


這世界上沒有感同身受,這篇文章很多人覺得矯情,很多人覺得誇張,我也是這些年才發現,人和人是不一樣的,你內心成灰般的痛,在別人眼裏只是一笑而過的鬧,僅此而已。


https://hk.wxwenku.com/d/201305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