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工廠》走紅背後:時間,或許真的不在美國那邊了

正和島2019-09-05 08:56:06

編 輯:吳恙
來 源:正和島(ID:zhenghedao)

最近,一部由奧巴馬伕婦擔任製片人的紀錄片《美國工廠》火了。美國前總統的電影首秀,拍的卻是中國企業家曹德旺在美國開工廠的故事。


這部紀錄片在中美兩國都引起了廣泛的社會討論,爛番茄新鮮度高達98%,這意味着98%的觀眾對影片給出了正面的評價。

 

但千萬不要以為這是一部宣傳中美友好合作的電影,事實上,這部電影無論是美國人還是中國人看完後都會五味雜陳。

兩種文化,兩種衝突


有時候,萬千數據和道理都敵不過一個絲絲入扣的好故事。在中美貿易摩擦的大背景下,這部片子將中美衝突、勞資衝突、人工與自動化衝突的圖景生動地展現出來。

 

我們先來看看《美國工廠》的故事。

 

2008年,經濟危機席捲美國,位於俄亥俄州的代頓市也深受打擊。通用公司在這裏建造的工廠終於入不敷出,遣散關閉。一萬多名員工被迫下崗,失去工作,老工業區在淒冷的冬日裏搖搖欲墜。

 

2014年,曹德旺和他的福耀玻璃接手這座廢棄的廠房,準備投資改建,實施福耀玻璃的全球化戰略。而他的到來,讓代頓人重拾信心和希望,福耀玻璃也被視為挽救當地經濟和就業的救星。

 

但在短暫的蜜月期過後,問題逐漸暴露:中美文化難以融合,美國工人效率低下,以及關於是否成立工會的明爭暗鬥等等一系列衝突……


這部紀錄片客觀呈現了不少令人深思、發人深省的事實,也反映了不少中美之間真實的文化差異。

 

但站在美國前總統的肩膀上,我們還可以用更大的視角來思考這部影片。


《美國工廠》背後的3個信號


就電影製作本身而言,《美國工廠》算不上一部出眾的紀錄片。除了幾個頗為深邃的外景鏡頭,沒有多少可圈可點之處。

 

但這部影片走紅的根本原因,或許在於它傳遞了一些關於世界、關於中美兩國、關於每個人的殘酷信號。

 

1. 這是一個分裂的世界

 

中國企業家進駐了一家曾經輝煌但如今死掉的工廠,令它重生,新資方注入的不只是一些人員而是一種制度,那種制度是我們所熟悉的,時間就是金錢,效率就是生命。

 

但那些美國的老工人,他們熟悉的、適應的其實是另一套制度,保障基本權利的、哪怕犧牲效率也要照顧尊嚴的方式。

 

中國人不能理解,為什麼他們已經失業,生活無着無落,但還是不能對老闆俯首稱臣,無怨無悔地加班加點呢?而那些美國人也永遠無法理解,中國工人為什麼能連眼鏡和手套都不戴,就徒手處理碎玻璃呢?

 

不同的體系、處境,產生了如此不同的兩類人。這顯然並不能用“參差多態”來形容。

 

記錄片中,最有喜感的情節,是一羣美國員工前往福耀的中國總部進行學習觀摩,其實這是一次“團建”。


他們參加了2017年福耀集團的迎春晚會。當美國員工看到這樣一羣工作起來像機器人,而在舞台上繼續謳歌工作的中國人,他們多少有些感慨。


參加迎春晚會的一名美國員工,面對這一切,近乎哽咽地説,“我們是一個大星球,一個有些分裂的世界,不過卻是一體的,今晚就是一個例子…...”

 

但他錯了,一場感人的晚會不會改變什麼。

 

這個世界其實是分裂的——恰如中美兩國的工人,他們如同生活在不同的平行世界。這是《美國工廠》隱含的信號之一。

 

這次的“團建”並未取得什麼效果,回到美國後,中國總部的那一套無法複製,美國員工照樣一堆怨氣,照樣要求成立工會,照樣懷念在通用汽車的日子。

 

我們以為人心可以打通這些平行世界,但人心是不可靠的,就如同資本一樣。人心也往往抵不過殘酷的社會法則。


2. 時間或許真的不在美國那邊了

 

2001年加入世貿組織後,進一步的開放讓中國處於上升的軌道。福耀和許多中國企業一樣,受益於中國開放的紅利,在入世後突飛猛進,在全球實現佈局。

 

福耀玻璃成功打入美國曾經發達的工業地,這是一個至少讓當地人震撼的事件。所以曹德旺會在片中提醒手下:不要刺激美國人。

 

俄亥俄州位於美國的“鐵鏽地帶”, 曾是美國工業中心地帶的一部分,俄亥俄州代頓因汽車製造業而繁榮。用曹德旺本人的話説:“代頓當年是非常發達的一個地方”。

 

但是2008年的金融危機讓美國經歷了“自大蕭條以來最大的經濟滑坡”,通用汽車陷入困境,直至宣告破產。

 

福耀玻璃成為了“救世主”一樣的存在。在當年的《華爾街日報》的報道中,赫然寫着,“福耀重振美國‘鐵鏽地帶’”。

 

