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貴鳥折翼:論“本分”對一家公司的重要性

商界2019-09-05 07:02:24

點擊上方△藍字可關注我們

編者按: 如今的富貴鳥不僅欠債鉅額,更與富貴沒有絲毫干係,成為一隻沉重的折翼大鳥。

2017年6月,富貴鳥聯合創始人、執行董事林國強因病意外去世。掌舵人的離世往往意味着豪門遺產分割戰的開始,但意外的是,他的孩子們卻宣佈將放棄繼承遺產。
此時的富貴鳥早已風雨飄渺,經營不善讓企業揹負了鉅額債務,對於林國強的子女而言,繼承權帶來的不是高枕無憂,而是沉重的使命。
時隔2年,富貴鳥依舊沒有擺脱厄運,這個曾經的中國“鞋王”在8月26日晚間發佈公告稱,重整遭法院駁回,公司被宣告破產。
2016年赴港上市,到如今的破產,富貴鳥從飛上枝頭到跌成“落湯雞”只用了短短4年不到的時間。


“鞋王”養成記


富貴鳥的起家和那個時代所有的民營企業相同,充滿了傳奇色彩,林家人出身農村,不僅有村裏人特有的韌勁兒,還有沿海男子的冒險精神,他們投身商海,在成立富貴鳥之前,主要經營的業務是與鞋業八竿子打不着的旅遊紀念品。
福建石獅市是林家兄弟的家鄉,因古時一座庇佑漁民出海的石獅而取名,被稱為“東方米蘭”,隨處可見休閒服裝品牌。回溯到30年前,鄉親們紛紛入局服裝業的浪潮,林家兄弟也抓住了時代的機會,投身鞋履行業。
要説林氏兄弟的成功之處,就在於他們有那個時代人少有的品牌意識,只要產品質量過關,品牌就可以得以生存。
1990年的一天,富貴鳥接到一筆一萬多雙鞋子的出口訂單。對於林氏兄弟而言,這不僅意味着機遇,同樣也是挑戰。
當時公司的工廠是由一個破瓦窯改造而成的,日產量僅有100多雙。在這樣艱苦的條件下,林氏兄弟咬緊牙關,居然做到了在保證質量的情況下,如期交貨。
鄉野出身的富貴鳥就這樣開啟了“縣城男鞋扛把子”養成之路。
第二年,富貴鳥國內大賣,年銷售額高達10萬雙,是計劃產銷量的10倍。1993年,公司甚至被國家質檢總局、質量檢驗協會、皮革工業協會等權威機構聯合評定為“首屆中國鞋王”,在接下來的幾年裏,富貴鳥還數次榮獲“中國真皮鞋王”“福建省名牌產品”“中國十大男鞋品牌”稱號。
彼時,富貴鳥如同鎮守城市的那座石獅一般“所向披靡”,2000年便將觸角伸向了全國大部分縣市,2012年,公司甚至成為全國第三大品牌商務休閒鞋產品製造商。
在接下來的一年,富貴鳥迎來了品牌歷史上的高光時刻,赴港上市。上市第一天,股票就曾一度衝到了8.9港元/股,這是林氏兄弟萬萬沒想到的。
富貴鳥主席兼執行董事林和平激動地表示,“富貴鳥的成功上市,標誌着公司一個重要的里程碑,在國際資本市場邁進了一大步,我們將繼續保持並提升我們富貴鳥品牌作為中國領先的商務休閒鞋品牌之一的地位,實現銷售的可持續增長,為股東創造長遠可觀的回報”。
富貴鳥年鑑:
1989年:林氏兄弟註冊了“富貴鳥”商標
1992年:富貴鳥集團成立
1993年:獲“首屆中國鞋王”稱號
2006年:林和平以12.65億元身家位列福布斯中國富豪榜第232位
2012年:富貴鳥成為了中國第三大商務休閒鞋品牌
2013年:富貴鳥在香港主板掛牌上市
2014年~2016年:公司的淨利潤持續下降
2016年9月1日:富貴鳥宣佈停牌
2019年8月:富貴鳥宣佈破產


