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頭幹實業不如搞城投,浙股接連5家被外省城投入主

債券圈2019-09-05 09:50:53

來源:金融小包總

作者:金融小包總

一、今年以來,五家浙股被外省城投公司收購

2018年6月以來,共計有12家城投平台入主上市公司,其中有當地城投入主當地民營上市公司進行紓困,比如徐州新盛投資入股徐州當地的維維股份,濰坊城建發入股濰坊當地的美晨生態,但更多的是城投平台跨省收購上市公司,而這類型的案例中浙江一省就佔據了一半。一年以來,已經有5家浙江民營上市公司被外省城投入主,其中有一家已變更註冊地址。

表1:2018年6月以來城投收購的浙江民營上市公司情況 

二、埋頭幹實業不如埋頭搞城投

2018年全年國內信用債市場中非國有企業的信用債淨增量合計僅約80億元,而17年這個數據為1400億元,2018年國有企業幾乎貢獻了信用債市場全部的淨增,民企信用債淨增可以忽略不計。2019年以來,這種情況尤甚,全國民營500強甚至可以完美匹配高收益債(垃圾債)發債企業名單。

表2:民營100強的債券類別

注:大量民營500強尚未有發債記錄

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是2018年城投債的發行情況,從淨融資規模來看,2018年全年城投債淨融資規模6,548.46億元,較2017年同期的5,652.90億元上漲15.84%,其中江蘇發行城投債5,069.51億元,佔總規模比例高達20.57%,遠高於其他省、市及地區。

表3:浙江和江蘇城投有息債務規模對比

除民營企業在信用債市場獲得增量融資極度困難之外,民營企業在信用債市場中的融資成本也高於國有企業,甚至也遠高於城投債。

圖1:2010至今民企債、國企債和城投債信用利差走勢

三、揭開民營實業的傷疤

分析這幾家被外省城投入主的浙江民營上市公司,可以發現不少共性。

外省城投公司所在的地方政府往往是看中了民營製造業的實業基礎和產業鏈配套,意圖於通過入主上市公司,引導整體產能遷址到當地,從而帶動當地該類產業的發展。

而被入主的民營上市公司也並非是空殼公司,一般都是在其自身的製造業領域有所積累和競爭力的公司,但近年來受制於製造成本上升,民企融資困難,或外部競爭激烈、以及大股東盲目擴張,過於激進等不同原因使得公司陷入困境,而不得不尋求外部紓困。

如邳州經開看中中新科技及其配套的在台州的電子代工業產業鏈資源;成都體投看中的是萊茵體育的體育類資產資源;萍鄉經開區管委會看中的是星星科技的產能可以引入萍鄉經開區。 

01 邳州經濟開發區經發建設有限公司收購中新科技

中新科技成立於2007年,於2015年上市,位於浙江台州,原實控人系民營企業家陳德鬆。公司主要從事智能電子產品原始設計與研發製造商,業務範圍包括智能電視、筆記本電腦、平板電腦的產品研發、生產和銷售。2018年以來,中新科技遭遇了企業危機

邳州經濟開發區經發建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邳州經發”)位於徐州市,實際控制人系江蘇邳州經濟開發區管委會。從業務範圍看,邳州經發主要從事土地開發整理69.84%、基礎設施建設22.79%以及少量其他準公益性業務,是一個標準的“城投公司(地方政府投融資平台)”,主要起到為當地政府融資的作用。

從區域經濟來看,2018年邳州市經濟發展情況一般,受環保和供給側改革影響,當地規模以上工業總產值和增加值分別下降42.9%和17.2%。財政方面,當地財政自給率長期保持低位,2018年僅為48.67%;地方政府債務餘額高達71.24億元,當地債務負擔較重。邳州市下轄的邳州經濟開發區為省級經濟技術開發區,重點發展煤化工產業、電子製造業、高端裝備製造及新興產業等三大主導產業。

