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個歉就能洗白復出?想得美

劇角映畫2019-09-05 14:23:58

觀眾罵爛片。


這也不是一兩天的事了。


大多數爛片導演都不會承認自己拍了爛片,甚至有人會跟觀眾槓到底,給自己立送命flag。



但最近,一部被全網罵上天的爛片,主創居然罕見地集體認錯。


嗯,就是《上海堡壘》。


導演滕華濤、編劇江南、整個劇組,接二連三地發文道歉。



槓到底的畢志飛被網友長年羣嘲,那麼,認錯的滕華濤得到大家的原諒嗎?


當然是選擇“原諒”他啊。


知乎上的熱門話題“《上海堡壘》導演滕華濤公開道歉,你怎麼看?流量電影是否已死?”,下面最高讚的回答全是這種畫風:


有人“感謝”導演,説不需要道歉。



有人“安慰”導演,説這部片子給自己帶來了很多快樂。



還有人“聲援”導演,認為他幹了件對影視圈有益的大事,功大於過。



沒錯,全部都是假原諒,真嘲諷


老實説吧,肉叔這兩天看着他一個快五十的人,都這麼真誠地向大眾頻頻道歉了,還是被網友羣起而攻之,心裏也有點不好受。


畢竟,這位滕華濤導演也曾拍過《蝸居》《裸婚時代》《王貴與安娜》等一系列很受歡迎的劇集,不是我們常罵的那種沒實力、投機取巧圈錢的人。


但再想深一點。


是大眾冷漠無情嗎?


不是。


近年娛樂圈裏隔三差五就能看到各種“道歉”,正在一點點消耗觀眾的同情心和耐性。



1

道歉=流程


現在的明星,動不動就向大眾道歉。


今年6月,新生演員何藍逗在節目《嚮往的生活》中要求彭昱暢和張子楓當場演吻戲,遭到拒絕後還説“這有啥,演員啥不能演”,暗諷對方不敬業。


但後來別人要求她和陳飛宇也演一次吻戲時 ,她卻雙標地一口回絕了。


事後,她在微博跟“大家”道歉。



同樣是今年6月,曾軼可在機場不配合邊檢脱帽、摘口罩,還拍下對方的證件照發到網上,煽動大量粉絲對這位警官進行網絡暴力。


事後,她在微博向“所有人”道歉:



確實,名人自帶那麼大的影響力,犯了錯是會對社會造成不良的影響,給青少年也樹立了不好的榜樣。


但細想一下,大眾是最需要被道歉的人嗎?


肉叔想起一部叫《道歉大師》的電影。


電影中,一對明星夫婦的兒子打了路人,後來無論向公眾道歉多少次,這一家三口的路人緣依舊很低。


直到他們找到當時被打的市民上門道歉,這道坎才算是過去了。



所以,為什麼網友一看就覺得明星的道歉很假?


因為他們連對不起誰都沒搞清楚啊!


比起大眾,那些被他們直接傷害的對象,才是最需要被道歉的。


何藍逗傷害的,是彭昱暢和張子楓的聲譽,曾軼可傷害的,是那位被她掛上網的邊檢警官。


你看現在兩個月過去了,網上依然流傳大量當時曾軼可發出來的警官清晰照。


他是要下半輩子一直擔驚受怕自己的身份被人冒用,造成金錢和名譽損失呢?


還是改名、換工作、換電話、換住址,被迫換一種生活?



娛樂圈天天有人道歉,大眾會漸漸淡忘。


明星刪除罵人微博,低調一段時間,又可以出來活動賺錢。


但對受害者造成的傷害,已經像潑出去的水收不回來。


更何況,娛樂圈不止一個曾軼可。


還有那些酒駕撞人的、家暴打人的、出軌傷害了配偶孩子的、煽動粉絲網絡暴力的、代言偽劣產品傷害消費者的、拿歷史人物和民族之殤開玩笑傷害受害者家屬的……



出事了,就向“大家”、“所有人”、“社會大眾”致歉。


這不是迴應受害者。


只是迴應輿論。


很多明星都是被官媒點名、被警方通報、被羣眾指責之後,迫於壓力才表態。



不情不願,毫無誠意,根本不是道歉。


而是明星公關流程的一步“常規操作”罷了。



2

認錯 ≠ 知錯


所以説這些明星啊,連道歉對象都沒搞對,還能指望他們弄清自己錯在哪嗎?


很明顯,不知道。



你看曾軼可,道歉之後又在小號髮長文,辯解自己沒罵過人。



呃……她可能不知道,這個世界上有一個真理:


人在做,網友在看(並且截圖)。


罵沒罵人,還是看網友放出的石錘吧。



説個更近、更熱門的。


轟動全國甚至上了BBC新聞的“蘿莉變大媽”事件。


關於直播界超級網紅、鬥魚一姐“喬碧蘿殿下”如何用美顏濾鏡、虛假照片欺騙大眾鉅額打賞的始末……


在這就不説了,你們肯定已經被各大新聞刷屏轟炸過了。



經過假裝老奶奶、假裝抑鬱症賣慘、謊稱是蕁麻疹導致臉腫、謊稱被設局陷害、狂發美照保人設、否認炒作後又承認……等一連串騷操作之後。


她終於發了超長文道歉。


看起來很誠懇?


