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呈現的到底是個什麼世界?

花兒街參考2019-09-05 07:45:50

花兒街參考 · 出品 



作者 | 林默



1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問題困擾着廣大的雄性人類——他們永遠整不明白身邊的女人在想啥。


很久很久以後,這個問題擴展到更廣大的人類——你永遠整不明白你旁邊的那個人在短視頻平台上看啥,以及那些明明稀奇古怪的視頻,為啥有那麼多人在看。你甚至想推開窗户大吼一聲,你們都是誰啊,敢不敢出來走兩步讓我瞅瞅?


剛剛過去的這個週末,抖音整了個內容創作者大會,來展示自己內容生態的多樣化。

官方推的創作者裏,有發一條抖音,能招來九十多個犯罪嫌疑人自首的警察叔叔;有在抖音上分析石頭構成的地質學家,還能跟粉絲一起去地質勘探那種;有非遺油紙傘傳承人,每個月在抖音上賣傘能收入10萬塊的那種;有修復傢俱的手藝人,能用方便麪修補所有傢俱的那種;還有新聞聯播這種濃眉大眼的選手。


整個看下來,有種抖音上的手藝人,必要身懷絕技,身居廟堂、或者流落民間的感覺。抖音這個羅列的方法不太好,把自己理解地狹隘了。


我在抖音上印象最深刻的一個手藝人,是在河北保定市順平縣大悲鄉嶺後村小學的直播裏看到的。


那所小學在一個四面環山的村莊裏,只有一條340米的隧道通往外界,在這裏上學的都是留守兒童。辦學條件可以有多惡劣,超越普通人的想象。


後來有個叫陳文水的人回來當校長,他自己掏錢張羅了教學用具,爭取了教育撥款,發抖音成了網紅校長,引來更多人的關注。


不少人捐東西,其中有一個抖音上的抓娃娃達人,在六一兒童節的時候寄了300個娃娃給學校。

那個抓娃娃達人不願意留下名字。


我不止一次設想過他是什麼樣的人,抓娃娃會不會是他在現實世界裏,唯一神勇的天地。他在視頻裏每一個抓起的娃娃,落在他媽媽眼裏,會不會都是一個失落掉的人生機會,“有那時間乾點兒啥不好,抓這玩意兒有什麼用”。反正如果是我媽,一定會這麼説。


那個學校的孩子很感謝那個抓娃娃達人,我猜他應該也很感謝孩子們,如果他曾經被質問“抓這玩意兒有什麼用”的話。


為那些閃閃發光的非遺傳人找到流量是抖音的意義,為那些不務正業的手藝找到意義,何嘗不是一種意義。


當你之所長百無一用,有時只是因為你還沒看到更大的世界。



2


如果你覺得,每個在抖音上擼貓擼狗的人,生活都變得更幸福了,那你就狹隘了。


我的朋友玉蕾,每天的睡前項目,不是親吻枕邊的愛人,而是在抖音上擼貓。


雲擼一時爽,擼自己的一直爽,玉蕾決定養一隻貓。



“這是世界上最可愛的貓了”,玉蕾抱着那隻美短向我們們宣佈,“這不是吹牛逼,我在抖音上見過全世界的貓”。


第一個月,我們得知自己天天點外賣的玉蕾,每天親手烤雞胸肉給她的貓吃。


第二個月,我們隔三差五就能在朋友圈看到她和貓的合影,貓被推站到前面,顯得玉蕾的臉很小。

第三個月,玉蕾開始咳嗽,醫生通知她,貓毛過敏,繼續親自擼貓,哮喘在不遠的前方等着她。


貓後來被送給朋友了。


見到了更大的世界,有時是為了打破邊界,有時是為了找到邊界。



3


幾位風情萬種的奶奶,穿着蠟染旗袍在三里屯拍照的視頻,是我爸在抖音上分享給我的。


視頻是一位設計師拍的,他把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苗族蠟染技藝應用到服裝設計中,但我相信我爸的重點絕不在此。


“您看上哪個了”,我問他。


我爸沒搭理我。


“知章騎馬似乘船,眼花落井水底眠,杜甫寫的賀知章這是在幹啥,酒駕啊”。


“蘇東坡去世前給他弟弟寫信説,我這輩子從沒遇到一個壞人。我看到這裏眼淚就來了,他完全遇到的全都是壞人。蘇東坡寬容、善良、厚道,他的心裏從來沒有仇恨”。


華中師範大學那位戴建業老教授講古詩的視頻,也是我爸發給我的。但我相信他絕不是為了學習。


“您是不是覺得學會這麼説話,去廣場舞上比較好聊天”。


我爸沒搭理我。


後來我爸跟我説,他覺得朋友圈妖魔化了老年人,“你們小時候自己沒當好四有新人,長大了倒是把爸媽描述成四有老人——不在廣場舞上彪悍,就在保健品裏受騙,不在催生戰場上奮戰,就在夕陽紅戀情裏爛顫”。


他發抖音視頻給我,只是想讓我看到更多面的老年生活。


看到更大的世界,有時是為了打破偏見。畢竟,持有偏見的人多了,就成了習慣。


4


你知道看到更大世界最大的意義是啥嗎?是你發現,其實你真的不太懂這個世界,每天都有新世界的大門咣噹咣噹向你打開。

我不能理解的身着漢服演奏古琴的白無瑕在抖音上火了,我無法欣賞的把傳統國樂器與電音結合hidi國樂團也火了。



我喜歡看的蝸居在深圳的全職媽媽小蘭火了,我審美疲勞的,永遠在詩和遠方的《環球夢遊記》製片人汪夢雲也火了。


我媽喜歡看的會潛水、滑雪、衝浪,每天都要有新突破的王生鮮火了,我喜歡看的每天只想在吃吃吃中虛度時光的吃貨奶奶也火了。


每當我在抖音上刷到一個,我根本不明白它為什麼會火的視頻流量超高時,作為一個內容工作者,其實我會惶恐,但也會覺得高興,畢竟這是信息普惠的意義所在。


抖音總裁張楠在這次創作者大會上説,“去年,有同行曾經提到,生活本身其實是不美好的,大部分產品只不過在用各種濾鏡去套路用户、去欺騙用户。在我看來,其實美好和真實並不衝突,真實是事實判斷,而美好是價值判斷,是一種價值主張”。


真實與美好當然不矛盾,因為真實,所以多元。而多元本來就是美好的一種呈現。

貪財好色的花兒街致力於為大家帶來更有價值的閲讀。原創轉載請註明來源花兒街參考(zaraghost)、作者,侵權必究。




往期熱文· 推薦


點擊下方圖片即可閲讀

後台回覆「好色」獲取有顏色內容

https://hk.wxwenku.com/d/2012985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