表4:台州市與徐州市當地財政和債務情況表

2017年底以來,城投公司的有關政策持續偏向收緊,政策導向要求城投公司與地方政府實現“政企分開”,鼓勵城投公司業務轉型,邳州經發收購浙江台州的民營上市公司中新科技一方面符合政策鼓勵的方向,另外一方面中新科技背後是浙江台州完整的電子代工製造業產業鏈,做為園區類城投,不排除邳州經發背後的邳州經濟開發區管委會收購之初就或有意向把這條產業鏈、或產能部分遷往當地經開區,剛好中新科技的主營業務和邳州經開區主導產業方向一致。

 02 萍鄉範鈦客收購星星科技

星星科技成立於2003年,2011年上市,原實際控制人系民營企業家葉仙玉。公司產品主要有三大板塊,包括:視窗防護屏(含玻璃蓋板)、觸控顯示模組(含壓力傳感模組、指紋識別模組)以及結構件類。

葉仙玉旗下的星星集團曾經除控股星星科技之外,還控股上市公司水晶光電(002273.SZ),是昔日葉仙玉大力扶持歸國博士林敏在台州創業的項目,2002年成立,2008年上市,主要從事精密薄膜光學及延伸產品研發、生產和銷售的知名光電元器件製造企業,也是全球重要的光學光電子元器件生產基地和知名的精密光學鍍膜企業。

葉仙玉和吉利集團的李書福相差不過五六歲,都是台州草根出身。李書福早年在台州做過電冰箱,葉仙玉也是靠做電冰箱積累的第一筆財富。1988年,葉仙玉自籌資金100萬元創辦椒江市電冰箱廠,主要生產“日友”牌電冰箱,同年因國家對冰箱行業進行整頓,葉仙玉毅然做出了一個大膽決策——轉產冷櫃,到廣東去建生產基地。1990年公司率先開發的雙門雙温冷藏冷凍式冰櫃,因為符合市場需求,銷售勢頭極好,這一產品奠定了日後星星集團的基礎。時至今日,星星集團已經發展成為產業遍及光學光電子、冰箱冷櫃、衞浴、現代服務業、房地產等,總資產規模238.56億元的大型民營產業集團。

但2018年以來,星星集團遭遇了較大的企業危機,由於前期公司旗下星星科技2013年開始的2次重大併購,產生高額商譽,但高溢價購買的資產卻達不到業績承諾,2018年星星科技計提大額資產減值、受此影響,星星集團2018年錄得大額虧損,利潤總額為-6.53億元;與此同時,星星集團有息債務規模達73.12億元,其中短期有息債務高達62.91億元,這迫使公司出售資產還債。為紓困,星星集團先是旗下的上市公司水晶光電牽手國資,成為台州首隻“紓困股”,後又變賣另一家上市公司平台星星科技股份給萍鄉市經開區管委會。

萍鄉範鈦客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位於萍鄉市,於2018年成立,實際控制人系萍鄉市經開區管委會,從股權結構看,萍鄉範鈦客網絡科技有限公司更類似於地方政府的產業基金平台。

從區域經濟角度看,萍鄉市位於江西省西部,素有“江南煤都”之稱,境內滬昆鐵路橫穿並於京廣、京九兩大動脈相連,常住人口192.5萬人,形成以煤炭資源為依託的採掘、冶金、水泥、工業陶瓷等傳統產業為主的格局。18年GDP為1009.05億元,增長8.7%。從財政和債務負擔來看,萍鄉市2018年財政總收入161.58億元,增長10.5%,市內5家城投平台有息債務規模達516.08億元,整體看地區債務負擔較重。

萍鄉市經開區位於萍鄉市,系國家級經濟開發區,面積57.6平方公里。2018年萍鄉經開區財政收入24.31億,同比7.9%,税收佔比83.5%;引進外資7550萬美元;完成工業主營業務收入531億,佔全市比重達51.76%;園區內重點打造電子製造業為首位產業、先進裝備製造、食品、新材料為主攻產業的“1+3”產業佈局。

表5:台州市與萍鄉市當地財政和債務情況表

萍鄉市經開區管委會之所以選擇入股星星科技,從公開市場消息來看主要也是看中了星星集團本身的製造能力,和園區主導產業方向一致,意圖能夠招商引資。據2018年11月萍鄉市經開區官方公告,萍鄉市經開區與浙江星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簽約,星星科技擬投資60億元在萍鄉市經開區建設智能終端科技園項目,生產包括視窗玻璃防護屏、觸摸屏、全貼合產品、指紋識別模組、3D玻璃加工等產品。

