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9.6,為中國流過血的軍人,不該被遺忘!

君君電影院2019-09-05 11:11:53

上方藍字 → 點右上角 →設為星標


有人説:


“這個世界並沒有我們想象的那麼和平與美好,而是我們生活的國家,足夠安全。”


安全到,讓戰爭這兩個字,聽起來是那麼遙遠。


但是安全和平的背後,又是誰在負重前行?


今天要説的這個真實故事,聽完了或許你會淚目:


《生死連》

豆瓣評分:9.6

君君鑑片

《生死連》


適用人羣:國產記錄片控、戰爭歷史控


推薦理由:不應被遺忘的歷史;
 
               不應被遺忘的英雄


推薦指數:★★★★


時      長:  30min*5

 

觀看地址:B站



40年前。


在遙遠的滇越邊境線上,不安分的越南正在摩拳擦掌,虎視眈眈。


他們狹隘的民族野心暴漲,妄想建立「地區霸權」。



蠶食中越邊境,不斷武裝挑釁,對中國周邊安全產生了嚴重威脅。


「爸爸」怎麼可能坐視不管。


鄧小平立刻發話:“小朋友不聽話,要打屁股了”。



於是,一場對越自衞反擊戰拉開了帷幕。


全國各大軍區集結動員起來,遠赴雲南,參與作戰。


牛刀殺雞,我軍要打出軍威。


但和美國人打了那麼多年仗,越軍不是一塊好啃的骨頭。


幾年的時間過去了,邊境線上依然戰火不斷。


01


時間來到1985年,山東的一支名為「雙大功七連」的部隊,踏上了前往老山前線的征途。



這些新時代的戰士們,大多沒有實戰經驗。


脱下軍裝,他們也不過是一羣愛趕時髦、喜歡唱歌跳舞的年輕小夥。



但穿上軍裝,他們就要奔赴戰場。


等待着他們的是榮譽還是犧牲,他們不知道。


但他們知道,這可能是一場有去無回的旅程。


當車門關閉的一刻,戰爭就已經開始了。



地處亞熱帶的雲南邊境,潮濕悶熱的氣候讓北方小夥着實不適應。


更讓他們不適應的,是戰場真實的環境。


那是訓練、模擬、練兵、演習達不到的真實。


幾十年沒打仗了,許多年輕士兵,不知道槍炮殺人。



直到血淋淋的現實擺在他們的面前。


1985年5月23日,七連正式向前線陣地進發。


前往前線的路上,佈滿了雙方埋下的無數地雷。


經過雨水沖刷,這些地雷可能散落在戰場的每一個角落。



一腳不慎,非死即傷。


戰士們用導爆索炸了一條路,開闢了一條40公分寬的小路。


一旦超出40公分的寬度,就有踩到雷的風險。


戰士們必須小心翼翼地踩着腳印走。



儘管如此,意外依然發生。


一班班長陸永仁在泥濘中行進。


作為軍事骨幹的他,卻在陣地不足20米的地方被炸傷。



而他被炸傷的原因,説起來有些荒唐;


竟然是怕鞋子弄髒,所以踩在路的兩邊前進,結果踩到了地雷



“腳丫子被炸掉了,小腿的骨頭茬子上還掛着幾塊肉”


戰友李福啟回憶着説道。


看到這一幕,沒上過戰場的小夥子們終於意識到;


戰爭,原來是這麼殘酷。



時任副連長的孫兆羣,立刻組織人手將負傷的陸永仁抬上安全地帶。


但遍地地雷,讓救援行動艱難無比。


陸永仁負傷的位置,距離老山主峯直線距離不超過1000米;


16個戰士們卻足足抬了四個半小時。



8個小時後,戰友們終於將他送到了野戰醫院,然而此時為時已晚。


陸永仁,成了七連第一位犧牲的戰士。


而此時,他還不到21歲。


戰爭,才剛剛開始。


02


七連進駐陣地的第三天;


