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毛澤東到莫扎特》,40年後這部紀錄片有了新的內容……

藝綻2019-09-04 02:19:09

最近,一部名為《從中國到中國》的紀錄片在網絡上受到了關注。這部紀錄片集合了七八十年代四部以中國為觀察對象的紀錄片,探討以外國人視角看中國的今昔對比。


上世紀七十年代,在中國還沒有全面開放之時,來自意大利、法國、美國和日本的四位紀錄片大師用鏡頭記錄了中國和中國人生活的方方面面,留下了四部轟動世界的紀錄影像——《中國》(意大利)、《愚公移山》(法國)、《從毛澤東到莫扎特》(美國)、《上海新風》(日本)。

這些影像讓世界第一次大範圍瞭解中國,也為中國人回顧歷史留下了寶貴財富。四十年過去了,中國發生了哪些變化?紀錄片《從中國到中國》耗時一年,記錄了同樣是來自意大利、法國、美國和日本四位國際友人探索中國曆程,在新舊畫面切換之間,折射出歲月的力量,時代的變遷。

讓藝綻君印象最深刻的第四集《中國有知音》,在40年後(2019年)續寫了《從毛澤東到莫扎特》(1979年)的傳奇故事。
1979年,著名小提琴家艾薩特·斯特恩訪華給中國的音樂家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這次意義非凡的音樂之旅被拍攝成紀錄片《從毛澤東到莫扎特》,記錄了當時斯特恩指導中國學生、與中國音樂家親密交流的影像,並斬獲了1981年奧斯卡最佳紀錄片獎。
40年後,紀錄片《從中國到中國》延續着斯特恩家族的足跡,跟隨着艾薩克·斯特恩的兒子大衞·斯特恩的腳步,再一次踏上中國之旅。

1979年,大衞·斯特恩隨父親一同前往中國。

2018年,大衞·斯特恩與中國愛樂樂團排練。


彼時,以艾薩克·斯特恩命名的國際小提琴比賽正在上海進行,影片以小提琴比賽的進程為線索,串聯起今昔對比的文化交流故事。


大衞·斯特恩探訪了《從毛澤東到莫扎特》中被斯特恩指導過的琴童們,先找到了著名大提琴家王健,他們一同來到了40年前王健為艾薩克·斯特恩演奏的音樂廳,那個簡陋的空間,如今已經是環境優雅的賀綠汀音樂廳了。


“《從毛澤東到莫扎特》這部影片幾乎可以説改變了我的人生。”王健説。1979年,10歲的王健為來上海音樂學院附小訪問的斯特恩時表演大提琴,這段演奏被記錄到《從毛澤東到莫扎特》的影片中。

1979年紀錄片《從毛澤東到莫扎特》中的王健

2019年紀錄片《從中國到中國》中的王健

後來,美籍華人林壽榮先生在看過這部影片後寫信給王健,希望資助他來美國深造。就這樣,1986年,王健跳過高中直接進入耶魯大學學習音樂,在這裏還和斯特恩的兒子成為了摯友,直到今天,王健使用的大提琴還是來自林先生的收藏。
在斯特恩的幫助下,王健17歲就進入了斯特恩的經紀人公司。他忍不住問斯特恩先生,“您這麼忙,為什麼還要幫助年輕人成長?”斯特恩説自己是情不自禁地幫助有才華的年輕人,“我們的藝術是多麼的珍貴,希望有能力的人能把這個火苗傳承下去。”

王健與艾薩克·斯特恩
如今王健50歲了,他彈琴的神態還似那個10歲的小男孩,但他已經是享譽國際樂壇的著名大提琴演奏家,與柏林愛樂、維也納愛樂等著名頂級樂團都有過成功的合作。


鏡頭對準小提琴賽,與大衞·斯特恩一起作為比賽評委會聯合主席的徐惟聆,正在宣佈四分之一決賽的結果。他們盡全力不讓這場比賽像比賽,而更像是一場音樂上的交流。他們專程為落選選手開設諮詢會,讓參賽選手瞭解評委們的意見和建議。

