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投資界熱議全球市場主要挑戰:糟心的事很多 但不用太過擔心

人民幣交易與研究2019-09-05 09:38:26

點擊 人民幣交易與研究 關注我們↑↑↑

華爾街知名預言家、黑石集團旗下Private Wealth Solutions副總裁拜倫·韋恩(Byron Wien)22日發表文章,介紹了美國對衝基金、私人股本、風險投資家和房地產億萬富翁等嚴肅投資者近期關於金融市場面臨的關鍵問題的討論。韋恩指出,對投資者來説,令人擔憂的事情很多,但無需太過擔憂,這些問題大多都會得到最好的解決。
與會者大多樂觀地預計,標普500指數將在年底時升至3000點。較多人認為10年期美國國債收益率將高於2%,但也有不少人預計收益率將略低於1.5%。大多數人都預計會在未來12個月內與中國達成協議。如果股市繼續走高,投資者對購買黃金沒有多大興趣。大多數人認為谷歌和Facebook等科技股將繼續表現良好。幾乎沒有人認為2021年前會出現衰退。
圖|Pixabay

過去幾十年,每年夏天我都會在長島為嚴肅的投資者組織一系列的週五午餐會。超過100人蔘加了4次會議,每次有25-30人。與會者包括對衝基金、私人股本和房地產億萬富翁、風險投資家、一位學者和一些企業領導人。我主持了一場近兩個小時關於金融市場面臨的關鍵問題的討論會。今年,在前兩次會議與後兩次會議之間發生了幾件大事:1)美聯儲將聯邦基金利率下調0.25個百分點;2)美國總統特朗普宣佈對3000億美元中國輸美商品加徵10%關税;3)中國允許人民幣兑美元匯率跌破7元關口;4)香港發生騷亂。

這些事件使股票和債券市場陷入動盪,撼動了全世界投資者的自滿情緒。美股標普500指數自高位大幅回落,10年期美國國債收益率跌破1.6%,2020年經濟陷入衰退的可能性增加。在頭兩次午餐會上,大多數投資者都持樂觀態度,認為標普500指數將在年底前繼續小幅上漲,下一次衰退要到2021年之後才會出現。而在8月的兩次午餐會上,許多人認為,市場可能在2019年的最後幾個月走低,2020年出現衰退的可能性升高投資者原本一直假設美國將在2020年大選前與中國達成貿易協議,但當財政部長姆努欽和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從上海回來告訴總統談判並不順利後,特朗普做出了激烈反應——宣佈新關税舉措,股市因而開始了漫長的下跌。隨着2020年經濟衰退的可能性增加,美國國債收益率大幅下降。資本市場的動盪肯定會影響消費者和企業的支出意願。因此,企業盈利預期和國內生產總值(GDP)預期可能會下調如果目前的不利狀況繼續下去,特朗普連任的前景將變得更加黯淡,從而增強了他將採取措施扭轉這一趨勢的可能。他可能採取的一個步驟是,把開始徵收新關税的時間推遲到宣佈的日期9月1日之後,並盡一切可能朝着正面方向恢復與中國的貿易談判。8月中旬時,他已經對新關税措施所涉及的部分商品採取了上述措施,從而改善了與中國重啟談判的前景。

在其中的三個會議上,我繞着桌子問道:“你認為未來12個月金融市場面臨的最重要問題是什麼?”自然,與中國的貿易戰、可能因貨幣政策或其他方面的錯誤而引發經濟衰退、以及特朗普不按常理出牌都是人們屢屢提到的。在隨後的討論中,氣候變化、槍支管制、醫保政策、以及世界各地左翼和右翼之間的政治兩極化也偶爾被提到。與會者就處在高位且仍在增長的政府債務進行了一些討論,但幾乎沒有人認為這是一個短期問題與會者對比特幣、Libra或其他任何加密貨幣的興趣都不大,但都普遍認可區塊鏈技術的重要性和可行性