不本分的富貴鳥


可沒想到,富貴鳥的折翼就是從上市開始的。
石獅依舊驕傲地佇立在城市中央,注視着潮起潮落。石雕可以一層不變,但時代不會。
2014年,電商平台強勢崛起,富貴鳥本來可抓住時代的浪花,依靠龐大的銷售渠道以及成熟的經營系統讓富貴鳥重獲新生,不過,這家坐擁龐大資產的企業居然就這樣讓機會從眼皮下溜走。
與此同時,複製富貴鳥經營模式的後起之秀快速崛起,進一步碾壓了前者的市場。而此前一直被模仿的富貴鳥卻安於現狀,疏於對產品的更新,絲毫沒有察覺其老舊的品牌形象早已與時代脱軌。
2013年,富貴鳥營收增速為18.75%,在電商平台、競爭對手的衝擊下,次年這一數字便降至1.23%,到2015年竟然出現了負增長的情況。
一家成熟的公司怎麼會輕易放過時代的新力量?
殊不知上市後資本的膨脹讓富貴鳥飛翔得有些飄飄然,早就拋開了塵土味,開始不務正業。
上市後,富貴鳥一口氣成立了10家企業,這些企業中不僅有礦業公司,甚至還有小額貸款公司。金融的高收益讓富貴鳥躍躍欲試並投身其中,忘卻了自身毫無金融基因。
2015年,富貴鳥公司債券發行,同年10月份,富貴鳥收購了P2P理財公司叮咚錢包80%的股份,公司還以千萬美金戰略投資小額貸款平台“共贏社”。
富貴鳥原本以為進入收割財富的藍海,可以在行業亂象整治之前大賺一筆。但投機取巧的時代早已過去,金融這一行業稍有動靜便會引起國家的注意。國家及時出手,整頓小額貸款行業,P2P頻頻暴雷。
投身陌生的行業,面對行業的鉅變,富貴鳥無法做到全身而退,就這樣,泡沫被戳破後,富貴鳥發現自己已身無一物。
富貴鳥的悲劇在於一番折騰,副業根本沒有起色,不安分還讓其一次又一次地痛失主營業務的機會,自己親手切斷了命脈。
2016年9月1日,富貴鳥宣告停牌,林家兄弟可能也沒有想到,這一停牌就是3年。
相反,富貴鳥的競爭對手七匹狼同年登陸米蘭上演2017年春夏狼文化大秀。
在富貴鳥沉醉於金融美夢時,七匹狼緊隨時代節奏,大膽選用年輕藝人作為代言人,併為產品引入全新設計,積極引入全新的電商渠道。
另一大競爭對手意爾康更是將主要精力集中在了皮鞋上,甚至建設了系統的渠道,從皮鞋產品研發設計中心,到營銷中心及生產中心,意爾康都有佈局。
儘管這兩大競爭對手目前並未“鹹魚翻身”,但其產業仍舊健康地紮根土壤之中,而富貴鳥卻要面臨後繼無人的慘狀。


留下一地雞毛


從繼承人的態度來看,他們似乎也放棄了父輩們打下來的江山。
林國強去世後,中國農業銀行石獅支行要求擔保人林國強的第一順序繼承人在繼承遺產範圍內承擔連帶清償責任。
但由於其債務大於其遺產數額,所以林國強的配偶、子女不得不放棄繼承其遺產。換句話説,林國強的孩子並非不想繼承父親打拼下來的江山,而是不敢。
公司官網上依舊保留有“富貴鳥,富貴人生,貴在人格”的箴言,可諷刺的是,它卻沒有依照着“貴在人格”四個字在商界中打拼下去。
其先後發行的三隻債券中有兩隻均出現了實質性違約,2018年,昔日“鞋王”就這樣被列入了失信被執行人名單。今年8月21日,富貴鳥公告稱,決定申請複核取消公司上市地位。
結果在所有人的意料中,其重整申請遭法院駁回,公司被宣告破產。
數據顯示,富貴鳥負債30.82億元,債權人349家。一代“鞋王”就在時代的洪流中,被現實一步步拍打,最終香消玉殞。
富貴鳥的折翼也折射出了不少老一代中國企業家草根出身,瘋狂生長的影子。從最初的家族式摸索,再到進軍鞋業,林氏兄弟把握住了時代的恩賜,在野蠻生長的時代順勢而為。
但他們缺少對未來的思考,毫無章法地追逐眼前利益的做法極其不成熟。
當他們回過神來,猛然發現,寬容失誤的年代已經成為了過去式,每天都有成千上萬的投機者進入這個行業,這些年輕人更瞭解時代的訴求。
現在,富貴鳥需要為自己的衝動和輕視消費者買單。


Interactive Topic

互動話題


你如何看待富貴鳥的破產




    關 於 本 文 

  • 作者:周慧嫻

  • 來源:商界(ID:shangjiexinmeiti)

  • 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創平台所有。

     精 彩 文 章 

  • 1.日化企業“驅蚊大戰”

  • 2.是誰動了華強北的龍脈?

  • 3.2019會成為陽澄湖大閘蟹的絕唱嗎?

  • 4.教輔App亂象叢生,BAT難成“救世主”

  • 5.你和大佬最大的差距,就是你總想搞個大的


致力為讀者提供精彩、深度、有料的商業財經內容

為企業提供全媒體品牌策劃、內容創作、推廣傳播


Hi,U can also follow us

 編輯 | 蓋蓋

出品 | 商界傳媒內容編輯部

合作 | 18716408368 18680896255 同微信

 你再主動一點點   我們就有故事了


↙點擊閲讀原文,下載商界APP,享更多精彩內容

文章已於修改
https://hk.wxwenku.com/d/201298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