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接受豆瓣只有幾百人看過這部劇

桃桃淘電影2019-09-05 10:30:19

最近,在追國產劇《小歡喜》就要完結了。


雖然有人詬病這劇是在販賣中式中產階級的焦慮。但無法忽略的是,劇中幾個家庭的焦慮,還是有着典型性和普遍性的。


但我追《小歡喜》的最大動力還是,在這部劇裏,是真的能夠窺見我們當下生活的諸多層面。



劇裏的許多日常生活呈現,看似驚鴻一瞥,細細想來,卻又意味深長。


比如,劇中有一個橋段,春風中學的兩位老師李萌和潘帥在辦公室聊天。


面對潘帥調情式的玩笑李萌的第一反應是,“你要再這樣跟我開玩笑,我告你MeToo(字幕打的是騷擾)了啊。”



潘帥聽到這句話,立馬回答,“別別別”,然後迅速收回他的玩笑話。


即便是MeToo運動已經過去了將近兩年,這場反性騷擾運動的“餘威”依然還在。


對於MeToo運動,有爭議,有批評,但不可否認的是,它也成為一種改變的開始:受到過傷害的人們開始打破沉默。


同時,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意識到,某些看似無害的話語、行為,其實是“越界”的。


就像李萌一樣,人們發現了被MeToo揭露的盲點,開始勇敢説不,不再是逆來順受。


《小歡喜》裏的這個段落還只是後MeToo時代的驚鴻一瞥。


今天想好好聊一下的,其實是另一部以MeToo運動為背景的劇集。


英劇《黑心錢》



這部劇目前在豆瓣上的評分是7.6,第一季完結到現在也只有兩百多個人看過。


作為這兩百多個人當中的一個,《黑心錢》給我的後勁卻不小——特別再對照現實世界中正在發生的事情之後。



劇集以一個令人窒息的水下鏡頭開場。


男孩艾薩克(馬克思·芬徹姆 飾)獨自潛入水下,當他浮出水面時,室內游泳池的全景、嘈雜的説唱樂以及打成一片的少年們同時登場。



接下來,鏡頭跟隨男孩的母親薩姆(吉爾·哈弗佩尼 飾)穿過擁有室內游泳池的豪宅,進入廚房。


廚房中,艾薩克的爸爸曼尼(巴布·塞賽 飾)正在做飯。



當房間只剩下曼尼一人,他將電腦頁面切換到有艾薩克照片出現的新聞報道頁面上,新聞的標題則是,“喬瑟姆·斯塔的下一部鉅作”。



看着兒子與照片上的成年男子喬瑟姆·斯塔,曼尼緊緊握住了手中的廚師刀,直至刀刃將手割破,鮮血流出。



在一段關於好萊塢性騷擾事件的新聞報道之後,《黑心錢》的故事回溯至一年前。


一年前,曼尼和他的家人全然是另一種生活狀態。


那時,艾薩克還留着爆炸頭。


他還和父母以及姐姐傑斯住在一間略顯擁擠的公寓之內,家裏的冰箱都是壞的。


那時,在影院工作的曼尼靠自己的收入養活一家人,經濟拮据到違章停車的罰款都交不出來。


一年前,艾薩克還留着爆炸頭


為了歡迎艾薩克從好萊塢回來,家人們為他辦了派對。注意,這時的畫面還是暖色調


那時的艾薩克,還是個剛剛拍完好萊塢電影,仍舊籍籍無名的童星。


就在一年之間,曼尼、薩姆、艾薩克以及他們周圍所有人的生活都發生的翻天覆地的變化。


這種變化的起因,非常殘酷——艾薩克在好萊塢拍攝科幻電影《勇者與子》時,遭到了電影製片人喬瑟姆·斯塔的性騷擾。


艾薩克在痛苦和矛盾中,把用手機拍攝的製片人性騷擾證據,交到父母手中。



曼尼和薩姆看完視頻後,幾乎崩潰。他們不斷安慰艾薩克,一切都不是他的錯。



曼尼也斬釘截鐵地告訴兒子:“我是不會放過他的。”