美國政治局勢在四次午餐會上都得到了熱烈的討論。大多數與會者,不論所屬黨派,都認為特朗普將連任,儘管在他7月底宣佈加徵關税後,人們對這一看法的信念有所下降。值得注意的是,與特朗普連任相比,一些民主黨的長期支持者更擔心伊麗莎白·沃倫(Elizabeth Warren)、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或卡瑪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贏得提名,甚至贏得大選。他們認為,如果一位民主黨進步派人士入主白宮,推動全民醫保、暫停基於僱主的醫療保險、為所有人提供免費大學教育以及其他代價高昂的項目,那麼美國的財政狀況將受到嚴重損害,並最終危機民主黨本身。特朗普的批評者則認為,其衝動的本性可能會給自己帶來麻煩,以至於一些共和黨温和派人士會決定不支持他。

人們相當關注在選舉過程中起關鍵作用的幾個州:俄亥俄州、賓夕法尼亞州、威斯康星州和密歇根州。許多人認為,特朗普在這些州的支持率是穩固的,不容易受到近期事件的影響。所有人都認為現在還處於早期階段。人們普遍認為,沒有哪個民主黨人會對特朗普構成巨大挑戰。很多人覺得,拜登缺乏對抗特朗普所需的精力和熱情。事實證明,特朗普是一位非常高效的競選者。拜登最近的失態讓一些人質疑他的敏鋭度。特朗普可能會強調,他在實現減税、取消監管、控制移民和防止朝鮮向任何人投擲導彈方面取得了成功。這可能會説服關鍵州的許多人給他投票。他選擇弱化醫療保健、槍支控制和赤字,認為這些問題對他的政治基礎不那麼重要。

人們普遍認為,經濟將是選舉中的一個關鍵問題。如果美國經濟繼續以2%左右的速度增長,通脹率和利率均保持在低位,那麼特朗普很可能連任。歷史表明,在經濟形勢良好的情況下競選連任的現任總統通常會獲勝。如果明年美國經濟陷入衰退,特朗普當選的可能性就會降低。特朗普若連任,其影響之一就是最高法院的人員構成。未來5年這裏可能還會有兩個空缺,如果任命保守派大法官,裁決的性質可能會發生決定性的改變。這是一個潛在的問題,令許多參加午餐會的人感到不安,尤其是因為它涉及羅伊訴韋德案(Roe vs . Wade)、槍支管制立法和選民權利。

儘管市場在7月底/ 8月初出現動盪,但大多數人樂觀地認為,標普500指數將在年底時升至3000點。較多人認為10年期美國國債收益率將高於2%,但也有不少人預計收益率將略低於1.5%。大多數人都預計會在未來12個月內與中國達成協議如果股市繼續走高,投資者對購買黃金沒有多大興趣。大多數人認為谷歌和Facebook等科技股將繼續表現良好。幾乎沒有人認為2021年前會出現衰退

不平等是一個重要的討論話題。許多人對美國公立學校系統有效教育兒童的能力下降表示關注。大家一致認為,這個過程必須從學前教育開始。此外,人們還支持為企業資助的學徒計劃和為貧困學生提供的大專獎學金。人們普遍擔心,人工智能將會減少許多工作崗位,但參加會議的技術專家對這種風險的擔憂要小一些。另一些人則擔心,過去10年工資水平停滯不前,隨着人工智能帶來挑戰,情況可能會變得更糟。但一些人認為,考慮到人工智能已經存在多年,並且以最小的破壞程度悄悄融入經濟,對它的擔憂是過度的。

對許多人來説,全球主權債務的迅速擴張是個問題2000年美國聯邦債務為6萬億美元;現在則達到22萬億美元。2000年,當美國國債的混合利率為6%時,美國債務償還規模為3600億美元;在目前略高於2%的混合利率下,美國的償債規模為4500億美元,相當於總體債務償還額增加25%;與此同時,總體債務已激增至2000年的近四倍。所有人都認為這種情況不會永遠持續下去。可以肯定的是,美國的利率高於其他幾乎所有國家的主權債務利率,我們的信貸一直很好,機構仍想購買我們的國債。沒有人知道這些情況何時會改變,但每個人都認為這一天會到來。沒有多少人相信現代貨幣理論(MMT)會把我們從即將到來的災難中拯救出來,儘管我們能夠在沒有嚴重負面影響的情況下大幅增加債務。擁有我們自己的貨幣(同時也是世界儲備貨幣)肯定有助於到使這種情況成為可能。