03 成都體育產業投資集團有限責任公司收購萊茵體育

萊茵體育創立於1988年,1994年上市,原實際控制人系民營企業家高繼勝。萊茵體育前身為萊茵置業。2015年8月,萊茵置業正式更名為萊茵體育,開啟向體育產業轉型之路,公司主攻體育互動的組織、策劃,體育場館的設計、經營等業務。公司網站的業務佈局顯示,目前公司涉足的產業包括體育金融、體育空間、體育賽事、體育教育、體育傳媒、體育網絡六大板塊,主要實體業務包括體育小鎮、城市體育綜合體、全民健身中心三大部分。大刀闊斧的轉型,近四年以來,萊茵體育佈局廣泛,但卻似乎始終未能在體育領域發掘出成熟的盈利模式,而是依然依靠房地產及能源業務支撐業績,體育板塊投入巨大,卻並未給萊茵體育帶來實際的效益,2018年公司實現利潤總額-0.15億元。

成都體育產業投資集團大股東新系成都文化旅遊發展集團有限責任公司,是成都市九大平台之一,成都文旅主要對成都旅遊文化資源進行建設和運營,整合市屬國有優質文創、旅遊、體育產業資源進行開發及運營,資產規模為 204 億。

從區域經濟看,四川是強省會模式,成都市做為省會,經濟規模佔據整個四川省的一半。而相比之下,杭州的強省會屬性不強,浙江省內各個地級市經濟都較為發達。財政和債務負擔看,兩地的財政實力都較為雄厚,債務負擔尚可,成都債務負擔相比略高。

表6:成都市與杭州市當地財政和債務情況表

成都體育產業投資集團選擇入主萊茵體育,本身也是看中上市公司的資產和自身的定位匹配。根據成都市政府編制的《成都市公共體育設施佈局規劃(2017-2035)》,成都對標曼徹斯特和廣州,打造 “世界賽事名城”、“全國全民健身引領城市”、“國家競技人才基地城市”、“體育產業發展特色城市”德等,並制定2020年前舉辦67場國際體育賽事的目標,通過賽事帶動體育消費市場及產業發展。從公開市場材料來看,萊茵體育被收購後,原實際控制人高繼勝同意將其擁有的相關文體資源引入成都市,並同意和協助成都體投集團辦理將上市公司註冊地址遷至成都的手續。

04開封金控投資集團有限公司收購GQY視訊

GQY視訊成立於1992年,2010年上市,原實際控制人系民營企業家郭啟寅、袁向陽夫婦。公司致力於專業視訊和智能機器人的研發、生產及銷售,業務產品為“專業視訊”與“智能機器人”兩個產品系列,主營業務為大屏拼接顯示系統,提供公安、消防、電力、檢察院、交通、軍事、能源、公用事業及大型企業等行業客户大屏顯示的綜合解決方案,並以此構建雲計算、智能機器人、人工智能、大數據等硬軟結合的互聯網應用平台。其中“GQY”含義就是大股東自身的姓名拼音。GQY視訊2016年就開始出現虧損,2017年更是虧潤1.05億元,2018年公司通過非經營性損失科目調節,實現7139.82億元利潤,實現了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為1876.56萬元,扭虧為盈,保住了上市公司這個殼。

開封金控投資集團有限公司成立於2017年6月,大股東系開封市國資委,定位是以“金融+產業”的投資方向開展經營活動。從該平台官網看,其是開封市委、市政府基於搶抓自貿區開封片區設立發展機遇,整合本地金融資源、提升開封金融產業發展水平而創立的國有全資企業。2018年,開封金控的營業收入為2.58億元,淨利潤為2177.50萬元。

表6:開封市與寧波市當地財政和債務情況表

從公開市場材料看,開封金控入主GQY視訊,是為了“將該上市公司引入開封”。

END


https://hk.wxwenku.com/d/2013004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