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的明治維新

新星出版社2019-09-05 10:04:52

我時常與東京、大阪的實業家會面,對業務進行種種交談,但看來他們以往卑躬屈膝的習慣並未掃除,面對政府官員只會低頭,敬禮,既無學問,也無霸氣,根本想不到要開創新事業或對事物進行改良。為讓民間實業界發展起來,首先便需要有這樣一個人,但我不知道誰才是最適合的人物,也不知道現在的生意人有多少才識。並非我自誇,我只覺得,如果我自己來乾的話,必然會做出一兩件成果來。

——澀澤榮一


對我來説,甲午戰爭的失敗一直都是一個有點模糊的迷。


它的結果是很清晰的——割讓台灣,兩億三千萬兩賠款——喪權辱國。


它的意義也很明確:日本“明治維新”的成功,中國“洋務運動”的失敗。


它的原因,中學歷史書上也説得很清楚:中國人主張“中學為體,西學為用”,因此中國人對於西方的制度和理念不以為意,只學到些浮皮潦草;日本則以“文明開化”作為理念,全方位地向西方學習,因此能夠“脱胎換骨”般地快速完成近代化。


然而這些敍述都不可避免地帶着一種極為宏觀且抽象的視角,是一種跳出時間限制的蓋棺定論。因此,日子一長,馬上又覺得迷惑起來,之前好像很有説服力的答案,一下子變得又空洞了。


歸根結底,想要具體地瞭解一段歷史,還是要從一個個人的微觀角度去看。所謂“謀事在人,成事在天”,歷史固然有自己的進程,但是人才是謀事和奮鬥的主體,才是歷史的創造者


就像想要理解洋務運動的失敗,就必須瞭解李鴻章一樣,想要理解明治維新,除了伊藤博文,被譽為“日本資本主義之父”的澀澤榮一也是一個繞不開的人。


(誤)


1840年,澀澤榮一出身在埼玉縣的一户大富農家。他的父親既重視道德的教育,也注重實踐的訓練,因此他5歲時便開始讀書,學習四書五經,13歲後又開始和祖父一起料理家中商事。


倘若就此發展,榮一理當繼承祖業,靠着這一畝三分田安穩營生。然而,他16歲時,有一次代替父親面見税務官,卻遭到了官員的冷嘲熱諷,還逼迫他在眾人面前説“小人領命!”這讓榮一覺得荒唐至極,無德無能的官僚,僅僅因為自己有一個武士的身份就能隨意地侮辱農民和商人。年輕氣盛的榮一因此對身份制的社會憎惡了起來。


同樣都是人,沒有任何理由,不,應該説無論有什麼理由,只因為是武士就將農民視同奴隸般對待,是非常不應該的。我痛下決心,無論如何都要成為一個卓越的人,站到比他們高的位置之上。


從那之後,他便以打破官尊民卑的現象為目標,心繫民間活動。1859年,尊王攘夷運動興起,榮一毅然加入其中,廣結天下豪傑,旨在發動倒幕政變。誰想京都卻又發生了意外,他無奈之下只能尋求當時的德川親族、一橋家的庇護。


一橋家主、後來的末代幕府將軍一橋慶喜此時正在網羅人才,榮一在這裏得以施展才華。他逐漸發覺了自己在整頓經濟和資金方面的興趣和天賦。


一橋的領土就像試驗田一樣,供他推行自己的貨幣計劃和貿易機制。這些改革很快就取得了成效,也更讓榮一意識到,傳統的日本經濟制度裏有太多弊病。比如繁瑣的貨物交易制度,比如橫生障礙的藩屬制度。


1867年,日本首次參加世界博覽會,榮一被指派隨同將軍的弟弟德川昭武一同前往巴黎參觀。遊歷歐洲的過程中榮一始終興奮無比,這些與日本完全不同的景象,無一不讓榮一感觸頗深。尤其是銀行的制度和“股份公司”的制度,讓他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某天他看見早晨的報紙上赫然印着拿破崙三世前一天在博覽會上的演講,大為震驚。這是擁有先進的造紙工業和新聞產業才能形成的高效報道。榮一仔細思考了西洋紙製造、印刷技術、報紙發行和歐洲各國的繁榮之間的關係,逐漸意識到造紙工業的重要性。


回到日本,此時已變了天,幕府大政奉還,澀澤榮一也因此失業。於是,他便自謀出路,在1868年年末,創辦了商法會所,實踐起了自己在歐洲學到的銀行業務,此外還經營一些物產販賣。


次年,新政府召令傳來,命榮一前往東京赴任。原來是大藏省的大隈重信在招募賢人,希望能一同建設新日本。在任上,榮一針對度量衡基準、租税、交通通信制度、貨幣制度、俸祿制度等都做出了改革。


1873年,澀澤榮一拉來資金、人才和技術,創辦了西洋紙製造公司,如今是世界排名第六位的造紙集團。而後又辭去了財政部的工作,創立了第一國立銀行,也就是今天日本三大巨型銀行之一的瑞穗銀行。自此,他開始了自己的實業生涯。



第一銀行作為金融編碼為0001的近代銀行首創者,在創業之初歷經多次危機,而行長榮一每次都能化險為夷,並不斷穩固銀行的根基,因此為銀行博取了較高的社會信用度。當時的日本社會紛紛湧起了一批效仿榮一創辦銀行的人,而榮一也毫不藏私,鼓勵他人來自己的銀行學習,自己也為他人出謀劃策,幫助創立了一大批的地方銀行,因此,他也被成為“日本銀行之父”


十九世紀80年代是日本企業蓬勃發展的時期,在此期間,澀澤榮一一直以促進實業界的發展為己任,以銀行和造紙業為中心,參與創立經營了東京海上保險、東京股票交易所、札幌啤酒、明治製糖、帝國酒店、帝國劇場等大大小小500多家公司,是當之無愧的“日本企業之祖”。



1900年,澀澤榮一被授予男爵爵位,後又受封。2024年,新版的日元貨幣上,他又將取代福澤諭吉,成為萬元紙鈔上的新肖像。澀澤榮一給日本帶來的影響是深遠的。他深刻意識到了日本傳統制度和理念在當時的落後,並大力推進政治經濟制度和實業發展,在日本快速完成近代化的歷程中功不可沒。可以説,讀懂了澀澤榮一,也就讀懂了明治維新。


內容簡介:澀澤榮一,日本明治和大正時期的大實業家。被稱為“日本企業之父”,1879年,創辦大阪紡織公司,確立他在日本實業界的霸主地位,此後,他的資本滲入鐵路、輪船、漁業、印刷、鋼鐵、煤氣、電氣、煉油和採礦等重要經濟部門,1916年退休後致力於社會福利事業,直到91歲去世。澀澤榮一是提到日本經營史必提到的一個人,本書力在探討他的人生和經營對現今企業家的意義,他是“開啟近代大門”的財經界領袖,是“舍我為公”的經營先驅,他的理念遠超越他的時代,歷久彌新。


————可以在這裏看到我們的新書喔(

文章已於修改
https://hk.wxwenku.com/d/2013005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