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生之年系列,這位好萊塢傳奇導演又出手了!

桃桃淘電影2019-09-05 10:30:14


趕着暑期檔的尾聲,好萊塢電影《騾子》今天終於上映了。


最開始關注到這部影片,並不是因為它古怪的片名,而是主創名單中那個牛批閃閃的名字:


克林特·伊斯特伍德


是的,這位被影迷親切地稱為“東木”大爺的好萊塢電影人,也是這部電影的幕後掌舵手。


除了導演的職位,他同時也擔任了影片的主演工作。


這絕對稱得上是“有生之年”系列啊!要知道,他上一次在自己執導的作品中擔當主角,還得追溯到11年前的那部《老爺車》。


所以,對於影迷來説,《騾子》有着非常特別的意義。

越來越少擔當主演的伊斯特伍德,還是且看且珍惜吧。


畢竟在未來,我們或許只能在影片字幕的導演一欄中,看到他的名字了吧。


提到克林特·伊斯特伍德,人們習慣於在這一大串名字之後,附帶上“電影傳奇”的字樣。


從影60多年的他,被稱為好萊塢電影的活體紀念碑,見證了電影藝術思潮與風格的多次變遷,也親歷過風雲幻變的演藝圈數十載的沉沉浮浮。


而他本人的人生,也絕對配得上「傳奇」這兩個字的重量。


伊斯特伍德上世紀50年代入行,最初只能在一些毫無名氣的電影和電視劇裏跑跑龍套,直到憑藉1959年問世的西部題材美劇《皮鞭》中的角色,他才終於在好萊塢找到了立足之處。


他本可以就這樣繼續在電視劇圈混下去,可是沒過幾年,命運又向他遞出了新的橄欖枝。


伊斯特伍德的演員生涯,肯定繞不開賽爾喬·萊昂內導演和他1964年上映的電影《荒野大鏢客》。

在這部“意大利通心粉西部片”裏,伊斯特伍德塑造了一個沒有來處,也不問去路的西部無名牛仔:


稜角分明的瘦削臉龐,嘴裏叼着似乎永遠都抽不完的煙捲,而眼神裏也永遠透着一股冷靜與戲謔。


這樣一個如同武俠小説中“俠客”的角色,貫穿了後來接連問世的兩部電影《黃昏雙鏢客》和《黃金三鏢客》裏——


就這樣,它成為了伊斯特伍德最具代表性的經典銀幕形象,而同時,也讓這位相貌帥氣、外形修長的演員,成為一代影迷心中自由不羈、陽剛滄桑的西部牛仔最具象最深刻的代言人。


如果説萊昂內的“鏢客”系列電影突破了好萊塢傳統西部片的類型框架,而那麼伊斯特伍德塑造的無名客,也顛覆了西部片中一貫正義的牛仔人設。


電影中,他不再是滿嘴仁義道德的偉光正形象,而成了一個表面看上去唯利是圖的賞金獵人。


孤獨、神祕、亦正亦邪,這樣的人物特質,貫穿了伊斯特伍德的電影生涯。從他後續塑造的經典角色中,我們都能從中感受到它們與之微妙的相似之處。


這其中,就包括另一個讓他名垂影史的電影角色:骯髒的哈里。


在這部由唐·希格爾執導、1971年上映的同名電影中,伊斯特伍德飾演的“骯髒的哈里”是一名來自舊金山的警探。


這同樣也是一個從來不按套路出牌的獨行俠,質疑權威,挑戰體系,為了破案不擇手段,而所謂的“骯髒”也由此而來。


伊斯特伍德在《骯髒的哈里》後續的四部系列電影中,始終保持着角色我行我素、滿腔怒火的狀態。


他身上的這種“盛氣”與“亢奮”,直到1992年問世的《不可饒恕》中,才發生了改變。


在這部由伊斯特伍德自導自演的電影中,他飾演了一個往昔榮光早已逝去,時刻生活在良心不安的老牛仔。


從這部作品開始,無論是戲內飾演的虛構角色,還是戲外親歷的現實生活,伊斯特伍德開始以不同的身份視角,嘗試做着同一件事:反思。

他在《不可饒恕》裏塑造了一個反類型的牛仔形象,而透過這個角色,可以感受到他對過往西部片中的暴力與殺戮展開回溯式的思考,儘管在影片最後這位潦倒落寞的老牛仔仍然用以暴制暴的方式,完成了自我的救贖。


影片誕生的前後,也是伊斯特伍德導演生涯的成熟時期。



演而優則導,早年轉行導演的伊斯特伍德在90年代已經可以遊刃有餘地應對各種題材和不同的類型:


從公路犯罪電影《完美的世界》,到文藝愛情片《廊橋遺夢》;從太空科幻片《太空牛仔》,到後來的懸疑犯罪電影《神祕河》以及運動劇情片《百萬美元寶貝》,伊斯特伍德為影迷們留下了不少傳世經典。


身為導演,他實行着令人驚訝的高產效率,但更出人意料的是,每一部電影都保持着高超的品質:


《不可饒恕》幫助他摘得了奧斯卡最佳影片和最佳導演兩座獎盃,《百萬美元寶貝》也再度幫助他贏得了一尊最佳導演的小金人,而其中還有多部作品,同樣獲得了奧斯卡的青睞,並且得到了演員和技術方面的獎項。


事實上,目前仍然活躍於好萊塢電影領域,兩次得到奧斯卡最佳導演獎的電影人,其實屈指可數。


而能夠算得上數的,也都是像史蒂文·斯皮爾伯格、李安、亞利桑德羅·岡薩雷斯·伊納裏圖和阿方索·卡隆等等備受公認的大師級導演。


伊斯特伍德電影作品的高產,源於他對現實事物始終擁有的新鮮感和探索欲。


《騾子》在一定程度上,也是他的“好奇心”的產物:


影片改編自現實生活中的真實事件,一位名叫厄爾·斯通的破產而獨居老人,在無意間成為了墨西哥販毒集團的運毒人。


片名中的“騾子”,也正是道上的人用來稱呼這類“跑腿專員”的黑話。


厄爾·斯通在運毒這行有着先天的“優勢”,他慈眉善目、熱心助人、舉止優雅,和鄰居家的老爺爺沒什麼兩樣。


可正是因為外表的迷惑性,他數次騙過了美國緝毒局設置下的天羅地網,成為他們最棘手的頭號通緝犯。


這個現實故事,本身就包含了許多“連編劇都想不到的”戲劇性情節,然而伊斯特伍德卻弱化電影中本該可以加以強調的高潮與轉折,而是用一種更平穩更樸實更慢熱的方式,一點點敍述出故事的全貌。


實際上,這也是伊斯特伍德的導演作品一直以來都擁有的“務實”風格,他很少在影片中炫技,而是紮紮實實地講好故事。在他看來,“鏡頭要能夠表達情感、推動劇情”,並且最終,為角色服務。


人物,始終是他作品的核心。而他創作的電影,也幾乎都樹立起了一個鮮明、複雜、立體的主角形象。


《騾子》也不例外。


電影中,伊斯特伍德本人飾演的厄爾·斯通可以説是一個徹頭徹尾的混蛋:


他性格古怪,脾氣暴躁,從來沒對自己的家人盡過身為丈夫與父親的責任;


可與此同時,他的身上也擁有着不少令人動容的閃光點:


他特立獨行、自私冷漠,可是他倔強、堅毅,始終不甘於向命運和歲月屈服。


總而言之,這絕對會是一個讓人又愛又恨的形象。


在一定程度上,厄爾·斯通的角色是伊斯特伍德多年以來銀幕角色的集大成者:


無論是《不可饒恕》中殺戮無數的隱退牛仔,還是《百萬美元寶貝》中孤獨刻薄的拳擊教練,抑或是《老爺車》中外冷內熱、外剛內柔的鄰居爺爺——


所有的角色,都像厄爾一樣有着充滿污點的過往,忍受着與家人之間的矛盾,但在尖鋭鋒利的性格下卻都藏着隱約而曖昧的鐵漢柔情,也都在生命行駛到晚年時試圖實現對過往的彌補與救贖,並且永遠不停止折騰的步伐,永遠尋找着屬於自己存在的價值。


而每一個角色,也在某種意義上成為了現實中的伊斯特伍德,最真實的寫照。


在《騾子》的結尾,出現了整部電影最動人的一幕:


洗盡鉛華的厄爾,迴歸了園丁的老本行,他一邊將一株萱草種在土壤裏,一邊露出了發自內心的愉悦笑容。


原來,經歷過無數傳奇遭遇的他,需要的始終是一方能夠讓他種花的土地而已——如此簡單,如此純粹。


而這,也許就是伊斯特伍德的內心投射。


他曾説過,“你知道自己根本沒有能力把全世界置身於水深火熱之中,所以你現在只能安安分分地做好自己的事情”。


而創作和拍攝電影,或許就是他那個能夠讓他會心一笑的簡單訴求,也是他源源不斷的生命源泉吧!



對於伊斯特伍德來説,《騾子》絕對不會是他最後一部導演作品,畢竟他下一部新作已經進入籌備階段了。


而對於觀眾來説,克林特·伊斯特伍德的作品,真的是看一部少一部。


所以,他的每一部新作都值得我們去珍惜,至少也不要錯過在大銀幕上與之相遇的機會啊!



本文圖片來自網絡

https://hk.wxwenku.com/d/2013009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