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婚外戀裏,最先動情的是男人,最終破碎的是女子

潘幸知2019-09-05 10:59:54

作者:周衝
來源:周衝的影像聲色(ID:zhouchong2017)


一故友説:“若一個人不曾瘋狂,不是因為理智,只不過誘惑還不夠。這可真是令人喪氣的事實。


她出了事,愛上婚外的男人。


自然,聲名狼藉,家裏雞犬不寧。然而奇怪的是,她説:“不悔。


她是以審慎而在圈子中聞名的。


理性,剋制,從不旁逸斜出,不胡作非為,也忌恨破敗規則的人,包括第三者。


然而還是栽了。


她成了自己最痛恨的一種人。


“因為是他,我沒有辦法,沒有辦法......”


她口中的他,有風度,撩術無敵。


在你能想到的、不能想到的時刻裏,以你能想到的、不能想到的方式陪伴在你身邊。


不油膩,不刻意,又如火焰般令人慾罷不能。


我本不理解這種感情,直到看見《男與女》。

那一年,故事中的男人與女人在芬蘭相遇。


整個世界都在下雪。


她是孤獨的人。雖然有家。


他也是。


兩個人都有一個患病的孩子。一個是自閉症,一個是抑鬱症。


都被人世的不幸包圍着,就像那隻52赫茲的鯨,在深海中獨行。


漫山大雪,他們站在路邊,因為一點火相識了。


“你有火嗎?


他看向她。


她和他一樣,都在等待一場燒灼。


太枯寂、太苦楚的人,都需要暖意和亮光。雖然世界冰天雪地,無始無終。


他説,道路封了,要等。


他們一起等。



他們住在雪山腳下的旅店裏。



那是一個與世隔絕的小木屋。有水,有食,人跡罕至,好像也在等待某些故事的發生。



萬籟俱寂的夜裏,雪落無聲。


那時芬蘭的雪山美得像幅畫。


他們站在檐下,賞着雪,想些可想可不想的事,説些可説可不説的閒話。


什麼也不急。什麼也不趕。



同病相憐,令他們看見彼此。


同行於雪山,又令他們宿命般糾纏。


他説,車開不過去,我們走過去吧。


他們穿過雪野,去看望自己遠在異國參加特殊學校的孩子。



白茫茫的雪野中,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一前一後,沉默地走着。


一個踩着另一個的腳印。


一個聽着另一個的呼吸。


有些東西,就在這種沉默中,開始緩慢發酵。



她絆倒的時候,他條件反射般衝過去,扶起她,並半蹲下去,輕拍她膝上的雪。


動作自然如......戀人。



那時遠山白雪覆頂,松濤若有若無。


他們看見一所小木屋。


是一所桑拿房,舊的,但居然還能使用。


他們點起火。


屋子温暖起來。


情慾熱脹冷縮,一切都變得曖昧。再接着,一個眼神對上,兩個人就不行了。


炭火在燒,他們也在燒。


在茫茫雪野中央,他們相擁雲雨。


欲死般沉醉。


她説:“醒來以來,發現孩子不在,他也不在,居然很輕鬆,這是從來沒有過的事情。


可是,他們各有家庭,也各有責任,終究是要回去的。


“我們都還不知道名字呢。



那就不知道名字。


一晌貪歡,短暫留情,不是衝着餘生去的,犯不着互報家門。


他捏了捏她的手,極盡温柔與寵溺。


然後告別。

從芬蘭回到首爾,他們迴歸各自的秩序。


她繼續做一個人的妻子。


雖然生活充滿了壓抑、痛苦、疲憊、屈解與冷漠。


她與丈夫一天説不上3句話。其中2句,不是爭執,就是審判。


孩子呢?因為病情,總是令人操心。比如他總是要喝馬桶裏的水。


他則繼續做一個人的丈夫。


雖然妻子神經質、抑鬱、自殘成癮。不像成人,像自己的另一個孩子。



人世間許多事,在得不到時最銷魂,在懸而未決時最撩人。


這就是心理學上的契可尼效應。


契可尼做了許多有趣的試驗。


發現人對已完成、已有結果的事情極易忘懷。


而對中斷了的、未完成的、未達目標的事情卻總是記憶猶新。


而生活的不如意,又會加重這種情結。


8個月以後,他找到她,出現在她門口。


“嗨!