越軍開始了最大規模的一次反擊。



雙方打了幾天幾夜,死傷慘烈,我軍防線開始出現缺口。


危急時刻,需要派一對加強小組從敵後包抄。


17歲的顧克路,主動請纓。

此時的他,還是個稚氣未脱、一笑還會露出兩顆小虎牙的小戰士。


他沒有一絲猶豫;

在槍林彈雨之中帶着幾個戰友向敵後衝去,並且打退了敵人的進攻。

憑藉出色表現,17歲的顧克路被火線提拔入黨。


但戰火之中,不是所有人都能成為英雄。

恐懼和緊張的雙重壓力下,22歲的孫彥傑崩潰了。




拉開手榴彈,腦子裏是一片空白;


為了掩飾自己的驚慌失措,他只能哈哈大笑。



“他笑的聲音跟個貓頭鷹一樣,根本不是個人動靜。


退伍之後,孫彥傑總覺得有人追殺自己;


工廠的轟鳴,被他當做槍炮聲。


家裏所有的東西,都被他砸得稀爛,總擔心有人迫害自己。


孫彥傑,瘋了。


在前線堅守三個月之後,七連奉命撤下火線,在磨刀石陣地進行休整。



但孫兆羣心裏清楚得很,連隊撤下來一定是更艱鉅的任務。



03


越軍佔據968高地,經常利用地形優勢,對我軍運輸和前沿陣地進行騷擾。


上級決定,拔掉這個高點。



七連,成了這次進攻的主攻部隊;


他們需要組建一支突擊隊,成為全連先鋒。


所謂的突擊隊,就是第一個吃“花生米”的敢死隊。



選人的條件簡單粗暴。


軍事技術好,對前線熟悉,以及,兄弟姐妹足夠多。


上去了,就不一定活着回來了。



立功建業的光榮時刻,新兵都積極請戰,他們沒想過害怕。



剛負傷過的馬軍,只有18歲。


因為獨生子的身份,他被突擊隊除名;


但他卻依然堅持加入突擊隊。



剛剛立下戰功、被提拔入黨的顧克路,也有着同樣的要求。


死纏硬磨下,他向副連長孫兆羣要來了一個送死的機會。



與他們相比,參軍三年的老兵孫卓詩,卻顯得有些“慫”。



因為,犧牲從來都不是一件輕鬆的事。


本該在今年復員回家的他,被凍結了復原的資格,拉到了前線。


寫了請願書,也“不幸”被選中。



他沒想過上前線,也沒什麼偉大抱負,更沒有想過為國捐軀;


只想着當兩年兵復原回家,學點生存技術過安生日子。



“知道攤上打仗,就不參軍了。”


戰前,每個人都在做着戰鬥準備


馬軍調試着自己的裝備,顧克路不斷擦拭檢查自己的槍械;



每個人都在衣服上貼上了寫着姓名血型所屬分隊的標籤。


陣亡或者重傷,這個標籤就是辨別他們身份的唯一標識。



連裏要求每個隊員,寫一封家書給家裏人。


不必明説,每個人都知道,這就是一封提前寫好的遺書。



吃過踐行飯,飲下出徵酒;


52名戰士背起行囊,出發去往前線。




04


12月2日,在兩個小時的火力準備過後,上午九點二十分,突擊隊開始了進攻。


出征前,還在酒後哭得稀里嘩啦的老兵孫卓詩;



卻成了第一個越出戰壕、帶頭衝鋒的人。


身邊炮火隆隆,但是他依然靠本能,向敵方陣地衝去。



“既然選擇了打仗,你不能給連隊給家鄉人丟臉啊”


戰況十分慘烈。


但憑藉火力優勢,越軍第一個火力點,被突擊隊第一波次順利拔除。


順利完成任務後,孫卓詩帶着部隊開始後撤;


此時,距離他們衝出戰壕,僅僅過去了兩分鐘。



與此同時,第二波次的隊員們開始了向604高地的衝鋒。


突擊隊長孫兆羣在突擊的過程中,被彈片打傷;


