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想過秋天,請喝一碗酸蘿蔔老鴨湯

深夜談吃2019-09-05 04:58:31

二十萬吃貨的精神故鄉
昨日處暑,便是出暑!雖然廣州的夏天還有很長,但心中的秋意已萌芽,於是莫名的想念一碗老鴨湯。
今日週六,又到了温習舊文的日子了,來一碗酸蘿蔔老鴨湯吧。

——深夜君


- 正文 -



已經離開那個成長的小城三年了,來到也只有幾百公里以外的城市上學。雖然在飲食上沒多大區別,但好歹也算離鄉,在嘴巴寡淡的日子,腦子裏全是老鴨湯的滋味,在高三的苦日子裏給我一絲安慰期待。



整個高中我都是住在二伯家的,週一到週五都是在學校自己解決吃飯問題,高中的食堂不像大學那樣讓人中意,説起那都不是吃飯的地方,永遠只有鹹味。一份土豆上往往還有密密麻麻的鹽粒,有時還會吃出一些意想不到的東西,比如內存卡螺絲釘頭髮,所以每個週末的飯菜很是令我期待。


二伯家是嬸在家,帶着自己的一個孩子和我,平時就是做些燒飯洗衣的家務,沒有固定的工作,所以平時有充足的時間足夠的耐心去燒一手好菜。高三的週六是上上午和下午的課,晚上就是自行安排。最後一節課總是歷史課,在受過一個星期的煎熬之後,那一節課甚是難熬,總是在很早以前就準備放學,鈴一響就開始狂奔,總是前幾個衝出學校大門,路上的人大多以為我瘋了,只是不知道家裏有一份老鴨湯早已為我準備好。



一陣狂奔之後,回家總是一樣的場景,桌上一碗米飯,一雙筷子,還有幾個其他盤子,而廚房就是嬸還是在忙碌的身影。顧不得洗手就抓上筷子開動,總感覺米飯夾雜菜就像潤滑劑一般一路滑向了我的胃。而嬸這是總是會聞聲出來,總説着吃慢點吃慢點,一邊讓我多吃點這個那個的。


不多時酸蘿老鴨湯就該登場了,一個大磁碗裏,上面飄着滴滴油星,可以穿透澄澈的湯看到紅色的枸杞,切成小正方形的晶瑩酸蘿蔔和乾淨的帶有點焦黃皮鴨肉。食材配料都極其簡單,鴨子都是樓下市場普通賣的鴨子,老闆説是鄉下的,但也不確定,現看現殺,還幫着宰,回家來就是一坨一坨的鴨肉了,皮和肉之間往往有有一層薄薄的黃色的鴨油。酸蘿蔔是自家泡的大酸蘿蔔,其他的除了鹽就沒什麼好交代了。總是先喝一碗湯,超燙,就算輕輕喝一口,也會從口一直暖到胃裏,那個爽勁鮮勁,感覺一週我都在為這一刻,奮筆疾書的疲憊消失。酸蘿蔔有一股陳壇的韻味,不是統一的老壇那酸爽,那是混雜着老鴨的味道,酸勁有所收斂,變得含蓄,開胃生津。鴨肉則黃皮淡粉色的肉,夾雜着酸蘿蔔的陳香酸爽,呆板的鴨肉活了。嬸往往都是不停的穿梭在廚房和飯堂之間,不斷給我呈上她花了一下午時間做的湯。



來到這個城市,有很多老鴨湯店,品種繁多食材也豐富,也去吃過很多次,湯確實鮮,鮮得多餘滿是味精的味道,酸蘿蔔再也沒了開胃生津的效果,鴨肉呆板難以下嚥。不知道是不是吃過了一道上心滿含感情的菜餚,那道菜將永遠成為記憶中的菜,其他的再怎樣都不是那滋味了。



 

文 / 啵剁兒斯基

圖片 / 網絡

BGM / 雨花石 - 雲朵、楊帆


關於投稿

1、深夜談吃接受日常投稿,歡迎與20萬吃貨分享你的美食故事

2、投稿的郵箱為:[email protected]

3、深夜談吃不是商業機構,沒什麼收入,支付不了稿酬,還請見諒

4、稿件字數800~2000字為宜。如可能,儘量為文章內容自己拍幾張好看的相片,若不能提供相片,深夜君幫你找合適的也可以

5、文章發表後,一切權利歸原作者,若你需將文章作他用,可聯繫我們開放白名單等相應操作



深夜談吃
你與吃的故事,講給世界聽
q羣:344547537 | 暗號「深夜君開門」
▲長按掃碼關注
本賬號系網易新聞·網易號“各有態度”簽約賬號
深夜談吃是覆蓋千萬受眾的WeMedia自媒體聯盟成員
https://hk.wxwenku.com/d/201297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