“在附近辦事,你居然也在這裏?”當然是假的。


他們坐下來,像舊友一樣聊天。


此時他才知道她的名字。


她是一家時尚公司的社長。他是工程負責人。都挺體面,甚至高大上。


但在彼此面前,他們只是男與女。



交談以後,她發現,他記得自己許多小事。


記得自己胃不好,不能喝咖啡。


記得自己最愛醬湯。



當晚分別後,她回家。次日醒來,發現他的車仍在樓下。而他在裏面睡着了。


她要去釜山辦事。


他説:“我送你到車站吧。


到了車站以後,她上了火車。


火車開動時,她悵然若失,拿起手機給他電話,正在拔通中,一個人走過來,坐在她旁邊的位置上,不聲不響。



她抬頭一看,是他。


兩人什麼都沒説,嘴角卻微微揚上來。



在列車上,他們像兩個孩子,小雀躍與小驚喜擋都擋不住。



他説:因為你,我回不去了。



她抬頭看他,像看着一個芬芳的悲劇開場。


情慾總是這樣的。


它有10分誘人,就必須要你用100分痛苦去償還。而償還者,不會是男性。



他們一次次見面。



“我們每次見面,都好像在旅行。



遠離責任,遠離條條框框,只有你和我,盡情歡暢。不是旅行是什麼?


何況,他還幫助她那麼多。


孩子丟失時,他幫她找回來。


生活陷入困境時,他站在她身邊。


所以她陷下去了,甘心情願。

忽然想到2015年,一個QQ上認識的人,對我説起他的婚外戀。


他説,他們每次見面,都在一個小旅館裏,互相給對方洗腳,一邊洗,一邊哭。


從見面開始,一直哭到分別。


我聽了心煩,問他:“那為什麼不離婚之後再去找她?


他説:“我的妻子和孩子離不開我。


是的,這是大多數婚外情男人的態度。“我可以為你死,但不能為你離婚。


後來,《男與女》中的女主角丈夫終於發覺了。


他試探着問:“你有人了?



她説:“是。


然後輕輕地、堅定地説:“我不能沒有那個人。



她的婚姻自此終結。


一個人帶着患有自閉症的孩子,艱難求生。


她給他電話:“見個面吧,在我們第一次見面的酒店。”這一次,她想要他的一個決定,或者一個結果。


事情終於到了結局時。


一旦你拔開粉濛濛的情慾,就會看見堅硬的現實。


有些花朵,只能在夜晚時盛開。


他去了。


他知道,這一次,她要的不是他的下半身,而是他的下半生。


在酒店的長廊裏,他走向那扇門,在門口怔了很久,肩膀抽動,無聲地哭。



但伸向門把手的手,最終還是縮了回來。



她依然在裏面等着他。



可長廊上已經空空如也。


他有1個理由愛她,卻有1000個理由離開她。


他的妻子低智,神經質,卻沒有他不行。他要做她的監護人。



他的孩子患有抑鬱症。他走了,妻女生活下落不明。



他只有放棄。


出於責任,也出於自私,更出於林林總總的理由,他和所有婚外戀男人一樣,選擇了逃避。

從來都是這樣的。最先動情的是男人,最終破碎的是女子。


她一個人,帶着孩子,去了遙遠的芬蘭。


從此在寒冷的北歐定居。


她一直以為,他是愛她的。直到多年以後,她走進一家餐館,看見了他。


他和家人在一起。笑逐顏開,春風得意。


她怔在門口,像被寒流凍住。



然後落荒而逃。


終究我還是局外人。終究深情不過是自毀。


在出租車裏,她淚如雨下。


安妮寶貝説,一場幻覺。可是幻覺之中,她走了心,他走了腎。



王力宏唱着:“花田裏犯的錯,破曉前忘掉。


有些事是過不得夜的,有些人認不得真。


她離開的時候,他也看見了。



他追出來,可是車子已經走了。



在芬蘭的茫茫雪原裏,他的車與她的出租車交錯而過。



他看見了她的眼淚嗎?


