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打開了你舌頭裏的視覺世界

深夜談吃2019-09-05 04:58:17


二十萬吃貨的精神故鄉

南京人説沒有一隻鴨子能活着走出南京,四川人説沒有一隻鴨子能活着走出四川,武漢人也説沒有一隻鴨子能活着走出武漢,全中國每個城市似乎都揣着一顆堅決不放過每隻鴨子的雄心,做鴨子真不容易,為了打開人類美味新世界的大門,拋頭顱灑熱血,在所不辭。

——深夜君


- 正文 -


記得以前是不吃動物頭一類的食物的,總覺得無法面對那一雙眼睛。


每年臨近春節,家家户户都是買了許多的雞鴨魚肉,在家加工成各種半成品食材,年味就在一天天的殺雞宰魚中漸濃。我家喜歡把魚頭留下來,做一頓魚頭豆腐湯,濃湯奶白。老豆腐在釜中充分汲取魚頭的鮮美,最後撒上葱絲和香菜出鍋後,竟然有喧賓奪主之嫌。家人喜歡吃魚頭,每每這時候,我就只盛上一大碗魚湯,老豆腐便是我碗裏的主角,滋味亦不落下風。更別説川湘菜裏的剁椒魚頭,任朋友如何安利,亦不為其所動。 


前兩天和朋友喝酒,朋友帶了一份滷菜醬鴨頭下酒。也許是酒精的作用,神使鬼差,我夾了一個… …嗯,味道比鴨脖等其他滷菜要濃一點,肉質較嫩,不像鴨脖肉那般乾柴。一開始就停不下來的節奏,我一口氣吃了好幾塊,慢慢得出吃鴨頭的要領。



這個看上去由鴨嘴和鴨頭組合起來的骨架結構,並沒有多少內容,被師傅在一開始處理時一刀剁成兩半。鴨腦是整個鴨頭的精華所在,香嫩又細膩的質地給舌頭以完美的口感,餘味悠長。


朋友介紹,吃鴨頭應該閉着眼睛,用舌頭和嘴脣去看。這個世界用眼睛看得到卻與真相相馳甚遠的事情很多,所以我嘗試了一下用舌頭去打量這個美食世界。 


脣齒和舌頭的靈活配合,可以迅速地形成戰鬥力,它們在人類幾乎本能的驅使下,以極高的效率處理這個被鴨嘴和鴨頭骨防護起來的堡壘。舌頭的視覺世界很奇特,沒有顏色和形狀的具現,它的評判標準簡單而又粗暴,把這座堡壘分離成了兩類:硬的是骨頭,剔掉;軟的都是食物,一併接收。一口氣吃的好飽,牙齒縫裏仍餘些許香香辣辣的殘韻。


嗯,味道挺好的!酒,還請再飲一杯否?



 

文 / 斬夢刀

圖片 / 斬夢刀

BGM / 午後 - 張提


關於投稿

1、深夜談吃接受日常投稿,歡迎與20萬吃貨分享你的美食故事

2、投稿的郵箱為:[email protected]

3、深夜談吃不是商業機構,沒什麼收入,支付不了稿酬,還請見諒

4、稿件字數800~2000字為宜。如可能,儘量為文章內容自己拍幾張好看的相片,若不能提供相片,深夜君幫你找合適的也可以

5、文章發表後,一切權利歸原作者,若你需將文章作他用,可聯繫我們開放白名單等相應操作



深夜談吃
你與吃的故事,講給世界聽
q羣:344547537 | 暗號「深夜君開門」
▲長按掃碼關注
本賬號系網易新聞·網易號“各有態度”簽約賬號
深夜談吃是覆蓋千萬受眾的WeMedia自媒體聯盟成員
https://hk.wxwenku.com/d/201297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