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中國鞋王”退市、破產,欠債30億,創始人子女放棄繼承財產……

華爾街見聞2019-09-05 04:51:52

圖片來源:富貴鳥官網

昔日的中國鞋王富貴鳥終究還是沒有逃過退市、破產的命運。


8月26日晚間,富貴鳥發佈公告稱,法院駁回其重整計劃草案,並終止重整程序,宣告破產。


從4萬元起家,做到“中國真皮鞋王”,在高光時刻有員工近萬人、全國門店3000家,市值最高達百億港元!後來,停牌3年,創始人子女放棄繼承財產......


曾經風光無限的老牌鞋王,到底做錯了什麼,才一步步走到這樣的地步?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ID:jjbd21)綜合自中國基金報、每日經濟新聞、財經天下週刊、央視財經等,文中觀點不構成投資建議。


01

一代“鞋王”破產了!


8月26日晚間,昔日“鞋王”富貴鳥發佈公告稱,重整遭法院駁回,被宣告破產。 


公告稱,公司8月24日收到福建省泉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以下簡稱泉州中院)公告及民事裁定書,裁定駁回富貴鳥股份有限公司管理人關於批准重整計劃草案的申請並終止富貴鳥股份有限公司重整程序,宣告富貴鳥股份有限公司破產。


2019年5月和7月,富貴鳥管理人提交的《重整計劃草案》先後兩次在債權人會議上進行了表決,均未獲得通過。


02

此前,富貴鳥已正式退市


在被泉州中院宣佈重整失敗破產之前,富貴鳥已經被香港聯交所取消了上市地位。


此前,香港聯交所向富貴鳥發出函件,告知公司股份的最後上市日期為2019年8月23日,股份上市地位於昨日(8月26日)上午9時起取消。


至此,富貴鳥正式退市。



富貴鳥於2013年在香港上市,當年營業額更是近30個億。可在上市至今的6年時間裏,一半時間都在停牌。


而最新的公告顯示,富貴鳥目前債權總額30.82億元,債權人349 家。


03

富貴鳥兩次自救失敗

重整遭法院駁回


此前,富貴鳥兩度提交重整計劃草案。


重整計劃草案第一稿主要內容為重整投資人出資 2.25 億元(其中 1.65 億元為現 金,6000 萬元為購物券)。



重整計劃草案第二稿主要內容為:重整模式基本不變,清償方式變更為全部現金清償。


但兩次重整計劃草案均以失敗告終。


富貴鳥股份重整計劃草案經兩次表決, 均未獲得通過,且同意票債權人代表的債券額比例偏低,故泉州中院對管理人提交的重整計劃草案不予批准。經合議庭評議並經本院審判委員會研究決定,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 企業破產法》第八十八條之規定,裁定如下:


一、駁回富貴鳥股份有限公司管理人的申請;

二、終止富貴鳥股份有限公司重整程序;

三、宣告富貴鳥股份有限公司破產。


04

富貴鳥的故事


1、從4萬元起家,做到“中國真皮鞋王”


富貴鳥的故事要從創始人林和平説起。


林和平出生於1957年,從小家庭經濟條件就很差,10歲時,林和平就輟學幫助父母幹農活。1976年,村裏村民一起興辦了瓦窯農業社,林和平就在就農業社裏擔任出納,並在1982年被選為廠長。


1984年,26歲的林和平懷揣着湊來的4萬塊現金和發家的夢想,跟19個堂兄堂弟一塊創辦了石獅市旅遊紀念品廠,主要生產涼鞋、拖鞋等人造革產品。 


這一次是“自主創業”。沒了鐵飯碗,風險就大了不少。果不其然,沒幾年後,最初跟隨的兄弟漸次離開、只剩下自己和另外的三位兄弟。


痛定思痛後,4個兄弟夥開始改變戰略,致力於生產鞋類產品,並註冊了“富貴鳥”商標。


1989年,公司確定了生產真皮休閒鞋的戰略方向,並註冊了商標“富貴鳥”。由此,旅遊紀念品廠結束了它的歷史使命,搖身一變成為了富貴鳥。 


正如“富貴鳥”這個品牌名字一樣,轉型後的富貴鳥很快有了起色。先是接到了一筆一萬多雙鞋子的外貿訂單,接着,第二年在國內市場銷量大開,年售十萬多雙、超出預計的十倍。


之後的故事和所有的商業勵志故事一樣,成立集團、擴大生產線和品類,請來大牌明星作為代言,這裏面就包括了演員陸毅、前中國女排教練陳忠和等。富貴鳥很快完成了最初創業的經驗和資本積累,走上了正軌。



