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軀體隱喻”?它是如何影響創造力的?

三倉心理學界2019-09-05 11:35:45

薈萃心理學各領域新進展、新動態

來源 | 華東師範大學心理與認知科學學院官網


什麼是“具身認知”?


在一些小説或電影中,您可能看到過這樣的情節:培養基中的大腦,或是一個精細的電腦程序,擁有像人一樣複雜的認知能力。這有可能發生嗎?具身認知研究者對此有着自己的懷疑。具身(embodiment)理論認為,我們的心智、理性能力會受到軀體感覺信息的影響,認知並不是獨立於軀體存在的,它深深根植於人的身體結構以及最初的身體和世界的相互作用中。大腦影響和控制着我們的軀體,這毋庸置疑,但身體是否有可能影響我們的思維呢?2008年發表在Science上的一項研究發現,對同一個人進行評價,拿着熱飲料的被試更傾向於認為他是熱情的、好相處的;而拿着冷飲的被試則認為他是冷漠的,不近人情的。事實上,這個“人”都是由研究者假扮的,他的言行表現完全一致。還有研究者把同樣的問題寫在輕重不同的白板上,讓被試拿着白板對問題的嚴重程度進行評價;結果發現,白板越重,被試越傾向於認為問題更嚴重。這些研究都表明,身體並不僅僅是大腦的“從屬”,我們的軀體與我們的認知是相互聯繫、相互影響的。

什麼是“軀體隱喻”?


除上文中提到的直接的感覺與運動信息外,軀體隱喻(embodied metaphor)是連接身體與大腦的另一個橋樑。我們常説“前一天”、“以後”,其實是用“前”“後”這種與軀體相關的空間概念隱喻了時間概念。類似的,“黑幕”用黑色來隱喻黑暗、不合法理,“甜蜜”用“甜”這一味覺來隱喻幸福。因此,隱喻聯想是建立身心聯繫的重要途徑,更高級的、抽象的心理表徵根植於基本的軀體狀態中。
       
近年來,越來越多的研究者將創造力等高級認知功能和具身理論結合在一起展開研究。如“跳出盒子進行思考”是一種英文語境中常見的鼓勵個體打破常規,從而提出富有創造力想法的話語,而研究者發現通過再現隱喻中的軀體動作——跳出盒子,可以提高被試的創造力表現。

研究總覽


目前,具身領域多為行為學研究,華東師大心理與認知科學學院郝寧教授課題組首次將近紅外技術與虛擬現實技術結合,探索這一理論背後的腦神經機制。該研究以”How does the embodied metaphor affect creative thinking?”為題,發表在著名神經成像學術期刊NeuroImage上。華東師範大學心理與認知科學學院碩士生王欣悦和何映瑤為共同第一作者,博士生盧克龍、博士鄧成龍和碩士喬熙諾參與了研究,通訊作者為郝寧教授。
     
“打破規則”是一種隱喻。日常生活中人們常常認為打破規則是創造力提高的關鍵,而墨守成規、遵循守舊是迂腐、沒有創新能力的象徵。無論是在中文還是英文語境中,牆壁都有着規則、法度、封閉甚至禁錮等象徵意義,因此,打破牆壁可以與打破規則聯繫起來。本實驗利用虛擬現實技術,創造了一個被試可以在行走中打破牆壁的場景。研究者假設,被試軀體打破牆壁(規則)後,會誘發已經打破了規則或者具有打破規則能力的體驗,進而產生一種解放感,提高個體的創造性思維表現。研究者在實驗過程中利用近紅外光譜成像技術對被試前額葉、右側顳頂聯合區的腦激活情況進行記錄,探索這一現象背後的腦神經機制。

研究方法


本研究將被試隨機分入三組,分別為“打破牆壁組”,需要在虛擬走廊中行走並打破磚牆;“自動門組”,磚牆會在被試靠近時自動打開以便被試通行;“無牆壁組”,走廊中沒有磚牆。各組虛擬走廊均由11個小走廊和10個轉彎構成,除走廊中央的磚牆外其他環境完全一致(見圖1A所示)。所有被試在行走過程中均完成相同的創造力任務,並由近紅外設備記錄被試的大腦活動(見圖1B所示)。行走過程中記錄被試彙報每個答案的時間和被試的即時位置。

圖1. A.三種虛擬走廊環境;B.一名被試正在進行實驗;C.每個磚牆(無牆壁組為小走廊中線)前後一米打下兩個標記,標記之間的平均時間為6s,記為“打破時”,標記1前6秒記為“打破前”,標記2後6秒記為“打破後”;D. 近紅外光極分佈圖


