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追完了《小歡喜》,我們有話想説

桃桃淘電影2019-09-05 10:30:22

追了將近一個月的《小歡喜》終於在昨天完結。


在劇中的幾個家庭都等到圓滿的大結局的時候,也想聊聊我們對這部劇的看法。

《小歡喜》播出的這段時間裏,關於劇集的各種話題不僅隔三岔五地上熱搜,劇集的豆瓣評分也保持在8分以上。


毫無疑問,《小歡喜》就是《都挺好》之後,本年度最有話題性的國產家庭劇。


在《如懿傳》之後迴歸家庭劇的導演汪俊,用《小歡喜》證明了自己在現代家庭劇這一塊,可以説是拿捏得死死的。


即便如此,開播之初《小歡喜》得到的評價,也不能簡單地用“形勢一片大好”概括。



選擇講述中國家庭高考故事的《小歡喜》將故事背景安排在北京。


劇集以白領工薪家庭、離異家庭、公務員家庭三種家庭模式作為參照,去呈現高考之於父母和孩子的影響。


對每個經歷過高考和即將面臨高考的人來説,高考的意義和它背後承載的壓力都不言而喻。


《小歡喜》的選題,無疑戳中了許多人(不誇張的説,可能是幾代人)的痛點。

從福建轉學到北京的學霸林磊兒(劉家禕 飾)是這部劇中唯一不是在北京長大的高三學生


但在《小歡喜》剛剛開播時,基於地域間教育資源分配不均、家庭收入差距等現實因素,也有很多人開始質疑:


相比於收入更低或者面對更激烈競爭的高考家庭,劇中三個北京中產家庭的焦慮真的有必要那麼誇張嗎?


