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的9.8分,再也不會存在了

劇角映畫2019-09-05 14:24:08
































最近,一則好絕望的新聞——


#亞馬遜雨林遭受火災吞噬,大火持續燃燒了3個星期#


整整三週,這場大火肆虐燃燒,沒有得到任何援救措施,新聞報道也是寥寥無幾,當地居民看着大火崩潰痛哭無能為力。


天空一片黑暗,亞馬遜森林上空濃煙滾滾,森林和野生動物被燒燬的遍野皆是,蔓延的大火遮擋了一切,火災產生的大量灰燼升空,連太陽都被掩蓋住看不見了。


它被稱作“人類史上最痛的大火”


截至8月24日,亞馬遜雨林內又發現了數百個起火點,燒燬面積已超過80萬公頃。大火在雨林內多處肆虐,大量濃煙在空中聚集,高度達到上百米。


(圖源:央視網)


亞馬遜雨林佔據了世界雨林面積的一半,佔全球森林面積的20%,地球上10%的物種生活在這裏。


它每年所產生的氧氣佔據全球氧氣總量的20%,也因此它被人們稱為“地球之肺”。


可以説,它影響着全球的氣候和生態環境,這場大火燒燬的不是別的,正是人類賴以生存的家園。


而極為諷刺的是,這場毀滅性的大火不僅是天災,更是「人禍」


原因無他。


開墾亞馬遜雨林的資源,將會獲得更多地商業利益。


這場火災產生的原因,很可能是由於當地農民非法砍伐、隨後燃燒枝葉造成的。



雖然火災目前已得到救援,但造成的損失卻是無法挽回。


據BBC報道,牛津大學生態科學教授Yadvinder Malhi稱:


如果每幾年就出現大火破壞大片雨林,可能會對亞馬遜雨林造成永久性傷害。


無獨有偶。


與亞馬遜森林相隔甚遠的冰島也發生了一件事,宛若末日降臨的悲哀。


#冰島給消逝的冰川舉行了葬禮#


這座冰川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融:1890年它的面積達16k㎡,2012年僅為0.7k㎡,2014年它被正式宣佈死亡,是冰島第一例。


冰島人給這座冰川起名為Okjokull。


但,它現在的名字叫做“Ok”了,因為它失去了“冰川”這個詞的後綴。



他們給Ok立了墓碑,還在上面寫了一封致未來的信:

Ok是第一個失去冰川地位的冰島冰川。


在未來的200年裏,我們所有的冰川都將沿着同樣的滅亡道路前進。

這座紀念碑是為了承認:


我們知道在發生什麼,也知道應該要做什麼,但只有你知道我們是否做了。



冰島11%的國土被冰覆蓋。


然而,在這第一座消失的冰川之後,有科學家悲觀預測2200年冰島的冰川將全部消失……


有網友説:末日正在途中,他走得毅然決然。


一場大火燒燬了雨林,長久的高温融化了冰川。


起因都是人類所為,無論是故意還是偶然。


或許可以這麼説,只有雨林和冰川,才知道我們過去做了多少錯誤的事情。


這讓扒叔想起了今年播出的一部自然紀錄片,評分高達9.8

拍攝場景極致美好,背後現實極致殘忍。


——《我們的星球》



由網飛出品,製作團隊也是《地球脈動》(豆瓣9.9分紀錄片)的原班人馬。


這部紀錄片一共有八集。耗時4年,走遍全球50個國家和地區,從蒼茫冰蓋到海洋深處,從遙遠的森林到戈壁沙漠。


它將記錄世界上最稀有的動物,深入珍稀自然保護區的方方面面。


有豆瓣網友評論:這是人類的傑作,地球的災難


01
無助,生命在縫隙中求活


在我們的星球上,不只有我們。


非法獵殺、瘋狂開採、全球變暖,每一次惡果需要承擔的都不只有我們。


這還是野生動物們的生存浩劫。


它們是一羣火烈鳥雛鳥——


出生在非洲,一片荒無人煙的乾涸鹽池。


這裏完全無水,像烤箱一樣熱,幾乎沒有任何生物可以在此存活。



等了數十年,這裏終於下了一場暴雨。


無以計數的火烈鳥們聞到了濕氣,飛越千里趕到這裏來繁衍後代。


久未感受到雨露的滋潤,它們的腳步是那樣輕快。



可大雨過後,烈日當空,這片鹽池很快被曬乾。


周圍僅存的水都是鹹水,就連捕食者都不敢接近。


火烈鳥們只能費力的用嘴叼出還有一絲濕氣的土,建成泥巴塊,把蛋放在上面。


在暴曬下,成千上萬的小鳥開始破殼。


它們一出生就走進了絕望的世界,想喝一口水都要乞求着母親。



想要生存下去,就必須找到淡水喝。


它們還小不會飛,只能在成年火烈鳥的帶領下結伴同行,可能要跋涉50公里才能找到一口水喝。



在這其中,有些雛鳥會掉下隊。


鹽已經在它們的腿周圍凝固住了,就連走路都成了困難。


最終的命運,就是死在這片鹽池中。



它們是十萬頭海象——


集結在俄羅斯遙遠的東北海岸,在一個海灘上密密麻麻,緊緊貼着。


因為這別無選擇。


它們的自然家園在海冰上,但現在冰面已經退卻到北方。


有些幼崽必須緊靠着母親不敢走丟,每一寸空間都被佔滿了。



海象之間撕咬着,爭鬥着。


從同類的身體爬過去是穿越前行的唯一方法,踩踏事件常有發生。


而那個在下面的,很可能會被壓死。



有些海象無能為力,只得選擇在羣外找到空間。


拖着一噸重的身體,靠着牙齒和腳,爬上八十米高的懸崖。


辛苦、艱難,它們的臉上鮮血淋漓。


只為了有足夠的空間休息。



海象在離開水裏之後,視力會變得非常差。


行動十分不便。


在飢餓的時候,需要再回到海上尋找食物。


可因為看不清回去的路,它們常常摔下懸崖。



懸崖之下,屍橫遍野。


每年夏天,看不見冰的時刻,這種悲劇都將再次上演。



它們是北極熊——


生活在北極。


它賴以生存的家園,在短短70年中,以可怕的速度發生着變化,變暖的速度比地球上任何地方都要快。


在這裏支撐所有生命存活的海冰,正在消失。



它是肉食動物,以在冰封的海洋上獵殺海豹為生。


可現在,別提温飽了。


就連它腳下的這個世界都在漸漸消融消失。



北極熊能夠狩獵的季節越來越短,小熊在成長過程中體重嚴重不足。


它走路蹣跚着,拼命在薄薄的雪中尋找可以生存的食物。



尤其是在幼崽小熊的一生中,夏天的北極,可能基本上看不到冰層。


北極正在急速變暖,冰川開裂最終消融。等到2040年,北極夏天將不會結冰。


消失的不只是海冰,北極熊,很可能還有我們。



而現在,它們在替我們承擔着,氣候變化的後果。


02
殘忍,美好是被人類抹殺


再説回亞馬遜雨林的這場大火。


有網友的評論,讓人感覺悲傷又難堪:


起初,沒有人在意這一場災難,這不過是一場山火、一次旱災、一個物種的滅絕、一座城市的消失,直到這場災難和每個人息息相關。


每到七八月,就是亞馬遜的旱季,火災常有發生。


當地的農民和伐木者,甚至連政府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忽略不計。


似乎在他們的心裏,雨林足夠強大,經得起這樣的瘋狂掠奪砍伐。


在利益面前,人心也變得充滿惡意。


不做更多地保護,反而大肆開採,才造成了這場大火肆虐的惡果。


有人説,這場還未熄滅的大火,不僅是人為,更是天災。


是地球的反擊,也是一種警告——


人類對地球的傷害終將會反噬到人類自己的身上。


它是殘忍的,崩潰的,更是需要自我懺悔的。



這部紀錄片在每一集的開始,都會不厭其煩的播這麼一段話:


“在50年前
人類歷史上首次回望自己的星球
在此之後,人口數量增長超過一倍
這個系列節目
將歡慶那些仍然存在的自然奇蹟
揭示我們必須保護的東西”



這也是這部紀錄片的意義:


一邊在慶幸,這個星球上還有很多震撼人類的自然奇蹟;


一邊在警告,如果繼續糟蹋下去,這一切將不復存在。


紀錄片在用一種最直觀的方式來提醒我們:


反差。


鏡頭畫面美的攝人心魂。


漫天星空,唯美浪漫。




海底世界,多彩斑斕。



綠意盎然,白鷺齊飛。



冰川白雪,人間天堂。



這不是假象,全部都是真實的存在於這個世界之中。


每一幀都不忍錯過的美景,可在這背後卻有着最難堪的真相。


僅僅不到一百年的時間裏,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改變。


在過去的50年裏,野生動物的數量平均下降了60%



那麼多存在於世界上的生命,在逐漸消亡:


太平洋鮭魚,剩下的總量還不足之前的1%;


藍鯨,從曾經的三十萬,到現在只剩了兩三千頭;


北極熊,也正在面臨着生存危機;


……



我們是時候應該審視自己,看看這個地球了。


就像《大西洋月刊》給出看這部紀錄片的原因:


《我們的星球》是一篇悼詞,一份懺悔,一個懲罰,更是一次戰鬥的召喚。


03
淚崩,生命將在灰燼重生


這部紀錄片非常大膽,因為它的最後一集——


鏡頭聚焦在了切爾諾貝利


老實講,扒叔是有點不敢看的,會有一種深深地負罪感。


很害怕看到滿目狼藉,動植物屍體遍佈各地,似是灰燼一般的災難場景。


這是人類引發的災難。



然而,事情似乎並不是我想象的那樣。


它在向着一種最好的方向發展。


而這種好,讓我們慚愧,忍不住淚奔。



1986年,切爾諾貝利核電站四個反應堆之一爆炸。


全球有20億人受到了核泄漏事故影響,而消除其後遺症需要800年,現在僅僅過去30多年。



森林正在死亡,動物也都受到輻射影響精神失常,甚至會選擇自殺。


核污染區域在未來兩萬年內不宜居住。


這個烏托邦式的遠景變成了鬼城。


超過十萬人立即撤離,從未重返家園。



可在不經意間,我們卻發現——


除輻射之外,這片地區恢復的跡象十分明顯。


僅僅十年的時間,這裏就恢復了一片綠色。


一顆顆小草頑強的從縫隙中擠出來,隨着風飄蕩,緊緊地抓緊了地面。


曾經是一片死寂的實驗樓,也長出了一片小樹,看起來生機盎然。


這是一次重生。



隨着森林的重建,動物們也回到這裏建造家園。


一隻鳥率先推開了門,在這個不大的空間裏飛着。



兔子、狐狸相繼歸來。


一開始,僅有幾個稀少的訪客。


漸漸地,這裏人丁興旺,野生團體在此重聚。


它們生兒育女,將這裏築成了新的愛巢。



在20年間。


科學記錄顯示這裏的動物數量已經與歐洲的荒野區域十分相似。


瀕危的蒙古野馬牧羣、狼羣,也都再次歸來。


要知道,它們作為森林的頭號捕獵者,只有森林繁盛、獵物充足的情況下才會回來。



這感恩又可悲。


感恩的是,地球的自愈能力足夠強大,災難之後僅三十年就能夠形成新的森林,重塑家園;


可悲的是,這裏因為輻射無人可以涉足,卻因為失去人類的破壞,成了動物的天堂。



這部紀錄片。


看着讓人既發自內心的開心,又抑制不住難過。


每一集中,都有着這樣那樣的反差,震撼的美景後是一組冰冷的數字。


在我們負罪 愧疚之後,它又告訴我們地球是可以重生的,生命足夠頑強。


而這一切又都有一個前提——


人類,該如何去做。


(文中新聞素材來源:央視網、新京報)



https://hk.wxwenku.com/d/201304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