而艾薩克對父母提出的唯一要求則是,不要説出去,他不想讓其他人知道。



但這件事情,顯然不會就這麼過去。


回到學校後,每次被人問到他在美國的經歷時,艾薩克都只能強顏歡笑地回答。角落裏的一個男性生殖器塗鴉,也讓他噁心到吐出來。



另一邊,他的父母首先是希望通過法律途徑去解決這件事。


但律師的一番話,則讓他們寒了心。


因為性騷擾事件發生在美國,所以他們想對製片人提起訴訟的話,在英國是無法立案的。


如果要去美國打官司,他們首先要面對的是,需要支付高額的訴訟費。


更重要的是,上了法庭後,被告方律師的在進行辯護時,“目標就是讓艾薩克覺得,受審的是他,而不是這位製片人。”


艾薩克甚至可能會被指控是“誣告”。



美國的法律體系,允許人們會在法庭之外的地方上去傳播有關性騷擾案件的細節。


而之前,艾薩克提出的唯一的要求就是,“不要讓別人知道這件事”。


訴訟這條路不好走,曼尼和薩姆也開始考慮其他辦法。


比如,雙方選擇私了。


還比如,向媒體匿名爆料。


曼尼和薩姆首先還是跟跟喬瑟姆·斯塔的法律團隊見了面。



不同於曼尼和薩姆,也不同於艾薩克的經紀人謝瑞爾,這些法律人士在觀看這支視頻時,完全沒有任何情緒流露出來,似乎他們看到的不是一個成年人猥褻未成年人的視頻。



然後很快的,這支法律團隊就拿出瞭解決方案——跟曼尼一家簽訂針對此事的保密協議。


為了息事寧人,他們還給出了300萬英鎊的“慰藉”,



除了金錢,他們給出的“和解”理由和條件還包括:


《勇者之子》由上百人共同努力完成,不能讓包括艾薩克在內的人心血付諸東流;



視頻説明不了任何問題;



協議不會影響艾薩克以後出演其他電影,艾薩克不會再和喬瑟姆·斯塔有任何交集;


曼尼一方則需要刪掉所有與此事相關的各種證據;


如果他們不能遵守保密協議,就會被起訴,屆時他們就要償還賠款並且賠償喬瑟姆·斯塔一方的損失。


更關鍵的是,他們只留給曼尼和薩姆五分鐘的時間去考慮是否接受300萬英鎊的賠償。



換句話説,喬瑟姆·斯塔和他的團隊並不打算去聽艾薩克一方的訴求,他們十分確信,這是一件可以用曼尼一家“無法拒絕的價格”就能解決的事情。



事實也就是這樣,曼尼和薩姆接受了賠償。原本打算向媒體匿名爆料的曼尼不得不選擇沉默。


他們用這筆錢,買了位於倫敦郊區的豪宅——就是劇集開頭,擁有室內泳池的那一棟豪宅。



像劇集開頭所展示的那樣,搬進豪宅的曼尼一家並未因此變得更加幸福快樂。


他們沒有忘掉這些錢是從哪裏來的,更沒有忘記艾薩克經歷了什麼。


特別是當他們看到許多女演員不再沉默,説出她們被侵犯的經歷的時候。



此時,艾薩克卻不得不遵守合約,跟喬瑟姆·斯塔一同出席影片的首映式。


艾薩克更是沒能從事件中走出來。


首映禮前,艾薩克收到喬瑟姆·斯塔送到家裏的花。他直接就把寫着喬瑟姆·斯塔名字的賀卡燒掉了,哭着質問父親曼尼:“你向我保證過他不會逃脱懲罰的,可他現在就是逃脱了。”