而當他發現的時候,身上已經中了17個窟窿。



然而,什麼時候受的傷,他都記不得了。


瘋狂忘我的戰鬥中,生與死只是一瞬間的事情。


而孫兆羣不遠處,戰士公衍進頭部中彈。



敵人想要抓他當俘虜;


可他用盡最後的一絲清醒意識,拉響光榮彈,和敵人同歸於盡。


他的生命,永遠定格在21歲。



他寫給未婚妻的遺書,成為了他留給愛人最後的音訊。


第二波次突擊隊順利佔領了604高地,第三波次開始向主峯發起衝擊。


敵人的炮彈如雨而至,我軍部隊被完全打散了。



李福啟被敵軍的炮彈掀翻;


當他起來的時候,身旁的馬軍嚇壞了。


彈片削去了李福啟的半個頭蓋骨,沒一會就失去了意識。



馬軍當時都認為,這個人沒救了。


戰後,李福啟整整昏迷了三個月,才醒了過來。


其他所有還能動的戰士,都在向968高地前進。


眼看要到目的地的時刻,戰士們的背後響起了槍聲。


原來,狡猾的敵人,佈置了一個倒打火力點,在背後向突擊隊射擊。


17歲的顧克路,腿上被射穿了4個洞。


儘管如此,他只是用止血帶簡單處理了下傷腿,頂着炮火炸掉了敵人的火力點。



也就在此時,一發炮彈炸響在顧克路的身邊。


炸彈將他雙腿炸爛,整個人被炸飛3、4米高。



下半身血肉模糊的顧克路,沒有放棄戰鬥。


向後爬,有生還的可能;向前爬,等待他的只有犧牲。


但他沒有猶豫,將自己的腿勒住後,毅然決然地繼續前進。



他趁着敵人不注意,爬到了敵人隱蔽的洞口,丟了兩顆手雷;


隨後打了一發很長的連射,直到打光了全部子彈,才徹底光榮。



戰友的犧牲,激發了突擊隊的鬥志,大家一鼓作氣,衝上了968的主峯,全殲敵軍。



從突擊開始到最終的勝利,一共過去了25分鐘。


25分鐘很短,但到有些人現在還沒有過完。



戰鬥中,突擊隊共殲敵87人,繳獲武器物資一批;


犧牲11人,負傷戰士佔到7成。



在磨刀石,迎接英雄歸來的高亢廣播和鞭炮聲中,沒有一張笑臉。


凱旋門下沒有歡笑,有的只是無盡的淚水。



倖存的戰士們回到營房。

但是他們的部分戰友,卻再也回不來了。




05


戰爭結束了。


但是戰爭留給逝者家屬們的傷痛,並沒有結束。


許多人因為戰爭失去了兒子、丈夫、父親;


許多人罹患PTSD,精神失常;


許多人一生的軌跡,因為一場戰爭,徹底改變。



副連長孫兆羣,決定對這些家庭負責。


誰家裏老人需要照顧,他去;


誰家裏經濟有困難,他幫。



對他個人來説,這是一筆感情債;


他想用畢生精力償還。



硝煙散去,往日戰火連天的戰場,如今已經恢復了平靜。


曾經為國流血的英雄們,也再無人問起。


多虧了當時的戰地記者李玉謙,記錄下了這些十足珍貴的影像資料;



才讓這些已經模糊發黃的記憶,在20年後再次浮現在人們的視野中。


9.6分,無疑是對這部紀錄片的極大認可。



作為戰地記者,如果你沒法阻止戰爭,那就把戰爭的真相告訴世界。


請告訴大家,有些人和事,不應該被遺忘。


戰爭,從來沒有贏家;的只是流血、仇恨和痛苦。


不要問喪鐘為誰而鳴, 它就為你而鳴。


“我的心願,是世界和平。


——這從來都不是一句玩笑話。





 看圖猜電影(第 296 期


(答案評論區見!


留言最走心的的三個小夥伴
可分別獲得一個月視頻會員



世界和平!
https://hk.wxwenku.com/d/2013016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