1998年至2012年期間,公司的皮鞋產品多次榮獲“中國真皮鞋王”、“中國馳名商標”以及“最具市場競爭力品牌”等多項稱號及獎項。


根據行業報告,以2012年的零售收入計算,公司是全中國第三大品牌商務休閒鞋產品製造商及第六大品牌鞋產品製造商。


2、從高光到衰退:兩年時間已變天


2013年12月,富貴鳥在香港主板掛牌上市。上述弟兄4人佔股持股比例為68.9%。


上市第一天,股票就曾一度衝到了8.9港元/股。這時的富貴鳥已經擁有包括男女皮鞋、休閒鞋、皮具和服裝等多條產品線,員工近萬人、全國門店3000家,市值最高達百億港元,這是屬於林和平和富貴鳥的高光時刻。


此時的林和平並沒有意識到,公司的航向已經偏航。他還沉浸在公司業績的蒸蒸日上和上市的喜悦之中。 


林和平有自信的理由。


從財報來看,上市前的幾年,公司的營收和淨利潤不斷攀升,從2011年到2013年,富貴鳥的營收是20.37億元、23.83億元、29.19億元,利潤分別是3.1億元、3.78億元、5.19億元,無論是營收還是淨利潤,都可謂一路攀升。


富貴鳥也因此獲得了“中國馳名商標”、”國家免檢產品”等多項榮譽稱號。 


甚至,在2007年胡潤百富榜單上,林和平以50億元財富位列第148位,與他並列的,則是阿里巴巴的馬雲。


然而風向已經轉變。一方面,中國整體的鞋服零售增速放緩,另一方面,休閒運動鞋的趨勢開始大行其道,而皮鞋等市場收到了擠壓。


這一切都如實的反應在了財報當中。


2015年,富貴鳥的淨利潤終結了多年的連續增長,首次出現了下滑:當年全年淨利潤為3.9億元,同比2014年4.51億元下滑了13.09%。


之後,富貴鳥的淨利潤就一路下滑,2016年變成了1.6億元,2017年上半年,這一數字甚至變成了負數,2017年半年虧損1088.73萬元。


2016年8月31日,富貴鳥正式宣佈停牌。這一停就是三年。


屬於富貴鳥的黃金時代已經過去了。


停牌前,富貴鳥股價報3.88港元/股,總市值51.89億港元。


3、停牌3年,營收和業績遭遇滑鐵盧


股票停牌後,富貴鳥稱由於需要額外時間完成編制供載入中期業績等,董事會延期及2016年中期業績也延遲刊發,從此投資者陷入了漫漫復牌等待。


實際上,按照香港交易所上市新規,富貴鳥從去年就因長期停牌收到“警告”,並預計如果到2019年7月31日公司還未達成經修訂復牌條件、恢復股份買賣,香港交易所將建議上市委員會開展取消公司的上市地位。


此前,富貴年停牌近3年。期間,富貴鳥營業額和利潤跌跌不休:從近30億的營業額跌至2017年中的不足5個億;淨利潤在2016年淨利減少超50%至1.95億,2017年上半年,由盈轉虧,並隨後無更新。



與同業相比,目前處於墊底狀況。



公司表示,主要由於股份暫停買賣,並且有尚未償還債務,影響業務經營。


4、孤注一擲:投身金融惹鉅額債務


2018年4月,國泰君安將富貴鳥董事長林和平告上了法庭。作為主承銷商,3年前,國泰君安發行了8億元的“14富貴鳥”公司債券。截止2018年4月到期,富貴鳥並沒有按期兑付,構成了實質性違約。 


這已經不是富貴鳥第一次“自救”。


2015年,富貴鳥以1000萬美金戰略投資了P2P平台共贏社,之後又再次入主金融理財產品叮咚錢包。


所有的源頭都指向了同一個年份,2015年。


這距離富貴鳥上市僅兩年時間。2015年,發生了什麼?從公開資料中,很難獲知當時的林和平是如何做下決定。只知道,在這一年裏,富貴鳥的淨利潤首次下滑,在這一年裏,富貴鳥的股票在經歷了7.4港元/股的階段性高點之後,進入了漫長的下跌過程。


市場已經變天。金融和投資成了林和平和富貴鳥“翻身”的稻草之一。不過,這些也並非富貴鳥的經驗所在,結局可想而知。


2018年2月,國泰君安發佈風險性提示,富貴鳥至少存在49.09億元的資產可能無法收回。這其中就包括“14富貴鳥”本金8億元和相對利息、“16富貴鳥”本金13億元和相應利息等公司債券。