劇中,單親媽媽宋倩(陶虹 飾)雖然是一個人帶着女兒喬英子(李庚希 飾)生活。但她名下坐擁四套房產,英子還是個成績名列前茅的學霸。


宋倩和女兒喬英子以及她的前夫、英子的爸爸喬衞東


來自另一個家庭的季楊楊(郭子凡 飾)學習墊底,但他還有做區長的父親季勝利(王硯輝 飾)和温柔體貼的媽媽劉靜(詠梅 飾)。


季勝利、劉靜和季楊楊一家


三個家庭裏,“硬件條件”最差的可能就是方一凡家。


方一凡(周奇 飾)不僅成績吊車尾,他的爸爸方圓(黃磊 飾)和媽媽童文潔(海清 飾)還在他高三這一年先後丟了工作。


但即便如此,方一凡家還是有一套市價上千萬的房子墊底。


方圓、童文潔和方一凡、林磊兒一家


只從經濟收入、父母教育背景等硬性標準來看,《小歡喜》中的三個家庭在當下的語境中顯然不是底層。


但這也給了《小歡喜》更好的前提去探討家庭教育的話題。


對這類家庭的父母來説,他們每天已經不再為如何揾錢發愁,但也沒有達到所謂的“財務自由”狀態。


這些中產家庭的父母有能力為孩子提供更多的教育投資,可他們也沒辦法讓下一代真的隨心所欲。


特別是再考慮到,劇中的父母都是通過高考,真的改變了人生的70後一代。高考在這些父母心中的意義也就更加突出。


父母們連孩子要不要穿秋褲都要管,更不要説高考這件大事了


在他們看來,高考是真正可以改變人生的一次考試,是獲得世俗意義上的成功的必經之路。


儘管性格、職業各不相同,幾位父母都不斷地在子女面前強調高考的重要性。


他們會跟孩子們分享自己的高考經歷,希望他們可以複製自己的成功。季勝利甚至還拿出了自己二十多年前留下的復讀祕籍跟兒子分享。


劇情推進的過程中,這幾個家庭的對於高考這件事情的重視是核心動力。


這也是為什麼《小歡喜》播出了一段時間之後,對於劇集的討論還是回到了教育問題上。



雖然現實中各個家庭的狀況千差萬別,但許多家庭對於高考這件事的關注度的是一樣的。


源於高考壓力的共情最終超越了家庭之間的差異性,讓大家找到了共鳴


也可以認為,劇中家庭面對高考時所展現出來的焦慮不只是中產家庭的焦慮,更是許多中國家庭在面對高考時所有焦慮的集合。


除了高考這個大背景,《小歡喜》最終能夠超越差異性,讓更多人產生共鳴的另個一個重要原因則是,


它將故事的重心安排在家庭中



這幾年,越來越多的人意識到,大部分情況下,家庭教育的影響力是學校教育難以匹敵的。


如果説,學校教育教人掌握了一些方法論的話,那麼家庭則決定了一個人會用這些方法論成為怎樣的人。


《小歡喜》中,高考的壓力所造成的矛盾,主要爆發在家庭內部,而這也絕對不只是因為劇中的學生唸的是走讀學校。


劇中,幾位父母對於高考的重視已經毋庸置疑,但最終要參加高考的則是他們的孩子。


這中間,就涉及一個他們的孩子如何看待高考這件事以及父母如何跟子女溝通高考這件事的問題。



繞來繞去,我們還是説回兩代人的差異以及兩代人應該如何溝通的話題。


《小歡喜》這個故事裏最基礎的,其實還是原生家庭和親子關係問題。


季楊楊和方一凡最初都屬於學習成績墊底的學生,但他倆各自墊底的原因卻大不一樣。


因為父母一直在外地工作,從小在外婆家生活的季楊楊顯得敏感又沉默。無論是在學校還是家庭裏,他時常表現出來一種置身事外的疏離感。


他的成績不好,不是因為他學不會,而是因為他不知道成績好的意義何在。


當季楊楊跟家人建立起情感聯繫,找到了歸屬感之後,他很快也就找到了方向。



方一凡則完全是另一種情況。他跟父母的感情一直很好,父母和他之間保持着還算良性的溝通,這樣的親子關係讓他有足夠的自信去表達自己。


某種程度上,他還遺傳了父親方圓對於文藝的熱愛。最終,性格活潑的他也走上了藝考這條路。



不過,相比於“疏離式”跟“和諧式”的親子關係,《小歡喜》中引發討論最多的還是宋倩和女兒喬英子之間的“控制式”母女關係。


扮演宋倩的陶虹説她看完就覺得,“宋倩作為單親媽媽和女兒是一種戀愛關係。”

而戀愛關係的特質,就是唯一性和排他性。



與前夫喬衞東(沙溢 飾)離婚後,宋倩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養育女兒身上,為此還辭掉了公辦學校老師的工作。


喬英子的衣食住行、學習、玩樂,全都由宋倩一手安排。她甚至在女兒卧室的牆上開了一扇窗户,方便觀察女兒的一舉一動。


付出全部關注的同時,宋倩也需要女兒將所有的愛都給她。


她需要女兒對她言聽計從,也不能接受女兒對別人的愛可能超出對她的愛——無論那個“第三者”是喬衞東還是其他人。



當喬英子排斥或者反抗這種控制時,宋倩就會説,“我這是為你好。”如果宋倩感覺到自己的地位受到威脅,她就會在女兒面前,怨懟“第三者”。


宋倩的這些“為你好”和她對於喬衞東的怨恨,投射到英子身上,卻讓英子潛意識中認為所有的錯都在她自己——她沒能理解媽媽的用心,她沒能拒絕父親對她的愛。


在這種控制的過程中,英子從最初小心翼翼地察言觀色,到最後變成了沉默地壓抑,最後還得了抑鬱症,差點跳了海。



雖然,宋倩和喬英子的母女關係也有不少戲劇化的設定,但類似這樣控制式親子關係,在中國家庭卻是普遍存在。


再直接一點説,除了被忽略和被尊重,更多的中國孩子在家庭中感受到的是“被壓迫”。


而這樣的壓迫,一部分因為於父母對於子女的愛,另一部分大概就是傳統家長式的權威在作祟了。


可怕的就在於,這種摻雜了的愛的控制和壓迫,往往是孩子無法分辨也無從反抗的。


《小歡喜》通過宋倩和英子這對母女關係,把這種壓迫式的愛和給予對於兩代人造成的困擾,毫無掩飾地呈現了出來。

單是這一點,已經難能可貴。



當然,《小歡喜》最後還是有了一個大團圓的結局。


劇中的父母們和兒女們各自都在成長,都找到了除了彼此之外的人生方向。


在主演、總編劇黃磊看來,父母才是親子關係中更大的獲得者,因為“孩子把他更美好的一部分給了你。”


所以,黃磊覺得《小歡喜》講得其實是父母們的成長。或者就像汪俊所説的那樣,是一種孩子和家長共同成長的可能。


無論如何,這種共同成長的前提都是尊重、理解和愛。


最明顯的一點是,《小歡喜》中的幾位父母,都會在做錯的時候主動向孩子道歉。


可是在現實中,許多家長並不會對孩子説對不起。在他們的概念中,大概“吃飯了”就約等於是對不起。


《小歡喜》對於高考的關注,對於親子關係的探討包括從父母輩到孩子輩的演員們表演,都是它無限接近現實生活,引起大家共情的原因。


但很多時候,也就是父母們會不會道歉這樣的細節,讓我一下子清醒過來:它講的其實是應然,而不是實然



或者説,《小歡喜》還是選擇了一個更加温和、理想化的方式,把中國式家庭的幸運和不幸講了出來。


現實只會比劇中所呈現的更沉重、更復雜。

就像汪俊在接受採訪時説的那樣,“家長對於孩子的那種誠惶誠恐的情緒是《小歡喜》緩解不了的,或者説,根本就是無解的。”


他對於《小歡喜》的期待是,它能成為“一滴有效的潤滑劑就足夠了”。


對觀眾來説,《小歡喜》或許可以成為一面鏡子,給我們提供一些思考:關於應該成為怎樣的父母,做怎樣的兒女以及如何成為自己。

而這樣的劇,我們可能真的還需要更多。

本文圖片來自網絡。
https://hk.wxwenku.com/d/2013009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