幾十年來,美國一直在低估中國,他們突然發現美國的製造業已經空心化,競爭力遠遠落後於中國。

 

《美國工廠》所折射的,正是美國在製造業領域大概率輸給中國的前景:

從人力資源的成本上看,中國佔絕對優勢;


從人力的“好用”上看,中國佔絕對優勢,軍事化的管理必然勝過美國人的散漫;


沒有工會,可能犧牲員工權益,但提高了運作效率。



如片中曹德旺的妹夫所言,在中國辦企業,政府的幫助是少不了的。這方面可能是美國企業所不及的。


這是一場不對稱的競爭。


如果將它放大到國家之間的競爭,它變成了一種強烈的隱喻——時間或許真的不在美國那邊了。

 

3. 自動化與人類“搶飯碗”的時代早已到來

 

僅僅從這部紀錄片所呈現的內容去看,很多人會得出結論:通用工廠曾經的死亡是因為高度保障造成的低效和惰性,但實際上也並非這麼簡單。中國在進入市場化之後,形成了一種獨特的競爭模式,以高壓高效低工資的優勢,搭配全球化的傳動鏈條攻城略地。

 

換句話説,當中國人跳上拳台,這場比賽就不再分重量級,也不再有明晰的規則,在這樣的狀況下,對手又怎麼應對呢?

 

所以,從這個意義上來説,不單單是工人層面、個體意義上努不努力的問題。這問題複雜得所有人都束手無策,莫名其妙地看着曾經堅固的一切煙消雲散。

 

其實,這樣的消散可能只是第一步,更尷尬的是,無論你是否努力,是否接受低尊嚴的工作方式,更無情的智能機械時代終究會降臨,那些剛剛還在爭鬥的中美工人,都將成為炮灰,共同成為消散的下一個障礙物。

 

在紀錄片的最後,有一個意味深長的結尾,一位管理者正在陪同曹德旺視察,他彙報着工廠“自動化”的發展情況,“我下次要做的,就是把這四個人取消掉。因為他們太慢了。”

事實上,機器與人“搶飯碗”的時代早已到來,“過去20年間,由於自動化,導致全球高達3億7千5百萬人需要尋找全新種類的工作......”

 

下一次的紀錄片將拍攝什麼?這個故事裏帶有人文色彩的探討或許都將消失,畢竟機械不會舉起牌子,高呼口號、要求權利。


全球化就是本土化


《美國工廠》這部紀錄片,發人深省。 

 

全片的格調剋制而包容,沒有旁白,邏輯線的展開基本靠受訪者的同期錄音和背景信息。主創團隊申明,不想“用鏡頭寫一篇社論”。中國人沒有被醜化,美國人也沒有被美化,展現的是必然、但無可奈何的衝突。

 

人往高處走,而資本必然往集聚成本低的地方流動,《美國工廠》的故事是全球化深化的必然結果。

 

過去我們所説的全球化,更多是指無數外國企業品牌商到中國來尋求製造商的外包。

 

如果全球化有發起方和接收方的話,中國一直是接收方。

 

但隨着中國經濟的強大,中國企業不斷出海,全球化實際上變成了中國的國際化。我們不再是承接外包了,而是把自己的工廠和生意做到國外去。

 

我們即將進入一個新時代,中國會逐漸成為全球化的主導者。


過去我們常常説外國企業來中國投資容易水土不服,現在我們也要面臨這樣的問題。

 

我們會説他們要尊重中國國情,瞭解中國的風土人情,理解中國的消費習慣……當我們用一根手指指着對方時,也別忘了有四根手指對着自己。

 

來中國投資的許多外國企業都失敗了,比如零售行業的百思買,比如互聯網行業的Ebay、Uber……現在輪到我們出海,我們又應該怎麼辦?

 

講到全球化的問題,我們經常會説到一句話,“Globalization is localization”——“全球化就是本土化”。

 

全球化,就是尊重接受別人的習慣,實現當地的本土化。

 

改革開放以來,中國韜光養晦,埋頭搞發展,很少抬頭去看中國崛起陰影下的世界,也不太理解自己的進步給全球其他地方帶來的變化。

 

覆巢之下無完卵,《美國工廠》提醒我們,要想理解全球化的複雜圖景,就得平心靜氣,具體問題具體分析。

 

全球化,是一個未完待續的故事。

 

參考文章:

1.奧巴馬拍下了曹德旺的美國工廠(南風窗)

2.紀錄片《美國工廠》隱含的四個殘酷訊息(全球眼)

3.換個角度看《美國工廠》(槍稿)

4.《美國工廠》:令人深省的中國企業“出海”故事(劉潤)

5.《美國工廠》:誰搶了美國人的飯碗?(雪球)

6.《美國工廠》:一個非典型的製造業故事(飯統戴老闆)



排版 | 曹豔豔

審校 | 吳恙  主編 | 葉正新

8月28日晚21點,邀您在線對話55度杯、大嘴猴等爆款推手楊雲老師,1V1問診產品定位、傳播的困惑。


本次直播解決您的3大難題:通過真實案例探討產品如何獲取生命力,1V1指導,找到產品方向,提高決策效率,指導“0”預算如何策劃成功的事件營銷!


限時免費,掃碼報名!

https://hk.wxwenku.com/d/201299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