他聽見了她未曾發出的歎息嗎?


他只聽見身邊的妻子説:“謝謝你!



他們相逢於大雪。


也在大雪中離別。


開片時的那支打火機,在蒼涼的人世裏,噗地一聲,點着了他們的情慾,卻在轉瞬之間,將她的安寧生活燒成灰燼。


他呢?完好無損,繼續生活。


或許有時候,他會難過的吧。但也不過是一種調劑。


我們總是無法直視這一現實:男人尋找一段感情,只為了快樂。女人投入一段感情,卻是為了終生。


一個只求短期。一個渴望一生。


渴望一生的,會投資與之相等的沉重成本,去賭一場博。


渴望一夜的,只會付出與之相等的微薄代價,去換一點激情,一點温存。


結局當然是註定的。


投資更多的人,死在曲終人散之後。

在本文開頭的故事裏,我的朋友也有了一個破碎的結局。


她被丈夫多次家暴,遍體鱗傷。


她和電影女主角一樣,説,“我不求你原諒,也不需要你原諒,我只求離婚。


最終倒是離了婚。


只不過,孩子、房子、錢、工作,都沒了。


她揣着血痂色的離婚證,去找他。他説,正與妻兒旅行,不方便接你的電話。


而這邊,關於她的流言,正張開千萬張大口,從四面八方而來,要將她撕成碎片。


一無所有。


後患無窮。


而她也沒有等到那個男人的行動。


另一個事實倒是逐漸清晰:他漸行漸遠,努力退出她的生活。



每一個身處婚外情的人,尤其是女人,都在濃情時,愚蠢地以為:這就是真愛。


可真愛是多麼玄乎的東西。


撩術不是真愛。套路不是真愛。勾引不是真愛。體貼不是真愛。上牀不是真愛。送風送雨不是真愛。午夜電話不是真愛。控制不是真愛。入侵不是真愛。打擾不是真愛。傷害不是真愛。利用不是真愛。拯救不是真愛......但你卻以為都是。


而它又是多麼脆弱的東西。


孤獨能殺死它。焦慮能殺死它。猜疑能殺死它。匱乏能殺死它。貧困能殺死它。流言能殺死它。責任能殺死它。壓力能殺死它。規則能殺死它。孩子的哭聲能殺死它。午夜的歎息能殺死它......


若是清醒一點,一個人斷不會為此捨棄所有。


可女人會。


她為了不可知、不可控、不長久的東西,自斷後路,破釜沉舟,背水一戰。


何其愚勇,又何其遺憾。若是能撿回半分理智,半分堅決,故事的結局也許就會改寫。


終其根本,人的命,都是自己定的。


你走向失樂園,還是桃花源;走向花明柳暗,還是月缺花殘,早在你們相遇的那個黃昏,説出那聲“你好”,就已經有了定數。


寫下這個定數的人,是你自己。


作者:周衝,2015年離開體制,放棄公職,從事自由寫作。出版《我更喜歡努力的自己》等多部暢銷書。本文經授權轉自微信公眾號“周衝的影像聲色”(zhouchong2017),這是一個文藝而理性的公眾號,以文藝的筆調,以理性的思維,剖析人間事與人間情。
預約情感諮詢師諮詢,請聯繫微信號:xingzhizaixian32

或許你還想看:

» 點擊圖片即可閲讀全文 «

潘幸知

攜手  千位情感諮詢師

百位婚姻律師

為你的婚姻和成長保駕護航

掃碼聯繫情感分析師

諮詢情感問題↓

夫妻溝通出軌冷暴力修復

戀愛挽回離婚適應自我成長

 

預 約 付 費 諮 詢

請 聯 系 微 信 號

xingzhizaixian32


https://hk.wxwenku.com/d/2013014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