研究結果


行為結果發現,打破牆壁組被試在思維靈活性、新穎性、流暢性得分上均高於其他兩組,且自動門組和無牆壁組之間不存在顯著差異。研究者將每組被試報告出有效答案的位置在走廊平面圖上標出,繪製出了各組被試的“答案分佈圖”,其中紅點標記一個新穎答案,黑點標記一個普通答案。從圖2B中可直觀看出,打破牆壁組答案數量多、分佈更密集。以走廊序號為自變量,新穎答案、各段走廊答案數為因變量,進行線性迴歸分析,發現打破牆壁組擬合良好,幾乎為線性增長,且新穎答案增長的速度更快(見圖2C)。

圖2. A.三組被試創造力任務各項得分;B.三組被試答案分佈圖,其中紅點為一個新穎答案,黑點為一個普通答案;C.三組被試以走廊段數為自變量,答案數為因變量進行線性迴歸。

      
依據圖1中的標記將每個小走廊分為“打破前”,“打破時”和“打破後”三個時間段,對三段內的腦活動水平進行分析,結果發現,在“打破時”這一階段,打破牆壁組的額極區域(frontopolar area)腦激活水平顯著低於其他兩組,在“打破後”這一階段,打破牆壁組的背外側前額葉區域(DLPFC)激活水平低於自動門組。以往研究表明,額極區域的激活與抽象規則的加工、遵守規則以及遵守社會規範有關,例如,有研究者要求被試觀看一組卡牌圖片,每張圖片由一組圓圈組成,其中一個圓圈為藍色的,被試需要預測並標記下一張卡牌中藍色圓圈出現的位置。研究者將被試的表現分為規則習得(預測)和規則遵守(標記)兩部分,並在這兩部分中都發現了額極區域的激活。本研究中在“打破時”這一階段,實驗組被試打破了牆壁,這可能隱喻了規則被打破,因此額極區域表現出負激活。以往研究還發現,打破規則或違反社會規範的行為與背外側前額葉區域的去激活有關。創造力相關的研究表明,背外側前額葉的去激活可以使個體的認知控制減弱,有助於一些無意識的、隨機的想法和感覺出現,從而提高創造力表現。因此,實驗組“打破後”出現的背外側前額葉區域激活減弱,可能是由“打破規則”這一行為引發的,並由此促進了創造性思維表現。

圖3.A.三組被試前額區域方差分析F值熱圖;B, C, D. 額極區域各通道三組激活水平比較;E.背外側前額葉區域(通道15)三組激活水平比較

       

研究還發現,在“打破時”這一階段,打破牆壁組的右側顳頂聯合區(r-TPJ)腦活動水平顯著低於自動門組。前人研究表明,右側顳頂聯合區的激活與“離身感”有關,例如有研究用經顱交流電刺激激活r-TPJ區域,誘發了被試的“離身感”體驗(被試報告與自己面對面,漂浮在空中看到自己身體)。而本研究中,實驗組被試進行了一項“具身”活動,因此可能增強了被試的具身感從而使r-TPJ區域負激活。以往研究表明,r-TPJ區域的負激活有助於增強個體的內源性注意,注意到腦海中潛在的創造性想法,從而提高創造力表現。
       
此外,研究還發現無牆壁組在顳中回和視覺皮層的激活顯著弱於其他兩組。顳中回與語義的加工和聯想有關,無牆壁組不存在磚牆,缺乏磚牆這一視覺刺激,也就不存在從“牆壁”到“規則”的語義聯想,因此可能使其在顳中回和視覺皮層激活較弱。

圖4. A.三組被試右側顳頂區域方差分析F值熱圖;B.顳中回激活活水平比較;C.視三皮層激活水平比較;D. r-TPJ區域激活水平比較。


小結


綜上所述,本研究表明“打破牆壁”這一軀體動作可能會誘發“打破規則”這一概念聯想,從而引起與規則打破有關的腦活動,進而促進創造性思維表現。本研究為具身認知理論提供了新證據,探索了軀體隱喻影響高級認知功能的可能作用機制,為創造力的提升和教育提供了一些啟發。

 

論文信息:

Wang, X., He, Y., Lu, K., Deng, C., Qiao, X., & Hao, N.* (2019). How does the embodied metaphor affect creative thinking? NeuroImage. Advance online. doi: 10.1016/j.neuroimage.2019.116114



本文內容來自網

絡不代表三倉心理學界觀點,如有侵權請聯繫後台

合作、投稿等請長按二維碼聯繫小編


https://hk.wxwenku.com/d/2013019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