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是柔軟的、無形的、像水一樣温柔的

新星出版社2019-09-05 10:04:54

你有沒有在遊戲中遇到過細思極恐的劇情?那種與遊戲本身温馨基調完全不相符的劇情。


這種感覺在我玩《牧場物語》時出現過一次。


《牧場物語》這個遊戲顧名思義就是讓玩家經營牧場,養牛、種地、賺錢順便搞好鄰里關係。在遊戲發展了幾代後牧場開始出現一些特殊人物,比如春季往池塘投青瓜達到一定數量就會釣到河童、冬季在後山會隨機出現雪怪……在某一代中出現了人魚的設定,大概劇情是鎮上的科學家在海邊救助了一條人魚,當你與科學家好感度達到一定程度後,就可以進入他的地下室與人魚聊天。雖説是救助,但人魚其實是被鎖在地下室中的,隨着劇情發展會出現評價科學家的選項,其中一項就是“他可能是要抓人魚去做實驗”,順着這條劇情走下去,如果沒能按照遊戲設定做出正確選擇,你會發現有一天人魚突然在地下室中消失了。(當然保持與人魚的好感度的話會有將她放歸大海劇情出現)聯想起科學家本身在遊戲中瘋狂和熱衷實驗的人格設定,不免讓人擔心人魚的去向……



人類本身是很矛盾的,一面憧憬着圓滿的童話故事,一面又會被童話中被髮掘的陰暗面所吸引,否則怎麼會在小説、電影各個領域都延伸出那麼多版本的暗黑童話?在眾多以美人魚童話為藍本的改編中,導演吉爾莫·德爾·託羅莫創造的《水形物語》讓人深刻印象。《水形物語》的開場敍述是這樣的:


如果要我談一談它——如果真的要我這樣做——我要告訴你什麼?我一直在想這個問題。我是否應該告訴你這個故事發生的時間?它發生在很久以前——在一位仙靈王子施行統治的最後段日子裏……還是我應該告訴你它發生的地點?一座靠近海岸,同時又遠離其他一切的小城市……或者我應該和你説一説她麼?那位沒有聲音的公主……或者也許我只應該警告你,這個關於愛與失去的傳説,那個想要摧毀這一切的魔怪,它們背後的真相……


被世界拋棄的人,沒有聲音的世界,誤解和暗中向他們逼近的魔怪……這些元素早已根植在吉爾莫·德爾·託羅的非凡想象中。這位墨西哥導演在他的作品中不斷創造着各種令人大開眼界的生物,而這一次他將人魚帶入了屬於他的幻想世界中。


“我一直在設想一個看門人在政府部門工作,和住在圓筒裏的一個怪物交上了朋友。一個有腮的人,住在圓筒裏。”《水形物語:困頓時代的神話故事》中提到了德爾·託羅在2011年與合作伙伴丹尼爾·克勞斯餐桌上的一段回憶,在這裏他們共同構思了最初的《水形物語》。如果説拍攝《猩紅山峯》時,吉爾莫創造了一部以“藍鬍子”為藍本的令人心悸與絕望的血腥故事,那麼《水形物語》則是充滿希望的浪漫傳説。一名啞女清潔工在她工作的絕密政府研究機構中遇到了被抓入實驗室遭受種種虐待的魚人,他們在沉默中互相吸引,以無聲表達愛意。“這是一個一點點展現自我的愛情故事,這個故事屬於不容於這個世界的兩個人。”這部電影拍攝了六年,在預算有限的情況下仍堅持用種種細節為觀眾展現了德爾·託羅特有的浪漫。


電影《水形物語》截圖


儘管《水形物語》中的出場人物並不多,關係也不算複雜,但在《水形物語:困頓時代的神話故事》中仍然詳細記載着每一個角色的住址、出生信息、喜好甚至在電影中未能詳盡展現的個人經歷與祕密,德爾·託羅精心地為每一個角色撰寫了簡短的個人傳記,除了女主角艾麗莎。在設定集裏關於艾麗莎的插頁中,只有一小幅早期設計圖,畫中是一片藍色的氣泡,艾麗莎則安靜地坐在那裏,被這片藍色所包圍。這幅圖是魚人在水中觀察艾麗莎的樣子。



“當我要撰寫莎莉的傳記時,我對她説,你看,我們的交談就是這份傳記了。” 德爾·託羅説艾麗莎就是為了扮演者霍金斯創作的角色,儘管不能靠聲音傳遞形象,但霍斯金用眼神就可以表現出一切。“她是這一切的中心,是寂靜的根本原因。她只是沒有找到她的聲音,或者出於某種原因而選擇不説話。她不需要喊叫就能讓自己被聽到,被看到。”


除了對人物的塑造,電影中還有很多色彩細節需要考量,塗繪魚人的色彩就是整個設計中最複雜的工作之一。工作室在最初提供了三十種多方案,全部採取了帶有水生質感的海藍色、綠色或藍色,但這些都被德爾·託羅否定了。對此他有自己的看法:“我在考慮兩樣東西,我在想一條沙羅曼蛇,同時我在想日本版畫中的錦鯉。你看葛飾北齋和松本的作品。它們都有一種美麗的質感。而且很多時候,那些畫中呈現的都是黑色的魚。”最終他選擇了黑色作為魚人的主色,但這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創作魚人時要將斑點、紋路、血管等等顯示出血液流動的地方結合在一起,那些看似是黑色的部分其實隱藏了其他色彩的堆積。當然裏面還加入了一些靈感來源於水母、甲殼動物、海星甚至鯊魚的生物光。



其實在整部電影裏,你都不會看到魚人有什麼特殊能力,直到影片臨近尾聲,才稍微彰顯了魚人的獨特之處:子彈對魚人無法造成傷害。這更像是被折磨許久的一種饋贈,被打死的人魚復活,捧起死去的愛人。德爾·託羅説這個意念來源於怪獸電影黃金時代的畫面,“怪物將一動不動的女性捧在臂彎裏,這正是經典的怪物電影形象。只是這通常都是一個恐怖的形象,但我將它用在這裏,從它開始踏上一條美麗的、充滿愛意的、感人至深的道路,直至終結。”



德爾·託羅在電影裏創造了各種魔鬼、幽靈,將愛融進種種恐怖之中,但他最終想要表達的關於愛的本質或許正藉由《水形物語》呈現出來:


愛是無形的。在你將水放進容器前,水是無形的,而水卻是地球上最強大的元素,最具韌性。在漫長的歲月裏,它能夠切開巖石,同時它仍然是無形的。我覺得這正是愛的樣子。我們是容器和水,你生活在愛給你的形狀中。無論是酒杯、茶杯、罐子還是碗,水都能夠完美地充滿那個容器。


點擊圖片,購買《水形物語:困頓時代的神話故事》

內容簡介:啞女艾麗莎在一間機密的政府實驗室當清潔工。她和同事澤爾達發現一個神祕的魚人被送進了實驗室,她情不自禁向孤獨的魚人靠近,感情在密會中逐漸滋長。然而,死亡威脅步步逼近,她必須想辦法讓他的生命在水中延續……本書記錄了德爾·託羅這部獨特而傑出的作品從無到有的創作過程。設計過程、幕後製作過程的細膩風格被披露出來。書中還囊括了豐富的藝術插畫和現場攝影,以及從未曾公佈過的德爾·託羅的個人日誌。這部書是這位導演“為困頓時代所創作的神話故事”的探索和展現。


————可以在這裏看到我們的新書喔(

文章已於修改
https://hk.wxwenku.com/d/2013005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