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不過“胡煥庸線”?

債券圈2019-09-05 09:50:47

來源:評級的藝術

作者:susu

坊間一度盛傳“投資不過山海關,買債不入雲貴川”。我們此前反覆強調,一刀切式投資,不管切區域、切行業,還是切所有制,都屬於偷懶式風控。作為新中國的老大哥,東北好點的國有資產大多在央企名下,國資分家時顯然並沒有搶到多少好東西。所以説,即使風控允許過山海關,你也找不到太多投資標的,能看的主體就那麼有限的幾個,如此區域禁投的意義就不大,直接看企業即可。雲貴川慎投甚至禁投就更是過度恐慌了。成渝城市羣,尤其是成都,不管是看自身發展,還是看中央支持力度,都沒有簡單規避的理由。

近期青海投資和鹽湖鉀肥給市場的驚嚇,讓大家不禁想起另外一條神奇的線——“胡煥庸線”。這條北起黑龍江黑河,一路南下到雲南騰衝的近乎45度角線,似乎是大自然給我們發展的邊界和“詛咒”,將我國區隔成發展懸殊的東西兩大體系。自被胡煥庸發現到現在,歷經各種刺激計劃,線東部仍堅定地以不足40%的面積承載了90%以上的人口和發展。

可以説,線東南的發展是自然規律,線西北的發展則代表人定勝天的政策決心。從西部大開發以來,國家不斷加大對該線西北的信貸及税收支持,累計項目投資數萬億。但據統計,2018年,我國93%的常住人口、95%的GDP、96%的財政收入、90%的財政支出、96%的工業企業利潤仍分佈在該線東南區域。線東南的發展既符合規律,便可以算經濟賬,投資看的就是資產的未來現金流;但線西北的發展屬於政策邏輯,不能完全算經濟賬。因此説這些區域形成了大量沒有現金流的負資產就是風險,意義不大。

“胡煥庸線”東西兩邊的發展模式和投資邏輯不同。東部人口流入地區經營城市的重點是民生類設施,醫院、學校、物流等,讓人與人之間的交易更為便利;而人口流出區域經營城市的重點不是學校和醫院(否則就會形成大量沒有學生的學校、沒有醫生的醫院),而是打造差異化的城市生態,讓核心區域的人更為便捷地來淨化心靈、休養生息等(這不是單純旅遊城市的概念)。補給區、休息區、娛樂區、奮鬥區,形成一個城市生態圈。各區之間的連接是基礎設施建設的空間。但是這種連接不能按照單一資產的現金流來定價。這不是純市場經濟的算賬,很多業務成本收益的外溢需要考慮在內。我國的政治經濟體制下,不能單看各地方政府財政報表上收支情況,上級轉移支付不能理解為劫富濟貧,更多的是區域間的成本收益再平衡。

那“胡煥庸線”應該作為機構禁投的尺子嗎?回答自然是否定的,畢竟評級不是單純算數,投資也不是簡單算賬。

END


https://hk.wxwenku.com/d/2013003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