與會者還討論了民粹主義。過去10年,世界已變成一個由許多獨立國家組成的不同要素組合體。許多全球聯盟——比如巴黎氣候協議和伊朗協議——都已破裂。民族主義抬頭,世界各國相互依存、相互聯繫、應該努力合作的觀點已經不受歡迎。極左和極右政黨的崛起,使世界變得不那麼穩定。一些歐洲國家的衰退已危及歐盟的長期前景,不過所有與會者都認為,單一貨幣對整個歐洲大陸是一種積極因素。大多數人預計,10月31日英國退歐協議的最後期限到來時仍未達成最終協議與過去幾年的預期不同,如果英國再次舉行公投,結果可能仍將是脱歐。這意味着我們很可能會看到硬退歐,而這可能對英國或歐洲不利,但一些人認為英鎊會因此下跌,從而創造機會。

一些與會者認為,中國經濟比報道的要疲弱。華為禁令和中國對美國電腦芯片的依賴是一個大問題。中國正在盡一切可能彌合半導體行業方面的差距,而對美國產品的依賴是2025年成為科技領導者計劃面臨的一個主要障礙。一位密切關注中國的觀察家表示,我們應該密切關注澳門的收入如果它們表現疲軟,這是一個跡象,表明經濟狀況比報道的還要糟糕。我們也不應忽視中國的長期人口問題與美國達成貿易協議應該有助於中國經濟增長,因為對美出口佔中國GDP的4%。我一直認為,中國需要一個經濟上的貿易協議,而特朗普需要一個政治上的貿易協議。在此基礎上,人們應該期待達成一項協議

有一種明確的感覺是,美國的政治思想已經轉向了左派這在千禧一代中尤其明顯,他們喜歡的原因包括氣候變化、收入不平等、全民醫保、免費的大學教育,甚至可能還有有保障的年收入。一些與會者對某些政治候選人的反資本主義言論表示擔憂,這些候選人希望向富有的個人和企業課以重税,為社會項目買單。

儘管勞動力市場緊俏(低失業率證實了這一點),但通脹在整個週期中一直保持温和。全球化和技術以及各地的緩慢增長通常被認為是造成這種狀況的原因。我們開始看到一些跡象表明,通脹率可能會繼續上升最近個人消費支出數據急劇上升,但要説趨勢正在發生重大變化還為時過早。

與會者顯然認為,特朗普希望在明年實現幾個目標(a)與中國達成某種貿易協議;(b)避免與朝鮮或伊朗發生軍事衝突,但在取消兩國核計劃方面取得一些進展;(c)保持經濟增長至少2%。儘管不太可能與朝鮮或伊朗達成重大協議,但幾乎沒有人相信兩國的經濟實力足以支持軍事衝突。雖然他們都在俄羅斯的勢力範圍內,但普京不太可能提供他們在與美國對抗時所需的支持。

今年年初,我們預計標普500指數將在2019年上漲15%,達到2850點。現在這一預期已經兑現,而市場情緒正變得非常悲觀,就像通常在市場低點時一樣。如果全球避免了一場大範圍的衰退,與中國的貿易談判出現了積極的勢頭,香港的抗議活動也趨於平靜,那麼我們可能正處於市場底部。然而,收益率曲線倒掛表明,這種看法過於樂觀。

縱觀所有四次午餐會的談話,讓人產生一種感覺:正在討論的問題大多會得到最好的解決與中國最終將達成一項貿易協議,但長期的知識產權問題仍將存在。未來10年,全球經濟增長將放緩。這也是低利率水平發出的信號。世界各地的債務是一個長期問題,但不是一個迫在眉睫的問題。在核世界裏,沒有人真的想和任何人開戰。印度是一些投資者唯一想要投資的國家。沒有誰真的熱心於美國總統競選,也沒有一個候選人有促進經濟增長的計劃。未來一年我們還將在午餐會上相聚,手中的淨資產不會有太大變化,但依然讓人困惑的是,我們的子孫後代將面臨什麼樣的未來。(完)


本文未經允許,禁止轉載。

推薦閲讀:

手握萬億美元的挪威養老金正在加倉中國

傑克遜霍爾會議前瞻:鮑威爾可能淡化降息50bp憧憬

美國大企業不再黃台摘瓜 願放棄股東利益至上轉而強調社會責任

香港恐面臨2008年來最嚴重盈利衰退 股市料創四年最差季度表現

大咖課程持續更新

更多原創前沿資訊,請移步路聞卓立app:

喜歡本文就請點一個在看吧


https://hk.wxwenku.com/d/201300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