此外,富貴鳥投資的共贏社,早在2017年4月發佈最後一次還款公告後再無消息,而叮咚錢包則陷入了“無法提現”的危機,百度搜索叮咚錢包,“逾期”、“無法提現”、“還錢”等字眼佔據了新聞的最重要位置。


金融和投資最終沒有能拯救富貴鳥,反而讓已經疲憊不堪的業務又背上了沉重的債務。


5、創始人子女放棄繼承財產


曾經的一代鞋王,走到了如今這一步,令人唏噓。


對於富貴鳥的幾位創始人來説,曾經還想着希望子女能夠繼承家業。林和平曾在接受採訪時表示:“雖然不會刻意要求子女從事鞋業,但是也希望林家有子女能夠接班”。但從現實來看,子女為了避免繼承龐大的債務,對家族財產的繼承早已避而遠之。


2017年6月,富貴鳥的聯合創始人林國強意外去世。當年12月,林國強的子女更是當庭宣佈放棄繼承父親所有財產,轟動商界。據悉,林國強在富貴鳥11起金融借款合同案件中做了擔保人,涉及金額高達2.9億元。而銀行提出訴訟請求要求追究其配偶及子女作為第一順位繼承人在繼承遺產範圍內承擔連帶清償責任。


6、員工從1萬迅速減半,傳一半車間停工


而從公司員工人數來看,公司頂峯期員工接近1萬。自2013年上市後發佈的完整年報發現,富貴鳥的員工數量一直呈下降趨勢,2014年6月30日,公司擁有全職員工數量為5729人,到當年年底,這一數字減少至5170人,再到2015年12月31日,公司共聘用4401名全職員工,而目前2017年數據尚未公佈。


而去年,有媒體實地考察富貴鳥的廠房,發現一半廠房停工。


7、負債超30億元


業績連年下滑,甚至出現淨虧損,富貴鳥不得已開始向外借債。但富貴鳥的信用等級已一路由AA下調到CC。CC級表示“在破產或重組時可獲得保護較小,基本不能保證償還債務”。



但富貴鳥經營每況愈下,讓其債券價格一度雪崩,去年3月1日,14富貴鳥深度下跌83.14%,次日再度下跌14.29%,3月5日和6日又分別下探12.53%和34.76%。僅僅四個交易日,該只100元票面價值的產品從每單位103.8元急挫至8.56元,而91.75%的累計跌幅,一舉創造出中國資本市場史上最低價公司債產品紀錄。


一大批公募基金,券商等機構投資者因債券暴跌而踩雷。 


截至目前,上述三隻債券,其中16富貴01以及14富貴鳥兩隻債券都已實質違約。


而8月26日,富貴鳥的最新公告顯示,富貴鳥目前債權總額30.82億元,債權人349 家。



05

富貴鳥為何“折翼”?

央視財經評論:鞋王敗在不守本分


曾經風光無限的老牌鞋王,到底做錯了什麼,才一步步走到退市邊緣?


富貴鳥“折翼”,不光是因為主業不振,更是由於公司的違規擔保。


據每日經濟新聞報道,記者瞭解到,國泰君安2018年披露的消息顯示,富貴鳥存在大額違規對外擔保及資金拆借事項,公司至少存在49.09億元資產金額很可能無法收回。


同時,富貴鳥還收到中國證監會《調查通知書》,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和債券募集資金使用違法違規,根據有關規定,決定對公司進行立案調查。


8月24日晚,《央視財經評論》對此作出分析。



節目嘉賓認為:


1、富貴鳥的經歷當中一個最大的錯誤,就是把資產泡沫當機會並投身其中,等泡沫退去就會發現已身無一物,它投P2P企業的時候,可能覺得收益比較高,實際上是非常盲目的。


2、富貴鳥成在堅守本分,敗在不守本分。


央視財經評論員劉戈表示,改革開放初期有很多企業做鞋,包括富貴鳥在內,有一些企業是最早有品牌意識,有質量意識的,在很多企業還在粗製濫造走量的時候,他們就脱穎而出了,這就是堅守本分,因為把產品做好就是本分;但慢慢地一些企業開始走上另一條路,比如説上市了,訴求就多了。


富貴鳥的法人代表同時也是25家企業的法人代表,福建石獅法院有關金融合同違約的案子,富貴鳥股份和富貴鳥礦業,在五六十項合同糾紛裏是共同的被執行人,這不能叫多元發展了,而是過多過濫。那些他們根本不瞭解,也不擅長的領域,一旦出現環境鉅變,就會重創他們自身。


全文完。

感謝閲讀,感謝點“在看”

https://hk.wxwenku.com/d/201297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