作為中央音樂學院的第一批學生,徐惟聆19歲的時候與艾薩克·斯特恩有了一次面對面交流的機會,也出現在《從毛澤東到莫扎特》的影像中。

受到了斯特恩的影響,徐惟聆成為了改革開放以後第一批海外留學的學生,很多和她一樣的海外遊子都成為了中國當代音樂的中流砥柱。


“那時候在美國很流行看孩子,通過兼職來賺學費,最後竟然還有一些結餘。” 講到這裏徐惟聆笑了出來。

徐惟聆在接受採訪時回憶到,“我記得特清楚,那時好象有一個人問他,你拉琴的時候是想着上弓先開始還是下弓先開始,他馬上風趣地説,我問你,你是用左鼻孔呼吸還是先用右鼻孔呼吸。”


這是一個比喻,斯特恩想表達音樂就是很自然的。如果想刻意安排,當然也需要思考哪個音更重要,把樂曲處理的更動人、更感人,但是音樂本身就是很自然,就像國際性的語言一樣,即使語言不通也可以用音樂去交流,音樂是心裏的一種感受。


2000年,在外漂泊了20年的徐惟聆回到中國成為一名音樂教師,一直到今天。有趣的是,徐惟聆在指導學生時候的樣子,像極了當年的斯特恩指導中國學生的樣子。
《從毛澤東到莫扎特》中斯特恩正在指導何紅英


著名指揮家餘隆在《從毛澤東到莫扎特》的影片中雖沒什麼戲份,卻對保留這部影片的價值做出了巨大貢獻。

並非上台表演的琴童,1979年,餘隆是擠進斯特恩的小提琴大師課的。


“斯特恩對音樂教育不同觀點的闡述,讓我很想出去看一看這個世界。”餘隆説。

80年代赴德國學習,90年代學成歸國,餘隆不僅成為了中國音樂界最著名的指揮家之一,還仿照歐洲的模式,創立了第一個中國的新年音樂會和國際音樂節。


在第二屆北京國際音樂節上,時任藝術總監的餘隆將大家召集在一起。


艾薩克·斯特恩重返中國,與當時已經82歲、坐着輪椅來到音樂會現場的指揮家李德倫再度合作,大藝術家之間心靈溝通的無我境界,把整個莫扎特的音樂情感詮釋得淋淳盡致,而兩年後兩位大師相繼逝世,讓這場音樂會成為了一次震撼歷史的世紀絕唱。
除了採訪這些40年前與《從毛澤東到莫扎特》有着緊密聯繫的人,大衞·斯特恩也以自己的視角,像父親一樣去了解中國的文化。

他來到山西堯廟,聆聽24節氣與耕種的關係,體會中國書法形態各異的筆體下個人化的情感表達;

他走近霍州的羣眾廣場,被羣眾鑼鼓的力量所震撼,他認為那是傳統文化與現代文明的結合,大家用敲鼓表達內心的情感,羣鼓齊鳴的震撼表現着一種社會團結的文化;

他也專程來到了內蒙古錫林浩特,與齊·寶力高交流音樂理念,猶太音樂與內蒙古音樂的合作,讓兩位音樂家惺惺相惜。

齊·寶力高結合小提琴的彈奏技巧,改變馬頭琴的演奏方式,創建了適合公共演出的表演方式,成立了馬頭琴表演樂團,並建立了齊·寶力高國際馬頭琴學院。

“如何讓年輕人像你一樣相信音樂?”大衞·斯特恩認真迫切地問齊·寶力高。“所以我建立了這所學校。”二人相視一笑。正如艾薩克·斯特恩40年前所説的那樣,“如果我能留下什麼,就是我對音樂和年輕人的信念和信任。”


紀錄片的結尾,艾薩克·斯特恩國際小提琴比賽迎來了決賽,捷克的一名選手獲得了最佳中國作品演繹獎,而摘得桂冠的是一個華裔女孩。世界文化的交流都融匯在一段段美妙的旋律中,音樂好像什麼都沒説,又好像什麼都説了。

-END-






▼藝綻熱門閲讀文章▼


這部戲讓你秒懂杜甫,瞭解他的“朋友圈”
3.4分當頭一棒!《上海堡壘》用鹿晗打流量牌輸得一塌糊塗
《小歡喜》陶虹神演技引膜拜,“小龍女”重回熒屏迷人依舊
樂隊的夏天》收官了,樂隊請你別散場!
叶音“帽子戲法”玩兒出總冠軍,《街舞2》羅志祥逆襲千璽終圓夢
本期作者、編輯:阿雯
本期圖片來自央視網、豆瓣網
本期監製:李紅豔


文章已於修改
https://hk.wxwenku.com/d/201293906