曼尼曾經向艾薩克承諾過,傷害過他的喬瑟姆·斯塔一定會得到懲罰



就是在電影的首映禮上,曼尼和薩姆才在事件後第一次見到喬瑟姆·斯塔。


曼尼找到喬瑟姆,首先就是讓他道歉。但是喬瑟姆·斯塔當然是顧左右而言他。



不管艾薩克拿到了多少賠償金,他們與喬瑟姆·斯塔簽署了怎樣的協議,喬瑟姆·斯塔在公眾面前,都還是一個成功的製片人,完全沒有受到事件的任何影響。


電影首映禮上,喬瑟姆·斯塔以幕後功臣的身份登場。艾薩克肩上的那隻手就是他的。


當喬瑟姆·斯塔以電影幕後功臣的身份登場,並在台上感謝艾薩克的時候,坐在台下的艾薩克和薩姆都哭了。


傷害過他們的人仍舊意氣風發,而他們卻什麼都不能説,只能屈辱地忍受這一切。



《勇者與子》要開拍續集,喬瑟姆·斯塔作為製片人做主換掉艾薩克——到頭來被解決的,還是提出問題的人。


姐姐傑斯終於向媒體爆料了艾薩克的經歷。報道出街後,外界猜出艾薩克可能就是報道中提到的兒童。



突然被推到風口浪尖的艾薩克終於在崩潰中選擇自殺——被侮辱與被損害的人又在一步步中被推向了另一種毀滅。


此時,喬瑟姆·斯塔一方唯一在意的是,曼尼一家應該發表聲明否認相關報道,“否則我們會提起上訴”,就連報道性侵新聞的媒體也會一併被起訴。



甚至於,他們還不忘通過公關團隊反咬,一切都是曼尼一家為了訛詐喬瑟姆·斯塔編造出來的假新聞。


故事發展到這裏,片名《黑心錢》的含義逐漸明瞭。


在喬瑟姆·斯塔一方製造的新聞中,曼尼和薩姆是將兒子艾薩克當成賺錢工具的貪心父母。


在傑斯這樣的“局外人”看來,曼尼和薩姆是在被喬瑟姆·斯塔的金錢收買之後,選擇了沉默和隱瞞。



在曼尼和薩姆眼中,接受喬瑟姆·斯塔的金錢賠償並與他們簽訂保密協議,是他們當時能夠做出的最好選擇:

 

我只是以為這樣能更快地了結這件事,這樣艾薩克就不用再受折磨了。



無論怎麼來看,事件中所牽涉到的300萬英鎊都顯得至關重要。


對喬瑟姆·斯塔來説,這300萬英鎊是砝碼;


對曼尼和薩姆來説,他們以為這300萬英鎊是喬瑟姆·斯塔的賠償和代價;


對傑斯來説,這300萬英鎊則是她的父母被收買的價格。再直白一點,這是曼尼和薩姆在背叛了兒子,出賣了良知之後得到的“黑心錢”。


只要瞭解了事件的前因後果,你就知道,一切並非是傑斯理解的那樣。



另一方面,事情也並未向曼尼和薩姆預想的那樣。


簽署保密協議拿到賠償之後,事情並沒有了結,他們也並沒有順利開始新的生活。


他們得到的除了金錢上的補償,沒有法律意義上的正義,甚至於沒有得到喬瑟姆·斯塔正式的道歉。



這個過程中,喬瑟姆·斯塔唯一失去的只有金錢——對他而言,最不缺的就是金錢。


更重要的是,這樣的金錢補償,沒有讓艾薩克不再受事件折磨,沒有讓身為父母的他們如釋重負。


曼尼與薩姆做出一開始的選擇,並不只是為了300萬英鎊。但他們和艾薩克所面臨的困境,也是300萬英鎊無法解決的。


在艾薩克眼中,父母沒有實現他們的諾言,喬瑟姆·斯塔還是沒有得到應有的懲罰。



他在這個過程中感受到的是,錢可以解決任何問題,它可以掩蓋不公,可以讓受害者沉默,可以讓罪魁禍首逍遙法外。


當艾薩克開始以他的“好萊塢人脈”誘惑同齡女生跟他進行裸聊的時候,一個循環的悲劇也開始了:


曾經無助的受害者,成了新的加害者。



《黑心錢》對於不同角色刻畫的巧妙之處就在於此,這個故事裏沒有完美的角色,每個人都只能從他們的視角出發,去做出有限的選擇。


艾薩克不是完美受害者,在被性侵之後一年多的時間裏,他不斷陷入傷害他人和自我毀滅的循環中;


曼尼和薩姆也不是完美的父母,他們屈從於金錢的誘惑和自身的軟弱,選擇了息事寧人;


年輕的傑斯又過於理想主義,她完全沒有料到事件暴露之後,無孔不入的輿論可能對艾薩克造成的影響,也沒有料想到他們將面對的是怎樣的對手;


艾薩克的哥哥泰倫在得知艾薩克的經歷時,問他的第一個問題是,“你是gay吧?”


泰倫幾乎是下意識的在第一時間開始“審判”艾薩克,即便他們是關係親密的親兄弟。



受害者有罪論、被侵害者揹負的恥辱感、弱勢羣體的無助與侷限、權勢階層的隻手遮天,逐漸將艾薩克推向更深的深淵。


好在,《黑心錢》還是安排了一個充滿希望的結尾。


艾薩克幸運地活了下來,事件公開後,他和他的家人在經歷了痛苦之後,最終像是被解除了咒語一般,找回開始新生活的力量。



在MeToo的浪潮中,許多與艾薩克一樣,曾經被喬瑟姆·斯塔傷害過的孩子和他們的家庭聯合起來,去到美國正式提起訴訟。



劇集中的故事在此處戛然而止,但現實中,這樣的事件遠未結束。


整個MeToo運動中,最先被揭露,影響最大的無疑是“哈維·韋恩斯坦性侵事件”。


從2017年《紐約時報》《紐約客》等媒體曝光韋恩斯坦的性侵行為開始,先後有八十多位女性站出來指控韋恩斯坦對她們做出過侵害行為。


“韋恩斯坦性侵案件”計劃於今年9月9日開庭審理


去年,韋恩斯坦終於因強姦、性侵等犯罪行為在紐約被捕。


在交了100萬美金的保釋金之後,他仍舊獲得了有限的自由(需要佩戴腳踝監視器,活動範圍被限制為美國紐約州和康涅狄格州)。


同時,他也否認了所有針對他的指控。


更沉重的現實是,類似MeToo案件中揭露出的性侵、性騷擾事件,依舊正在發生着。


還是《小歡喜》中,遭遇了職場性騷擾之後,已經是職場老手的童文潔最終選擇了辭職這種自損一千的自保方式。


這事實上也是無數被傷害、被侵犯的受害者最為無奈的一種選擇。



《黑心錢》展示出這種無奈和沉默背後的代價,也給出了改變這種狀況的一種方式:打破沉默。


但,只呼籲受到傷害的人去打破沉默,不過是慷他人之慨。


真正可以讓受害者們打破沉默的,是“局外人”們的理解、支持;是法律的公平正義;是所有人終於認識到在類似事件中,沒有真正的局外人。


就像《房思琪的初戀樂園》的序文中所寫的那樣,“任何關於性的暴力,都是整個社會一起完成的。”


而結束這種暴力以及這種暴力帶來的痛苦,同樣需要整個社會一起完成——MeToo這樣社會運動毫無疑問就是社會做出改變的方式之一。


MeToo運動是一種社會變革的開始,而如何讓這種變革繼續下去,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希望,我們的這條路,走得不會太久太遠太曲折,也不會太孤單。


本文圖片來自網絡

https://hk.wxwenku.com/d/2013009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