呵呵,道歉,只是為了保住飯碗罷了。


眼見自己被國內各大直播網站列入長達五年期限的黑名單……


她也就不跟你裝了。


刪掉道歉,換個小號喊冤,跟之前態度180°大逆轉。


反正我沒騙過人
沒有錯當然不會道歉啦



還跑到國外的平台,繼續用整容一般的濾鏡做虛假直播騙錢。


更是在直播中赤果果地直言“看我直播不刷禮物的都是窮鬼、屌絲”。


不止再犯,還在直播中扭曲事實,罵國內的網友冤枉了她。



在直播中親眼看到她翻車過程的人都那麼多了。


留下的截圖、視頻等石錘都那麼鐵了。


專業律師都警告過這算詐騙行為了,引起的社會反響都這麼惡劣了。


這人還能當沒事發生過一樣,繼續騙人。


這次道歉完,下次又再犯。


大號道歉完,小號繼續罵。


你説他們怎麼能臉皮那麼厚?


就如人們盛傳的那段,形容資本家冒險心態的話:


有10%的利潤,它就到處被使用;
有20%的利潤,它就活躍起來;
有50%的利潤,它就鋌而走險;
為了100%的利潤,它就敢踐踏一切人間法律;
有300%的利潤,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絞首的危險。


現在的明星啊,翻身得太容易了。


看起來幾乎不用付出代價。


經常看到明星在犯錯之後,發個道歉聲明,低調一段時間,之後該賺錢賺錢,該復出復出。


你看張雲雷,現在照樣場場表演爆滿,人氣依舊。



那一大串行為不檢點、出軌等明星,現在也一個個好好的。


出軌的,現在還能賣好丈夫好爸爸人設,綜藝照樣紅紅火火。



劈腿的,繼續販賣深情人設,情歌照樣大賣。



而行為不檢點,一直被大眾關注是否離婚的,復出宣傳新戲更是以“離婚律師”為賣點。



近年“人設”這個詞頻頻被人提及,很明顯,明星在人前人後,完全是兩副面孔。


你看到的,只是明星戴着的營業面具。


每一次道歉,只是換一副新的面具罷了。



3

犯錯成本=0 ?


當然,肉叔不是説所有明星的道歉,都是虛假的。


也不是説人一旦犯錯,就絕對不能原諒,就永無翻身之日。


有很多明星真誠地檢討自己,身體力行地為自己的過失負責。


例如之前曾懟記者的張若昀。



他在事後道歉時解釋了自己發怒的緣由,又害怕粉絲攻擊記者,在評論區友善地也為記者做了補充説明。


客觀地説清始末,也沒有用自己的明星流量煽動粉絲去壓制對方。


也算是比較有誠意的道歉了。



還有曾經在2011年酒駕的高曉鬆。


沒有長篇大論給自己找藉口解釋,只在微博立下一句不再酒駕的誓言。


甚至在法庭上拒絕了律師給他做無罪辯護,乖乖認罪,接受懲罰,最終以“危險駕駛罪”被判拘役6個月,罰款4000人民幣。


也算是給公眾樹立了正面的榜樣。



為什麼張若昀沒有像曾軼可那樣,用自己的明星影響力去帶節奏?


為什麼高曉松明明有機會維持守法人設,卻放棄辯護?


因為他們懂得一個道理:


出來混,總要還的。


就像後來有記者在採訪高曉鬆的時候,問起了這6個月的刑期會不會過重?


高曉鬆回答:


我覺得就該判重點,把以前欠的全部債這次一起還了。



沒錯,咋一看,明星欺騙大眾,好像是穩賺不賠的好買賣:


只要不被揭穿,就可以受萬千寵愛,日進斗金。


揭穿了好像也沒啥,道個歉,一切如常。


但犯錯成本真的為0嗎?


明星每一次犯錯,其實都是在用流量預支了粉絲的信任度來買單。是“債”。


就像刷信用卡一樣,他們越刷越爽:


你看翟天臨的虛假學歷,從高中“刷”到本科,再刷到研究所、博士、博士後……




然後,終於有一天,“刷爆卡了”。



翟天臨的道歉信中也提到一句:


我內心始終心存僥倖。



是啊,其實回過頭去看,你就會發現。


明星每次犯錯,其實都是在粉絲“信任額度”的邊緣瘋狂試探。



他們的膽子越來越大,犯的錯越來越多,欠下粉絲的人情債越來越高。


當這個泡沫破裂。

就算怎麼道歉,這筆債也還不清。

更不要以為可以像換張信用卡一樣,換個面具又可以出來營業。


別忘了,這個社會還有“徵信系統”。



你看身為禁毒形象大使的柯震東,在流量最高的時候竟然自己涉毒,一次過“刷”爆了粉絲所有的信任。


現在再怎麼哭訴“我好想拍戲”都沒用。



還有用自己在國內的頂級流量“刷”到8.8億元的范冰冰。


即使蠢蠢欲動多次想復出,用公益人設洗白,但都以失敗告終。



別忘記了,這些道歉行為打臉的,不止是明星。


還有大眾。


一個明星道歉,大眾打臉一次,N個明星道歉,大眾打臉N次。


不好意思,觀眾臉皮沒你們厚,打多了會疼。


你看這次,即使是滕華濤這樣的資深導演,接二連三地對大眾道歉,也不起作用了。


或許,這是一個預警信號:

大眾的對娛樂圈的信任額度,撐不了多久了。

過度膨脹的“流量泡沫”即將破滅。

投機的明星們,快醒醒吧。

別裝了,現在的觀眾不好騙了

↘↘

https://hk.wxwenku.com/d/2013046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